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4.23 [GB]《咎由自取》
晴空活動:紅茶日期/5/15


《咎由自取》


看著士度走進HONKY TONK,銀次又開始煩惱了。
煩惱的原因很簡單,只要看見士度跟阿蠻一碰頭,烏雲雷電大概又會降臨在小小的咖啡廳中;然後,又是他要跑過去勸架,兩個人又像小孩子一樣生悶氣把頭掉開。

說了好多次,只要阿蠻發揮出他那一點點點點的溫柔,情況就會是不一樣的,雖然他捨不得大家看見阿蠻溫柔的樣子…
唉唉,好難抉擇呀…
不過,為了將來他跟阿蠻美麗的未來,不要有人上門來尋仇,小小的犧牲是必要的!

抱著美好幻想的銀次走到阿蠻身邊待命,只要一有火花馬上就衝過去澆熄,這是他唯一可以為阿蠻做的事情了!

但是,事情往往都是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的。

「喂,美堂,這是小圓要我交給你的。」士度丟了份琴譜在阿蠻面前。
「喔,謝了。」阿蠻拿起樂譜跟士度揮了揮手算道謝。
「小圓今天下午有事找你。」
「喔。」
「你還在找你的懷錶呀?你已經找了兩三天了。」看著心不在奄像是在找東西的阿蠻,士度難得發揮好奇心問道。
「嗯。」還在小咖啡廳裡尋找懷錶的阿蠻淡淡應了聲。
「我幫你找吧,金黃色的那只對吧。」
「謝謝了。」阿蠻抬起頭來對士度笑了笑,算是答謝。

然而,銀次則是石化在一旁。

阿...阿蠻的懷錶不見了他怎麼都不知道?
嗚嗚嗚嗚嗚嗚...他好失職呀!
居然讓士度比他早一步發現…

懺悔著自己沒發現阿蠻東西不見的銀次,一邊又咒罵士度居然藉機得到阿蠻溫柔的笑顏,根本已經忘記自己應該是來滅火的,結果自己卻先燒了起來。

然,門又被推開了,看見來的人是卑彌呼,銀次總算想起自己的任務是什麼。

阿蠻跟卑彌呼吵的更兇呀…不知道這次卑彌呼小姐來這裡是要做什麼的?

「阿蠻,你上次說的可不可以再說清楚一點,我還是不懂河豚毒素的效用呀!」抱著一大堆資料的卑彌呼走到阿蠻身邊做下。
「不是跟你說過他有讓人神經麻痺的作用嗎?在幾小時之內就會因為窒息或是心臟衰竭死亡,但是在這段期間,患者依然可以保留意識。如果中毒者可以撐過24小時的話便不會有事情,一但熬不過便會死於非命。」阿蠻一口氣說完喝口咖啡繼續,「卑彌呼呀…不要妄想用這個當作毒香水了,1克TTX[河豚毒素縮寫]的毒性是1克氰化物的10000倍,是世界上最致命的毒藥呀!你操控不了的。」
「但是我還是想要試試看。」卑彌呼堅持。
「隨你…不要拿我當實驗品就好了。」阿蠻聳肩,不當做一回事。
「謝謝你了,阿蠻,要我看完這一疊資料整理出像你那樣的結論,我可是做不到…」卑彌呼不得不佩服阿蠻好比圖書館的頭腦,上次她只是隨口問問他馬上就可以找出答案給她,實在是太害了。
「謝謝誇獎。」

然而,銀次又是呆愣在一旁,差點為阿蠻的神喝采,也為自己的智商感到自卑。

嗚嗚嗚嗚嗚…阿蠻的IQ好高呀…

銀次一直以自己EQ的感到自豪,但是看見接連兩個最愛跟阿蠻吵架的人都跟阿蠻交好,銀次沒由來的開始躁鬱起來。

唔唔唔…他是希望阿蠻的人際好一些,但是卻不喜歡每個人跟阿蠻聊天的時候都會忽略他的存在呀!

現在銀次反倒希望大家不要來了,他不想看見大家跟阿蠻有說有笑的樣子呀~~

天不從人願,這句話肯定是為他發明的。

大門一開,接連走進來的是花月和灰色怪盜。

「蠻君,你準備好了嗎?」花月問。
「嗯,耍猴的把樂譜拿來了,大概過幾天就可以了。」

耶耶?!什麼東西呀?
銀次一頭霧水的聽著。

「當時的場地我會替你負責的,保證是盛大的藝術饗宴。」灰色怪道接續。
「那就麻煩你了。」阿蠻微笑,開始跟花月與灰色怪道聊了起來,留下被疑問籠罩的銀次。

後來,又加入了海溫以及波兒,銀次完完全全被晾在一邊,沒人裡。

一個小時過去…
兩個小時過去……
就在快邁向第三個小時的時候,銀次終於忍不下去了。
但是,他們卻在銀次要發火之前就散會了,氣的銀次在阿蠻起身跟他們道再見時把蠻壓倒在桌上。

「阿蠻─────」
「什麼事呀?」被撞的頭很痛的阿蠻沒有好口氣的道。
「不要再對其他人溫柔了好不好?!」銀次難得認真的以原來的姿態度阿蠻道。
「啥?」
「我昨天晚上不是拜託你對大家好一點嗎?我收回那句話。」
阿蠻滿臉線…什麼鬼東西呀?他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

其實當時,阿蠻早已陷入半昏睡狀態,銀次說什麼他根本沒有聽見……

「銀次你先下來好不好。」阿蠻想要推開銀次,但是銀次卻絲毫不動的壓在阿蠻身上。
「不要,除非阿蠻先答應我。」
「好啦好啦,給我下來啦。」隨便應的一聲,阿蠻便出手踹了銀次一腳。
「阿蠻,你剛剛在跟阿月他們談論什麼呀。」
「你不知道嗎?」銀次搖搖頭。
「下個星期,小圓,我,耍弦的還有其他人,要來個中西樂合併,我跟小圓是其中的小提琴手。」
原來如此,難怪士度要拿琴譜來,「那灰色怪盜呢?」
「他負責場地佈置。接下來一個星期,我大概會跟他們在一起排練吧。」
「什麼─────」銀次尖叫。

這樣他不就有好幾天見不到阿蠻了?!他不要!

「這是一定要去的。」阿蠻堅持。
「阿蠻阿蠻…你要小心呀~~~~~」既然沒辦法說服阿蠻,那要阿蠻不要對其他人溫柔行不行呀?!當然也不可以讓別人靠近阿蠻呀~~~
「唔…我會的。」以為銀次要說的是他態度好一點的阿蠻,沒多想什麼就答應了,「我不會樹敵的。」阿蠻給銀次一個安心的微笑,然後,推開再度石化的銀次,走出去赴小圓的約。

「不、要、呀~~~~~~~~~~~~~~~~~」銀次哭喊,但是阿蠻已經走遠了。

他寧可阿蠻多樹敵也不要有太多人覬覦他的阿蠻呀!!!

可惜,一切都為時已晚了。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114-796b280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