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4.23 [GB]《Wednesday》
《Wednesday》

高揚的音符在空中流洩著挑逗人心的魔力,在日照之下,溫和柔媚的光輝夾帶著和煦微風吹響了樂曲,同樣擁有烏髮絲的二人,被風吹的狂傲起來,挑弄著敏感被音樂感動的人心,悠揚的小提琴樂音一高一低搭配的完美無缺,女孩空洞失去光彩的眼眸專注迷失在樂曲之中,琉璃樣天藍色的雙眼隔著一副墨鏡探望著世間,現實與虛幻交錯,如置身夢中難以相信,世間居然有如此動人的音樂。
高潮送起,在將喉嚨都提到嘴邊時,嘩然降低兩個八度,狂暴的沙啞像是海中的一條小船飄蕩,體內的血液竄動著,想要掙脫一切卻又逃不離大自然的包圍,像是浸在海水中那般冰冷,卻又感受到海洋的偉大包容,天地就像是被吸引般將影子投射在海洋上,沒能窺見海底奧妙的雄偉。
拉起弓的瞬間,像是劃開一切的刀鋒將自己的聲帶削到最細,呼之欲出的吶喊在強風灌進自己的喉嚨時都給吞沒了;樂團轟隆隆鼓擊聲的搭配使場中二人高亢的音響更為特出,振奮人心,如癡如醉,在幽暗的深淵看不見陽光的探射時,飛揚而過的鳥兒像是撥開雲霧般,帶來朦朧曙光。
一顆搖擺不定的心像是剛著陸一般得到依靠,甫回過神,想要對那兩位提出最高的敬意時,卻發現他們早已鞠躬下了台,摸著自己的胸口,依然存有剛時的悸動…


不及換下一身套裝的二人,躲避著四周蜂擁來的人潮,來到了一處不起眼的樹下小憩。
「阿蠻先生,真是謝謝你了。」小圓感謝道。
兩個人同樣都是氣喘呼呼,原因就在於方才的躲避人潮的後遺症。
「不用加先生拉…叫我阿蠻就好了。」解開襯衫繁瑣的釦子,阿蠻就是看準小圓看不見才敢把釦子都解開,露出衣衫下雪白的胸膛。
要是女人看見了,免不了又是一陣尖叫。
「好的,阿蠻。先謝謝你特地過來幫忙呢,原本的搭檔出了點事情,幸好你願意來幫忙填補那個缺…」要不然,演出也不會那麼成功了。
「沒什麼拉,倒是你會在這種廣場舉辦音樂會反而比較令人吃驚…」她可是被喻為天才少女呀,平常一張門票就會要人命了,她居然會舉辦這種低價的音樂會,難怪吸引的人潮會那麼多。
但是他忘記把自己也算進去,他的外貌、出凡的氣質、高超的琴藝也是吸引很多人的原因之一。
「那是因為我一直念念不忘跟你合奏時的樣子呢!只是為了自己快樂的感覺,不講究任何技巧或是樂曲限制,純粹只是為了抒發感情的感覺,在這樣的陰涼的天氣之下演奏,感覺很讚呢。」
「而且,我一直很希望可以再跟你合奏一次…可惜我找不到時間…」還有藉口,「我現在還真是謝謝那位搭檔呢…說起來還真是不好意思……」要不是這個巧合,她也沒機會跟阿蠻先生合奏呢。
說著說著,小圓的臉突然紅了起來,像是個作錯事的小孩般吐著舌頭,有著說不出的可愛。
「謝謝抬舉。」被她這麼一誇獎,阿蠻也不好意思起來。
「不過阿蠻你真的很害呢!才剛看完樂譜就要演奏,而且一點差錯都沒有,完全聽不出生疏的樣子…」剛才演奏的時候,她特別留意他拉琴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是練習過好幾次一樣熟練,一點都不像是剛拿到琴、拿到樂譜的人呢。
「沒什麼拉…那首曲子技巧不多,而且我以前曾經練過…」雖然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練習一下找回感覺就好了…」
「不過你連練習都沒有唷!阿蠻…你真的很害呢!」
「不要再提這個了拉…」
「呵呵……」阿蠻害羞了,真好玩…可惜她看不見,唉唉…
常常聽士度說阿蠻是一個很囂張的人,不過她感覺起來,阿蠻不但人很溫柔,也很容易害羞呢。

「對了,銀次先生怎麼沒有在你身邊呢?」小圓突然想起那位總是黏在阿蠻身邊的人。
「他跟夏實出去買東西了。」
「耶?阿蠻你不去嗎?」
「現在去也來不及了,我在演奏前我就已經打電話跟夏實說不用等我了。」原本想拿起煙出來抽的,不過想想小圓在身邊,為了她好,拿起打火機的手也就放下了。
「真是抱歉…」小圓愧疚的聲音從耳邊傳來。
「不用這麼說拉,不過也因為這樣我才有機會聽見天才少女的演奏呀!」
「呵呵…」小圓被他刻意營造出來的逗趣給逗笑了,果然阿蠻是一個很體貼的人呢,很為他人著想。

抬著看不見天空的雙眼,小圓天外飛來一筆的問:
「請問…現在天空是什麼顏色的呢?」
被她這麼一問,阿蠻也抬起頭來看著有點灰灰的天空。
「淡藍色吧…殘雜了一點點的紫色,明天可能會下雨呀…」
「喔?那麼阿蠻的眼睛是什麼顏色呢?」小圓又突發奇想的一問。
「耶?」
「我聽士度說過…他說你的眼睛是海藍色…跟晴空時一樣嗎?但是總覺得阿蠻你的眼睛,很容易變成淡藍色呢…」一種參雜著悲傷的顏色。
「他看錯了拉!」阿蠻想也不想就反駁回去。
「可是銀次先生也是這麼說唷!他說阿蠻的眼睛就像是大海一樣呢…」
「那傢伙……」阿蠻在心底咒罵著那傢伙。
「應該說是認識阿蠻的人都這麼說唷!不過他們都會警告大家,不要直視你的眼睛…為什麼呢?」既然眼睛很美麗是大家都公認的,為什麼不能觀賞呢?
「因為邪眼。」說這句話時,阿蠻的口氣明顯沉重不少,即使只有那麼短短幾個字,小圓依然可以感受到當他念出邪眼兩個字時的那種深層哀悸,「我可以藉由與他人視線對望讓對方看見一分鐘的幻覺。」
「士度就是對你的邪眼念念不忘呢!他說阿蠻你唯一的順眼的時刻,就只有發動邪眼前的那一瞬間…」這是指阿蠻的眼睛在那個時刻最美麗嗎?!應該是吧…不然士度也不會這麼說了。
「可是,阿蠻發動邪眼也是經由自己意識的吧,為什麼要戴著墨鏡呢?」她已經不下幾次聽見銀次先生跟她抱怨阿蠻總是戴著眼鏡的事情了。
「習慣。」他不喜歡有人盯著他眼睛瞧,這讓他十分不,這個舉動只會讓他想起以前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如果可以,我也想中一次邪眼呢…」但是她永遠都不會有機會…「我也想看看士度所說,阿蠻眼睛最漂亮的樣子…」
「那只是詛咒的象徵罷了…沒什麼好看的,世界上藍眼睛的人很多呀。」
「但是想阿蠻這樣的眼睛世界上只有一個呀!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親眼看見,而不是由其他人的口中說出…」

烏雲開始悄悄密集…潮濕的空氣開始瀰漫……

「阿…我要先走了…」阿蠻起身拍拍衣袖,道聲再見之後便要離去。
「抱歉,我惹你不快了嗎?」小圓趕緊為剛才的失禮道歉。
「沒有…」她說的話都是事實,相反的,他反而對她的遭遇感到悲哀,因為她看不見,「只是天色有點晚了,要是我不回去銀次那傢伙一定不會留半點食物給我的…」每次提到吃的,銀次就像是拼命三郎一樣特別有勁。
「那下次有空就到我家來吃飯吧…我來招待你們。」
「謝謝了,那我就先走了。」
「嗯,阿蠻拜拜了。」

道完再見,在離開小圓身邊不久便與士度擦身而過,兩人沒有多說什麼便錯身而去,阿蠻僅僅是揚起的一抹淡淡的微笑,用著其他人都聽不見的音量悄聲說道:

「雖然我不能讓你體會邪眼,但是我卻可以讓你週遭的人替你製造夢境…」

「你…做了美夢了嗎?」




BACK NEXT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109-00384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