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5.11 [刀魂]《秋瑟》
《秋瑟》


那一年秋天,海棠開的很美。

原以為已經沒有資格再向未來討來一頓安頓,此時的安寧,簡直是奢侈。
戰爭的紛擾掩蓋的大地,不得安寧,烽火頻繁,家家戶戶逃難避禍而奔走四方。

大街,寂靜的宛若洗城過後的殘忍。

踩著木屐喀嚓喀嚓的走在橋上,往那清河一看,清流動的溪水在眼中竟成一條血河。

果是造孽太多。

手中所握的刀劍,已經殺死了太多人,雖說是保衛家民,但是,他卻是踩遍所有人的屍體走來。
殺一人而救百人?他有保護到誰嗎?

同僚依舊隨著刀光消縱而逝,嘆息尚未出口悲哀就已經先到心頭,那年談的風花雪月早已斷絕,阿...那一杯酒尚未溫好人便先走。
連再見,都還未到口,氣已先滅了。

「如果,你還有時間緬懷過去,不如先把握現在吧。」
體貼的將溫暖的外衣披在他的身上,他們早已禁不起再次的生死離合。
「謝謝。」

並肩而立,一對倒影在河中搖曳著,晃樣的模糊勾不到對方的手。
秋風來的太早,離別的氣息悄悄的蔓延在他們週遭,這樣的暇,還能擁有多久?

「別想太多了,事情終會結束。」
像是看穿他的心事,他的聲音,依然是沉穩中帶有溫柔,一種剛毅的堅忍。
「只是,我們能撐到那個時候嗎?」
「只要好好活著,那一刻,便在自己心頭。」
「你還是一樣說話帶有一種韻味呢,寫俳句的影響?」他輕笑,難得的看他稍稍臉紅了些。
「才沒那回事。」

拂過的秋風,帶著一絲燃燒的氣息,屬於秋天的蕭瑟,離別的悲悸。

「咳咳…」
「又咳嗽,這種天氣小心風寒啊!病情又加了嗎?」
「沒事,只是突然嗆到而以。」
「咳血了還說沒事,趕快回去函館吧。」
「別靠近,如果被傳染可不好了。」
「這樣的身體,能夠撐回去嗎?」
「可別小看我沖田總司,多少人是因為輕視而死於我的劍下你比誰都清楚。」

他年紀輕,可不代表他的劍術宛若他的年齡青澀。
相反的,他握劍的時間或許比組中劍士來的多也說不定,劍技見高下。

他沒有回話,只是將披在他身上的外衣又拉緊了些。
「回去喝點薑茶,不要讓我再看見你咳血了。」
「是,副長。」

維持著一前一後的順序走著,像是在警戒什麼,卻在看見他的背影時心情莫名的放鬆下來,似乎喉間也不怎麼疼痛難熬了。

「總司,新選組需要你,所以你不能這麼早就死。」
「土方副長…你也一樣。」
「難為你了。」
「不…」

或許可以冠冕堂皇的說出是為了國民,為了新選組。
但,為了他而效命或許才是真的,他發誓他會死心蹋地的跟隨他的左右。
所以,他不能死。

「我會活下去的。」
他回過頭來,但卻沒有將視線停留在他身上。
「我們都會活下去的,無論,你或我都一樣。」

或許是秋風太過冷冽,或許是秋風的味道太過憂愁,他的話,帶著濃濃的悲哀。
他清楚,未來的局勢將會邁向一個不知道的未來,或許會巔覆現在的一切,但是為了現在,即使要死也在所不惜。
他們,只是一群為現在而活的人。
所以,只要活下去就好了。

「是阿…」

看著那一排的海棠紅遍整街,原在眼中是一幅美如畫的情景,望著自己手中方咳出的血,一種悲哀的嘆息搖曳在空中。

「我們都會活下去的。」

或許是癡人說夢,或許是癡心妄想,但是他們,只能繼續走下去,因為歷史不可能再回頭走過。

掌心的血,就像海棠的顏色,紅的很美。








更久更久前的文章了...默
得知總司的死之後...唉。(合掌默哀ing)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132-e249e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