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4.23 [GB}《Tuesday》
《Tuesday》

陽光普照,相偕出遊的二人從容的走來路上,不理會旁人投射過來驚艷的目光,自顧自的聊著自己的話題,遠遠望去就像是兄妹一般。
是的,兄妹而不是情侶。
男子叼著一跟煙吊而啷噹的看著眼前的女孩迸迸跳跳的,嘴角露出難以察覺的寵溺。
「卑彌乎…你逛夠了沒有?」
被點名的女孩轉過頭來,因為陽光的熾熱撒下的汗水將麥牙色的皮膚照耀的更為明亮,與男子的白皙皮膚做了一個強烈的對比。
「才逛了那麼一下子,你就喊累,老頭子一個呀!」說完,還不忘記扮個鬼臉給他。
對號入坐的男子咬著煙對著這個不懂得尊敬的丫頭大吼:
「什麼一下子?已經一個上午了耶!還有,你叫誰是老頭子?我才大你一兩歲耶。」
「呵呵,會這麼說的就是一個老頭子了,跟哥哥一樣。」
雖然他擁有跟哥哥一樣的習慣、一樣的髮型、一樣的溫柔,但是他永遠不會是她哥哥──邪馬人。
他是弒兄的兇手──美堂蠻,她不曾忘記的。
「哼。」決定不要跟小孩子一般見識的阿蠻決定不理會她沒大沒小的發言。
「不過…哥哥每次陪我出來都不會喊累,你才逛一下子就在哀嚎了……真是沒用呀!」看見阿蠻火大沒輒的樣子似乎已經變成她的樂趣,話鋒一轉又想要點燃阿蠻本來就有些火爆的個性。
果然,想要不理會她發言的阿蠻聽見她又貶低他的話語馬上火氣又來:
「誰沒用了?你這個平板女……還有我啥時喊累了?你耳朵有問題呀?」
「什麼有問題?我的五官一向是最敏銳的呀!哥哥每次都因為這樣而引我為豪的說!!」其實火氣也不小的卑彌乎也因為阿蠻這句話而火大起來。
「有你這種妹妹真是他的不幸…」
「是有你這種搭檔他才覺得可悲呢!」
「怎麼,你想打是不是?」
「來呀,讓你嚐嚐我新製的香水好了…威力保證比火炎香強上數倍。」
「那香水在怎麼強都贏不過爆炎香的拉…不過就算你用爆炎香也贏不過本大爺的!」
「要不要來試試?」
「好呀,你這個邪馬人教育失敗的沒教養丫頭…」

……
………
遠遠望去,真的很像是標準的兄妹吵架…

約莫是吵累了,總算還知道要收手的兩個人氣喘呼呼的依著一旁店家的玻璃以及電線桿喘氣起來。
要做到不波及到路人以及店家擺飾還真是不容易呀,不過對於都是高手的兩人而言,不難辦到就是。
「卑彌乎…你還算有點進步嘛!」馬上就恢復的阿蠻早一步平復自己的呼吸道。
「那還用你說…總有一天我還是會殺了你的!」說此話時,卑彌乎是認真的。
阿蠻當然沒把他的認真不當作一回事。
「就算你在怎麼像哥哥…畢竟還不是我哥哥…」
「……卑彌乎…」
氣氛一瞬間冷寂下來。
「我永遠不會忘記你殺了哥哥的事情…那一天的景象一直記在腦海呀!我恨你…」
「…如果你恨我讓你好過一點,那你就恨吧。」早就已經練就一身不在乎他人想法的阿蠻,即使別人在怎麼誤會他他都不會吭聲,任由其他人繼續誤會下去。
有些事情,不是你解釋他人就會相信的,這一點他早就已經知曉…
所以,他更不會在意別人對他的評語。
「你可以說服我哥哥不是你殺的呀!!只要你說我永遠都會相信的…」卑彌乎的聲音開始哽咽,「為什麼要挑那個時候逼我長大…逼我恨你………」那一幕就像是永無止境的惡夢,醒不來也忘不去,夜深人靜時,如潮水的記憶緊壓迫著自己,而跟他最親的兩個人都離他而去,留下她一個人承受孤寂。
她不會忘記哥哥死的時候,阿蠻的眼中也跟她一樣充滿悲傷,她沒有忽略在冰冷的藍眼之下強忍住自己悔恨的情感…
既然這樣,為什麼他什麼都不解釋就離開?為什麼要刻意讓她看見他沾滿的鮮血的右手以及哥哥冰冷的屍體?
任由卑彌乎在他懷中發洩不滿,任由她發洩積忍已久的憤恨,阿蠻只是憐惜的摸著卑彌乎的髮絲,不發一語。
一如她哥哥安慰她時的無言以及溫柔。
「你沒有忘過我跟哥哥對不對…對不對?」
「…我想忘……」阿蠻的口音當中充滿了疲倦,不復往日的囂張。
「不然你薄情的你是不會留下哥哥的打火機的!」
「這是他唯一留給我的東西…」
「如果哥哥沒有跟你約定要來保護我的話,你還會跟我見面嗎?」卑彌乎質問。
「……」
得不到阿蠻的答案,卑彌乎催促著,「說呀!你會因為這樣永遠都不再跟我見面嗎?」自私的將所有事情都留給自己承擔嗎?
熬不過卑彌乎急欲得到答案的語氣,阿蠻最後還是鬆了口…
「…你不僅只是他的妹妹……也是我的妹妹呀……」
「阿蠻……」淚雨猝下,她想要的,不是邪馬人妹妹這句話,而是他剛才所說的呀!
她是卑彌乎,她不希望他是以邪馬人的妹妹記住他的呀!
「在你17歲生日那一天,我會告訴你所有的事情,包括你現在所有的疑問…邪馬人的死以及你們一族的事情…」
「你會陪我嗎?」哥哥已經離他而去了…她不希望阿蠻也……
但是,她還是希望她身邊,有他的存在…
「會。」這不僅止是對邪馬人的約定,也是他對他們的愧疚…
「不要冒險…哥哥已經走了,不要再離我而去……好嗎?」
「…我盡量……」
同樣是被詛咒的孩子,是不能預測自己的命運的。
「阿蠻…你說話真的愈來愈老成了…」望著阿蠻愈加成熟的面容,分別的這一段時間讓他看起來更為堅毅,也更加有魅力,也愈來愈溫柔…
「那是有魅力好不好呀。」他才不老呢。
「跟哥哥一樣…你們兩個愈來愈像了,連嘮叨的口氣都很像…」不小心將阿蠻錯認為她哥哥,或許是她太想念哥哥了吧…不然她怎麼會覺得剛才的阿蠻是哥哥呢?
「什麼?我嘮叨?你這個死丫頭…」看見卑彌乎又開始笑了起來,阿蠻擔的心這才放下來。
唉唉…女人真是麻煩呀…一會哭一會笑的。
「再抱怨我就不帶你去吃烤肉囉!」
「啥?走、走、走,我們快去。」聽見有免費午餐可以吃,阿蠻的馬上就提起勁了。
「你還真是市儈耶…」真是受不了他聽見吃態度馬上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的個性。
難不成他是從來沒吃飽過嗎?還是他的搭檔從來沒給他好好吃過一餐?
不過她看見他們的時候,大部分都是阿蠻在養銀次吧…真是的,銀次那傢伙也不會多體諒一下阿蠻…都已經那麼輕了,還跟他搶東西吃…
「哪有,我是民生第一好不好!我們快走吧!」
「你再吵就你自己付錢!」
「不要這樣拉……」

……

或許什麼都變了,但是,他們擁有的溫柔,卻從不改變…





BACK NEXT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108-571a1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