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5.14 《千年之戀》2
2.

一行人,包括被捉著走的尉遲歲四人來到了城中的客棧。
一路上唉聲歎氣的尉遲歲不但要囊括跑腿的職責,還有帶路的工作。等到他坐下來休息的時候,其他三人早就吃飽喝足準備要上路了。
而四周的人壓根兒忘記要闔眼閉上嘴巴,直盯著三人異於常人的美貌看,但他們似乎也習慣了這樣的注視,無法忍受的只有累的半死的尉遲歲。
「你、你們…」咕嚕嚕的灌下一大口茶,尉遲歲看著要他去打聽的撫瑟抱怨道,「你們也太殘忍了…居然要我去幫你們打聽那個妖怪的事情?那不是你們自己的家務事嗎!」跟他無關就算了,還使喚的理所當然,各各看他好欺負啊!
但老實說起來,他或許是全部人當中等級最低的…唉。
「因為沒人比你更熟人間。」撫瑟淡淡道,一點愧疚的意思都沒有。
「別看我,我剛出關你也知道的。」千愁更是無辜,攤攤手表示無奈。
尉遲歲看向最後一人,醉雨不過是笑了笑他馬上就轉過頭去,熟練地拿起手巾摀在鼻子上。「算了算了…」
「呵呵,歲可是人間最有名的道師不是嗎?這種事情當然要你出馬才會有所收穫啊。」醉雨笑咪咪的替尉遅歲倒了一杯茶道。
「那也是他們妖怪的事…隨便抓一個妖怪來問問就知道了啊!」不可看不可看,看了傷身又傷心,尉遲歲在心底默念著,續道:「她就算了,撫瑟不可能不知道吧?」
千愁看向撫瑟,卻也是懷疑他的動機。
「是沒錯。」撫瑟緩緩放下茶杯,「不過從你口中說出來比較有說服力一點。」
「就因為這樣?」尉遲歲低吼,瞪向撫瑟道,「那就叫我傳話就好了,幹嘛還要我去查?」
「因為我不清楚這件消息你們能知道多少。」撫瑟輕嘆了一口氣道,「陽炎可不是普通的妖怪,他出手實力大概跟當年祝融出手有得比,或者更恐怖一些。」希望那些無知的人類可別對他出手,免得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的確…大師兄的功力比我高上許多,既然我都可以輕易打敗你們了,更何況是師兄。」記憶中,大師兄的脾氣向來只有師父才壓的住,現在師父不見了,師兄肯定像匹脫韁的野馬怎麼也管不住。
「喂喂,不見得包括我吧?」尉遲歲指指自己不太的道,「沒認真打起來勝負很難說吧。」這麼瞧扁他?跑腿的也是有尊嚴的啊!
「是你說不跟女人打的。」千愁拿他曾說的話堵他,就連沒事的醉雨也點點頭摻一腳,「贏過女人也是勝之不武,這可是歲你自己說的唷!」醉雨眨眨眼,笑臉盈盈的幫腔。
尉遲歲為之氣極,但在醉雨遞上手巾時他才發現他又流鼻血了……該死!
「那師兄為什麼要殺我?」千愁又問,撫瑟沒有回答只是多倒了一杯茶給她,但馬上就被她拒絕了。
「不了,我不喜歡跟水有關的東西。」千愁敬謝不敏,連忙把茶又推了回去。「你還沒告訴我,為什麼師兄要殺我?」
撫瑟挑了挑眉,「一定要現在回答?」千愁點點頭,撫瑟思忖了半晌,還是搖搖頭。
「不,現在還不能告訴你。」說完,又喝了口茶。標準的有說跟沒說一樣。
「為什麼?」千愁聲量微微上揚,引來了週遭的注意,醉雨對著一直在注意他們而現在終於有機會正大光明看向他們的人笑了笑,隨即那群人就臉紅的轉過頭去。
一旁看著的尉遲歲直呼:禍水、禍水。
「陽炎是我的師兄,為什麼不能讓我知道?」千愁有些慍怒,掌心隱隱傳來陣陣熱氣,連帶把桌上的一壺水滾沸起來。「難道要等到我被師兄殺了才可以知道真相?」
撫瑟不接話,尉遲歲想插口也無從說起,反倒是愛作壁上觀的醉雨開了口:
「千愁姑娘,你先別急。」醉雨安撫道,拉著千愁遠離撫瑟一些,「事實上,這個消息原本是下令封鎖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消息洩漏出去。」醉雨看向尉遲歲,示意要他把消息告訴她。
「我剛剛聽到的消息是陽炎解開封印後就消失不見蹤影,只知道當年封印他的那個地方地上留下了:『祝融之徒,誅殺同門;近期之內,破界而出。』由此我們才知道你近期內會解開封印的事情,以及你師兄可能會來殺你的消息。」尉遲歲把剛到手的消息說了出來,要知道,要收集到最初的情報可是難上加難啊!
「不是可能,是一定。」撫瑟補充道。
「為什麼?」千愁呢喃道,不能置信自己的師兄想要殺了自己的消息。
「在知道為什麼之前,何不先想想未來?」醉雨柔柔笑道,撫瑟接續:
「在這段時間內,你最好先熟悉一下人間。」撫瑟嘆道,「多少年了,你還記得什麼?」
千愁默然不語, 低頭望向未曾動過的茶杯,就連茶香,都不再是當年的滋味了。
人事已非,撫瑟淺淺的嘆息終於讓此刻的千愁體會到什麼是沉重的感嘆,對曾經繁華的夢都成了過去。
千愁慢慢閉上眼吐了口氣,想要將那些不快全都吐出,但最後仍是化為一聲嘆息。
「我要跟你走,在我知道一切真相之前,你有責任把所有事情都告訴我。」既然這樣,那眼前看似唯一一個知道所有事情的人,包括她被封印時那段恩怨,唯有跟著他,才有可能知道師父離開他們後的下落,以及師兄為什麼要殺他的原因。
「這個包袱,老早老早就被指派下來了…」
撫瑟還是無奈的回話,沉重的感覺連尉遲歲都感受的到,一顆心也隨之暗淡下來。
只有噙笑的醉雨依然保持著一貫的從容,悠悠的看向外頭。
「雖說是包袱,但也沒有想像中的糟吧。」醉雨細語,拿著紫華扇搖啊搖著,氣定神的彷彿洞曉一切的肯定。
「未來的路可長的呢。」


(待續)




BACK NEXT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134-e5c82bd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