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4.24 [HP]《Hero》
。Hero。


“再見。”
“嗯。”

他們彼此擁抱了一會,捨棄了過去多少恩恩怨怨,只有現在,沒有其他。
淡淡的嘆息忍住出口,七年來的記憶總是要宣告一個段落。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
令人不得不低頭的宿命。

“下次再見面,或許就是在戰場上了…”
他沒有回答,就連灰色的眼眸也帶走了雪地的顏色,蒼白的茫然。

“如果我們早日捨去那些無意義的爭吵,或許我們能夠相處的時間會更久一點…”
髮少年摸著懷裡人兒的髮絲,金色的柔軟纏繞在他的指間,最後頹然鬆開來。

就像他們之間的交集再也難以纏緊。

“這一切都是你當初放開我的手。”
懷裡的髮少年抬起頭來,用一雙灰色的眼睛直盯著他瞧。
髮男子沒有瞧見他眼底急欲掩去的不捨,只能聽見他宛若指責的話語。

“不會再重來了,注定只能到現在。”

如果當時他沒有甩開他的手,或許現在也不會到這種下場。

“而我確信,即使時間可以倒轉,你依然會選擇他們。”

髮的少年笑了,甩開髮少年的手。
一貫的冷漠高傲又回到臉上,充滿感情的雙眼選擇了偋棄一切。
就如同他的姓氏:Malfoy該有的表現。
優雅、高傲。
就像螫人的玫瑰,美麗卻也危險。

Mr. Potter曾經打敗魔王的英雄。”


──You are a Hero.


“夠了Draco,別那樣叫我!”
髮男子試圖想要抹去髮男子嘴上的笑容,最後卻被他一步退開。
方才的溫存再也不復存在。
不復存在了。

“別讓我們的分離充滿了火藥味,噢,Droco,你明白我的意思的。”
“始終如一,不是很好嗎?”
髮少年緩緩閉上雙眼,不讓髮少年墨的雙眸看見他的落魄。

“你那群朋友們,還迫不期待想要殺了我呢,嗯?”
“那只是因為你手上的──”
魔標記。”

髮少年再度張開眼睛,自嘲似的接續。
髮少年因為他的態度而駭了一下。

他的溫柔,消失了。
曾經擁抱的溫度被冷風狠心的帶走。

“夠了Potter,當初我們怎麼相遇的,就該怎麼結束。”
沒錯,永遠都是敵人。
永遠。

短暫的愛戀並不能代表什麼。
現實往往都是殘酷的。


“不!Droco,你不能抹滅我們相愛的過去!”
髮男子急欲辯解,好幾次想要捉住他的手卻只能捕捉到寒風。
比Golden Snitch更難捕捉。


“那已經是過去式了。”
髮男子優雅的笑了笑,提醒著他的用詞也提醒了他的責任。
“過去始終只能是過去,而我,只活在當下。”

“而你,若不能打敗我、打敗魔王,你就永遠只能活在過去。”

高傲的Slytherin轉頭過去,讓過去永遠只存在於他的背後。
看不見看不見看不見看不見…
看不見看不見看不見…
看不見看不見…
看不見…

死了,擁有的只有過去。


“Draco!”
一個勇敢的Gryffindor在Slytherin背後追趕著。
而前方的身影就像雪地裡的景色。
蒼白。


“再見。”


你有聽見嗎?

“如果我們可以再相遇,是否一切都會不同?”


Obliviate!”


***


眾望所歸的英雄打敗了魔王。
於是世界回到了和平。


──Really


那僅僅是存在於多數人的心中。
那少數人呢?

大英雄Harry Potter一點也不快樂。

姑且不說其中他失去了多少朋友。
險勝後的世界是一片狼籍。
殘破、不堪,只有斷垣殘壁。
身為魔王最大的助手:Malfoy家族,莊邸在戰爭完後被夷為平地。
連同他們的自尊一起。

沒有任何人留下,Arthur Weasley最後對上了Lucius Malfoy。
兩敗俱傷。

Ron哭了好久,因為他的父親與Lucius Malfoy一起死去了。
就連Hermione也在與Pansy對決中重傷,昏迷不醒。
而他們原本已經說好要結婚的。


Harry找不到Malfoy Draco的身影。
找不到那個與他爭吵了七年的對手,什麼也沒瞧見。
心中雖然有些失落,但卻也興起了他還活著的希望。
只是很單純希望認識的朋友還活著。

朋友?
Harry的心刺痛了一會。

“不對,是敵人才對。”
大英雄HarryPotter在心底辯白著。


褪去了英雄的假象,Harry Potter也不過是個青年罷了。
一個令許多人頭痛的青年,如同他的父親James Potter一樣令人頭痛。
惹事、犯規。

Hogwarts的教師們不知道為了他所做的事情扣了Gryffindor多少分。
順帶一提,Albus Dumbledore也在這場浩劫中往生了。
現在擔任代理校長的是Minerva McGonagall。


Harry檢視那曾經是戰場的大地。
隨意逛到紀念死者的教堂墓地。
一片寂靜。
就像是平常的墓園那樣,偶爾路過的昏鴉嘶啞吼叫著。


“隨便一個人也好,只要還是好好活著,活著…”
Harry喃喃自語,來回看著墓碑上刻的人名。

他已經受夠了。
到處見到的都是負傷的友人。
還有不明白戰爭而喜的人們。

“愚蠢…”

一場戰爭讓一個少年心智成熟許多。
卻也對懵懂無知的人們感到氣憤。

“他們什麼都不懂!”


無論是敵是友,最後都擁抱著死去。


只有死亡才是最公平的。


Harry最後離開了,隨意將手中的百合放在Dumbledore墓前。
所以也沒有看見隨後來到的人。


***


戰事過後許久,人們依然是壓抑不住可貴的和平。

Harry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被叫去參加party了。
而他也漸漸也對這樣的應酬感到厭煩。

功勞並不全都是他的。
為什麼他們沒有試著想要去祭拜那些死去的人們?
以及探望那些受傷的人?


最後Harry推託不勝酒力而提早離去。
即使所有人不捨,但他們也只能選擇讓他離去。

──他是個英雄不是?


許多人問他是否有喜歡的女孩子。
戰後所帶來的聲望讓愛慕者的數量急遽升高,但這卻讓他煩不勝煩。

“不,我不會愛上任何人。”

偶然一次被惹的相當不耐煩,又喝醉了酒的Harry大吼出聲。
所有人都震驚了許久,但也沒有人有膽追問。
但眾人都在猜測,是否他所愛的人在戰爭中死去了?

於是謠言開始蔓延開來。


Harry踉蹌的離去。
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說。


***


Harry又來到那個墓園。
整個世界只有這個地方才能讓他感到寧靜。
也只有這個地方他才能當個普通的少年,對著死去的朋友親人師長們放聲大哭。

“我不是英雄!”

他從來不當自己是個英雄。

魔王在他死去的時候跟他說的話,此時諷刺的印證了。

──『你知道嗎?英雄永遠會是寂寞的。』
Voldemort邪惡的笑了笑。
Harry實在是無法將他與Tom Riddle俊秀的臉蛋聯想在一起。


──『無論是誰,站在巔峰的人永遠都是孤獨的。』


──『當然我也不例外。』

同時間,他看見腳邊死去的Severus。
而在門邊倒下的是忠誠的Lucius。
以及Ron的父親:Arthur。

而Lucius不過是為了守護貴族的尊嚴而亡。
Arthur則是為了保護家人

──『我會將你身邊的人全都殺光。』
──『你做得到在落下狠話吧,Voldemort!』


Harry將手上的花捏的粉碎,柔軟的花梗就像失敗的敵人癱軟了下來。

“誰能來陪我?”
Harry感覺到自己的心就像是被挖了一個大洞,任誰都無法填滿。

他連哭泣都不能。


***


失落的羽翼被鮮紅染的刺眼。

Harry感覺遠處似乎有另一道呼吸。
那是戰爭當中學來的本能。

於是他走了過去,輕悄悄的。


那個人蹲在一處空地上,腳邊是一束水仙花。
而他的前方是一座簡陋的墓碑,看樣子是他不久前才挖好的。

Harry想要靠近,卻在看見他消瘦的側臉震驚的不能自己。

“Malfoy Draco!”

那個人聽見了他的聲音而抬起頭來。
冷漠的表情中卻垂掛著兩行清淚。
很快他就抹去了臉上的淚。
於是冷漠的表情中又如記憶中那樣參了高傲不馴。

Harry感覺像是肚子被毆了一拳那樣疼痛。


“你沒死…”
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Harry雖然不明白這樣的心情是什麼,只是覺得心中一塊大石落下了。

那個人沒有開口,在Harry沉浸在他的情感中時。
他離開了。
正如他悄悄的來。


“殺死我父母的兇手…”

沒有任何感情,只是單純的一句敘述句。
就讓Harry的雙腳像是灌了鉛一樣沉重。


***


這段日子,他到了那裡?

Harry不斷的尋找這個問題的答案,發瘋似的找尋他的下落。
以及那段時間內他到了哪裡?

沒有任何原因,只是直覺反應心底的那個空白該由他來填補。
還有一句道歉。


“DracoDracoDracoDraco…”
Harry呢喃自語,像是永遠都唸不夠那樣的執著。
心情卻莫名的平靜下來了。

過去的記憶太過痛苦,痛苦到他不願去想起。
有死去的人、重傷的人、失蹤的人、痛苦的人、昏迷的人…

當他再度回首時,發現記憶早已零碎不堪。


──『如果你面對Draco,你能下的了手嗎?』

曾經有個人這樣問他,當時他的回答是搖頭。
他並不覺得學校那些仇恨會大到需要殺了他。

──『如果如此,如果在面對魔王拿他當作盾牌,而你只有這麼一次機會可以殺了魔王,你會下手嗎?』
──『死去的不止只有魔王,還有跟你爭吵了七年的Draco Malfoy。』

當時他沒有回答。
而他也沒有遇到這個問題。
從未遇到任何需要他抉擇的場面,一切順利的令他感到訝異。

所以自然而然的,他忘記了這個問題。

“如果真的遇到了呢?”
“我下的了手嗎?”

Harry的呼吸急促了起來。


他不敢去想那樣的結果。


***


到最後他在殘破的Malfoy莊園看到了Draco。

就像是與蒼涼的景色融為一體,纖瘦的身影佇立在荒涼大理石石堆中。
沒有任何感傷,他的神情平靜的宛若一尊石像。
長久的守護著這個地方。

而他的手上拿著一束鮮花:水仙。


Harry想要出聲,最後還是裹足不前。
反倒是他先開口了。


“我知道你在後面。”
平靜的話,不帶有任何的情感。

“Draco,我很抱──”
Draco轉過頭來,阻止了他的話。

“沒什麼好道歉的,殺死父親的人並不是你。”

“這只是餘孽的移情作用罷了。”
Draco拍去衣袖上的灰塵,優雅地舉動依然保留了Malfoy家的高貴。

Harry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只能盯著他的臉瞧。

──他該死的變得更加瘦弱了!


Draco在他面前來回踱步了幾圈,任由荒寂的冷風將他的髮帶撕碎。
飄逸的長髮莫名的勾動Harry的心緒。

而風停了下來。


“他原本就打算在那場戰爭中死去。”

Harry驚訝的抬起頭來。
面對的依然是毫無表情的Draco。

“母親也知道他是為了守護貴族的驕傲,而選擇了戰死,也不願意讓家族蒙羞。”

“為了該死的貴族尊嚴。”

Draco將手上的水仙隨意扔到莊園裡的一處,在落地時燃燒了起來。
頓時將Draco蒼白的臉色塗上一層暈紅。

“魔王代表了純種們的自傲。”
Draco盯著Harry,扯了一抹笑容。
而他看傻了。

“所以他們不容許失敗,但也註定了失敗。”

“父親把我藏了起來,等待良好的時機給予你致命的一擊。”
Draco頓了頓,淺灰色的雙眼就像Harry記憶中那樣溫柔。

──為什麼?

Harry摸著自己的胸口問著。
他不能理解他從Draco眼中讀取到了他失落的心。


“但他了。”
他的聲音就像一顆石子投進湖裡捲起層層漣漪。

“我不知道該不該履行我的職責,所以我選擇活下來。”
Draco看著Harry,冷淡的神情像是染上了回憶一樣溫柔。

“等待死你的時刻。”


***


Harry感覺自己像是死過一次般的痛苦。
但Draco什麼也沒動手。

──『你什麼都不記得了。』

還記得當時他的笑容。
除了哀傷以外,沒有一處是他所能理解的。

他不能相信這個表情下的人會是與他鬥爭了七年的敵人。

──『或許這樣就是摧毀你最好的方法。』

──『當初我愛過你…』
只是他自己親手把那段感情抹滅。


“Draco!!”

他怎麼都不能明白那種心痛的感覺。
Harry想要捉住他的手,但是他已經離開了。


之後他才知道,他在他身上施了記憶咒。
遺忘的是他與他相愛的那段日子。

“為什麼為什麼…”

Harry搥著地面,讓滿腔的痛苦灌注於手中。
一而再,再而三的搥打。

“Draco…”


***


如果他說,他從來不恨Harry。
有人會相信嗎?

或許聽的人只是大笑三聲,說他只不過在強顏歡笑。

沒有人在面對父母的死亡而不感到傷心的。


“當初父親死的時候,死在那個Weasley手中時,並沒有帶有任何不滿的。”
Draco坐在湖畔旁回憶當時戰爭的殘忍。

“母親,也是恪守著貴族該有的尊嚴自殺。”


Draco閉上了雙眼,躺在還沾染著露珠的草皮上。

“從頭到尾最自私的是我。”


他消去的他的記憶,也不過是希望他能夠遵從大家的願望。
當個英雄
(Draco無意義的冷笑出聲)
還有父親隱藏在心底不敢說的話。

──『像個貴族般死去,而不是腐敗的滅亡!』

母親也同意了,而她也察覺到了她的寶貝兒子複雜的心思。

──『那就選擇失憶吧。』
Narcissa摸了摸Draco的頭,溫柔道。

──『我想你的父親不會希望魔王拿你當作勝利的墊腳石。』

──『你要為Malfoy活下去。』
後面那句話Narcissa沒有說,卻也明白的表示出來。

──你要為魔王殺了Harry Potter,然後活下去。

但他從來不是稱職的Malfoy


他的母親希望失憶的是他,但他卻選擇了Harry。
他不想要失去那段回憶。

不想。

他沒有忘掉那段感情,沒有狠下心來殺了他。
他苟且偷生的活到現在。

而他現在正期待Harry殺了他。


“沒有人知道,魔王會失敗的其中一個原因會是我的自私。”

而他們都光榮的戰死了。

惟獨他。



“Draco!”


***


Draco愣了一會,緩緩的轉過頭去。

是Harry!

──不、不要過來!

Draco想要嚇阻,喉嚨卻像是被人掐住一樣難受。


過沒多久,就像是當年一樣溫暖的懷抱擁緊了他冰冷許久的身軀。
他突然好想哭。

但他還是沒有。


Potter。”
“別那樣叫我!”

Harry大吼。
墨色的雙眼盛滿了憤怒,但更多的卻是不捨。

“你是來殺了我的嗎?”
Draco想要諷刺的嘲笑,最後只有陣陣苦笑。


“我想起來了。”


Draco僵住了。


“你已經殺了我了,Draco。”
Harry平靜的說著,Draco卻為他平靜的聲音顫抖起來。

“如果你沒有對我施記憶咒,我不會茫然的遵從大家的希望。”
“毀了所有,與你的所有。”

“這次我絕對不會再放開你,決不!”

為什麼都要自己承擔?
為什麼不說出來?
他會保護他的啊…

“那並不是你的錯,Draco…”

Draco已經淚流滿面,Harry只是溫柔的擁著他。

多少次從噩夢中驚醒?
父母的死與他們的期望他一樣也沒有達成。
於是他只能背負著沉重活下去。
活下去活下去…

他想要殺了Harry但他做不到。
他想要不顧一切飛奔到他身邊他也做不到。

兩邊都是令他難以割捨的感情。

從頭到尾他才是最懦弱的那一個。


“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
“是你活在過去當中,戰爭已經結束了…”

過去了過去了過去了……?

真的過去了?

“不!”
“Draco?”

Harry看著Draco慌亂的抱著自己的頭低吼。

“不能就這樣結束…不能!”
“Draco!”

Draco抬頭看著他,苦澀的笑了:
“父親與母親到現在還在地獄等我,而我又怎麼能忘記?”


“我是個Malfoy啊!”


***


Obliviate!”


***


當英雄愛上一個人,也不過是個凡人罷了。


Harry抱著失去意識的Draco緩緩走在有些寒冷的石子路上。
而Draco頰邊的淚水依然沒有流乾。
但神情卻依然是那樣的倨傲,就連睡夢中也有保有Malfoy的姿態。

他恨死了那些該死的貴族尊嚴!


過去的他被失去的記憶套索在迷忙的牢籠中。
而他現在要用這個咒語毀去阻擋在他與他之間的高牆。


“是你說過沒有過去的,那為什麼你還是執意活在痛苦當中呢?”
Harry看著Draco的臉龐無奈道。

無論是誰,他們都被命運的枷鎖套牢。
世界上沒有完美英雄


“我不是個英雄,我沒有拯救到我最愛的人。”

這樣還能叫做英雄嗎?
(Harry諷刺的笑了)
如果連心愛的人都無法拯救,那存在的世界也失去了意義。


“未來我會陪著你……”



“直到時間將我們兩人都帶到地獄當中。”


Harry溫柔撥去Draco垂下的髮絲。
隱隱約約的,一抹笑容浮現在他們的臉上。


──You are my Hero.





混亂的一篇文,除了混亂還是混亂...[自我pia飛]
沒有解釋Harry跟Draco為什麼會愛上對方,手就這樣寫了下來...
跟我原本預定的內容完全不符阿...(哭)

況且,我也去換了題目T^T感覺Hero比較符合主題說...
事實上啥咪也沒有符合到(炸)

事實上吾是個虐哈派來著...|||||b但是我也沒有想到寫Harry的戲份會如此之多,顯得整篇文都是以他為主了...
但我絕對是最喜歡Draco的啊啊!

因為翻譯的問題,所以我還是用原文去寫名字,就連那個Obliviate--空空,遺忘,也是用原文去寫...
累死我了|||||b

不知道感覺如何,這是我第一篇HP同人啊!
沒想到會變成這樣,痛哭>0<

p.s這是晴空同人相關愛情77題之一
08.Hero。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115-bc6b258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