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5.08 《千年之戀》0-1[未完]
《千年之戀》


0.

群芳落盡,百花又開。
千百年來,又千百年去。
當時間消逝變得沒有意義,那一日與一年又有何差別?
一個春秋過去,另一個雪日又來。
等待漸漸成了煎熬,於是時間變成了無意義的思念延伸。
風雪飄雨淚流過後,你是否還像當年那樣溫柔?
在封印中等候,你再度揭開暗的午後。



1.

酷熱的驕陽像是焚燒了整座沙城,滾燙的像是要將一切都燃燒殆盡。
千愁用手遮去了刺辣的陽光,火辣的感覺就像是火焰纏繞在身上一樣炙熱,但那卻是千愁多年來所熟悉的感覺。
還來不及回味眼前便出現了敵人,莫名的向她施了道術,漫天水柱噴射而來。
她只消一揮手,水柱便蒸發殆盡。
她有些無奈這群道士怎麼這麼會挑時間,盡選在她解除封印的時候。
「妖女,你竟敢破除封印!」其中一名道士怒氣沖沖的又拿起黃符往她丟來,其他道士也是有模有樣的丟了幾張。
就連那群道行高深的老禿驢都奈何不了她了,這群小蝦米她還不放在眼底。
輕嘆了一口氣,千愁隨手就把黃符用火焚燒乾淨。
「既然我都出來了,你們幾個想怎麼樣?」千愁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樣子,氣的那些道士看似想要衝上前去將她粉屍碎骨,但最後還是壓了下來。
他們沒忘記方才他們的攻擊皆無效的震撼。
「哼,我們不行不代表其他人也不行!」
「這次我們可是找了法力高強的人來。」
道士你一言我一句的叫囂,他們講不煩千愁聽了都膩了。正想打個哈欠決定走人後,那群道士終於搬出一個比較能看的傢伙出來,不過看起來好像挺心不甘情不願的。
「既然人家害就讓她走,你們到底煩不煩阿?」睡到一半被綁到這來的尉遲歲邊打哈欠邊抱怨,連走路都走的不太穩。
「大人,你要想想天下蒼生阿!妖孽出關可是會讓百姓們受苦啊!」道士連忙勸說道。
「現在路上隨便抓一個搞不好都是妖怪來著,這樣抓下去我們不就累死了?」睡眼惺忪的尉遲歲揉揉雙眼,在看到來人是個女的後,堅決地甩開巴著不放的道士們往回走。
「大人!」
尉遲歲非常堅持,很且很跩的轉過身去就準備走人。但攔住他的卻是一朵蓮焰,也虧尉遲歲動作夠快,連忙施術化解。
千愁皮笑肉不笑的回應:「妖,可不是你口中說的低等動物。」更消說是女妖了。
居然這麼瞧不起女人?這傢伙也太過自大了。
尉遲歲原本想改口說:難不成是高等?但在看到她手中一朵比一朵還來的大的火燄,還是很識相的改口:「好好好,算我怕了你,是任何『雌性』可不可以?」
千愁再笑,一朵朵的蓮焰最後變成了一顆巨大的火球,道行不夠高的道士早就跑遠了,尉遲歲雖然有那能耐能毫髮無傷的躲過,卻不能保證後面那群徒子徒孫會不會變成人乾。
笑了笑陪罪,尉遲歲很沒有尊嚴的又再度改口:「是女性、女性。」惹天惹地,就是不能夠惹到母老虎,還是法力高強的那種最承受不起。尉遲歲後悔沒為自己算算今天的運勢,他還年輕,可不想要在這裡斷送他美好的未來啊!
「哼。」千愁收起火燄,問:「為什麼會知道近日內我將會破除結界?」她記得她並沒有引起什麼怪異的現象,怎麼那麼剛好有人在這裡戍守著?
尉遲歲努力思索著是哪個笨蛋…呃,是哪個人放話這個消息的。最後他還是想不起來,隨手往後抓一個還沒逃走的來問問:
「喂,是那個混帳放出這個風聲的?」
被抓住的道士看顫顫發抖著,尉遲歲看見他是因為她的緣故而封口不語,氣忿的大吼一聲:「我叫你回話你是聽不見是不是?」
「是、是祝融的大弟子,陽、陽炎!」說完,很配合的就昏了過去,尉遲歲則是很沒有同胞愛的把他丟到一旁去。
「師兄!」居然是他?
「喔?那看來你是他的師妹了。」尉遲歲終於可以確定她的身份了。
當年祝融只收了兩個弟子,一個是陽炎,一個是千愁;在祝融與共工鬥爭數百年之後,祝融突然消失不見,而好戰的共工又去找另一群人挑戰,最後被封了起來。
其兩個弟子最後也分開來,陽炎則是繼承了祝融泰半的法力,四處破壞,所經之處火海一片;而師妹則是因為無法隨意施術而導致她所經之處一片荒涼,所以才被鎖在這個島國的沙漠之中。
最後他們都被封印起來,奇的是,封印他們的人居然是早先一步被封起來的共工,其真正的詳情早已不被人知了。
中間不知道經過幾千年的歲月,若不是他曾經看過古籍當中記載,也不可能知道這麼久以前的事情。
當然他也很難相信妖怪過了千百年後依然還是這樣年輕貌美。
「你現在應該可以隨意控制你的能力了吧?」尉遲問,「我可不想看見你走過的地方是燒焦一片。」
千愁笑了笑,信手弄來許多火燄揮向尉遲歲,在尉遲歲想要接招時馬上就消失不見。
「這下子總可以證明了吧?」
「嗯…」尉遲歲讓開一條路,很簡單的擺明我不插手這個消息。
「你不攔我?」他們蟄伏在這不就是要來捉她的嗎?怎麼這個道士好像完全沒有這個念頭的樣子?
「第一,我不跟女人打;第二,要打我也不見得打的贏你;第三,你要去跟你的師兄會面我攔你做啥?萬一你們兩個聯手把我轟飛,那我找誰哭啊?」知道她的身分後,尉遲歲很識相的不跟她鬥,跟一個千年前的妖怪鬥,根本就是拿小命來玩,他可沒那麼笨。
況且看她的樣子,十足十的缺乏好鬥心,若不是那群道士惹她的話她根本不會出手。
或許她只是想知道現下的狀況罷了,尉遲歲心想。
「呵呵…看來你跟那群老固執不太一樣。」尉遲歲的舉動讓千愁對他們終於有一點好感了。
「好說好說。」唔…怎麼有一股寒意?
尉遲歲豎起耳朵聽見了令他頭皮發麻的鈴聲,顫顫的轉頭,沒意外的瞧見了那個人的身影,嚥了嚥口水,想要連那分不安一起吞下去。
千愁則是看好戲的眼神看著尉遲歲突然僵硬的模樣,倏地,一陣令她不舒服的氣息飄來,卻不是令尉遲歲感到惡寒的同一個人。
「呵呵呵~」紫色的身影噙著笑走來,眼看他的身影愈來愈近,尉遲歲連逃走的機會都沒有。只能傻愣在原地欲哭無淚道:
「又是你這個煞星…」流年不利、流年不利!就算上個月十五他沒燒香也不該這麼倒楣啊!
「喔?」醉雨先是向千愁打了聲招呼,轉而笑咪咪的荼毒這個每每見到他就會開始哭嚎的尉遲歲。
紫華扇唰的一下打開來,輕扇了幾下,隨著手的動作搖晃了繫在腰間銀質的鐘型鈴鐺,形狀有些長扁,特殊的外型及鈴聲在尉遲歲的耳中聽來只覺得恐怖萬分。
「那些徒子徒孫隨你玩,好了,本山人現在有事情要辦,不必挽留,不送!」尉遲歲避開醉雨那雙妖惑紫的雙眼,準備拔腿就跑時馬上又被捉了回來。
「那怎麼可以呢,呵呵~難道那些俗事會比聊天還來的重要嗎,嗯?」語音微微上揚,尉遲歲明白那絕對是威脅,是威脅啊!」
「不不不,不重要不重要。」尉遲歲急忙搖頭,在見到醉雨那張顛倒眾生的臉後連忙轉過頭去摀住每次見到他都會流出的鼻血…
禍水、禍水!一個大男人長的那麼漂亮做什麼?尉遲歲在心中大喊,眼角一瞥,又看見他的臉,鼻血又是不停的流下…
丟、丟臉死了!我的尊嚴啊……
「你們慢慢聊唷。」醉雨見著覺得好笑,呵呵笑了幾聲把尉遲歲領到一旁,體貼的讓撫瑟去應付解放的炎女。
「你是誰?」千愁只覺得不舒服,但那雙溫柔的灰色雙眸卻把一切不安都沖淡了。
不想體驗這樣的怪異,千愁退了退幾步。
「封印你及你師兄的人的徒弟。」撫瑟講的很簡要,不過語句有些怪異。
「共工的徒弟!」沒想到還有他的傳人在這個世上。
「我是被拐去的…」想起那個老傢伙,撫瑟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就是因為那個武痴害他要收拾他千百年來的爛攤子,當初他收徒弟絕對是為了要幫他收善尾,那個老傢伙…
「喔。」千愁突然有點同情起他來了,印象中共工並不是什麼盡責的師父。真、真是辛苦他了…
「那你是繼續將我封印起來嗎?」千愁問,純粹是看不出他有何目的隨口一問。
「不。」撫瑟搖搖頭,又是嘆了嘆口氣,活脫脫就像是個老人一樣,「我要帶你走,免得讓你的師兄找到你。」
「為什麼?」千愁吃驚,她的四周突然起了一陣狂熱的暴風。
「天啊…這風可以燒死人了。」無辜被波及的尉遲歲小聲嘀咕著,還不忘在自己眼前搭起一道結界,至於醉雨,正舒舒服服的站在尉遲歲身後拿他擋風了。
撫瑟拍去身上的沙子,無奈道:
「因為他想要殺了你。」



NEXT


FIR的千年之戀小說版
希望我沒有寫成惡搞才好...[默]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129-0994de4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