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3.05.28 [300Ts:216][JOJO一代][JD]凌駕於虛假之上
-試筆作。
-喬納森x迪奧(雖然並不明顯)


[300Ts:216][JOJO一代][JD]凌駕於虛假之上


「喂,喬喬你睡昏頭了嗎?」

喬納森睜開惺忪的雙眼,因為感冒而感到昏眩的腦袋也在這句有些不近人情的揶揄而清醒。

迪奧坐在床邊,毫不客氣地霸佔了他柔軟的枕頭當作靠墊,一腳曲起踩在床上,冷淡地盯著喬納森。

注意到他手上還拿著前幾日他們一同去圖書館借閱的書,喬納森忽然想到自己未完的論文,心緒一飄遠迪奧的喚聲便又如耳邊風略過耳際。

「…喬喬!」

「啊、哈哈,抱歉迪奧,你說什麼?」喬納森正視眉毛都皺了起來的迪奧,而他手裡的書便在後者冷哼後往他的頭砸下。

「因為爸爸叫我上來看你,連帶我都錯過晚飯了。你還想賴床到什麼時候?」

見迪奧下床站在一旁,喬納森才從他被擰亂的袖口注意到自己的行為。

「現在幾點了?」

迪奧偏頭,「九點半左右吧。」

「啊,糟糕肯定沒有東西吃了。」喬納森趕緊從床上起身,眼角瞥到迪奧正在拉整自己的袖子,儘管嘴裡想吐出抱歉二字,最終仍是搭著迪奧的肩一同下樓。

「你怎麼不叫我起來?」

「你的頭比我手裡的書還硬,我怎麼會妄想用手打醒一個石頭腦袋?」低聲哼笑道,對於自己的手被喬納森拽著一事卻絕口不提。

喬納森又笑了數聲,近距離地看見迪奧偏白的臉龐,銳利的眼眸像把出鞘的利劍。

他總是揚著似笑非笑的輕蔑笑容,對沒興趣和不值一提的事從不關心,而在盯著喬納森時總是用昂起最自負的角度正視。


只是──


「如果你頭還暈的話就回去睡覺,喬喬,你盯著我看肚子也不會飽的。」迪奧睨了他一眼,撕了幾口麵包便開始喝起紅酒。

「喔好,你一說我還真的餓了起來。」

「我看隔天再叫醫生連你的腦袋也檢查一下是不是被高燒燒壞了。」吮了幾口紅酒,「我也差不多吃飽了,要去睡了。」

彷彿留在這裡只是要盯著喬納森是否吃完晚餐。

「這麼早?」

「明早還有練習你忘了?」迪奧挑眉笑道,「你明天要提交論文進度,還在這犯蠢是要我再替你請半天假嗎?」

「糟了──」咬到一半的麵包險些卡在喉嚨,一手抓起水杯猛灌。

喬納森急急忙忙地將冷掉的晚餐吃完,在準備離座前迪奧淡淡吐了一句:

「記得向爸爸說晚安,雖然我想他正爲兒子不是笨蛋一事感到高興吧。」

「迪奧──」

「哈。」揮手,又埋首於書籍中。


喬納森仍依照迪奧的意思走向爸爸的房間,難得的感冒逼得他得放下遲遲未有進度的論文好好休養。

意識朦朧中似乎見到迪奧來到他房裡,背對著窗戶看不清楚他的身影。

無法確定自己是否留他下來,也錯過詢問迪奧的手有無受傷的時機。

準備敲向門板的手頓了一下,喬納森出神地看著自己的右手──握住迪奧的手,握拳悄悄使上力,敲碎剛剛的疑惑。

「爸爸,我可以進來嗎?」



2013.05.12 Fin


2013.05.28 [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木日]陽泉篇 OMAKE(3)
[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木日]陽泉篇OMAKE(3)


OMAKE. 文化交流


「水戶部前輩,你知道哪間的豆腐比較好吃嗎?」

例行性的訓練後,火神突然對著水戶部彷彿家庭主婦般地詢問道。

水戶部想了一下,正要用無聲地傳話功能時小金井見縫插針似地介入兩人中間,習以為然地看向水戶部,翻譯道:

「水戶部說距離平常去的市場附近,街角有一間豆腐店不錯,可是現在去可能已經賣完了。」

「這樣啊。那我先去一趟書店,明天再去買好了,謝謝前輩。」

「書店──」聽到什麼神奇的字眼,周遭的人紛紛轉過頭來。

「火神君你中暑了嗎?」黑子墊腳還是碰不太到火神的額頭,只好用震驚的眼神表達關懷。

火神嘶牙咧嘴回嗆道:「才不是咧,我是要去看食譜啦。」

「原來如此~不過這次是要做什麼料理,豆腐排嗎?」聽到吃就會聚集過來也是高中男子的通病,畢竟火神的手藝也是大家公認的,如果能假借試吃之名行口腹之慾就更好了──一群飢餓的籃球部成員心想。

但火神顯然沒有感應到這點,老實地為大家解惑道:

「是麻婆豆腐。」

「咦?」

「是看到什麼美食節目嗎?」

「中華街上的餐廳常常出現這道料理耶,簡餐店也有可是口味好像和真正的麻婆豆腐不一樣。」

「啊…我不太敢吃辣的耶。」

「我聽辰也說他們學生食堂提供的菜單有這道料理,據說很道地,做法也不算難所以想嘗試看看。」

「是這樣的嗎……火神君!」

「吭,我自己想吃不行……黑子!你什麼時候拿走我的手機的?」火神驚呼。

趁大夥們七嘴八舌的討論時,黑子默默地拿走火神的手機,極為熟練地打開收件匣。

照片簡訊裡日向吐著舌頭,不知是因為燙還是辣而流下眼淚,臉頰也有些紅。

不管拍照的人是用什麼心態拍下這些照片,但大家仍有志一同地看向木吉。

「木吉前輩,我已經傳過去了。」黑子報告道。

「謝謝。」

雖然木吉前輩是笑笑地收下照片,但不知怎麼笑顏有些可怖,火神心想。

「不過日向算是很能吃辣的人,看來那是真的很辣吧。」無視彷彿正在進行什麼黑市交易的黑子與木吉兩人,伊月看著照片發出中肯的猜測。

「不過冰室那邊的簡訊說很好吃,可能很夠味吧,現在是冬天搞不好吃起來身體會暖和一些。」

「噓──這些話不要傳到監督那裡。」

「哇啊,我可不要吃到辣味的殺人料理……連腸胃都會死的。」

「火神君,等隊長回來後的派對就準備這道料理吧。」這話居心叵測啊黑子同學。

「辣到會哭出來的程度,應該連喝水都沒有用吧?到時候要準備糖果呢……」木吉聽起來像是解決方案的話反而有股陰謀的味道在,可惜火神並沒有注意到。

「欸,要弄到那麼辣嗎?」

「說什麼話啊,道地的麻婆豆腐當然要這麼辣啊。」

「是、是這樣的嗎?」

──當然不是。


日向在吃完那盤讓他整個嘴巴都快燒起來的麻婆豆腐,對著劉偉這麼詢問的時候,也得到相同的答案。

「這是我的喜好阿魯。」劉偉與黑子有點神似的漠然表情讓日向有股想哀號的衝動。

但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將紫原遞來的棒棒糖含在嘴裡,希望能讓腫起來的嘴皮不要再繼續痛下去而已。

「我們學校的學生餐廳食物都很美味呢,即使是異國料理也有一定的水準。」冰室微笑道,但提議日向品嚐麻婆豆腐的兇嫌就是他,劉偉頂多算是提高辣度的幫兇。

「好吃是好吃就是太辣了……紫原謝謝,待會再請你吃洋芋片。」

「之前岡村吃的時候嘴巴腫得和香腸一樣,那個畫面嚇死人了,因為太醜了所以叫他出去吃雪;相比之下日向你還蠻會吃辣的嘛。」福井買了一罐溫紅茶遞給日向。

「呃,多謝稱讚。」這種時候還要中槍隊長真的好嗎?日向每每聽到劉偉和福井前輩取笑岡村隊長的時候都忍不住同情,也佩服起後者的包容力有多寬大。

「對啊真是慘不忍睹的猩猩阿魯。」

「猩猩岡村。」

「長得像猩猩有錯嗎──」也坐在同一桌的岡村發出潸然淚下的哀鳴,但沒有一次不被忽略。

陽泉高中的學生餐廳也與本身的校舍一樣採教堂式的建築,屋樑挑高,即使是三個超過兩米的巨人也只是很突兀卻不會有擁擠或壓迫的感覺──坐得遠遠的話,對日向來說就不是這麼回事了。

兩旁坐著紫原和冰室,當劉偉與岡村也坐在對面的時候頓時有種被巨人們包圍吃飯的感覺。

福井湊到日向身後,拍他的肩膀問道:

「日向你就老實說吧,我們會罩你的。」

「咦,什麼?」

「岡村是猩猩的表親阿魯,不如說其實就是猩猩的化身。」劉偉面不改色吃下讓日向辣得哭出來的麻婆豆腐,一面補充說明。

「穿便服出去的時候每次都被認為是監督,果然應該把下巴整掉,可能整個頸部以上都要換掉。」

「渾身都散發著成年臭的猩猩阿魯。」

「對啊,日向你也這麼認為吧?」

「呃,打球和長相無關……」

「可是他是因為打籃球會受歡迎才機加入了阿魯。」

「你真的不覺得岡村長得像猩猩嗎?」

「日向你的近視沒問題嗎阿魯?」

「就算是這樣……」

「日向老實說沒關係,岡村是猩猩。」講到後來像在洗腦一樣,聽來聽去只剩下岡村和猩猩兩個單詞。

「不要欺騙自己阿魯。」

「……」

很想要逃走的日向可以說是四面楚歌,左右兩邊又是完全幫不上忙的人,這時他才體會到火神老是嚷嚷的階級制度有多麼討厭。

但在心底對火神道歉也為時已晚,處境維艱的日向無法義正辭嚴地辯駁他們的形容,但也沒辦法直接表達認同。

「一定是岡村的猩猩臉太嚇人了阿魯,不要用脅迫其他學校的隊長阿魯。」劉偉給了日向一個當事人也不敢踩的台階。

「也是,岡村你就轉過頭去吧,真心話總是傷人你就先準備衛生紙吧。」

已經被戳得千瘡百孔的岡村露出悲壯的神情,還掛著兩行清淚道:「沒關係,日向君你就算說出來我也不會受傷的──」

「你哭出來我們才受到傷害。」

「是啊畫面好難看阿魯。」

「怎麼了小順,肚子痛嗎?」注意到日向肩膀顫抖,紫原探頭過去看時前者忽然握拳站了起來。

「就、就算岡村前輩是猩猩也是個好隊長────」

日向選手同時發出好人卡與言語攻擊。

陽泉的成員們已經先見識到日向的不同人格,對於他突如來的暴走並沒有像初始那麼驚訝,劉偉和福井反而一副終於爆炸了的表情。

日向直到感覺到像被安撫似的拍背時才後知後覺地瞪大眼睛,就要鞠躬道歉的時候岡村突然握住他的手,嚇得他的話梗在喉嚨吐不出來。

「日向君真是個好孩子啊,如果是女孩子的話就更好了。」

「不可以喔隊長,日向的左手無名指已經有人預約了。」冰室笑笑地解救僵住的日向,但對話只是讓他的麻痺狀態變成發燒而已。

「岡村和日向……畫面好醜阿魯。」

「對啊根本就是Beauty and the Beast。」

「是Beauty和Gorilla阿魯。」

「那不就變成泰山了?」

「是金剛(King Kong)阿魯。」

「那部電影應該找岡村去拍。」

饒是日向英文不好總是聽得出來這那些單字是什麼,但還來不及說他旁邊的冰室才配得上Beauty的形容時他們又開始相互攻訐起岡村的外貌。

──算了。

在陽泉這幾天他已經見識到他們有多喜歡毒舌對待岡村,儘管該認真的時候大家還是會好好聽隊長的話,不過閒暇的時間大多都像這樣……

他真心覺得誠凜和平許多,他回去後會更珍惜的。


END


小番外


「黑子,日本傳統社會的模範夫妻對象是什麼意思?」與黑子一同回家的路上,火神看著手機突然這麼問道。

黑子咬著奶昔的吸管,想了一下回道:「是指大和撫子那樣的女性典範嗎?」

「那是什麼?聽起來是個人名。」

「代稱性格文靜、溫柔穩重並有崇高美德的女性……大概是這樣子。為什麼問這個?」

「因為辰也說隊長是什麼日本傳統社會中會被列為好對象的人,要以結婚當前提交往,否則被吸引的追求者會很難甩掉。什麼意思?辰也才是女人緣一直很好的人吧,關隊長什麼事?」

「也就是說有人對隊長告白了。」

「欸?」

「爲了徹底讓追求者死心,最好用的理由就是『我已經結婚了』,冰室學長是這個意思吧?」黑子看了下火神這次的簡訊內容,搭配上照片,他完全肯定自己的猜測無誤。

火神只看了照片一眼就直接拉到文字簡訊的部份,原因是他並不覺得陽泉的隊長握住他們隊長的手有什麼友好以外的意思,而且視覺上也不是很舒服。

但黑子看完以後則是迅速把照片裁掉隊長以外的部份,然後存到自己的手機裡面。

「那隊長不就要和木吉前輩去美國辦結婚登記了?」

「這樣比較一勞永逸吧。」

「也是。」



2013.05.27 Fin


-------------------

岡村對不噗啊──(被揍飛



2013.05.28 [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木日]陽泉篇OMAKE(2)
[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木日]陽泉篇OMAKE(2)


OMAKE. 不是我矮是你們太高了


在陽泉,日向彷彿重溫孩童時代。

五個正選選手中有三個人破兩米,站在球場上的壓迫感讓人喘不過氣,就連平常的練習也讓人深深體會到身高高的人在籃球上這項運動到底擁有多少優勢,也難怪紫原會在場上說出那些大話,這完全是從小累積到現在的自傲。

日向想起小學和伊月一起打街頭籃球碰上高中生時的情況,那時也是他們相差了二、三十公分,加上力氣不足的關係,光是要將球從三分線送進籃框就十分困難,更別說想從那些高中生中搶下籃板了。

而在陽泉裡這種感覺更強烈了……幼時還能說自己會長大,總有天會到達那個高度;但這個心情在陽泉完全蕩然無存。

到底是吃什麼長……不問也罷,一定是基因的問題。

「日向,很在意嗎?」冰室和他並肩跑步,最前面則是福井前輩,再來是他們與其他隊員,最後面的則是超過兩米的巨人三名。

日向的心情就像是被卡車追著跑,告訴自己不要太注意後方,但他們的存在感實在太強烈了。

「啊啊,畢竟步伐不一樣。」日向側頭瞥了後面一眼,他知道雅子監督刻意讓他們跑在後面的用意,不過這麼一來心裡的壓力更大了,這也是訓練的一部分嗎?

「雖然不想承認,但腳長的人真是佔盡優勢。」手大的也是。日向小聲抱怨道,巨人和普通人的步伐的差距此時顯露無疑。

冰室仍揚著平穩的淺笑回道:

「我倒是覺得這是很好的反動力喔,托他們所賜,我的射籃還能再更進步。下次比賽,絕對不會再讓日向Blocked shot了。」

「你的陽炎射籃真的太漂亮了。」純熟到要用華麗來形容的射籃,當中付出的努力令同樣靠著不斷練習來精進的日向深深感到佩服。

「日向的投籃也是,等等練習後來切磋吧。」

「好啊。」

「你們兩個,有力氣聊天的話再多跑五圈!」福井回頭大聲訓斥道。

「是──」

日向看見雅子監督咬著口哨並握著竹劍,反而感謝起福井的懲罰,若落到監督手裡肯定不止五圈這麼簡單。

某方面來說,雅子監督的訓練方式和他們誠凜有異曲同工之妙。只是相田和大夥兒同年,在氣勢上不及雅子監督來得有魄力。


基礎訓練過後是短暫的休息時間。

日向原地踏步,呼吸平緩過來後才停下來休息。

雙手撐在膝蓋上喘息,拿毛巾擦乾汗時忽然有人拍了拍他肩膀。

日向在陽泉時漸漸習慣要將頭仰高,若不往後退一步的話很難看清紫原他們的表情,也只有這時他才深刻體會到監督和他們說話時有多累人了。

當他注意到紫原拿著手機對著自己,因為訝異而瞠圓雙眼的神情便被拍了下來。

「紫原,你拍我做什麼?」

「唔~小黑子拜託的。」

「哈?」

「大我他們很擔心你呢,所以就拍了些照片讓他安心。」冰室也拿出手機,繞到日向身邊便是一連串自拍照,專業的程度和投籃有得比。

「等等,已經按下快門了?」日向有些慌亂道。

「好奸詐,小室仔我也要──」紫原直接撲在兩人背後。

「好痛,洋芋片的袋子弄到我了!」

「敦,再蹲低一點,這樣只會拍到你的下巴喔。」

「喔。」

「不要直接壓在我身上──」日向怒吼,紫原改將下巴抵在他頭上,冰室倒是一點都不為所動地迅速按下快門。

照片拍出來,後來好幾張日向都像是被紫原包覆住的感覺;日向見狀皺眉,在這裡身高上劣勢造成的屈辱感比他和木吉合照來得嚴重多了。

「長得高的人都去死一死吧……」儘管平常都用長得太高都有他們不能理解的煩惱說服自己要有同理心,但連體型都差一大截,還是令同為男性的自己不由自主感到慍怒,完全是本能。

「彎腰彎得好累啊,小順揹我──」為了配合冰室和日向的身高,拍照途中一直彎著腰的紫原說完話就趴在日向身上。

日向身體被壓得前傾。「我哪揹得動!好重──快起來!」

「哈哈,日向被敦抱個滿懷呢。」手指迅速一按,又是一張足以害慘火神的照片出現於世間。

「這不好笑,快把紫原拖走──」

「好像很有趣,我也要試試看,小室仔~」

紫原拿走冰室的手機,將畫面反轉準備替日向和自己拍照,「小順不要亂動。」

「你給我蹲下來,不要站在我後面!」這樣拍起來豈不顯得他超矮的?他一點都不矮,完全是他們太超過了!

「敦,你這樣日向會生氣。」冰室笑著移動手機的角度,「你看,都只拍到日向的鎖骨,這張只有額頭而已,要和對方的視線平行才會一起入鏡喔。」

「怎麼這麼麻煩吶。」紫原一手攬在日向肩上,照冰室說的話彎腰拍照,但怎麼拍不是有些歪就是糊掉。

日向已經放棄阻止玩起來的兩人,索性放鬆身體隨他們擺佈,只有在按下快門時看一下鏡頭而已。

在他以為紫原不耐煩地想要放棄的時候,突然腳下一個懸空。

「小順配合我比較快。」紫原靠著蠻力就將日向一手摟住,後者傻了一下,劈頭就往紫原的頭打下去。

「笨蛋,放我下來!」好歹他也是快七十公斤的男人,被這樣抱起來要他顏面往哪擺──

注意到日向的神色比剛才難看許多倍,被火神囑咐要好好照顧他們隊長的冰室馬上從中調停。

「敦,洋芋片的碎屑都掉下來,弄髒球場的話等等會被雅子監督唸喔。」冰室拍拍紫原的手要他放日向下來,再不著痕跡地塞了一顆糖果到他手裡。

日向見到冰室一看便知的安撫笑容,儘管氣極還是忍了下來。

果不其然,對紫原來說,和拍照相比還是零食重要許多。紫原吃了糖果後很快就回頭去翻找零食袋,還因為袋子裡的零食吃完了而跑回休息室去拿。

「日向,你來這也好幾天了,敦不是刻意的。」

「……我知道。」

知道歸知道還是很不爽──

日向不想讓自己氣到內傷,正準備去做自主練習轉移注意力時紫原抱著一個紙箱回來。

看到箱外寫著洋芋片的紙箱,連冰室都忍不住唸道:

「太多了,敦,最多兩袋。」

「這個要給小順。」擺放到日向的腳邊。

「吭?」

「小順快站上去。」雙手正準備撈過日向的腋下,一副要強行搬運到紙箱上的樣子。

「原來是這麼回事,站上去就比敦還高了呢。」冰室摸著下巴微笑道。

「誰要站啊!」日向迅速退到紫原勾不到的距離。

是可忍孰不可忍,陽泉欺人太甚──

從來沒覺得自己真的矮過的日向此時非常想念誠凜,哪怕木吉掛在他背上一整天都沒有讓他這麼不爽過。

「裡面室空心的話踩上去會塌下來,很危險喔。」

「不是危險不危險的問題!」是自尊的問題啊啊啊──

「好麻煩吶。」

「不要看我,我拒絕入鏡!火神和黑子那裡我自己打電話和他們報備──」日向當機立斷,早該跑去和其他人練習也不要留在這裡應付脫線的紫原和湊熱鬧的冰室。

在這之後紫原傳了一張日向和福井合照的相片去誠凜,簡訊寫著:「明明小個子的小順和福井前輩很可愛,這麼說他們就生氣了,為什麼?不過他們比小黑子大一點呢。」

收到簡訊的黑子並不知道日向在那發生了什麼事,但在中學時期就備受其他隊員身高壓迫的受害者非常能了解日向的心情,因此對於福井前輩和隊長為什麼是比中指入鏡,黑子有著其他人難以理解的強烈認同感。

「偶爾我也覺得長得太高的人少了小腿也不會影響生活呢,而且比較節省糧食。」

「你可以不要用那麼恐怖的表情和我說話嗎?」無辜遭到波及的火神如是說。


2013.05.05 Fin


------------------------

15cm的差距大概在鼻子-人中的位置;差30cm就是在鎖骨!
在視覺上真的小好大一圈啊wwwwwwww
儘管我平日不特別描寫身高差但此時也蠢蠢欲動地想要盡情寫在陽泉中愛麗絲日向啊──(被打爛)



2013.05.28 [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木日]陽泉篇OMAKE(1)
[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木日]陽泉篇 OMAKE(1)

OMAKE. 報平安?


「鐵平,雖然我知道你很擔心但你這樣訓練效果會降低的。」

誠凜的籃球場內,一群人仍按照著原有的步調持續在練習。麗子吹了聲口哨表示暫停,對著不時往場外看去的木吉說道。

「…抱歉。」

「唉,你們也是,從上週就一直盯著手機看,再這樣下去我就要沒收了喔。」麗子說完木吉後改對其他人唸道,表情有些無奈。

誠凜一行人不約而同低下頭,自從日向去了桐皇以後每個人都開始提心吊膽,擔心遠水救不了近火之類云云,每當黑子或是火神的手機一傳出振動聲都會緊張地往場邊瞧。

「因為是陽泉啊……」

「日向也不算矮可是去了陽泉好像去了巨人國,可以順便問一下他們怎麼吃的可以長這麼高嗎?」

「之前去打街頭籃球的時候,紫原好像很喜歡吃甜食?跟木吉前輩一樣。」降旗撇向木吉,隨即又急忙地轉過頭,當他提到紫原的名字時木吉前輩的表情變得有些可怖。

「這是完全沒有根據的。」熱愛香草奶昔的黑子如是說。

「監督,我可以看一下手機嗎?」雖然已經調成靜音,但二號似乎發現手機在震動,當他們停下動作時便吠了數聲引起他們注意。

麗子看了下時間思忖半晌,才點頭道:「好,現在休息十分鐘。」

如獲大赦地眾人一齊到火神和黑子身邊。

由於黑子說紫原討厭這種麻煩的事情,傳來的簡訊多半也都是些風馬牛不相干的事,好比今天日向放學後和他們吃了什麼零食、雅子監督拿著竹劍在他們後面訓斥等等,反倒是火神拜託冰室捎回來的消息才是他們關心的。

好比說現在──

「呃,日向手上拿的是……」伊月看見照片後面露難色,水戶部與小金井則是嚥了嚥口水,土田臉則是嘆息。

「是竹劍呢。日向好適合啊。」木吉歪頭道,直覺想到日向喜歡武將所以並未覺得他拿著竹劍有什麼不妥,完全沒有感受到其他人為什麼一臉冷汗的原因。

「不是適不適合的問題,木吉。」伊月拍木吉的肩道。

「嗯?日向的話可能比較喜歡真劍,去博物館的時候他都會看好久。」

「重點不在那啦──」小金井拿出紙扇往木吉後腦拍。

火神將簡訊拉到文字的部份,冰室和火神仍是比較習慣用英文對話的緣故,簡訊也是英文的。

「辰也說:『日向對監督的竹劍很感興趣,不過實際握了竹劍以後他說對普通女孩子來說太重了呢』。」火神翻譯完簡訊後大家不約而同看向部裡唯一的女性,「辰也說的女孩子是指……」

「誰快打電話給日向叫他打消這個念頭!」不可以再讓監督掌握殺傷力大的武器了。誠凜眾部員的共識。

「什麼嘛,我一個弱女子怎麼可能有辦法揮動自如啊。」麗子不滿地嘟嘴道。

能把菜刀當飛刀射殺小強的強悍人物,火神決定相信前輩們的判斷迅速回了簡訊給冰室,請他不要讓隊長帶回這麼可怕的伴手禮回來。

就在送出消息後不久,冰室又傳了新的簡訊過來。

眾人像是圍方陣一樣再度包圍火神,這次是日向和陽泉等人的合照,但是──

「辰也不是故意的木吉前輩!那那那那只是外國友好的表現而已。」

「木吉前輩請不要和小朋友計較,紫原君一直都是那個樣子。」黑子看到照片後也急忙跳出來澄清,深怕木吉會突然又陷入低氣壓。

照片上是日向坐在中間,冰室坐在左邊手搭在日向肩上,但距離已到臉貼臉的程度;日向右邊則是紫原,完全沒有看鏡頭,眼睛盯著日向手上的零食,捉著他的手往自己的嘴巴帶。

日向一副困窘又無奈的表情,似乎沒有注意到已經被拍了下來。

照片下的簡訊內容是:「秋田這裡又變冷了,不過日向好像不怕冷呢」。

──那就別靠這麼近啊!

黑子和火神無聲吶喊,兩個人都已經先和他們知會過日向和木吉的關係了,雖然對火神來說其實這樣的接觸並不代表什麼,但對已經孤單了連續三個星期完全日向缺乏重症狀態的木吉來說完全是火上添油。

眾人怯生生地往木吉那瞥,然後再用眼神向麗子求救。

在這種尷尬的情況下只有擁有最大豁免權的麗子可以免受池魚之殃啊啊啊──

誠凜眾人齊心的想法。

「咳,果然三個大男生一起拍照很擠呢。」心之所嚮的麗子咳了一聲,只得義不容辭地當起救火隊安撫木吉,「與其爭鋒相對,看來日向過得還不錯呢。」

「麗子……」只差沒在臉上寫著我很哀怨的木吉,就像隻被主人扔在家裡的大型犬。

「你也聽到了,紫原就是一個大孩子,你想和孩子爭風吃醋嗎?因為拍照靠得近些也沒什麼,你是男人吧!」用力地往木吉胸膛一拍,言下之意是這個話題就此中止。

於心不忍地看著木吉陀著背去場邊休息,伊月和小金井等人安慰地拍拍他,連續三個星期玩笑話也少了許多。

「火神君,以後我們還是過濾一下照片再給木吉前輩看吧。」黑子發現他們看照片的心情就像是坐雲霄飛車,不先有心理準備實在很難招架這些不知是提供幫助還是害了他們的照片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嗯。」

黑子確定木吉已經不在後才打開紫原寄給他的短訊。不看還好,一看就讓黑子握著手機直接倒在場邊。

「黑子──」

幸好是訓練剛告著段落,常有裝死前科的黑子這番舉動並未引來其他人的注意。

火神還是擔心地蹲下來看著讓黑子反應這麼大的簡訊,雖然也感到訝異但反應不如黑子的大。

「是隊長的特寫……喂,黑子你還好吧?」不過就是從上往下拍日向前輩仰頭的照片,有必要這麼震驚嗎?

「高人一等的火神君絕對不懂我的心情的!」

不管是在中學還是現在身材都是比較矮小一方的黑子很難有機會俯視人,所以這種角度的照片便非常難得。

儘管能拜託木吉前輩拍照,但會不會給他就是一個問題,另一點是隊長很少在他們面前露出這麼沒有防備的表情,有的話他們通常也看不見,紫原君是怎麼拍到的──

與桃井專業的偷拍不一樣,紫原拍照都很直接,從照片就能得知他完全是直接拿著手機到當事人面前拍,完全不把當事人的意見當一回事;也因此會拍到一些意味不明的照片,對觀者來說很容易斷章取義。

隊長無辜的上挑眼……一直都是他無緣見到的表情啊!黑子摀胸捶地。

簡訊內容是:「小室仔說要拍些在陽泉才拍得到的照片,小順比小黑子高也重多了耶」。

黑子選擇性忽略那句重多了是怎麼測量出來的,迅速將這張照片當作隊長來電顯示的畫面,並回給紫原說冰室學長說得很對的贊同簡訊。

火神仍無法理解黑子這麼興奮的原因,憑直覺感應到如果給木吉前輩看可能會得到截然不同的反應,想想還是不要張揚的好。



2013.05.02 Fin

-------------------------

雖說黑子和火神各自找了眼線,但回傳的照片真的……讓人安心嗎(爆笑)


2013.05.02 [黑子的籃球][木日][CWT33無料]Bill And Coo
CWT33的木日無料^q^
甜死人不償命❤


《Bill And Coo》

「喲,日向。」

教室裡,只剩下木吉一個人坐在角落的位子上,看向粗魯地打開門的日向。

「喲個鬼啊!去休息室沒看到你,你今天值日嗎?」日向縮著肩膀走到教室,啪地關上還開著一條縫的窗戶。

眼睛瞥到木吉的桌面有兩本筆記,除此之外還有畫了重點的課本。

「晚上看電視的時候不小心睡在暖桌裡,作業一個字都沒寫,哈哈,被老師唸了一頓呢。」木吉的手很大,握著原子筆時只看得見筆蓋。

日向沒好氣地瞥了他一眼,拉開旁邊的位置坐下。「活該。這不是監督的筆跡嗎?課本是伊月的,你是多少作業沒寫啊?」

「洗完澡太舒服,不由自主就睡著了。日向呢?」

「當然是成功達陣。快要考試了,你可別被留下來補習啊。」考試時間暫停練習,所以空下來的時間都會用來溫習或惡補功課(特別針對火神)。雖然日向的課業沒有特別出眾,但身為隊長必須作好模範的緣故,作業早早就寫完了。

「嗯。日向,我可以問你這裡伊月寫什麼嗎?」

「哈?」靠過去看木吉指的字句,日向一看就知道是伊月將突然想到笑梗隨手記在課本上,還用紅筆圈了起來寫靈感來了!

一股煩燥感湧起,日向搶走木吉手中的筆在課本上寫下「給我認真上課,白痴伊月」。

「畫別人課本不太好吧,日向。」木吉皺眉拿出修正帶要塗掉,但日向卻阻止他。

「囉唆,快點寫一寫啦,我要回去了。」

「等我一下,我快寫完了。」

「快一點──」日向翹著二郎腿,翻找有什麼東西可以打發時間,一副完全不想幫忙的樣子。

「日向不要看漫畫啦,小金說要先借給我看的耶。」木吉寫沒幾行字一直分神,日向看到笑點就會發出笑聲,絲毫不顧正在寫作業的人的心情,逼得木吉只好強行抽走他手中的漫畫換來短暫的安靜。


離開學校時天色是像潑墨般的色彩,藍黑色漸漸渲染開來,將橘紅的夕陽染成黑夜的色彩。

木吉佇立在原地發愣地仰望天空,走在前頭的日向發現叫他留下來的混帳還在犯傻,表情猙獰地催促道:

「木吉!你到底要我等多久,我要回家了!」從中午就一直吵著他今天要等他,要不是覺得木吉一直吵下去很煩他才不想枯等到天黑。

「來了。」回過神,小跑步至日向身邊,「咦,日向你怎麼一直發抖?」

「廢話,我快冷死了,你走前面擋風。」肩膀縮在一起,雙手插在口袋裡,鼻子被冷風吹得有些發紅。

「怎麼穿這麼少?」

木吉解下圍巾套在日向脖子上,後者的臉埋在棕色圍巾裡,反射性要抽掉又拒絕不了溫暖的表情讓木吉覺得有些可愛。

「早上去慢跑,因為流了汗就忘記繫圍巾出門。你不冷嗎?」捉著圍巾,日向掙扎的表情讓木吉伸手撫亂他的頭髮。

「剛起床的時候真的很冷,我有帶暖暖包,可是都變冷了。啊,我有肚兜喔,這個比較暖,日向要穿嗎?」

「你是老頭子嗎!」真的是白擔心了。日向捉住木吉阻止他拉開上衣證明,不甘願地道謝:「圍巾謝了。話說回來幹麻一直叫我等你?」

木吉反過來握住日向的手,揚起一貫溫和的淺笑道:「奶奶燉了一鍋牛肉,說一定要給你嚐嚐,上次日向的媽媽不是帶溫泉饅頭給我們當伴手禮嗎?爺爺說很好吃,所以今天吃完後讓你也帶一點回去。奶奶的燉牛肉很好吃喔!」

「你啊……都沒考慮我媽也會煮晚飯等我嗎?」日向無力道。在木吉臉上浮現慢半拍的震驚表情時日向已從書包裡拿出手機,打電話回家報備。

日向闔上手機,挑眉望向雙眼滿心期待的木吉。

「我媽已經煮了耶。」

「……這樣啊。」感覺有對犬耳垂了下來。

「騙你的,她叫我多裝一點回去,如果不夠的話你的份我就打包回去了。」日向重新拉好圍巾,「走吧。」

「可以牽手嗎?」

「你握那麼緊還問個屁──放開我!」


***


引人犯罪的暖桌就擺在客廳的電視前。

日向之前來木吉家的時候就一直避免坐在客廳,但好客的木吉奶奶在吃完晚飯後端出甜湯,說是要給日向和木吉爺爺兩人看大河劇時喝的。

盛情難卻的情況下,日向不得不坐在短桌裡和木吉爺爺大聊大河劇的內容,旁邊木吉剝好橘子後擺到兩人面前,閒適得讓人忘記時間。

待日向從暖洋洋的氛圍中驚醒時,已經是兩位老人家就寢的時間了。

「已經很晚了,乾脆留下來過夜吧。」木吉奶奶笑起來的時候和木吉一樣,有股讓人難以拒絕的影響力,加上是長輩的關係,威力更加倍。

木吉抱著被舖,完全忽視本人的意見當他已經答應留下來過夜。

「奶奶,是拿這件嗎?」

「嗯,前幾天曬過了,別忘了枕頭。」微笑。

「嗯。」

對上一搭一唱的木吉祖孫,介入不能的日向慘敗。


日向迅速洗完澡,甫打開房間門,氣勢洶洶地越過正在鋪床的木吉撲到床上,彷彿佔地為王的獨裁者。

不管是床舖還是睡衣都已經先準備好了,當日向嗅到算計的氣味時已經太晚了,身上的制服甚至已經被拿去洗,現在穿的是木吉的毛衣和變成七分褲的短褲。

「我要睡床!」

「嗯,棉被要換過來嗎?」很好說話的木吉讓日向覺得自己賴在床上的行為很幼稚,盤腿坐起來時木吉已經將地舖打好,就等著熄燈而已。

日向皺著眉頭,盯著木吉笑得天下太平的臉,像是要瞪出兩個洞的樣子。

「怎麼了?」

「你一定和你奶奶串通好對不對?」

「只有後半部而已。」木吉湊近日向,撫著後者的臉頰並順勢抽去眼鏡。「原本想送日向回去,可是你和爺爺聊得很開心,真的好像一家人……我這麼說的時候奶奶就說不打算送人回家,至少要先打電話和對方家長說明,否則很沒禮貌。」

「喂,我的意見呢?」

「明明日向也賴在暖桌裡不想起來。」

「我的錯嗎!」日向拉開在臉上磨蹭的手,嘶牙咧嘴的樣子讓木吉笑笑地將他擁進懷裡。

「都是暖桌的錯。」

「哼。」

真像心高氣傲的貓啊,木吉心想。抱住日向輕拍他的背,即使掙扎也還是未退開木吉懷裡,頗有在替炸毛的貓順毛的感覺。

惟有獨處的時候日向才不會拒絕兩人親近。木吉也不打算多說什麼,只是擁著人享受這份靜謐。

日向頭抵在木吉胸前,動作遲疑了一下,像是故意似地用頭蹭著衣服,不知是突如來的煩躁還是怎麼,接著便推開木吉,拿起床上的枕頭往地上扔,接著是木吉的棉被。

「日向?」

視線模糊的日向瞇著眼,眼神雖然對不上焦但還是盯著木吉瞧。

「打地舖啦,燈給你關。」

日向未能看見木吉臉上寵溺的笑容,捲著棉被搶去地舖大半的位置。

燈一熄,日向感覺到木吉在身旁躺下時反射性翻過身,背對著後者。

擺在日向腰間的手並未用力,靠在他後腦勺的頭顱也只是輕輕靠著。聽聞木吉滿足的嘆息,日向忽然有股想回頭擁抱他的衝動。

「日向晚安。」

「……晚安,木吉。」

被子下扣緊的十指燙得讓一向好眠的日向維持了很長的清醒,直到再也忍受不了。

日向轉過身環抱住木吉的臂膀的當下,與掌心相同熾熱的親吻讓兩人延遲許久才進入夢鄉。



2013.02.27 Fin


※Bill And Coo
  ──相互接吻、情人間的愛撫與喁喁談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