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6.05 [GB惡稿]《國王v.s女王》1-4
《國王V.S女王》

1.

廣大的空原有一個小國。
卻吞蝕了方圓百里的國家,裡面的國王不願意收下他們的領土及主權,只是很單純的喜歡掠奪罷了。
書記官每日盡責的紀錄國王地一舉一動,秉筆直書的個性讓人直呼吃不消,但這卻是書記官最惡劣的個性。
國王也沒有指責,他的所作所為只是為了排解無趣罷了。
這個惡趣味也讓所有大臣趕到頭痛無比,想要以國庫空虛來打消國王的念頭,但書記官只是涼涼的說句:

「跟境內的小國收點稅就好了嘛!」拿著鏡子大玩偷窺遊戲的鏡如是説到。
「莫非國王的臣子們如此辦事不力?」赤屍擦著自己的愛刀淡淡問道。

無奈的大臣們搖搖頭,但威迫於國王那雙猩紅色的冷瞪之下只能摸摸鼻子辦事去。


----------


廣大的地丘有一個小國。
卻擁有廣大的森林資源,裡面的女王懶的打仗結果領土愈變愈小,惹得屬下們擔憂不已,深怕一個不小心就這樣亡國了。
女王的小公主…屬下們這樣稱呼,出們遊蕩的時候就因為撿到了一隻不明生物而導致國庫空虛,眼看即將面臨吃垮的拮据窘境,女王的女兒,也就是公主被女王招了過去。

「乖兒子啊,把黏在你背後的那個軟體生物扔了吧,不然你就要被捉去和親了。」戴爾‧凱薩,也就是女王懶洋洋的靠在御史官──波兒身上,懶洋洋的下達命令。
「臭老爸,這是我第一次這樣贊同你說的!」蠻點頭附和,在後方的軟體生物即將哭喊的同時一顆有毒的蘋果正巧塞入他的嘴巴,三秒後馬上就安靜下來。
「還有,叫你的御史官別把我寫成公主,本大爺分明就是男的!」
「哎,國家向來都以女王為主,上任女王因為難產而沒生下女孩也不能怪我啊!」戴爾很無辜的回話,「況且這麼久的傳統也不能因為我們這兩屆例外就更改啊!」
「臭老爸,依你的個性會這樣乖乖聽話?」蠻一臉狐疑的看著劣根性跟他相差無幾的老爸問道。
「反抗無效。」戴爾嘆口氣,這何嘗是他所願?他抗爭了十幾年就是沒半個人聽他的話,還多了三騎士在他身旁。
不過這還好,兒子這硬脾氣結果招來了七個,比起他來還不算太可憐。
「哼,難怪我們的領土會愈來愈小。」蠻一臉不屑看著自身老爸給勞碌命御史官服侍的模樣。
「此言差矣。」戴爾搖搖食指,示意要波兒把某樣東西拿出來。
「你看這是什麼東西?」
蠻見狀一愣:「地下錢莊的借據!」
「就給波兒解釋吧。」戴爾把擔子丟給波兒,自顧自的挑起刑具來整那個還死在他寶貝兒子身上的軟體動物的玩具。
「咳咳,是這樣的,由於打仗太過傷民勞財,我們的女王陛下便決定來玩地下遊戲,經過幾年來的努力,欠我國債務的國家已多達整個大陸的半數…」
「停,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什麼國庫還是空的?」蠻聽出的不對勁,出聲喊停。
「因為那些國家的國王賭太大了,沒錢還,就這麼簡單。」戴爾插口道,「你現在用的民生物資都來自他國,算是利息,不然靠那麼一點錢哪夠我們國家的開銷啊!」
「也因此你的父皇有了『暗之王』的封號。」波兒道,正在煩惱該不該把這段歷史加入史書當中。
蠻聽著卻是皺緊了眉頭,「等等,我剛剛是不是看見有一張是那個戰爭狂的賭據?」
波兒和戴爾聽見則是相看哈哈乾笑個幾聲,卻聽的蠻寒毛豎起。
「你眼花了。」
「怎麼可能…本大爺的視力可是2.0絕對沒問題的啊!」
「你眼鏡反光看錯了。」
「是嗎…」看到波兒也這樣肯定,蠻是有點懷疑了。
「對。」波兒再度點點頭。
「不要質疑你老爹我,小孩子還是滾出去玩吧!」
戴爾二話不說把蠻給趕了出去,還不忘把軟體動物一同丟了出去關上大門。
蠻摸了摸下巴思忖,最後肯定道。
「肯定有鬼。」


「還好還好,沒給那小鬼看見…」戴爾喘了喘口氣感嘆道。
「那你當初就別賭就好了,唉。」要是讓他知道,不把王國給拆了才有鬼。
「那怎麼行!」戴爾小聲抱怨,「要是賭贏了,赤屍那傢伙的領土可都歸我所有啊!」
「賭輸了你的寶貝兒子可是要嫁過去啊!」
「呵呵,不管贏或輸,最大的贏家都是我。」贏了,他有領土;輸了,也會變做親家,怎麼樣都划算。
「唉…」蠻,你自己多保重。
「別管這麼多了,波兒你猜,會是赤屍先愛上我兒子還是我兒子先陷入愛河?」
「女王陛下…還是先處理政務吧……」波兒無奈道。


----------


2.


被趕出來的蠻隨意逛著,逛到離開了森林都還不知道。
沿路趕走了許多狼爪,在貼身護衛──他簡稱叫做管家婆(公)的夏彥衝上來問他要去哪裡的時候他也只是抓了身後那個軟體動物要他處理。
他可以想像今天的晚飯中可能會多出一道菜了,如果夏彥的手腳夠快的話。

「啊~好無聊啊!想打獵卻沒有東西可以打!」
打從他不幸撿到這個軟體動物──到現在他還沒有名字,之後開始起,只要他經過的地方都沒有任何動物只有狼爪,氣的他用蛇咬把他給打扁,但事後馬上就恢復回狀黏到身上來了。
蠻撇撇嘴,把事先準備好的行囊甩到背後。他下了一個決定,要走出這個無趣的森林。

「好!就以那個戰爭狂的國家為目標!」他倒要看看那個戰爭狂長的何生模樣,居然可以吞下那麼多國家。
才這樣想著,來到地丘與空原的交界處,也就是幽河,就看到大批人馬站在河的對岸,一臉好奇的看著他。
想當然爾,最討厭他人用打量的眼光看他的蠻馬上就吼回去:
「看什麼看啊?是沒看過人唷!」
「嗯…」為首的那個人摸了摸下巴,煞有其事的思考道:「人是有看過,但卻沒有看過從地丘裡出來的人過。」
「那是你這人太孤陋寡聞才會沒見過。」蠻一臉瞧不起人的模樣諷刺道。
「是、是。」那個人也不怎麼生氣,只是一逕的點頭,「那就請你陪我走一趟吧。」
「啥?」
「赤原國的國王很早就想要見你一面,只是沒有想到這麼湊巧就看見你了。」男子講著講著,渡過河把蠻給捉了過來,也沒有經過他的同意,只是維持一貫溫和的笑顏道,「事實上呢,我也很想見你一面,我是香園的公爵,工藤邪馬人,現在正要去赤原國一趟呢。」
「等、等等,你怎麼會知道我要去那裡?還有,你知道我是誰?」香園的公爵…等等,香園也只有一個公爵,也就是女皇卑彌乎的哥哥…這個笑咪咪的傢伙是公爵?!!
「你剛剛大喊要去戰爭狂的國家不是嗎?」邪馬人笑道,隨手把他引到馬車裡頭,「整個空原上也不過一個戰爭狂不是?」
「是沒錯啦…」蠻應道,渾然不覺自己已經上了賊船…不對,是賊車…
邪馬人笑盈盈的關上馬車門,在上車前還不忘派鴿子去通知闇之都的女王他的寶貝公主在他手上。
至於他怎麼會知道小公主長怎樣…
原因很簡單。

「全空原上欠女王債務的人都看過他的寶貝公主是闇之都與赤原國打賭的賭注啊!」

邪馬人手抵著下巴,正考慮要不要也進來攪這個局…

「這種賭注…好像也挺值得的呢。」邪馬人笑道。


----------


赤原國,國王的房間內。
鏡搬來好大一面魔鏡,直接與闇之都的女王交談。對話到中途就看見女王那頭飛來了一隻鴿子,女王看了看之後有趣的笑了笑,向著鏡道:

『看來我的寶貝公主正要到你們那去呢。』戴爾指使波兒剝去葡萄皮,一派悠的道。
「喔?」看來可以省去迎接的過程了。
『不過…有人隨行呢。』真可惜,不能親到現場去看看。
「公主有人保護是正常的,何必太過驚訝?」他身旁就有七個護衛了,尤其是為首的夏彥,簡直是寸步不離。
『即使那個人是你愛人的哥哥?』戴爾端睨他的表情,沒意外看見鏡一閃而逝的錯愕,『呵呵~小心突生變局唷!還有,看你的表情似乎也在看好戲啊。』比起隔岸觀火,眼前這個公關男(不愧是父子,連稱呼都相同)更愛看好戲咧。
然,為什麼香園可以逃過一劫?也不過是眼前這位赤原國的書記官跟國王威脅不准攻打佔領罷了;再者,女皇的哥哥可是空原上最有名的外交官,諒他們也不能多做手腳。
「呵呵,你說笑了,你不也一樣?」鏡禮尚往來的回應。眼角一瞥,似乎看見那張平靜無波的臉上多了分有趣,鏡明白他們的國王提起的興致,但也開始不耐煩了。
「他們什麼時候會到?」
『那…就要看那位公爵的意思了,不好意思,御史官要我別多聊了,那就找時間再聊了。』
「嗯,女王再見。」


鏡轉過頭來,桌上的鐘表出現在不過是下午兩點,希望他們可以在傍晚前到…否則那群吵死人的大臣可能要重新裝潢王宮了。
「鏡…我的王妃何時會到?」冷冷的語氣,與平日冷淡的聲音更加冰寒不止,就連鏡聽了也寒了一下。
「陛下…你可以試著傳喚大軍去把他帶回。」
「嗯哼。」
「…還是親自去迎接?」
「…」
「或者…」
「鏡,考慮看看要不要把香園直接送上來,省的我費心。」
「…」鏡不想要開口了,既然想要的話直接承認輸了賭約就可以直接報得美人歸了嘛,何必還要執著那麼一點領土。
反正他想要的話,勾勾手指那群人就會奉上來了,何必這麼麻煩。
從頭到尾,簡單一句話形容他們的國王就是:

一見鍾情。


「陛下,香園的公爵:邪馬人公爵方才捎信通知,傍晚前將會將闇之都的公主帶到府上。」
一名僕人恭敬的帶到命令後,赤屍才露出平日得到樂趣時的微笑。
「退下吧。」
一旁看著的鏡鬆了口氣,好險邪馬人還沒忘記這個國王的耐性,早一步來通知了。


----------


3.


轟隆隆…
巨大的爆炸聲響引來了許多人,但到達的人們卻聽見比爆炸聲更為強烈的怒吼聲:
「什麼?你說公主擅自跑出去了?」一邊料理不明軟體動物的夏彥聽見消息後,因為不小心撞到頭頂的櫃子導致魔藥撒入湯內而引起巨大的爆炸聲響,就連軟體動物已經不知去向他也沒有注意到。
「是的…哥哥……」被派出來當砲灰的時貞很不情願的回答,耳朵都快被震聾了。
「我不是叫你們看好他,怎麼還會讓他跑了?」夏彥持續很沒形象的吼道,安靜待在旁邊的緋影聽見,無奈的搖搖頭走上前去幫他的手足解危:
「夏彥…這也不能怪時貞,公主的鬼靈精你比誰都還要清楚不是嗎?」若不是這樣的話,他也不會把那個軟體動物丟給他處理了。
「那他跑哪去了?」被樁潑了一桶冷水而冷靜下來的夏彥問道。
在場的男子沒有半個人回答,反倒是姍姍來遲的奇羅羅一臉笑咪咪的回答:
「我知道唷!」
「說!」
「不可說~不可說,這可是從女王那得到的第一手消息呢。」
看見她的態度,深諳她惡劣不輸女王的個性的夏彥簡單明瞭的開出條件:
「你要什麼?」
「呵呵~」奇羅羅擺明是在考驗自家哥哥的耐性。
「快說。」快沒有耐性的夏彥聲音已經是從齒縫中迸出來的了。
「奇羅羅,你就別再鬥你哥哥了。」緋影無奈道,時貞老早就跟雪彥一起跑了。
「咳咳…」奇羅羅清清嗓子,看了看夏彥已經鐵青的臉,「不多不少,下次你跟公主去洗澡的時候我也要去!」
「不行!!!」夏彥大吼。
早已有預料到不是什麼好答案的緋影早先一步摀起耳朵,奇羅羅則是被吼聲震的好幾步遠。
「兇什麼兇嘛…不過是洗個澡而已。」哥哥真是卑鄙,自己一個人霸佔公主不放。
「男女授授不親!」夏彥堅持道。
「男男才授授不親好不好…」奇羅羅小聲嘀咕了一句,在看見老哥的怒瞪後連忙改口。
「那~」奇羅羅的眼珠子賊溜溜的轉了一圈,「下次更衣換我來怎麼樣?這總可以了吧!」
夏彥皺了皺雙眉,考慮這其中有沒有什麼危險性之後,點了點頭,「嗯。」
「成交。」奇羅羅與夏彥擊掌算成交,爽快的報上答案:「公主正要前往赤原國的途中,大概傍晚就會到了。」
嘿嘿,笨哥哥,要是讓我更衣的話你以為只有你一個人可以霸佔公主不放嗎?!到時候要清理蒼蠅可就累死你了唷~
奇羅羅暗自笑道,小心翼翼的不讓自己的哥哥發現。
「行李我已經幫你打理好了,女王給的通行證在這,哥哥你一路順風啊~」奇羅羅早就預謀好了,不慌不忙的把通行證給他,夏彥接著馬上就飛奔出去。
瞬間,夏彥就不見蹤影了,望著飛起的塵煙奇羅羅只能再度感嘆:
「遇到公主,哥哥的所有潛能都被開發啊…」
「愛情的力量真是偉大。」緋影落語。


----------


傍晚。
邪馬人還是依照約定把公主帶到赤原國的王宮內。
途中你來我往的對談即使下了馬車還是一樣延續,感覺到了四周的傳來的視線,蠻挑高了眉回了句:
「莫非赤原國的人們不懂得要尊重他國的貴客?」
貴客貴客…人們心想,再不好好享受現在的自由很快你就變成赤原國的王妃了!
想到這,所有人只覺得還多的是機會可以看看這個從闇之都來的公主,便收回了打量的視線,只是偷瞄著還是不勝其數就是了。
「蠻,見到國王可不能在這樣無禮下去。」
「無禮?」蠻狂妄的笑道,「我貴為一國王儲難道還要恭敬是嗎?」雖然是這樣說,但他絕不承認他是個公主來著!
要也是王子,為什麼他那個笨老爹當年就不多再努力一點爭取男人的尊嚴啊!
真是沒用,一定是那個御史官寵壞老爹了!


「哈啾──」遠在天邊的戴爾突然打了個噴嚏。
「受風寒了?」正在泡咖啡了波兒詢問。
「不可能,本王的寢宮內到處都是空調,晚上還有人工暖爐…」戴爾看向波兒詭異的笑著,「肯定是我那個笨兒子在罵我!」可別小看他的直覺,既然他覺得是大概真相也離事實不遠了。
「波兒你好了沒啊?人老了手腳也都變慢了?泡個咖啡也要這麼久…」
「是、是、是,女王您永遠年輕,喏,您的咖啡,小心燙。」唉,他就是拿他沒輒。
「謝了。」


過沒多久,國王與書記官就來到大廳來。
一見到公主,國王馬上就迎了上去,書記官也緊接在後,還不忘示意要清場。
但,就在國王要執起公主的手輕吻的同時,纖細的手指卻捉住了國王的領口,在場的人莫不吃驚瞪大了雙眼。膽敢對國王無禮的,十個有七個都被亂刀砍死,二個自殺,最後一個是被國王嚇死的。
眼前的那個人不但沒死,還大膽的向國王問話起來:
「赤原國國王?」沒有傳言中那樣可怕嘛!只不過是帥了點、高了點、冷了點。不過怎麼看都是本大爺最完美啦!
「絕無僅有。」赤屍笑笑回應,同時也仔細的打量他未來的皇后。
美貌滿分,勇氣滿分,身手滿分(他可不收手無搏雞的皇后,麻煩)。
簡單來說,就是太對他胃口了。
站在旁邊看的,除了嚇呆昏倒口吐白沫的人以外,還算清醒站著的也只有書記官跟那名公爵了。
見這幅景象,未來赤原國王宮肯定每天都有好戲上演。
「你看夠了嗎?我想我們會有一輩子可以這樣對看的。」雖然被美人這樣看著事件很享受的事情,不過以這種姿勢…嗯,看來他得好好調教一下這位小公主了。
「一輩子?」誰要跟他看一輩子啊?
「你的父親沒有跟你說?」赤屍看了看身旁連忙搖頭的鏡,看來這件事情全天下都知道了,唯獨這個當事人不知道而已。
「說什麼?」果然不對勁!一種稱做不詳的預感的感覺緩緩從心底浮現。
早知道他應該先去問問瑪麗亞老太婆今天運勢如何了!


遠方的瑪麗亞…
「哈啾──那個死小鬼不會又叫我老太婆了吧!」難道他不知道,只要他說誰壞話,那個人都會突然打起噴嚏來嗎!


「闇之都小公主啊…」邪馬人走到蠻的身邊,面對赤屍傳來的殺氣渾然不覺,執起蠻的右手,輕輕落下一吻:
「女王可是將你當成賭注的禮物呢。」


一句話落下,天打雷劈。


渾身纏繞蛇影的小公主瞬間就將精美的王宮炸的粉碎。
眼睜睜用雙眼記錄這一切的書記官只有陣陣感嘆:


「看來我們未來的皇后可是比國王還來的暴力啊…」


----------


4.


時間快速撕走了日曆一個多月。
距離上次裝潢王宮也不過是幾天前的事情,隨著小公主的來到,整個王宮的氣氛陰晴不定。
如果香園的公爵來到,臣子們清楚要開始動工整修王宮;如果是書記官來到,哀怨的國王可能要獨坐在窗口一整個下午,因為公主殿下會泡在圖書館一整日;如果只有國王,那就是悲喜各半。
若公主心情好,他們只要準備晚飯就好,如果公主心情不好,就不只是整修王宮這麼簡單了。
倒楣一點還要假藉出征避難去,等到王宮內的風暴稍微平息下來在回來。
順帶一提,公主的貼身護衛也來到了王宮中,據說公主的所有一切,包括吃、住、育樂、還有服裝儀容大小瑣事都有他包辦,這點讓國王非常非常不滿,他們還曾經為了這件事情吵了好幾天,最後還是在公主的蛇咬之下才安靜下來。
聽書記官說,那個貼身護衛每日都會與公主共浴,無意中讓國王聽見這事情後,浴室整修了好多次,而且蓋的一次比一次還大。
還有還有,根據最新消息顯示,關於這場賭注的獎金愈來愈高,而且還多了兩個競爭對手出現,不過闇之都的女王曾經透漏,好像還有一個不知名的人物最近可能會出現…
為了這個,赤原國的巡警愈來愈多,凡是看見可疑人物都會被捉去審問室詢問個幾下,好運的話或許可以直的出來,倒楣的話…

「給我扔出國境外。」赤屍冷冷下達命令。
若不是公主下令不准殺人,這人早就被砍成碎片了。
認真說起來,赤原國的國境也快到達空原的一半左右了吧…丟出國境外,大概沒什麼機會回來了。

但,如果有幸(?)跑到地丘去尋求庇護的話…
「先繳上人頭保證金,還有入境的稅收,以後你每待在這裡一天就必須為我國做出相對貢獻,否則就滾人。」女王戴爾如是說道。


眼看現下,完全已經摸熟那群人舉動的書記官遠離的暴風圈,深諳他這個舉動的大臣莫不乖乖效仿,連忙退的老遠,還不忘通報工匠們在過幾個小時後前來。

「哼哼…」國王冷哼,這是第一百六十八次與騎士對決。
「不要以為你是國王就可以亂來!」騎士放話道,一百六十八次對決,八十三次公主獲勝,這次他一定會贏!
「鏡,把帳記下,然後把那群觀戰的人頭記下,以秒計費,記得把錢匯入我的帳戶。」司空見慣的蠻坐在大臣們特製的王位上涼涼道。
「不怕女王抽稅?」鏡問道,他每天可都是與女王促膝長談一整晚啊,雖然這個舉動惹得對方的御史官十分不滿。


[「白天女王要處理公務(?),夜晚也該把女王還我了吧?!」御史官如此抱怨道。]


「他有機會再說,還有,打完後跟夏彥說我今天要吃滿漢全席要他早點準備,跟赤屍講我今天下午要去看書,晚飯才會回來。」
「那公爵呢?」
「他在?」聽見他,蠻的眼睛都亮起來了。
「約過十分鐘就會出現了…」
「那我先走了。」揮揮手,蠻馬上就衝了出去。
看著公主等不及的模樣,鏡只能為場中還在廝殺了兩人默哀。


「赤原曆XX年X月X日,國王與公主的騎士再度起了第一百六十八次廝殺,獲勝者:香園國公爵…」


----------


話說得知自己的兄長看上了某國的公主…
女皇,也就是唯一在赤原國方原百里內沒有被掃蕩的香園國女皇:卑彌乎一臉不可置信的驚呼:
「老哥,你瘋了嗎?!地丘里的闇之都女王可是吞錢不吐骨頭的暗女王啊!」此時的女皇非常沒有形象的從椅子上跳起來大吼。
摀起耳朵還是可以聽見妹妹大吼的邪馬人只是挑挑眉解釋:
「那不代表公主也是一樣啊!」
「分明就一樣!你沒看到他上次贏我錢的時候還跟我討利息!」想到那次見面卑彌乎就滿肚子火,他也太摳了吧!
「嗯?」聽見關鍵字的邪馬人語音微微上揚,「你見過他?」居然沒有跟他說,看來他太久沒有教訓一下自家小妹了。
「呃──」不好,被發現了。
「你偷溜出去?」身為空原第一外交官的公爵繼續逼問。
「哥哥,事情這樣的…嘿、嘿嘿,你別生氣嘛!」慘了,笑的愈來愈溫柔的哥哥比那個變態公關男還要恐怖,哥哥你別笑了啊!
「我哪有生氣呢?只是妹妹,你也太不懂得自身安全了,你現在可是身為一國女皇阿,怎麼可以這麼沒有形象的大吼呢?況且,如果那天你與小蠻賭注輸了他要求你更過分的代價呢?只是要點利息已經算很幸運了,如果是遇上那位白衣的書記官,你現在可能已經變成了赤原國的一份子不是?所以說呢…」
夠了哥哥我知道錯了請你不要再繼續唸下去了啦…
受不了自己哥哥的嘮叨的卑彌乎雙手摀頭還是止不了頭痛。「STOP!哥哥我知道錯了…」好不容易擠出這句話的卑彌乎已經倒在自己的王位上了。
「真的?」邪馬人笑問。
「真的真的。」卑彌乎只差沒有舉起手來發誓。
「那好,卑彌乎你記著…」
只要你趕快唸完什麼都好…卑彌乎暗自祈禱著。
「只要我追到那個小公主,你不就可以趁機報復了嗎?他天天都在你面前何仇找不到時間可以整他?」只不過前提是,你有機會整到他…
「說的也是!」她怎麼沒有想到這個!只要哥哥制服他就好了嘛!
「那你還反對哥哥去找小公主嗎?」
「不會不會,哥哥你快去吧!萬一我大嫂被追跑了你就不用回家了!」卑彌乎一改往態,連把自家哥哥趕出門。

所以說,空原上第一外交官一張嘴就可以說死天下人了…




NEXT



發瘋跟小撒開始狂寫文起來...怎麼我一上來就是寫文的份= =我線...
架空,走搞笑路線。
會不會有後文不知...事實是這是晴空的花語文來著。[但我根本沒有按照花語來寫,線死]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138-73f876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