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2.03.21 [戰國BASARA][動畫ver.][無CP]寄人籬下
。暌違……不知道多久的同人文
。從07年還沒遊戲機就喜歡戰BA直到現在,才寫出這麼亂七八糟的一篇都要哭了(各種意味上)
。時空背景請參考動畫版長篠之戰後,伊達主從借宿武田家。(強力推薦萌死人不償命的OVA-武田家祭典)
。真田旦那應該翻成真田主人比較好,但作者偏執(被揍
。雖然沒有CP但作者是鐵打的筆頭命(受的意味)
。亂七八糟設定(?)有
。短篇,有沒有相關後續就……(ry



[戰國BASARA][動畫ver.][無CP]寄人籬下


「Uh?小十郎,你這是什麼意思?」

「政宗大人,您身體尚未康復,還是不要靠近……」

「shut up!」被譽為奧州獨眼龍的男子‧ 伊達政宗,此時瞠著左眼一副即將動怒的模樣,倘若六爪在手也許就這麼揮了下去的氣勢──用力拍了下他的心腹.片倉小十郎的臂膀,「不是團子就是清粥或vegetable soup,就算再怎麼delicious,我也不想在荼毒我的味蕾,小十郎,get out!」

小十郎不為所動地阻擋政宗的去向,光是佇立在那政宗便無法跨越雷池一步。

「那麼換個說法,身為一國之君的您,請做出與身份相符的舉動。」明知說出口對方只會更加火冒三丈,小十郎依舊不改其色,「回奧州後您想怎麼樣都行,政宗大人。」

「人家老大都已經准許了,小十郎──」政宗用力地抬起下巴,試圖讓矮小十郎一截的自己看來更有氣勢,「我只是想自己弄點吃的,OK?」

「這點小事就交由我小十郎做就行了,政宗大人。」

「No way!」

「您別任性了,一國之君寄人籬下時還借用人家的廚房……政宗大人,請您不要為難我們。」小十郎說什麼都不能讓原本僅流傳在奧州的美談,散佈到不知會被扭曲成什麼形象的國家去。

特別是一聽到政宗想親自下廚的武田家親子,不,武田家君臣及忍者早在不遠處窺伺著。一想到這裡,小十郎聽聞政宗康復而鬆懈下的神經立馬繃緊到連胃都感到有些繳痛。


另一方面,做完晨練的真田幸村原本只是想向廚房要碗甜湯去探訪康復的政宗,聽聞伊達家主從正爭論不下、想上前去勸合時,冷不防地被猿飛佐助攔下。

猿飛比了個禁聲的手勢,拖著不明就裡的真田家少爺到更方便窺聽的位置。

「佐助?」

「旦那~記得我前陣子和你說過的趣聞嗎?」猿飛一隻腳屈起擱在另支腳上,老神在在地靠在屋牆上,這點距離肯定讓那位龍之右眼發現他們在這,但他正竭力阻止他們家老大前往廚房,即使發現了也無暇顧及他們。

幸村思忖了半晌,然後將地點與政宗殿下聯想在一塊後發出了了悟的聲音,隨即興致勃勃地往伊達主從那看去。

「我也很好奇政宗殿下的手藝,佐助,這消息你映證過嗎?」片倉殿下所種的蔬菜遠近馳名,這點已經有前田家夫婦證明過了,偶爾路過的風來坊前田慶次也讚賞過這點。一國之君多遠庖廚,伊達家的當家善廚藝一事是否為空穴來風,當下正好能證明。

「嘛,伊達家的脛巾組可不是裝飾品。」猿飛搔搔臉頰道,「旦那,想嚐嚐龍的手藝嗎?」

不消猿飛提問,真田一雙眼閃亮亮地盯著不遠處的政宗身上,倘若情況許可大有舉著雙槍以高呼主公大人的氣勢爲政宗助勢。猿飛往後瞥向不知道為什麼站在屋簷上的武田信玄一眼,然後將幸村推了出去。

「佐助?」

「真田……幸村?」

「政宗大人!」

「加油啊,旦那~」

猿飛的風涼話提醒了小十郎,只見小十郎以風馳雷徹般的速度攫住政宗的手腕,政宗和幸村的反應更快一步,一個眼神會合便達成共識。

政宗以指代替六爪朝小十郎的顏面一掃,趁小十郎偏頭閃開時往後退開一步;真田趁勢介入,同樣以雙拳抵雙槍,兩人各具一方,大有直接在此大打一場的念頭。

小十郎頓時想以手摀面好好冷靜一下,但他知道只要一移開視線政宗大人便會枉顧他的建言直奔他人的廚房去洗手作羹湯,一思及此小十郎便冷靜下來,然後說出他阻擋敵人時一貫的台詞。

「慢著,不會讓你們再往前一步了。」

「Hey,小十郎cool點上吧!正好用來做練手。」不明白小十郎的苦衷,一心只想爲中餐換個菜色的政宗對幸村的介入不以為意。

「得罪了,片倉殿下。」無論如何都想品嚐政宗殿下的手藝,真田也加入了。

發展到這種地步,縱身躍至高處的猿飛不禁有些擔憂地望向已經忘記身分大打出手的三人,以及是否待會需要重建灶房。

「年輕小夥子還真有活力啊,哈哈哈。」

「主公大人,再讓他們打下去搞不好會有外交危機啊。」猿飛不無同情地看著龍之右目阻止兩個一打起來就不分場合地點的大將,這種事他一向是坐壁上觀不管的。

武田信玄摸了下下巴,龐然的軀體縱身而下時也註定這場鬧劇由誰獲勝。

「伊達家的小龍喲,棲息於我武田的這些日子也該給點回報了。」武田笑呵呵道,無視小十郎漸漸鐵青的臉大聲喝道:「讓本座見見你的手藝吧,獨眼龍。」

「Ah hah──每天老是吃些清淡的東西我也膩了,雖然這裡沒有小十郎種的fresh vegetables,不過將就一下也no problem。」

就結果論來說政宗總算如願以償,但了解實際上真正的獲勝者是武田家的小十郎則是不甘地佇立於政宗後頭,不讓幸村尾隨進廚房。

之後讓真田幸村感動地握住伊達政宗雙手直呼「請爲在下做一輩子的味噌湯」一事已經是後話了。


2012.03.21 Fin

2012.03.21 [性轉大學][全員]最強天牛傳說
。熟人網友們的性轉,設定可到《最終地平線傳說》觀看
。網址:http://blog.yam.com/user/9151310.html
。真人真事(?)改編


[性轉大學][全員]最強天牛傳說



「聖誕節快到了。」小羊說。

即使是冬天小羊仍舊穿著薄薄的長袖,氣溫都逼近十度左右他卻只多加一件外套,放眼望去顯然與週遭格格不入。

但各自縮在自己築出的小巢中的社員們並不打算感嘆這件事,一到冬季全員活性下降是冬眠的徵兆,縮在角落的社長冷到棉被山好比雪屋般顯眼。

舒沛坐在社辦,裹著一條從租屋帶來的小毛毯打PSP,在讀檔的中途和小羊有一搭沒一搭地聊了起來。

「嗯,從信箱就看得出來了,回禮還真辛苦啊。」

不是他在說,誰的人氣比較旺這時就看得出來了。舒沛還記得前幾天有人要送圍巾給草莓,殊不知草莓還替他們各織了一條圍巾;銀子也不惶多讓,卡片和小禮物多到他光是打包就要佔掉整個包包三分之二個位置,連要不要回禮都頭痛。

人氣高的人煩惱還真奢侈啊~舒沛感嘆道。不過對於一個阿宅而言,聖誕節限定的特典還是遊戲首賣還比較吸引他注意。舒沛打了個哆嗦,雙腳也縮進小毛毯內。

「對了,開皇和小石都會寄賀年卡,你知道嗎?」

「有,我去年有收到~小銀子和草莓應該是第一次吧。」頓了一聲,「不過平安夜你會上教堂吧?社團也沒什麼活動,有要聚餐嗎?」

小羊放下漫畫思忖了會,「要交換禮物嗎?」

兩人同時望向社長的方向,不約而同的否決掉剛才的提案。

不要說辦活動了,連移動都困難重重。

「話說回來,我們明明都在社團,卡片直接交換就好了,幹麻郵寄添郵差的麻煩?」

「可能卡片歷經風霜,收件人會比較感動吧。」小羊看著正在卡片上塗鴉的夢子,不知道是胡說還是認真地應答道。

「如果是這個理由郵差也太哀傷。」

「不然你去問問看開皇好了。」

「好注意。」正將PSP收回袋子裡時,甫從外頭進來的銀子馬上就拉過舒沛的毯子蓋上,小羊也在看見被他們稱為翅膀組的三人──草莓、銀子和舒沛集合時馬上離開原地。

「好冷……冷死了!」銀子很自動地把手塞進別人的後頸,被害者發出淒的慘叫。

草莓無輒地看向互相攻擊的銀子和舒沛,然後話題繞回聖誕節上。

「我今天收到小石的卡片了,也收到開皇的了。」草莓說,冷冰冰的手就直接擱在上個被害人腿上,換來第二次的慘叫。

「我也收到了喔。」銀子應道,「小羊也給我們你的地址吧,我們寄賀年卡好了~」

舒沛皺著一張臉,寧可放棄毛毯也要躲到一邊去。「你們這麼晚才來是去買郵票啊?」

「對啊,可是今年的郵票好醜。」

「我猜是天牛郵票吧。」小羊天外飛來一語,翅膀組三人加夢子都一同回望他。

「你怎麼知道?」

「我昨天買也是。」夢子翻開裝著郵票的小袋子,一臉不甚滿意地抱怨道,「可愛的明信片居然搭上很醜的郵票,他們還不讓我換。」

小羊仍一臉見怪不怪地答道:「只要扯上小石和郵票,都會買到天牛郵票。」

「這是什麼都市傳說?」

「更傳說的是他每次去買郵票,花樣無一例外都是天牛。」穿著羽絨衣,從小羊後面冒出的開皇補槍道,「他半年前買的天牛郵票到現在都還沒消耗掉,連我都被波及。」還好今年他趁回老家不再詛咒影響範圍內時趕快囤積郵票。

「不信邪的話你們可以問問看小石,如果以抽手牌的機率而言,天牛這張牌的準確度是百分之百。」小羊平白直述的口吻與開皇哀切中帶著幸災樂禍的表情更加深了這個可信度。

「所以是故意消耗天牛郵票啊。」

「我從來沒買過天牛郵票耶,根本長怎樣都不知道。」

「我也是。」

「吭……我買了十張耶。」


受到天牛蟲災的影響,眾人面面相覷了眼後決定──



「X!同一張卡片還寄兩張天牛郵票給我是哪招!」

收到來自社團成員寄來的聖誕賀卡,石小石內心只有滿滿的●意。


2011.12.24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