Darkling Ruins

2005.04.23 [GB]《Sunday》
《Sunday》

下過雨的痕跡爬上窗櫺,畫上一層灰色的細紋,坐在窗緣邊眺望遠方的視線尋找不到焦點,巡視了一圈之後落回到自己手中的書本,而後淡淡一笑。
他已經好久沒有一個人安安靜靜的看書了…有多久了?他也記不清楚,跟銀次在一起的時間總是過的很快,也過的很慢。
有他在的日子,鮮少會像現在一般安靜,想要細細品味一本書根本做不到…
可是他現在不在身邊反而看不下去…
果然是習慣他的吵鬧了,他想。
托著滑下的眼鏡,透過紫色迷幻的柔光落到溫柔的藍眼,嘴角上掛著淺淺的微笑,看著書本上有著那個人熟悉的字眼,想必這本書他肯定十分喜愛吧。
果然很符合他作風的筆跡呢…
記得當時,兩個人總是會為搶同一本書而爭吵,再看完之後又吵著誰讀的比較熟,現在回想起來,覺得真是有夠無聊…

端著已經有些冷的咖啡,順口而不酸澀的香味依然留在齒間,名為回憶的懵懂不經意落到心崁裡,他度過了一個不算差的星期…
很久沒有想現在一樣回想著渡過的日子了…
抬望眼,街的另一頭反射過來的影子落到他的書上,一個人獨坐於日下,那是他的影像。
雖說影子是寂寞的,但是他卻不然。
他已經不是一個人了,他用各種不同的型態活在他人的心中,他們的記憶,就是他存在的證明。
樓下熟悉的門鈴聲使他多留意了會,望著樓下,一名正在漫步的婦人抬頭向他道了聲安,雖然有些詫異,但是依舊是回了個微笑,婦人安詳的臉龐讓他的心又更安定了些。
目光飄回到門那頭,“剛剛那個進門的人是士度吧…”看著那個討人厭的身影,他想到的是他身旁的那位小姐。
“不知道那傢伙有沒有多照顧小圓一些…”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海溫好像告訴他灰色怪盜會在下一次的演出出現幫忙…
“不要造成轟動就好了。”
真沒想到,兩個不同型態的人居然會湊在一起,不過想必音樂的美灰色怪盜肯定不會放過的吧。
“希望卑彌呼那丫頭可以有多一點的文學氣質…”想到那丫頭,口口聲聲說已經長大,但是阿蠻還是覺得她還是只是一個黃毛丫頭,需要人家擔心。
“好歹他有小圓一半冷靜就好了…”這女孩,就是太過衝動,容易被感情誤事。
“不過這也算她的優點吧…”想到她每次都氣急敗壞要他別喊她小處女的樣子,阿蠻忍不住輕笑出聲。
想到小鬼,不自覺想到那個跟她有點相像的小鬼頭…
“果然是一對活寶…一個愛裝大人一個沒氣質…”
除了銀次之外,就這兩個人最讓他擔心了吧。
再度端起咖啡低吮時,才發現杯子早已經見了底,闔起書本,伸個懶腰,他決定出去走一走,順便碰碰運氣看看波兒那傢伙會不會好心再給他續杯。
“死波兒,說什麼住宿還要錢…真是土匪呀。”
一邊抱怨一邊下樓,順手將杯子放到一個不起眼的角落,他自己也從不起眼的角落溜了出去。
“要是跟那傢伙碰面又是免不了一場吵鬧吧…”阿蠻笑著,不知道為什麼,看見他就是有氣,“真不知道為什麼…”不過也多虧了他,他才發現他自己的脾氣的確需要磨練一下。
“出去看看會不會碰見銀次好了…那傢伙怎麼出去這麼久……”回來再跟波兒要好了,看他們現在聊的那麼愉快,他也不太想去打擾他們。

街燈冉冉亮起,昏橙的淡淡光輝沿著道路一直延伸下去,商家紛紛亮起了絢麗的霓虹燈招攬生意,像他一樣漫步於街道上的人不少,每一個人都在為雨後的清爽感到愜意。
地上的水灘反射出一個夜晚的喧鬧,靜靜的在人們腳底劃開一圈圈的漣漪,模糊不清,淡淡的留下夕陽暗橙的光輝,溫暖了夜晚的景色。
摸著口袋已經空了的香煙盒,在準備前去買時卻想起那個人的叮嚀,笑了笑之後,欲前往的腳步拐了回來,抬望眼看了看新月的細柔,瞇起的雙眼就像是掛在天上的月一樣溫順。
“不知道銀次那傢伙什麼時候才會回來…”
說要出去一下子結果出去了一整天,不過他也不是小孩子了,應該不至於連家的方向都找不到吧…
“家…”
是阿,有他在的地方就是家,可以信別人就是依靠。
來來去去,每一個人都像是過客般走進他的生命然後又悄然離去,可以為他停留的,那就是他的家。
紛紛擾擾,可以讓他的心得到依歸的感覺就是依靠。
踱步在車水馬龍的街上,感受著眾人走過他身邊捲起的微風,或許沒有人願意為他停留,可是卻可以讓他跟他們一同飛翔。
沒有人願意為誰停留的,能的,就是一起前進了。
心中正期待著熟悉的人的叫喚,回想起一首詩詞,只有那兩句最讓他印象深刻: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或許這就像是現在的他吧,他正在等待一個需要他回頭的人。

「阿蠻~~~~~~~~」
心中的願望突然實現,來的太快,反而來不及做準備。
猛然回頭,一個熟悉的懷抱便撲面而來,抱緊了被風吹冷的身軀。
「唔唔,阿蠻你剛才的笑容好可愛唷~再笑一次好不好?」像是要汲取溫暖一樣,銀次的頭不斷往阿蠻的胸懷裡摩蹭,不過吃豆腐的意圖再也明顯不過了。
「白痴,你再說什麼呀?!」基於反射動作,阿蠻不加索思就舉起左手打了下去,「你跑到哪裡去了呀?」
一出門就消失一整天,尋也尋沒個消息,他是跑到哪裡去了?
「我…我不知道耶…」被阿蠻這麼一提醒,銀次才想起來自己為什麼會不在阿蠻身邊,「我剛才一回過神來就看見你了,所以我就馬上跑過來了。」
「白痴…你該不會迷路然後在半途中累到睡著了吧?」這樣還會沒事,實在佩服他的好運氣了。
「嘿嘿…」對於阿蠻的質問,銀次只能報以乾笑。
「阿蠻~~~不要生氣拉~~~」變成趴態粘回到習慣的頭頂,聞著阿蠻淡淡的髮香,果然有阿蠻在的地方他就會很安心呢,「我怎麼感覺我們好久好久沒有見面了呢…」
「你睡昏頭了呀?我們不是每天都在一起?」
「說的也是…嗚嗚,阿蠻我好餓唷……」肚子不爭氣的又吵了起來,聞著餐廳傳過來的陣陣香味,他只覺得好餓…
「你就只會吃…都沒有接到委託你還想吃飯,明天不准你出門了!」阿蠻氣呼呼的抓著銀次喊道,但是銀次只是傻呼呼的笑著回應:
「Yes Sir!」阿蠻生氣的樣子好可愛唷…阿蠻應該像這樣多笑的。
不過他怎麼有印象他好像吃的很飽的樣子…是他作夢想太多了嗎?!
「阿蠻,我們回家吧…」
「嗯嗯。」


看著相偕離去的兩人,在暗當中的兩人也是一樣微笑,色的身影詢問著身旁笑的邪氣的女人:
「文,看來你玩的很高興呢…」把玩著羽的悠,微笑的溫柔宛若月牙精美。
被點名的女子手搖著扇子呵呵的笑著:
「當然囉,可以看見魔女之王的作息,可是千載難逢呢。」與其說她真的佔到便宜不如說是蘇得到最大好處,看他的笑容就知道他看的很愉快。
況且,他從頭到尾都沒有出面做到半點事情,所以佔最多便宜的應該是他吧。
「是阿…」蘇微笑道,「你沒給那位先生應有的報酬呢,還有幾個小時才到約定的時間吧,你怎麼那麼快就放他走了呢?」
「所以我拿走他的記憶了呀,你看這樣不是很公平嗎?反正他也沒損失嘛!」文聳聳肩不當最一回事,手微一翻轉,一杯紅酒突然出現在她的掌中。
「呵…」對於文的任性,蘇早就已經習慣,既然他也得到了好處那又何必計較那麼多呢。
只要他有得到樂趣就行了…
「在這裡會失去時間觀念唷!蘇,你不回去嗎?」這裡的時間是不能用常理判斷的,像剛剛那位客人似乎看見了魔女之王七天的作息,事實上他的肉體或許還過不到一天…
一頷首,蘇便瞧見了那個總是領命要來把他帶回去的人。
「說的也是…那我走了。」語音隨著羽毛的飛舞消失,文轉頭看著那個氣急敗壞的勞碌命好笑道:
「普斯夫呀,蘇我已經讓他從另一個空間回去了,辛苦你了。」
「啥?」跑的上氣不接下氣的普斯夫差點沒從嘴巴噴火出來,「我費盡千辛萬苦從大老遠的地方跑來結果你跟我說他回去了?!」
「是阿…」喝著紅酒,文的笑容依舊那副商人嘴臉,「你要不要我送你一程?交通費500美金就好了。」
「你搶錢呀!」他的薪水已經少的可憐了,她這個奸商還來剝削他。
「是阿,我就是搶錢…你不要,那就自己跑回去吧。」
「可惡……」為了自己的健康著想,普斯夫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掏腰包出來,「打八折好不好?400塊就好了。」
「本店一向都是不二價的。」纖纖細指伸出,如果不是為了錢的話肯定賞心目的緊。
「你這個鐵公雞………」青筋差點暴出,這個費用可不可以報帳呀?
抽走他的錢,文為自己今天做的生意感到滿意:

「謝謝惠顧,歡迎下次光臨。」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