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5.08 《荊棘之冠》II.
《荊棘之冠》

II.


熟悉的詭譎輕躁味飄入口鼻,萊墨絲特下意識的摀住口鼻,腳步輕晃了幾步,似乎有種昏眩感襲來。並非近鄉情怯,這裡的氣息流動沉悶的幾乎讓她喘不過氣來,她從來不曉得,原來外頭的感覺有多好,即使充滿了骯髒罪惡痛苦,但也比這裡好上太多。
就像腐敗的蘋果,即使外表依然光鮮亮麗,裡頭卻早已腐蝕不堪,這裡給她的感覺就像那顆蘋果一樣,就算還散發出果香,卻掩不去腐爛的味道。
僕人盡忠職守的站在身旁待命,已經習慣不用他人陪伴的萊墨絲特斥退他們,對於這個『家』,不用帶路她也可以走到屬於她的房間,那裡的味道她再熟悉不過了。
「下去吧。」
僕人恭敬的彎腰行禮,在離去前不忘交代喬休爾所說的話:
「小姐,少爺希望您跟他一起用晚繕。」
「告訴他擇期再聚,若是他執意要的話,就叫他別帶半個人來打擾我。」
「是。」僕人再次敬禮,雖然萊墨絲特想要他不要再鞠躬下去,但在這階級分的極為清楚嚴苛的大邸中,要他這麼做只是讓他更早退休罷了,到口的話也因此吞回肚子裡頭。
相較之下,或許她更低賤吧?被驅逐的日子就像過街老鼠般人人喊打,若不是昔日為了生存而私下將體術學好,或許她早已被亂棒打死也說不定。
一想到這,萊墨絲特有點自嘲的輕笑的數聲,隨即走回屬於自己的領域。
重重鐵門隨著咿咿啞啞的聲音慢慢關上,就像萊墨絲特將過去的傷痛重新鎖在心底,這次她不會再像上次那樣任人宰割,既然不讓她選擇自己的死亡方式,那就休怪她無情的將這座看似華麗的牢籠徹底摧毀。
「等著吧…愚蠢的將我的羽翼拔除,現又將我接回這座牢籠,我絕對會要你們後悔…」
如果她真的背負詛咒,那就讓她的詛咒蔓延在這塊地上吧。

+╳+╳+╳+╳+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死寂,連擺設都沒有半分改變的房間唯一有變的就是她慣用的書桌上沒有半分灰塵,是誰來動了她的東西她心裡有底,不過令她感到奇怪的是,為什麼不將這間房間銷毀?一但這個房間還存在一天那一群老傢伙一定不會安心的,會是誰將這間房間留下來的?
懶的去思索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萊墨絲特隨手抓了書桌的椅子便做了下來,連衣服都尚未換下,就陷入了沉思當中。
會是誰獨排眾議將她這個不祥之人帶回這裡?那一群長老絕對不可能…那還有誰有這麼大的權利可以指使他們?憑她的印象,她不記得這個家族有什麼令人注意的世交,就算有也不可能會伸手插管這件事情,畢竟這件消息早已被封鎖下來,還是有心覬覦財產的人故意放出風聲……
思索著各種可能性的萊墨絲特沒有注意到有人進了房,直到熟悉的氣息竄過她的體內才由深思當中清醒過來。
「你來了。」萊墨絲特抬頭看著總是一臉屌樣的阿古道,聲音依舊是冷淡的宛若外頭的冷風。
金黃色的雙眼隨意的掃過阿古道的懶散的眼眸,似乎又比分離前更加深邃了些,不過…城府或許也更深了點,只有她明白他偽裝下的狠毒以及不擇手段,外表上的散漫不過是個假象罷了。
所以,與他交易就像是站在繩索上,一個不小心便會粉身碎骨,但她現在也只能相信他了。
「不就是妳叫我來的嗎?大小姐。」眼看四周沒有半張椅子,阿古道只好隨意找樣東西倚靠著,雙手環扣交於胸前,低睨看著萊墨絲特憔悴的容貌,不變的高傲,這場驅逐的動作似乎讓她又更老練了一點,也更難對付了一些。
「好吧,來點老套的問候:妳過的還不錯吧?」阿古道隨意的帶起話題,萊墨絲特也是隨意的回應:
「尚可,看來上帝還不想將我帶到地獄去。」帶著不屑的態度道,萊墨絲特將垂下的髮絲撥至耳後。
「呵呵…看來妳命挺硬的,居然沒有死在雪地當中。」阿古道不經意的將話題拉回此趟前來的目的,萊墨絲特也明白現在才是交易的開始。
「託福,或許命不該如此,有人願意讓我回來報仇雪恨。」萊墨絲特身子微微向後傾,高傲的抬起了下頷,與阿古道平視,「就不知道是誰有那通天的本領讓一群老傢伙捉我回來。」
「這妳可能要花點時間蒐集一些謠言了…有人說卡魯家族氣數已盡,坐山吃空,也有人說有人施壓,一定要將妳帶回來,不管誰說,總之妳沒死是他們的不幸就是。」阿古道取笑著,對於他們之間的鬥爭,他只採取旁觀的態度,畢竟誰輸誰贏他永遠都是最大的贏家。
「的確。」萊墨絲特點頭,無論是誰,只要讓她再度回到這裡,她就不會輕易的放過任何一個當年害慘她的人,「那麼…這裡的勢力還是維持當時的平衡?」
「難說,洛曼似乎已經奪到大半數的支持,不過妳回來他可能要多費點力氣了。」
當年,是因為她肩膀上的烙印被拆穿,她才被摘下大部分的權利,不然昔日的大權有大半都掌握於眼前的女人之手,害怕遭人非議的卡魯家族為了要將她所掌控的權利拔除,不斷的挑釁做些小動作,陷害一些莫須有的罪行,終於在最後以身上莫名的烙印判罪:魔女的烙印。
不過這些事情傳出去也不甚好聽,於是卡魯又下令封鎖消息,不過這些哪封的了那些悠悠之口,還是有一點風聲流露出去,不然這女人被流放出去也不會受到排擠的命運。
真是可悲阿…就因為身為女流之輩所以不得不被排擠,如果能將她納為己用,或許也會怕她掩蓋去自個兒的光芒吧?!
「是那傢伙…」洛曼,過去最常常挑難她的人之一,看來他也開始行動了,就不知道她回來他會是什麼反應,驚訝?害怕?憤怒?或許都有吧!畢竟過去他最大的絆腳石就是她,他會做何感想她自己也明白。
「大小姐,前途多災多難阿…妳可有把握?」這可不比當年還有許多人追隨她,現在她可是孤軍奮戰,一個不小心下場或許比被驅除還要痛苦萬分。
「即使不鬥垮他們,也要他們雞犬不寧…」萊墨絲特簡單計算一下自己的勝算,眉頭稍皺了會,最後將視線對上阿古道:
「我需要你的幫助,你答不答應?」不同剛才的煩惱,萊墨絲特笑的極有自信,按理說她是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反敗為勝,為什麼她可以笑的如此有把握?如果只有他的幫忙也不至於可以獲得全勝…
帶著一點好奇、一點試探的心情,阿古道腦中迅速的計算了這場遊戲的勝算,最後還是挑眉一問:
「如果妳贏了,我可以得到什麼?」
萊墨絲特莫測高深的一笑,微瞇的雙眼遮不去精明的幹練,阿古道被這眼神震駭了一會,沉默了半晌萊墨絲特才緩緩開口:
「卡魯全部的財產。」
聽到這答案,阿古道著實驚訝的愣了許久,驚訝過後,阿古道才開始思索他這句話的實效性。
「妳憑什麼可以這麼說?」如果是過去,他明白她絕對不是說大話,她絕對有這個本事,只不過現下她有什麼本事可以這麼說?
看他動搖了,萊墨絲特在心底的輕笑了數聲,隨即道:「就算我離開了,家族裡的矛盾鬥爭還是不可能短時間消弭掉,你也明白洛曼的本事,這些事情他絕對是以不插手旁觀的態度面對。」
經她這一番話,阿古道就明白了:「所以,妳就要利用這股矛盾來下手。」
萊墨絲特揚著輕漠的冷笑,算是對他的回答。
「好傢伙…」阿古道不得不佩服她的老謀深算,但另一方面他也懷疑她這等本事是由何而來,就算她是上一位當家所生下的孩子,不過她的父母在她六歲的時候就已經死去,死因不明,那麼她是憑什麼本是活到現在的?
「怎麼?這代價你還滿意吧。」萊墨絲特笑道,深信他會答應般的自信笑容。
「慢,如果你輸了代價又會是什麼?」即使成果高的令人咋舌,但失敗的代價也是讓人畏懼,他可不想承擔無法挽回的代價。
她當然也清楚阿古道不喜歡吃敗仗吞失敗的個性,但若失去了他的幫忙,什麼事情都不可能成功了,因為沒有任何一個外人比他更清楚這家族究竟發生了哪些事情:
「少了一個敵人,卡魯家族以後將不會成為任何人的障礙。」
意思就是徒有虛名沒有實權是嗎…阿古道暗忖,直起了身子,最後伸出了右手:
「合作愉快。」
看見他答應,萊墨絲特也伸出右手,笑的黠慧:
「合作愉快。」

+╳+╳+╳+╳+

急忙處理完手邊事情的喬休爾正獨自前往萊墨絲特的寢室前去,在路途中正好瞧見阿古道自裡頭出現,喬休爾點頭示意便繞道而去,但阿古道卻出手將他攔下,帶著一些納悶一點不滿的心情,喬休爾緩緩回首望著這位覬覦卡魯家財產已久的阿古道•索,有些淡漠的問:
「有什麼事情嗎?」
「喲~」阿古道故裝驚訝的樣子道,「看見小表妹個性就大轉變,這樣不太好吧?」嘻皮笑臉的模樣,讓喬休爾決定閉口不語趕緊離去,被他纏上絕對沒有什麼好事。
這點,早在第一次見過面就已經知曉了。
喬休爾準備掉頭離去時,阿古道再次將他攔下,不耐煩的喬休爾冷淡的回應,看見眼前之人已經漸漸有發怒的傾向,阿古道也不再繼續嬉鬧下去,老實的道出原因:
「她已經睡了,你去打擾她不太好吧?」
「然後?」喬休爾並不覺得這樣就足夠當成將他攔下的理由,挑眉回問。
「呵呵…」阿古道在心底讚嘆了幾聲,看來他沒有外表那麼平庸嘛,標準的笑面虎一隻。
維持著讓人猜不透的微笑,阿古道決定試探一下他的態度:
「你的小表妹,你明白的,她回來會有多大的麻煩,這個你要怎麼處理?把她當成高塔上的公主軟禁嗎?」這樣綁的住她嗎?其實他自己這麼問也覺得有些好笑。
「這不用你管,如果你只是想要說這些的話還是請回吧。」雖然摸不透他的用意,已經有些惱怒的喬休爾還是維持著良好的風度回應。
「關係可大了,因為方才我才和她交易。」
聽他這一番話,才將稍微慍怒的喬休爾拉回冷靜裡頭,「什麼意思?」
終於有了反應阿…阿古道在心底笑極,但臉上還是維持一貫痞痞的笑容。
「你也明白那丫頭的個性,她有可能放任那些人繼續欺壓她下去嗎?」點到為止,阿古道清楚這樣的提示他一定明瞭,就不知道他會如何下手,「你這個表哥不就是在等她回來?你要怎麼辦呢?」
語畢,阿古道便暗地裡觀察他的反應,果不其然,慌張與心痛在眼底一閃而逝,隨即又冷靜下來,阿古道不的不佩服身為卡魯三大勢力之一的他,果然名不虛傳,看他的樣子心裡應該已經有了個底。
「這些事情不用外人來插手,我自然會處理。」握緊的雙拳鬆了又緊,喬休爾當然明白萊墨絲特會有什麼動作,他比誰都還要清楚她的個性,也知曉她回來勢必又是一場風波又起,只是沒料到她那麼快就開始佈局了。
雖然,他已經擁有保護她的能力,但是要不讓任何人傷到她還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才沒有勇氣前去接她回來,僅料,一向不理這些鬥爭的長老會突然下令要將她帶回本家,礙於命令,所以他提早接她回來,不過也感謝長老們下達這項命令,不然他下次看見她的時候或許她已經死在雪地當中。
「可惜,交易已經達成,現下就看你的決定了,會是敵人、還是朋友,決定權在你。」阿古道隨意的將雙手抱於胸前,斜睨著一副保護者姿態的喬休爾,不著痕跡的將他的反應收進眼底。
「我會好好考慮。」思考的良久,喬休爾只能迴避著回答,阿古道也不勉強,只是多問了一句:
「如果,家族跟她之間,你會選擇哪一樣?」
這下連猶豫都沒有猶豫,喬休爾篤定的點頭:
「她。」
聽見他的回答阿古道滿意極了,這下子勝算大上許多。
如果他記得沒錯的話,當時萊墨絲特唯一在意的人絕對是眼前這一位,看來他重視她比她重視他還要多些,如果想要獲得全勝…
「呵呵,如果可以的話,跟你聯手我會輕鬆一點,畢竟跟另外兩群打交道可是累死人的,自然就要多花一點心思了。」阿古道暗地裡拉攏他過來當盟友,至少跟他站同一陣線好把握許多,也不用擔心會有人背後放冷箭,如果可以再順利一點,或許精明的萊墨絲特也可以因此控制於掌心。
如果他們兩個的羈絆依舊在的話。
看見放下的餌已經達到效果,阿古道也不在多做耽擱便悄聲離去,佇立於原地的喬休爾望向萊墨絲特所在的方向,像是下了什麼決定後便也轉身離去。


BACK NEXT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125-c1031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