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2.06.30 [黑子的籃球][木日]和平不等於安靜
-前-
。手上練筆還沒修完我在幹麻啊(自爆)
。木日的萌點完全來自於15cm身高差啊環抱真是萌死人
。萌到半夜睡不著,於是只好走上爆氣一途了!



[誠凜74]和平不等於安靜


「……」

「喝──黑子你什麼時候在這的?」火神回到場邊休息時又被黑子嚇到。

「我一直都在這。」

「騙人,你剛剛不是和我在場中練習嗎!」仔細瞧的話還能看見黑子在喘氣,火神真覺得黑子是嚇他們嚇成習慣了。

黑子冷靜地看了嘶牙咧嘴的火神一眼,然後轉回他方才注視的方向。

「怎麼了?」

「你看那裡。」

「啥……不就木吉學長和隊長嗎?」火神歪著頭回道,「哪裡奇怪了?」學長們聚在一起討論戰術也不是很特別的光景,有啥好看了?

「你仔細看。」

「有啥好看的啊,不就木吉前輩趴在隊長身上而已嗎,你在大驚小怪什麼?」火神還是不覺得這有啥詭異的,在美國這種場景見怪不怪了,加上他有位作風開放的導師,他反而覺得日本的人過於拘謹。

被火神這樣一說反倒是黑子自己太過鑽牛角尖,但後者十分確定這個畫面哪裡怪怪的。

「不……正因為是木吉學長和日向學長我才這麼說的。」先前的記憶總是會被後來的行為掩蓋,是哪裡被潛移默化了嗎?黑子盯著日向學長像是揹著一支巨大棕熊在後面的場景,隱約感覺到與記憶中出入的違和感在哪。

火神見黑子這麼篤定自己的直覺,只好也跟著加入臆測的行列,但饒是他想破頭也查覺不出哪裡怪怪的。「你想太多了吧,木吉學長和隊長一年級就認識了,感情好也很正常吧。」

「就是這裡不正常。」如同偵探般的口吻道。

「黑子你是不是最近熬夜看推理小說太入迷了?」

「請不要拍我的頭。」伸手揮掉,「你忘記日向學長說木吉學長是怪人嗎?之前還一副唯恐不及的樣子,雖然還是有好好替木吉學長收尾……」想起先前木吉學長鬧烏龍弄丟錢包,搞得全社人仰馬翻的。

「嗯,那又怎麼了?他們集訓時不是睡在一起嗎?哎黑子你想太多了,在我看來學長他們默契很好,你就別管太多了。」

「嗯……」

倏地,他們談話的對象那傳來怒吼聲,再之後是如同毆打沙包般的重擊聲。

「木吉你這笨蛋,你手掌這麼大難道是生好看的嗎?」

「可是日向,如果我剛剛沒有抓著你閃開就會弄髒球鞋了。」黑子和火神看見的便是木吉學長摟著痛揍他的日向隊長,他們的腳邊一攤運動飲料的水漬,從此判斷大概是飲料沒有拿好弄翻了吧。

「要不是你沒頭沒腦地說什麼鬼話我用得著嚇掉飲料嗎!去拿拖把來,笨蛋!」日向一掌拍掉木吉的大手指揮起來。

黑子默默地笑了一下,對還摸不著頭緒的火神解釋道:

「這樣才像學長的日常。」

「……是這樣嗎。」已經放棄爭辯的火神決定回去練習,總之沒有出事就好。


2012.06.30 Fin

2012.06.29 [黑子的籃球][木日]Welcome Back
-前-
。試筆作
。久違的發文啊……(感嘆)
。時間點落於木吉回歸後的一星期內,不過改幾句話也可以當木吉的生日賀文啦哈哈哈
。異常難得地我是從攻(木吉)在跟著喜歡上受(日向),嘛,木吉除了和日向以外所有CP通通都是地雷喔>.^
。不過這兩個人的個性……意外地有些難寫



[誠凜74]Welcome Back


日向利用下課時間將上午監督麗子交代的訓練表看了一次,基本上麗子的安排已經很完美了,當然訓練量也是令身為隊長的他也會感到恐懼。

明明已經二年級了……每次看麗子給的訓練表還是很驚人啊。日向不無感嘆的心想。然而可以在修羅場上生存下來的隊員們在很多方面也讓人感到佩服,只是這種自滿通常在訓練過後只會轉換成一股劫後餘生的感動。

日向專注於訓練表並不代表他忽略坐在他後面的高個兒。

本打算就這麼忽視算了,但木吉似乎不打算讓他好過,硬是在他與訓練表間卡進一隻手。

「你待會是體育課?」木吉已經換上體育服,但卻沒什麼要離開的意思。

「嗯,今天剛好輪到籃球。」

「那你還坐在這裡做什麼?滾回去上你的課。」日向頭也不抬地應道,此時木吉已經起身站在日向後面,從頸窩邊探頭一同看訓練表。「滾開,籃球部的隊員在籃球課上遲到傳出去很丟臉,你想被我揍啊吭?」

木吉不為所動、並將雙手搭在日向的肩膀上,「説的也是,可是日向……」

聽聞木吉突然結束的尾音,對此已經有相當的認知的日向冷不防地站起,險些撞到前者的下巴。

「想說什麼不要拖拖拉拉的。」橫豎都是讓人跌破眼鏡的事,日向打定主意速戰速決。

「我正要說。」

「那就快點!」

「日向別這麼急性子嘛,這樣對身體不好,這是我奶奶說的。」

日向只差沒拍桌怒喝,勉強保持著在教室內安靜的準則從齒縫迸出他的不滿。「對我身體不好的就是你!你到底是要不要上課?」

「當然要。」木吉在日向的鐵鎚即將落下前說完,「今天中午的時候麗子要大家去部活集合,又要練習了嗎?」

日向腦袋冷靜了一刻,然後將木吉踹出教室。

「那是特別對你說的吧,笨蛋。」

「咦,是麗子特別要我轉告你的。」

「囉唆!」


***


「我說麗子,你幹麻特地叫那個笨蛋來煩我?」

渾身散發著煩躁的日向肩膀都抬了起來,一年級生已經見識到他們的隊長有雙重人格,但這種介於開關打開與普通狀態中間的情況卻很少見──但對二年級來說卻是見慣了。

日向扯到木吉的事情燃點總是特別低。伊月悄聲和尚不清楚木吉和日向恩怨的一年級生說明道。

麗子一副理所當然道:

「這樣鐵平才不會發現我們在做什麼,你也知道他在奇怪的地方直覺總是特別敏銳。」

「所以就犧牲我嗎!」

「因為你是隊長。好了,那邊的佈置完了嗎?」麗子轉頭問道。

雖然早晨不是固定的訓練時間,但還是不少人會在鐘響之前進球場小小熱身一番。爲避免讓好不容易出院而異常興奮的木吉發現,他們可是廢了好番功夫才佈置好──

木吉的歡迎會。

說更正確點是歸來派對。對於現在的二年級來說,木吉不僅是他們的王牌,也是建立誠凜籃球部的支柱;出院時木吉就迫不及待地回到部活,這讓早就知道這個消息的隊員們找不到合適時機開派對。

「這種時候應該要用力揍他一頓吧,切……」雖然不爽那傢伙,但他對誠凜是不可或缺的。日向想起他把訓練表放在教室,正一臉不悅地往門口走去時就和衝來的人撞個正著。

「痛……痛死了!你這笨蛋你走路到底眼睛放哪?」木吉快一步撈住往後跌的日向,後者扶正被撞歪的眼鏡後立即爆粗口。

「哈哈哈,原來日向你已經到部活了啊,我去班上找你沒看到人就想你是不是迫不及待地跑來練習了。咦,大家在做什麼?」

其他人還反應不過來,卻有人早一步衝到木吉的視線死角,冷不防地拉了響炮。

「是木吉學長的歸來派對喔。」黑子不愧是黑子,不少人紛紛在暗地裡比個個nice的手勢,接連響炮的聲音陸陸續續響起。

「咦?」

日向瞪著笑得傻不愣登的木吉,接過伊月遞來的派一掌便往木吉的臉砸。

「笨──蛋──歡迎回來。」


2012.06.26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