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4.23 [GB]《Thursday》
《Thursday》

大雨滂沱,摩擦著窗口的雨聲叮咚響,像是攪拌著咖啡的湯匙輕敲著咖啡杯的清脆。

「好久沒看見你一個人坐在吧台喝咖啡了…」擦著盤子,波兒微笑說道。
「是嗎?我沒印象了…」將牛奶與糖一同倒入咖啡當中,原本苦澀的咖啡傳來淡淡的奶香。
「銀次人呢?他怎麼不見了?」
「跟耍弦的出去玩了。」
「你怎麼沒去?」波兒挺好奇這兩個總是不分開的搭檔怎麼會分開來。
面對波兒的問題,他自然明白他為何為這麼問,但是他的臉色依然如一,挑著一點邪氣的微笑回答:
「為什麼我要去?我們又沒有什麼關係…」
最好是什麼關係也沒有…波兒滿臉線想著,如果什麼都沒有為什麼他們借房間時都會聽見不該聽見的聲音…
而且都是由眼前這個人傳出的………
當然這些話他是不會說出口的,他可不想嚐嚐他蛇咬的滋味。
「那兩個丫頭呢?」阿蠻才不管他心裡想些什麼,他只想知道怎麼那兩個固定班底也不見了?
「出去逛街了,不過我看雨下的這麼大…他們也沒辦法逛街了吧,可能回去了。」
「難怪那麼安靜…原來是製造噪音的都出門了呀。」啜飲著咖啡,阿蠻淡淡道。
「你平日也很吵呀!」波兒提醒他也是製造噪音的一員。
「還好吧。」阿蠻一點都不覺得自己很吵。
「有他在的時候。」是阿,他明日不會很吵,但是有了另外一位就不一樣了。
「……」
「有他在,你就會像以前的沉默不同。」
隔著兩副墨鏡,兩個人將心思都藏在眼鏡的另一邊,不讓外人瞧見。
「那又怎樣?」托著鏡框,兩人視線交雜著紫色與色的迷濛。
「是他改變了你還是你改變了他?」是他改變比較大還是雷帝變成銀次的轉變比較大?
阿蠻就是阿蠻,從來沒有改變過,變的只是他更為內斂的個性,更張狂的無懼,更詭譎的魅力,更聰慧的實力,但是他至始至終,都沒有改變過他的目標,即使他不知道他的目標為何。
銀次呢?他是無限城的雷帝,他是被尊從的帝王,他是擁有源源不絕力量的君王;但是他現在卻是一個不起眼的奪還專家,他開始會依靠人,體驗著他從來沒有嚐過的平民生活。
是誰影響了誰?抑或是他們彼此互相影響?
「誰知道。」阿蠻回了一句有回跟沒回一樣的答案。
「我以為我看不見你以往的笑容了…」他指的,不外乎是他跟邪馬人共處的那一段日子。
「……別再提過去了…」明知道他最討厭這個話題,波兒幹嘛一直提起。
「忘的了嗎?」
「我盡量…」
那個人應該要沉睡在他的記憶之中,為什麼每個人都要將他的名字一再在他的面前提起?!
心情略為煩躁的阿蠻舉杯仰進一大口咖啡,與平日慢慢品嚐的溫吞不同。
收起擦好的盤子,波兒依舊是探討著阿蠻的問題。
「習慣一個人的你…本質依然不變。」不然,他也不會露出跟以前一樣,那種一個人孤獨的氣息…
這不是找不到人可以說話時的孤獨,這是他予身俱來的孤傲。
「你今天話特別多呀,波兒。」
「誰叫今天的情景讓我一直想到以前的你…那時候你還不過是個孩子,但是你還是一樣沒變,一樣那麼囂張跋扈…」
但是,這也成了他的特色之一。
一樣的雨中…他看見了阿蠻跟雷帝兩道孤獨的身影…
坐在他的吧台前,喝著咖啡,兩人的眼睛就像是被雨打過般的冰冷…
「謝謝誇獎。」阿蠻沒好氣的聽著他不尋常的理由,「事情會改變人許多…」
「是阿,你變的更不信人了。」應該說,他刻意變的讓人不相信他…
不過他想,應該是關於他的原因吧,他記得他以前不會這樣的。
「或許吧。」阿蠻不承認也不否認,任由其他人去猜測。
反正與他無關。
「這點跟以前一樣,不會輕易承認。」
「呿。」不想再理會波兒騷擾他的耳朵,阿蠻拿起一旁的報紙起來看。

轟隆隆的雨聲依舊是有規律的敲打著窗戶,沿著窗緣流下如淚的痕跡。

叮咚一聲響起,大門被一位身材豐滿的女性打開來,看見裡頭二人,熟稔的打著招呼。
「耶,波兒跟阿蠻?你們都在呀!」來人是海溫。
將被雨打的淒慘的傘放到一旁,海溫一邊撥去身上的水珠一邊調侃的阿蠻:
「阿蠻,你的海膽頭呢?你沒有淋濕怎麼頭髮垂下來了?」看著他乾搭搭的襯衫與她為濕的套裝對比,他怎麼可以坐在這裡悠哉的喝咖啡呀?!
「因為剛才他去洗澡,懶惰沒有把頭髮吹乾…」波兒在一旁為他解釋道。
「怎麼…暴乳女你有意見呀?!」一邊翻看報紙,阿蠻一邊回擊回去。
「你這隻色狼…」她自己這麼一說她才想起,他居沒有跟以往一樣衝上來……
「你該不會是頭腦燒壞了吧?」海溫走過去探頭測量他的額溫。
「白痴呀…不要亂摸我的頭。」阿蠻拍去海溫的手,不過並沒有很大力。
他沒有忘記海溫是個女來著,用蛇咬的三分之一力道都會把她打飛出去,所以阿蠻止是微一使力掙脫開來罷了。
「我永遠都搞不懂為什麼你要留那一頭好笑的海膽頭…你這樣比較好看呀!」看著柔順髮絲服貼在五官立體的臉頰上,不知道是為什麼,他看起來似乎有一種憂鬱的美麗…
不過她馬上推翻她的想法,一定是她剛剛淋雨淋到眼睛有問題了她才會看錯。
「這關你什麼事呀!」
深諳內幕的波兒並沒有把他留海膽頭的原因說出來,不然他的店穩定會被蛇咬給破壞殆盡。
「你生什麼氣呀…」她又沒說什麼,他怎麼一副好像吃了炸藥似的。
雖然他平常就一副誰敢惹我誰就得死的惡劣模樣。
「可能是我剛才說的話惹他不快了吧。」波兒老實招了。
「說什麼?」海溫馬上表現出女人愛八卦的個性。
「我提到當時看見他的樣子…就是跟銀次組成奪還小組那時的樣子。」
「喔喔!我想起來了,剛開始阿蠻並沒有留海膽頭呀!銀次也不是現在的樣子…他那個時候還保留有雷帝的威嚴呢。」經波兒這麼一說,她回想起當時他看見他們的模樣…
「但是現在卻…唉唉,以前那種氣勢都蕩然無存了…」當時,兩個人都是有名的冷酷,現在他們根本跟搞笑演員差不到哪去了。
「關你們啥事呀!」聽見他們又提到過去,阿蠻真的很想賞他們一人一計蛇咬。
就說他不喜歡提到過去的事情他們偏偏要提!
「當然關我的事!剛開始我替你們找case時我很擔心呀!萬一你們做的不好,我的聲譽也會跟著受影響,不過好險你們做的很漂亮…」把事情交給兩個都上未成年的人,如果是小事就算了,他們第一次從她手中接到的case就是那種高難度的,她還以為那次委託穩定失敗的說。
不過他們的成績卻讓她滿意極了。

『你們真的行嗎?』海溫擔心問道。
『放心吧。』阿蠻露出自信的笑容,參雜一點冷傲,與一旁的雷帝,不,應該說是天野銀次的冷漠不同,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他們表現出來的態度不由得的,讓她安心許多。


事過之後…

『你們…』看著兩個人略狼狽的樣子,她不敢相信他們只花一天就辦成了這樣委託,這件委託已經難纏到沒人敢接下他,沒想到他們居然花一天就達成了…
『哼,這樣就想要難倒我,癡人說夢。』又是那種稱滿魅力的高傲微笑,難得的,稍微閃神了會。


「廢話,我可是天下無敵的!」聽著阿蠻又說著他一貫自信囂張的話語,雖然她實在是對他沒由來的自信感到不可思議,不過不可否認的,他的確相當害。
至少她所認識的人當中,沒有一位是她所不可捉摸的,這是她這行職業的直覺。
「是阿…天下超級沒有財運的人!」從來沒見過那麼悲慘的人,每次拿到錢不到幾秒鐘就不見了,真是服了他們。
「你欠扁是不是?!我可以考慮為你打破我不打女人的原則……」說著說著,阿蠻還不忘摩拳擦掌狀似要打海溫的樣子。
「你敢打便來吧,呵呵。」海溫就是吃定他不會打女人這一點才敢那麼放肆。
「不會打你,不過會…」阿蠻像是個色狼一樣笑著,海溫被他這麼一笑不但沒有打退堂鼓,反而走近阿蠻身邊以站著高度優勢挑起阿蠻的下巴。
這個舉動讓阿蠻頓時楞了楞,也讓波兒楞了楞。
「如果你不說話還真的是一個貴公子的樣子呢,如果不說話、不梳海膽頭的話…」怎麼看阿蠻的五官都十分標緻,如果他願意善用他的容貌,相信一定會有很多人拜倒在他的褲管下。
「當初我第一次看見你,差點被你的樣子給迷昏了……」好險她自制力不算差,而且他年紀又比她小,不過事實也證明沒有迷上是比較好的…
她可不想與雷帝成為敵人[情敵]……而且她也不想每天被性騷擾。
「你…」撇過頭去,阿蠻鼓著腮子繼續看他的報紙洩恨。
仔細看的話,或許可以從他的頭頂看見已經冒煙的徵兆…
「下次我找個服裝類的case給你…」看看有沒有機會看見他穿的比較像樣的樣子。
「酬勞要高!謝謝。」有委託他自然是不會跟她唱反調。
「除了錢之外你就不會說點別的嗎?」海溫嘆氣,他嘴裡吐出的話語可以變成比較有氣質一點就好了,只要像在解說事情時的那種帥氣就行了。
只要衣服像樣,說話得體,她想他應該是個很有氣質的貴族公子哥…
如果他願意的話,肯定是。
「你們沒有什麼事情值得我說的。」聽口氣就知道阿蠻還在氣頭上。
波兒與海溫不約而同的對望笑著,某方面看來,他的確還是個孩子,比銀次還要孩子氣。
「好了好了,別再說了,我請你們喝咖啡吧。」波兒難得販售好心請喝咖啡,雖然有人常常喝免錢的…
「不用錢嗎?」要是又加債務那就算了。
「不用,就說是請的了。」
聽到是免費的,阿蠻的心情才稍微恢復了點。
「我要綜合咖啡。」
「可以點茶嗎?我想喝花茶…」


──或許當時你的眼底有如下過雨般的冰冷,一但雨過天晴之後,緊接而來的卻是如彩虹般迷人的絢麗。






BACK NEXT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110-1c95fa5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