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6.05.12 【愛の十三題速寫】08.疼痛
「唔嗯…」雙手死抓著被子,自喉間發出難耐的低吟,本能似的往溫暖的懷抱裡磨蹭尋求慰藉的海堂一身薄汗。
撫摸著海堂疼痛的地方,乾臉上也是充斥著壓抑而沁出的汗水。

「是這裡嗎,?」
「啊啊……」改抓著乾雙手的海堂搖搖頭,乾愛憐的撥去因濕潤而貼服在額肩的髮絲,柔聲道:
「會痛就喊出來啊…。」乾壞心的在海堂的腰側捏了一把,敏感的海堂立即弓起了身子想要擺脫,卻令自己離乾更為貼近。
「乾、乾學長…」
「叫我名字。」在這節骨眼仍是改不了稱呼,乾既是無奈又是哀怨。

雙眼噙著淚的海堂因為忍耐而瞇細的雙眼,不斷喘息而開闔的雙唇性感的令乾輕捧起海堂的臉深深的吮吻,時重時輕的力道舌根發痠而在唇角流洩下一縷銀絲,不待海堂大口呼氣乾轉了個角度又吻的更為深入,挑逗似的勾引著海堂總是壓抑的情慾。

「哈啊…」下腹傳來的疼痛迫使這個吻不得不提早結束,看著身下的人兒因疼痛而不滿的扭動,乾心疼的安撫著。
「很快就好了…」
「嗚嗚………」



『碰───』




──── 。疼痛




頂著兩個眼圈到部活的乾引來各方的關注,雖然那雙被譽為青學七大迷團之一的雙眼總是被一副精神攻擊最上的逆光眼鏡所遮住,即使如此還是瞞不了青學偽‧部長的不二。

笑臉盈盈的開啟了今日的八卦會談,魔王與女王不是一對但在一起總會發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攻擊力。
附帶一談:當魔王與女王遇見自己的愛侶可使殺傷力降低50%,身在帝王不在的領地中的小市民們有著一身落跑的好身手(魔王手製特調乾汁一杯)以及隨時通報救兵的求生能力。

倘若魔王與女王相互攻擊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其實小老百姓是很樂於看上層(?)的八卦訃聞的。


「乾,昨天晚上睡不飽嗎?」不二笑問,「先前看你熬夜也沒有如此誇張啊,發生什麼難解決的事嗎?」
防禦警戒力提升,乾推推眼鏡不動聲色的回道:「沒有,不二你多慮了。」
「呵呵,那為什麼會有眼圈啊?」
「失眠而已。」
「又為什麼會失眠?」不二看向場外練習的海堂,笑的一臉燦爛,「昨天不是跟海堂一起回家吃飯做功課睡覺了嗎?怎麼可能失眠呢…」還刻意在睡覺的兩字上加重音。
「…」難得的停頓,乾尚未反擊不二又續道:

「過往經驗是相同的形況下海堂會請假不來或是跟桃城對決意外身體不適落敗然後逼的你私心大發送上乾汁為禮物,你應該是神清氣爽而非像現在委靡不振啊,乾‧貞‧治?」大有你不據實稟告就把當事人之二的戀人呼喚而來的威脅意味。
要知道,打敗大魔王的方法就是綁走他的王妃(?)威脅,反正魔王的妻子也是搶來的再搶過去也不違反道意念吧!
誰叫魔王生來就是讓人挑戰!?

「這是因為…」推推鏡框,不得不嚐下這次敗果的乾心不甘情不願的回道:「被打斷了。」
這年頭連魔王都是愛妻(?)的好男人,老婆就是心頭肉,傷不得、傷不得啊。
「喔?」不二吃驚的挑了眉頭,「在重要時刻被打斷?」表情大有哪個人這麼好膽子的訝異,更多的是幸災樂禍神情。
「…不是你想的那樣……」乾挫敗道。

「那是怎樣?」興致勃勃的追問,原本是想化為壁花躲在一旁偷聽的眾人也圍成圈等待下文。
「就那樣那樣啊,你知道的不二。」皮笑肉不笑的回應,「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能怎麼樣呢?」不能說不能說,為了自身尊嚴(?)還有未來幸(性)福這種閨房樂趣(?)絕對不能為外人道。

「那海堂應該知道吧?」不二仍舊燦笑。
「不,他不知道。」看見親親戀人跑圈訓練已經結束而緊追上去的乾只丟下這一句就不見人影,留下遐想的眾人。

-
-

放學後。
總要在所有人都不見人影後才會吐實其實自己很在意的海堂看著掛在乾臉上一整天的眼圈,在夕陽的映射下兩人的身影總是交纏在一塊,比起影子相融的曖昧兩人的手僅是緊緊的握在一起。
雖是如此海堂的耳根子仍是泛著艷紅。

「乾學長…」
「嗯?」
在想地上那交纏的兩個身影若能真正實現該多好的乾心情很好的應道。

「你的眼圈…」
挑眉,乾笑道:「會發現的機率89%。」他還以為他不會問呢。
「嘶…」到底是怎麼回事?
習慣略過不必要的數據的海堂用眼神追問。

「只是晚上失眠而已。」給予一個「不用擔心」的笑容,乾笑著很純良。
「嘶。」皺眉,臉上很清楚寫著「我不相信」四個字的海堂偏頭看向乾。

每次來自己家都睡的香甜的人居然會失眠?不可能。

「是真的。」若不是捨不得鬆開手乾還真想舉起雙手討饒。
雙眉緊皺,很難相信這個說詞的海堂才想繼續問下去乾已經拉著自己的手在唇間親吻。

「嘶────」縮手,可惜卻被捉的更牢。

一張紅的不能再紅的臉頰映在乾的鏡面上,瞳所能見的是笑的曖昧的學長慢慢壓向自己,然後伸出大手抵著自己的後腦低吮自己的唇瓣。
無法逃脫也不想退開的海堂順從的閉上自己雙眼,當下四下無人…很容易就被打破的偽裝瓦解在乾一貫的笑容中,乾將比自己小上一號有餘的學弟擁在懷裡,方才的妄想成真,緊緊的擁抱就連陽光也難以穿透半分。

「唔…」開闔著雙唇,胸膛不住狂躍的心跳起伏,乾將人緊藏在自己懷中,同樣激動的頻率告訴海堂他也是一樣的渴望與愛戀。

明知道他想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就會來這套的海堂,每每碰上相同的舉動依舊是難以招架,這人…


「我不會隱瞞的,只是現在…還不能告訴你。」為了證明自己的心意,乾特地拿下了框眼鏡讓海堂能直視自己的雙眼。

又來這招!
咬著下唇撇過頭去的海堂彆扭的不去看那透露著露骨愛戀與佔有的雙眼,雖是如此,但他也不打算給其他人分享這眼底的認真。

口中不說獨占慾也很深的海堂搶下乾的眼鏡戴回他的臉上,此舉動換來乾低低地淺笑,雙手一攔又將海堂拽回自己懷中。


「我失眠了…小,你不會狠心要我一個人回家睡覺吧?」可憐兮兮的口氣,若臉上不要一臉耍的神情會更有說服力。
「哼。」
「別這樣嘛~」
抬望眼,海堂想推開彼此的距離好加自己的氣勢,可惜還是失敗了。

垂著雙肩海堂沒好氣道:
「你不是在我家過夜才失眠的?」
「可是我一個人回家睡更會不著啊~」乾討好似的笑道,「難道小想看我半夜爬起來整理數據嗎?」
「嘶────」可惡!明知道他最不喜歡他熬夜做這些事還拿這來威脅他!
「~~」

揮手,再度撇過頭去的海堂只說了一句:
「今晚再失眠就不理你了。」


心底暗笑出聲的乾心花怒放的鬆開禁錮的雙手,用著方才一樣的姿勢牽著海堂的左手。
「不會的,我們回家吧。」
「嘶…」回誰家?那是他家才對吧!

雖然心底嘀咕抱怨著的海堂並沒有說出口,或許…哪天有屬於「他們」的家也挺好的……
想著想著臉也紅著,海堂低著頭任著乾牽著自己的手。

他們,很幸福很幸福…

-
-

夜深人靜……應該吧?

抱著被單站在海堂寢室內的和室門前,露著兩條細瘦的雙腿以及纖細的手臂,用著像是環抱巨熊娃娃的動作,眨著自己大大的雙眼髮梢仍有未乾的水珠。
整個人可愛的緊,即使表情乍看下很兇惡,但這一點在乾眼中除了可愛以外凶惡這個詞根本搭不上邊。

如果剛剛他沒說話的話他真的會認為他是第二個天使下凡。

可惜他是最寵溺的惡魔弟弟,海堂葉末。


「我今天要跟哥哥睡!」笑的天真可愛(?)的葉末抱著自己的被單堵在和室門口。
海堂現在正在門外不遠處的浴室裡頭,怕引來的懷疑所以他們都壓低了音量。

「為什麼?」換好睡衣準備暖被(?)的乾推著鏡框咬牙切齒的問道。
「我已經問過媽了,媽說可以。」答非所問的葉末言下之意是別想叫媽媽來威脅他。
好歹他也是海堂家的么子阿,反正現在名分(?)未定他的地位比外人大!

「這樣很擠。」雙人棉被的床兩個人睡就好了,三個人真的太
連翻個身都很辛苦,而且很熱。

「沒關係哥睡姿很好,他會讓我的。」
「這樣很辛苦。」
「你長那麼高大,你去睡我房間好了,我今天有打掃過喔!」
善解人意的葉末笑道,看來為了今晚的與老哥共眠計畫已經安排很久了。

嘴角眼角連臉皮都在抽蓄的乾五官有一下沒一下的抖動著,要忍著、要忍著───

「你來一起擠會使隔日的疲憊多上37%,況且你跟起床的時間不同隔天會吵醒你。」使出說服數的乾說什麼都要在洗完澡前說服海堂小弟打消念頭,雖然成功率低的令人心酸。
「可是你跟哥睡他會更累耶。」偏著頭回道,這個角度這個姿勢這個表情正是乾最無法抵擋的哀求攻勢啊───
套用在與相似度高達84%的海堂小弟葉末身上一樣適用。

心頭像是被扎了千萬根針的乾頓時石化掉。
若現在做出這個表情的是海堂本人他老早撲過去了,可惜僅存的理智告訴他這個人不是、而且一碰很可能接下來一個月都沒辦法爬上戀人的床。

要忍耐,忍人所不能忍啊!乾貞治。


「咳…最近正值青春期───」
「這我今天有問保健室阿姨喔!我知道~連保健室阿姨都稱讚我很害呢,乾‧哥‧哥你可以放心。」
連什麼反駁的話都沒能說出口,擦著頭髮穿著睡衣走進來的海堂甫一開門立即被自己的弟弟差點撲倒在地。

「哥~~我今天要跟你一起睡!」先下手為強,沒到眨眼的瞬間葉末已經穿過乾這個巨大的障礙來到門邊的哥哥眼前。
「咦…咦?」愣了會的海堂沒有看見站在自己眼前吶喊著「不要啊~~」的乾學長,很直覺的應道:「怎麼會突然想過來睡?」

「因為我很久沒跟哥一起睡了嘛,媽已經說可以了喔!」海堂葉末指著一旁被自己抱來的被單,「我連被子都帶來了,哥~~讓我在這睡嘛!」
「喔,好啊。」既然弟弟想要媽媽說好就不會拒絕的海堂至始至終都忘了原本要跟他共寢的學長。

所以今晚三人共眠。


乾看著與戀人中間隔著的一個小鬼無比哀怨,他在這,就不能隨意動手動腳、不能擁抱、不能親吻……更消說後續動作了。
原打算今天抱著人好好睡上一覺的乾在第三十七次被葉末的腳踝攻擊後確信,今日肯定又是個無眠的夜……

「…太過分了…」看著睡著香甜可口(?)的兄弟倆乾雖然想挪到沙發去睡卻又捨不得,但躺在這裡一直蒙受攻擊也很難入眠。

「唉…」替被葉末踢掉被子的海堂蓋好被子的乾無奈的閉上雙眼,數羊。

-
-

翌日。
更為深厚的眼圈再度吊起眾人的好奇心,其程度比昨天更高上一個等級。
開口的仍是不二,乾在看見今天嘴角明顯多上揚2.674度燦爛度上升25%的笑容就知道今天絕對躲不過。

該來的躲不掉,乾嘆道。
這應該可以歸咎於平日造孽太多吧?!


「呵呵,昨晚又失眠了啊?」對付魔王不用太留情這條準則一直都是所有人的共識,誰叫乾汁總是令人走上絕路(?)啊。
「嗯。」用SKIII也抹滅不掉的眼圈,或許要喝歐○才有效。「我知道你要問什麼,我的答案跟昨天一樣,被打斷…」

「人為還是自然阻力?」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接二連三是不變的至理名言。
不二心想今晚是否要打電話給由美子姊姊詢問最近隊友是否犯沖需要驅邪?

他很樂意幫忙的,不二誠心暗道。


「人為。」
「長幼老少?」
「幼。」

一個擊掌,恍然大悟的結語:
「是海堂的弟弟沒錯吧!」能讓乾束手無策又不能反擊的人可沒幾個,恰恰好海堂家就有好幾個,「真是的,既然知道就該把地點改在自己家嘛。」

乾苦哈哈的癟嘴,不二馬上就知曉前不能這麼做的原因。
「海堂不要而且海堂媽媽不放人。」百分之兩百的肯定語氣,某個快要灰化掉的學長再度落敗。

「嘶…」
聽見熟悉的氣音頓時復活過來的乾一個箭步衝向戀人的身邊,實在讓人不得不佩服戀愛中的人除了是傻瓜之外還會是運動健將一個。

「抱歉…葉末的睡相很差……」雖然不知道他們在對話什麼不過確定的是是關於學長臉上眼圈的問題。
事實上這次海堂會這麼適時的出現在這裡的原因是大石要河村把人帶來後也把女王帶走的命令所致。
「沒關係。」立即升級為好好學長的乾溫柔笑道,不待女王把爪牙(?)伸向自己的戀人,不動聲色卻十分迅速的把人帶走。

看著防的密不透風的保護讓苦無下手機會的不二笑了笑,看似半夜情趣挫折導致眼圈滋生的問題已經解決的景況,眾人雖然一副「呿,無聊啊~」的反應,但不二仍是從其中的對話發現的不對勁的矛盾。

「不二,我們也去練習吧。」
溫厚的聲音總能拉回女王良性的那一面,原本黠慧的笑容更是燦爛陽光無比,不二很快就忘記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

「好。」

-
-

那,事實的真相是?


萬籟俱寂的夜晚,依然是在夜晚。
事出必有因,解鈴還需繫鈴人,時間軸再度拉到夜晚。

這次沒有葉末小弟的打擾睡的很香的乾與海堂兩人在夜半時分,傳來壓抑的呻吟。

只見海堂捉著乾的睡衣,眉頭皺的緊密,為了不讓疼痛刺激出的聲音流洩出口,海堂無意識緊咬著下唇忍耐。
乾撫摸著海堂的大腿前測,輕輕的揉壓著,直到感覺出海堂明顯舒緩下來,乾的動作才停了下來,但並未完全停下自己的動作。

「這樣有好點嗎?…」
「唔…」

手向下游移至小腿肚附近,順著纖長的軀體撫摸揉壓,疼痛漸消而發出舒服的咕噥的海堂將頭側在乾的頸窩邊,雙手甚至繞到乾的背後勾掛著。

見海堂柔順的模樣,因汗水濡溼的睡衣與沁著薄汗的寢顏,這很難要人不衝動撲上去壓倒吃掉啊!
乾自己也是留了滿身大汗,拼命說服自己才沒有化身為狼把人吃的一乾二淨。


「關節活動性大,運動量大,容易肌肉疲勞。通常發生在8~12歲的小孩身上的機率是15%,痛的部位在大腿前側、小腿肚、膝蓋後方或是腹股溝附近,又稱『兒童時期良性肢體疼痛』的生長痛為什麼會發生在身上啊!」乾無言的申訴,上次倒還好,是醒著把人吃掉也沒有關係(?),但是對毫無防備的人下手實在是太○○了啊!

再往上撫摸就可以聽見性感的喘息聲與下意識的主動,怎麼能要人不犯罪!
而且這種痛早上醒來就忘的一乾二淨,自己忍的很辛苦戀人也不會知曉啊…


『唰─────』


被打開的和室門透著窗外的月光得以看清來者是誰。
即使沒有眼鏡也可以從身高來判斷是誰在半夜兩三點正好眠的時間敲門。


「哥哥又開始痛了嗎?我有準備熱毛巾喔!」
靠著白天午睡來彌補夜晚睡眠不足的海堂葉末笑的一臉燦爛。


想當然耳,隔日的關於乾雙眼消不去的眼圈的八卦流言肯定是少不了的。




2006.05.12Fin

-後-
寫完了寫完了~~(灑小花)
雖然填的速度挺快的,還不都是因為惡搞...哎哎,結果還是爆字數了啊沒辦法(攤手)六千字到底是怎麼來的?= ="

在在一開始選這題目的時候腦中對於疼痛這兩個字第一個反應就是:生長痛!
可以痛的部位這麼曖昧(?)又如此令人遐想...啊啊,實在是惡搞的好題材阿XD


以上。


海堂小生日快樂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