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4.23 [GB]《Saturday》
《Saturday》

交錯的身影錯雜,在傾盆的大雨中激起漫漫雨霧,刀光唰的飛白,銀色月牙劃開如濃霧的雨帳勾起了一道月牙銀光。
冷光乍現,夾帶著厚重的拳風撲面,不但要躲過對方的攻擊,也要防範激起的水花如飛針般刺來,縱身一躍,退出如死神鐮刀的圓滑攻擊範圍,兩人佇立在滂沱的雨中相互凝視。
「我不打了。」放下撕裂敵人的雙手,阿蠻略帶疲憊的神情顯現在臉上,而敵方,一瞬也不瞬的盯著他瞧,預防他突然的攻擊。
「什麼?」沾了雨的水月刀更顯得漪漓,夏彥依舊是沒有降低他的警界心。
「我說我不想要跟你打了。」阿蠻不厭其煩的又重申一次。
「為什麼?」
「因為你的刀法沒有殺氣…」況且,再打下去依然也是沒有結果,他不打沒有勝算的帳。
奇異的是,追求勝利的夏彥居然一個人跟他單打獨鬥,而其他六個都沒有出現,這不符合他的作風。
「沒有殺氣你就不打了嗎?」
「再怎麼打我都會贏的。」
不想繼續的原因他不知道,或許在他心中他還是把他當一個朋友吧。
一個背叛他的好友。
「那…就試試這個吧。」
「什──」阿蠻硬生生的接下夏彥一刀,銳利的刀鋒穿過他的身軀,在空中濺撒起一道紅流。
但是蠻的眼中除了些微射詫異之外,並無其他表情。
表情豐富的反而是夏彥自己。
「為什麼不躲?」他一定可以避開的,為什麼要刻意接下他一刀?
他以為這樣他就會原諒他了嗎?
阿蠻不答反問,「那你為什麼不直接往心臟刺來?」阿蠻用左手指指心窩,「這樣你就可以報仇了,不是嗎?你的刀法應該沒有差到連心臟都刺不中吧!」
「……」眼中除了意外,還參雜了其他意函,但是阿蠻可沒那心思去探討他到底在想什麼。
「又是右手臂……你們難道就那麼想要我的手嗎?」拔起水月往夏彥丟去,阿蠻脫下早就已經溼透的襯衫將傷口簡單包紮起來,但是還是遏止不住鮮血潺流。
「為什麼你要故意被我刺中?」收起水月,夏彥走至阿蠻眼前直盯著阿蠻快要沒有血色的臉龐。
「你這種沒智商的問題我不想回答…」用剩下的左手與牙齒使力把布條纏緊,阿蠻回答了一個根本沒有回答的回答。
不過夏彥早就習慣他不想要回答時總是會用的迂迴戰術,看了看他的傷口,心底有些掙扎。
「雨傘都壞了…又得再花錢買一支,算了,反正都已經全身都已經濕了,再濕一點也沒差吧……」拾起骨架已有些折損的雨傘,阿蠻轉身便要離去,但是夏彥卻出口叫住了他:
「你難道就要這樣放任傷口下去嗎?」就跟以前一樣,受了傷完全不當一回事,他什麼時候可以改改他這項缺點呀!
「不然呢?」
「到我家來我替你上藥吧…」
「喔?砍了我一刀然後要替我上藥?夏彥…你不會安什麼好心吧?」阿蠻有些狐疑的看著他,他該不會是頭腦壞掉了吧?
居然會不記前嫌替他上藥?
「不要拿我跟你相比…」
「那你為什麼要好心替你的仇人上藥?」
「如果是這樣打敗你的話,一點復仇的感覺都沒有…」
「喔喔,原來如此,不過你該不會引誘我到你家你再趁機對我下手吧?」阿蠻打趣的說,「保持一段距離,讓敵人感覺不出來,然後再把敵人引誘到更深入的地方解決…這可是你的專長呢。」
「我才不會讓你的血污了我家地板…」
「死夏彥,你還是一樣欠扁呀!」
「彼此彼此…」

……
剛才的惡鬥彷彿就是一場惡夢,鬆下心房的兩人並肩在雨中走著,沿著一路鮮血斑駁。


來到一間和式的小套房,換洗過的阿蠻坐在屋內的茶几邊東看看西看看,最後將視線飄回夏彥身上。
「夏彥,你很有錢呀!」比起他,他實在有錢多了。
「絕對比你有錢。」
「伙食費不會很貴嗎?你們不是有七個人?」他們是七個個體,可不是七個人格呀!
「怎麼吃都不會比你的搭檔多。」忙著做自己事情的夏彥一邊忙著一邊回答道。
「呿!」那筆消費的確挺驚人的,「你在做啥呀?」
「泡牛奶…」夏彥端著一杯牛奶過來,「拿去。」
「啥?你要我喝牛奶…我想要咖啡行不行呀?」沒接過咖啡,阿蠻微微皺眉抱怨。
「長不高長不壯,好心替你泡牛奶驅寒你還敢意見那麼多!」抓出阿蠻的手,夏彥將有握把的那方交給阿蠻握住。
「你也才比我高兩公分而已…是你營養過剩好不好。」阿蠻拉拉自己的衣袖,「你看,差這麼多,分明就是你太胖。」
「營養不良加上抽煙又喝酒,你會長的高才有鬼。你快喝,我替你的手上藥。」抓來阿蠻的右手,夏彥不知何時拿出了急救箱出來,「把右肩露出來吧。」
「哼…不安好心眼,你故意的呀!」抱怨歸抱怨,不過阿蠻還是乖乖將手臂露出來給夏彥包紮,反正可以省一筆醫藥費何樂不為?
「長不高不要怪人,從以前到現在都比我矮。」一邊包紮不忘跟阿蠻鬥嘴,夏彥還故意將碘酒說撒了一些,痛的阿蠻嘶牙裂嘴。
「臭夏彥,輕一點行不行呀?!從小到大你包紮都會比受傷還要痛,你分明就是趁機報仇。」握著牛奶的手不住顫了顫,天生好逞強的阿蠻硬是不喊出聲來。
「你欠我的東西可多了,別廢話,喝完記得拿毛巾擦擦頭髮。」綁了一個結,夏彥轉而開始替自己療傷。
不可能跟阿蠻對戰身上沒有半點傷口的。
「你真的很像管家婆一個…」阿蠻小聲抱怨,「對了,要是你們七個受傷的話,你們要怎麼包紮呀?!」約莫是握的累了,阿蠻轉而用受傷的右手握住杯子。
「叫別人包紮不就得了。」一邊敷藥,一邊貼上ok繃,對於阿蠻像是碎碎唸的問題夏彥好像早就已經習慣一樣任由他問個不停。
「說的也是,那時貞臉上的傷怎麼了?」
聽見他談論到自己兄弟,夏彥不變的臉色突然楞了楞,「…不會影響到視力就是。」
「那就好…」阿蠻鬆了口氣,但是夏彥並沒有聽見,「那你現在過的怎樣?」
「殺了你我會過的更好。」他跟他的恩怨就像哽刺一樣刺在他的心窩,沒有一刻平息。
「是嗎…那就好了。」鬆了一口氣,阿蠻緊繃的身軀垮了下來,癱軟在茶几邊。
「他們人呢?」這才奇怪他們七個人怎麼只剩夏彥在外頭,要是平常一定會衝出來大吵大鬧一翻,像是時貞跟奇羅羅,絕對不會安安靜靜的待在裡面,怎麼今天那麼安靜。
「睡覺。」
「喔?」阿蠻才不相信他們會那麼乖,「不過這樣挺好的,要是你無聊的話,還可以自己自言自語…」一口氣變換七個人格,的確挺熱鬧的。
「少在那裡胡說八道…」泡了一壺熱茶,夏彥自己到了一杯坐到阿蠻對面的位子上獨飲。

兩人志同道合的不望著對方,各自選擇了事情來轉移彼此的注意力。
看著窗外依然下著雨,阿蠻隻手托著下巴嘆息:
「怎麼這個禮拜所有事情都跟過去有關……」無論是遇到誰,看見他孤身一個人,總是會訝異他現在的模樣,他真的有什麼轉變嗎?
只不過身邊的聲音少了點罷了,日子還不是這樣子過。
而且,萬萬沒有想到,還會遇見夏彥…
他以為除了委託之外,他們不會再相遇了…
「什麼意思?」過去,對他而言,同樣是個禁忌的字眼。
「沒什麼,只是每個人對於我的過往好奇罷了…」或許面對是跟他擁有相同回憶的夏彥,阿蠻不自覺的說出他這個星期的感覺。
「你以為我對你的仇恨僅止於是過去式嗎?」事情發生在過去,不代表所有恩怨可以隨著時間過去。
望著夏彥帶著掙扎的眼底,阿蠻悠悠一笑,「不,是現在完成式,以後我不會給你任何機會像今天一樣刺殺我的。」只是想要確定他過的如何罷了,既然他過的還不錯,那就夠了。
談到今天,他忘不了他剛剛接下他一刀的那幕,「為什麼不躲…?」
「那你為什麼不刺?你錯失了殺死我的最好的機會了唷!」
「……」
「你不覺得,就算再怎麼探討這個問題,憑我們兩個的性子,會有答案的嗎?」同樣是固執的二人,只要不想說的事情就算是怎麼問都是不會有答案的。
既然如此,就讓今天的謎題成為無解吧。
「你這條毒蛇…」
「哼哼,留著很像蟑螂鬚瀏海的傢伙沒資格說我。」
忽然覺得看對方不順眼,夏彥跟阿蠻又開始鬧了起來,不過僅是屬於打鬧的嬉玩。

「呼……夏彥,我問你,你把事情告訴銀次了嗎?」成大字型躺在地上的阿蠻氣喘吁吁的問。
「是雪彥說的…怎麼,你害怕了嗎?」夏彥恥笑道。
「哼,本大爺怎麼可能會害怕這個…」伸手又偷襲夏彥一拳,不過反而被他反擒在手。
「你一定要活到我親手殺了你的那一刻才行。」夏彥認真道。
「哼,就算要死我也會再你殺了我之前我自己先自殺的。」他才不會讓他有機會殺了他。
他絕對不會讓夏彥有機會沾染上他的鮮血的。
「那我拼了命也會把你救回來,因為你只能死在我手中…」
「那我要委託你一件事情。」
「什麼事?」這趾高氣揚的某人也會有求於人?
「如果我死了,我想委託保護專家彌勒替我保護彌勒夏彥,委託金是我一條命。」阿蠻笑笑的說,不過內容卻不得不讓夏彥大驚失色。
「你說什麼?」
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因為我不要你跑到地獄打擾我的生活,就這樣。」聳聳肩,阿蠻開玩笑的說著。
「你以為我會自殺是嗎?」迅速恢復冷靜,夏彥冷冷道。
一雙藍眼直盯著眼前的人瞧,深邃的認真以及美麗。
「不,我要你不要死,我要你活著,這是我對你的復仇,我要你連死都不行。」
「為什麼不是你的搭檔?」
「因為他是銀次…」提到銀次,阿蠻的聲音緩緩低沉下來,「他不會死的,就算他死我也不准…」
就算他想,他身邊的人也不准,因為他是,神之子…
「那麼你呢?你為什麼不選擇你自己?」
「我?如果真的可以就好的…」掩面低嘆,對於未來,他可是不可想像。
「你已經被詛咒纏身了,打從我跟你第一次見面開始…」聲音愈來愈小,卻不會讓人聽不清楚,「所以,你只要繼續很我就好了…」
「阿蠻……」
聽見那熟悉的叫喚,難得換成阿蠻楞了楞,「好久沒聽見你這樣叫我了…」
「哼,仇人的名字我一輩子都不會忘的。」察覺到自己失言,夏彥口氣不甚佳的回應。
「呵呵…那,我就走了…」阿蠻起身便要離去,在經過書架時探頭望了望,隨手抽了一本書,「這本書就給我吧,那就再見囉!」
夏彥沒有攔他,只是把一把新的雨傘丟給他,默默不語。

望著阿蠻走遠的背影,一直忍著不出聲的彌勒還是忍不住出詢問。
「夏彥…為什麼你不趁機殺了他?難道你忘了他……」
「我沒忘…」在心底深深嘆了一口氣,「只是他…」

「是我的朋友呀……」

─最愛與最恨,往往只有一條線的距離……

「不會有下次的………」

─他跟他之間,永遠不會是過去式的…





接續《騷雨》




BACK NEXT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112-92152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