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0.07.08 [300Ts:169][DRRR/湯姆靜]酒保
-前-
*依舊plurk上突發羞恥短篇
*湯姆靜砂糖一直線
*當然也是老梗一直線
*……雖然作者想要加長可是太羞恥了就這樣打住吧(喂)
*「────」請自行帶入^q^



[300Ts:169][DRRR/湯姆靜]酒保


拉扯著自己的襯衫領口,一股悶熱的溼氣彷彿從衣領內竄出。

湯姆遠遠看著暴走的靜雄,穿戴整齊的酒保服因為誇張的肢體動作顯得有些凌亂,也許是熱的關係,靜雄的蝴蝶結在一開始就已經拆掉了。

「啊啊,看來又得去買新的領結了,吃完晚餐後去買好了。」

想起這陣子晚餐都是吃些冷凍食品或是速食,通常這種時候想犒賞下彼此時幾乎是去露西亞壽司,但現在也未到發薪日,碰上賽門推銷的時候也不大好拒絕,因此湯姆自下午開始便在想要去哪用餐。

「嗯…我們也都成年了,偶爾去下居酒屋小酌一番吧。」在靜雄解決掉這次的目標後,湯姆先生看著靜雄的酒保服有感而發道。

「咦?不過現在未過九點……」

「今天不是有幽主演的連續劇?我想太晚回去也不太好,就跟著遲來的晚餐喝一下吧。最近天氣還真熱啊,坐著吹冷氣喝啤酒也不錯,不過我記得靜雄你不喜歡啤酒,還是去酒吧喝?」

靜雄點頭應道:「都可以,看湯姆先生比較想去哪。」

湯姆思忖了會,笑著和靜雄並肩而行:「那就去酒吧吧。靜雄一直穿著酒保服,是因為以前有在酒店工作過嗎?」

「嗯……」靜雄頷首,「做過一小段時間,不過很快就離職了。」

「這樣啊。那靜雄會調酒囉?」見靜雄老實點了頭,湯姆隨即拿出手機撥了通電話。

「湯姆先生?」

「我記得公司經營的店中有間酒吧,我們就去那喝吧。」


**


──這種行為叫做公器私用吧?

湯姆都可以猜到靜雄在聽到他的提議時,即將脫口而出的話要說些什麼。

平常走在街上顯得過於突兀的酒保服此刻看起來再適合不過,因為領結在剛才的催討行動中已經掉落不見,鬆開領子的襯衫領口與反摺的袖口反讓靜雄看起來灑脫許多。

但靜雄現在忙著熟悉那些器具,少了點從容的帥氣。湯姆心想。

「這個……真的沒問題嗎?」靜雄拿起雪克杯時又問了一次。

「剛剛已經和社長說過了,怪罪下來還有我頂著,靜雄就放心地大顯身手吧。」

見湯姆興致勃勃的神情,靜雄反倒彆扭起來。「什麼大顯身手,湯姆先生太抬舉我了吧?」

將方調好的雞尾酒倒入利口杯中,接著倒進鮮奶油,酒與奶油的鮮豔的對比之外,還在上方放了一顆方用水果叉穿過的紅櫻桃,懸掛在杯緣上。

「喔喔,挺漂亮的,這杯酒名是?」

靜雄不好意思地搔搔臉頰,「Angel's Kiss,很久沒有碰了,只記得這種比較簡單的。」

「天使之吻,挺可愛的名字啊。」湯姆看著那一層厚厚的鮮奶油笑了笑,拿起來喝了一口後微微挑起了眉毛道:「不喝鮮奶油的話,意外的有點辛辣啊。說起來,靜雄自己喝過自己調的酒嗎?」

「除非客人請,否則是不能喝店裡的酒。」

「是這樣啊。那麼靜雄要不要喝喝看?」湯姆示意靜雄可以把吧檯交還給原本的酒保,拍著自己身旁的椅子要他坐下。

「不、不用了。」推阻湯姆遞過來的酒杯,靜雄忍不住問:「味道很奇怪嗎?我很久沒調了,很怕味道不對。」

「沒這回事。」

在靜雄還要說些什麼時,湯姆拿起杯上的櫻桃送到靜雄嘴旁,在前者張口要拒絕前鮮奶油已經沾到他的嘴唇。

「調酒的回禮。雖然只是顆櫻桃而已,還是多點杯酒?」湯姆左手撐著下巴,笑嘻嘻地對面露尷尬咬下櫻桃的靜雄道。

「……不用了。」靜雄像是有些賭氣地咬斷櫻桃梗。

湯姆噙著笑搭著靜雄的肩膀,還是向酒保點了一杯水果酒。

在酒保轉過身去的霎那,湯姆用指腹抹了靜雄唇上的鮮奶油,靜雄驚訝地瞠大眼將要回問當下,湯姆綻開一抹刻意笑容──並十分自然地舔淨自己的手指。

當靜雄意識到這個舉動已經可以列為調情的時候,湯姆已經將酒保端上來的水果酒遞到靜雄面前,並在他的耳畔低聲道:

「────」

「湯、湯姆先生!」

耳根紅起的靜雄險些打翻酒,湯姆一邊笑一邊將他拉回座位。

只是,之後無論靜雄喝了多少酒,都不清楚究竟是酒還是湯姆先生的話令他耳朵上的紅暈久久不退。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