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6.05 [GB惡稿]《國王v.s女王》5-6(完)
《國王v.s女王》


5.


史上擴張領土最廣大的國王。
闇之都最忠心耿耿騎士兼保母。
空原第一外交官的公爵。
這三個人,對上之後每天都可以見到幾乎媲擬小型世界大戰的戰爭在赤原國的王宮。
也虧赤原國有廣大的領土(雖然國王懶的理,但大家也都認了。)收入的稅收還夠整頓王宮就是。

但此時,這種情況卻有了一點點的小變化…
其原因出在公主的一句話:

「每天看你們打看到我都累了,換個人上來好不好?」

結果,當天晚上書記官跟女王報告這件事情之後,女王二話不說替他的寶貝公主出了個餿主意。


『傳令下去,如果打的過赤原國國王、煮飯煮的贏闇之都的騎士(事實上是保母)、說的過香園國的公爵者,就可以獲得追求闇之都公主的追求權,附帶債務全免!』


衝著最後一句,債務累累的國家們無不使出渾身解數也要打贏他們三個,否則那些債的利息就足夠讓他們葬送國家前程了。
而此時的狀況就是,每天都有絡繹不絕的挑戰者每天輪流把那三人累個半死,能夠舒服坐著休息的,也只有書記官跟公主了。



不怕死的挑戰者第二百七十三號:不動琢磨,性別:男;職業:強盜;嗜好:綁走美人。
書記官對公主報告的同時,挑戰者還不爬死的落下狠話:
「美人!你是我的。」一臉猙獰噁心俗氣的模樣,惹得公主十分不快,冷冷的下達命令:
「赤屍,三分鐘之內沒有幹掉他你就當他的禮物送人好了。」
二話不說,赤屍虐待完敵人後,兩分五十九秒時就把挑戰者K.O了。

「覬覦我的王妃者,死。」赤屍冷冷道。



被風雅國稱為第一廚師的雨流俊樹,性別:男;職業:廚師,副職業:舞者;嗜好:幫風雅國的皇上收拾善後。

「雨流,上次我們欠暗女王的債務你可別忘了,這次說什麼都要贏回來!」皇上:花月用他溫柔口氣如是威脅道。

一想到那張姣好的臉孔上卻出現濃濃煞氣的雨流抖了一下,不小心多加了兩匙鹽巴到湯裡。
這結果當然是…

「太鹹,你再多練個幾年來挑戰吧。」蠻喝了幾口後冷冷宣佈結果。
一旁的夏彥則是暗暗竊笑了數聲。



自詡為縱家第一把交椅的冬木士度(?),性別:男;職業:馴獸師;嗜好:逃難…

「士度阿,你一定要替本王把闇之都的女王搶來,當年本王就是輸給了那個只會泡咖啡的御史官才會落到這等地步…」無限國的天子峰感嘆道。
「這個比賽的對象是女王的公主吧…王上,你是不是記錯了?」抽籤不幸抽中下下下下籤的士度一臉哀怨,要他說贏那個說死人不償命的公爵比要他馴服恐龍還要困難。
「不!」天子峰很激動的回應,駭的士度一愣一愣的,「只要贏了,債務不但可以全免,還可以跟他結成親家,到時候他還不乖乖當我的王妃嗎!」
「王上,女王似乎已經死會了…」士度還是滿臉線。
「你聽誰說的?」天子峰惡狠狠的瞪,渾身無奈的士度只能摸摸鼻子去應戰…
「沒有,王上。」別死不承認啊!王上,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闇之都的女王是碰不得的阿~~


鬥爭只有簡單幾十秒,挑戰者就下場了。

「信不信我可以在兩天之內讓無限國從此成為歷史?」第一外交官如是說道,一秒內挑戰者馬上下台。




被挑戰者愈來愈不耐煩,解決的速度也愈來愈快。
只要公主覺得無聊,打了一聲哈欠,挑戰者就會馬上下場;公主如果開始東張西望,挑戰者就會著出場;公主如果直接睡著,挑戰者就會被人拖出去…死活不定。

「親愛的公主殿下,你還是覺得無聊?」接連收到不少挑戰金的書記官一邊記帳一邊問道。
「廢話,不然你每天都坐在這裡看看。」甩甩手表示今天的比賽就此終止,蠻沒好氣的道:「最近最熱門的賭約是什麼?情況如何?」
「報告公主,最近最熱門的賭約依然是你的婚約,女王那裡似乎有些不耐煩了,最近可能會收盤…」
「不耐煩就叫他別鬧了,本大爺想要回國了。」
「那可不行!」國王跟公爵連忙勸阻,只有騎士笑嘻嘻的點頭說好。
「不然你們三個消失幾天我考慮看看。」
說完,公主很有女王風範的轉過頭就閃人。
留下的三人開始考慮要其他兩個人捲布袋走人了。


----------


夜晚,星相官在天空發現了一個不明的星體直往赤原國飛去,星相官急急忙忙的向女王通報,但女王只是不甚在意的回道:

「既然是往赤原國,那就別擔心了!」不要炸到他家來就好了。
「可是公主在那啊!」
「放心吧,公主發起火來比天崩地裂還要恐怖,還是算算那個公主什麼時候才會有偏財運吧!」若沒有他這個聰明老爹在,王國交給他肯定很快就窮困潦倒亡國了。
「可是──」星相官想要多說,馬上就被女王掃地出門。
眼見此景,御史官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自動自發的奉上檸檬茶和甜點。
「你也在不服氣?」女王問道,御史官豈敢不回答?
「沒有。」
「那為什麼臭張臉?那樣會老的很快啊!」
「…」
「你對我不關心公主感到不滿?」
「我知道你對他是放心…」
「那你還臭張臉,嫌我玩我的寶貝兒子不開心?」
「我知道你是在為國家生計著想。」國庫來源九成九都來自於這,他哪敢有意見。
「那你擺張臉給我看是做啥?」
「沒有。」
「嗯哼…你可以在繼續沉默下去。」女王開始不耐煩了。
「……」
「我數到三,一…二…」
「…你不覺得你玩太大了嗎?」唉,就算賭運好也不能這樣玩啊!
「會嗎?」女王看起來很像是在反省似的看了看桌上的賬本。
「小心你連自己都賠了進去啊!」
「懷疑我?小心我讓你輸的連褲子都沒有!」女王威嚴不容得他人挑釁。
「是、是、是,女王最高!」看了看那個異軍突起的某個名字,他決定還是瞞著他好…等到事發在告訴他也不遲。

御史官關起房燈,一時間女王的聲音消失的無影無蹤…


「都警告你別貪玩了,到最後連財帶人都輸給人了可別氣的跳腳…」


----------


6.


鬥爭呈現白熱化。
持續攀高的指數終究也有下滑或爆表的一天。
身為公主的蠻眼皮不斷跳動,揮開想要摸他臉的國王,推開想要抱他的騎士,甩開想要替他換裝的公爵。
十分不耐煩的公主此時心情非常的惡劣,惡劣到已經毀掉了半個王宮、一座城堡、兩個城池、三個倒楣的追求者。
不過國王只是笑了笑說:「王宮壞了可以再建。」反正他們國家多的是錢。
騎士蠻不在乎的道:「這已經是家常便飯了。」不然他們闇之都國土哪會這麼快就流失掉了?分明就是女王懶的花錢去整修乾脆直接放棄算了。
公爵挑了挑眉道:「城池不見了我去討回就可以了,不急。」天底下還沒有幾個人膽敢在他嘴皮下還不乖乖聽話的。


怎麼哄、怎麼寵公主就是高興不起來。
在公主計算自己的眼皮已經跳了第七十七下,突然站了起來,想要跑走的瞬間突然有個不明物體從加蓋的庭院外衝破層層玻璃撲來。
「小蠻小蠻小蠻小蠻小蠻~~~~~~~」
被撲在地上的蠻一臉詫異的看著黏在身上的不明物體:
「軟體動物?」這傢伙不是被夏彥料理掉了?
蠻一臉問號的看向夏彥,夏彥則是嚇到了下巴:糟,他忘記還有這個情敵在了。
「親親小蠻,我找你好久好久了啊~跟我回去好不好?」
「回去?」這傢伙不是被我撿來的,哪來的家可以回去?
「是啊是啊~」軟體動物用力點頭,點的一顆頭都快斷了…不過他好像沒有脖子,「我是無限國的王子唷!那天是餓昏了才會跑到你家去的…」
「你這個樣子是王子?還是那個追求我老爸一千七百九十八次都鎩羽而歸的那個倒楣國王的王子?」
「那個國王不是說終身不娶?哪來的王子?」公爵一臉好奇的問道,這個大八卦可是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啊。
「撿來的。」書記官翻了翻紀錄,隨口回道。


一時間,突然靜默了下來。



原因不外乎出在自詡為公主的守護者開始了沉默的鬥爭,還有公主身旁環繞著無數蛇影,書記官明瞭戰爭又要開始了,連忙退的老遠。
瞬間,一個不經意的聲響引發了戰爭,公主依然是在戰局外。
這次莫名多了一個人,形成了二對二,臨時組起的搭檔在撂倒對方時開始內鬨起來。
書記官看向沒有動靜的公主,正有些懷疑渾身殺氣的公主怎麼會冷靜下來的同時,一個冷笑緩緩浮現,書記官暗喊不妙,馬上用光速逃離現場。
整個大陸上誰都不可以忘記一件事,就是:

當闇之都內的女王這之血脈的人露出足以迷死所有人的笑容時,一定要在三秒內離開現場。

否則,後果自負。











赤原史上…不對,空原史上最慘烈的爆炸案件發生了。
先不說王宮變成粉碎,戰爭中的人體無完膚,就連遠在天邊的闇之都都可以聽見這個清脆響亮的爆炸聲…

「唔唔,兒子好像生氣了呢。」一邊喝著涼飲的女王舒服的靠在御史官的懷中涼涼道。
「就說不要玩太過火,這下子該怎麼善後呢?」御史官皺緊眉頭,如果不給他們一個交代未來日子可是不得清阿。
「不知道,那是兒子自己的事,做父親的哪有為兒子善後的道理啊!」女王很沒有親情的回道。
「那賭金呢?」
「沒人贏的話就是莊家通殺啦!」這樁賭局贏了大概好幾十年不用裡政事吧,呵呵~
「…」

女王,你最好別高興的太早……



國王呆愣。
騎士同樣呆愣。
公爵也只能呆愣。
軟體動物更是呆愣。

「蠻……?」
公主惡狠狠的瞪向發話者,發話者馬上就把話吞回肚內。
蠻深吸了一口氣,緩緩掃過滿目瘡痍的王宮,冷冷笑了笑。
「第一,我想回去了,有意見者先打贏我再說。」
在場者,最沒有意見的當然是身為貼身保鑣的騎士。
其他人則是有意見也只能裝做沒意見。
「第二,我覺得很煩了,如果再跑來找我我就把你們全部轟到我沒有跟我老爸賭過的國家去。」
現場沒有半個人所待的國家符合…
「第三…哼哼,如果────你們這個想要跟我在一起的話……」蠻故意拖長音,雙眼緩緩掃過每一個期待的眼中。


「除了入贅到我家之外沒有其他選擇!」


心碎掉的聲音,下巴掉落的聲音,武器掉落的聲音,哀號的聲音,竊喜的聲音(絕對是騎士,因為他本來就是闇之都的公認奴隸來著)…什麼聲音混雜什麼情緒,所有人莫不驚訝失色。


「怎麼?有意見?」公主十分狂傲的哈哈大笑數聲。

約過幾秒,腦袋轉過來的騎士馬上歡呼道:
「當然沒意見,公主殿下我們回去吧!屬下絕對會不會讓你吃半點苦的!」

緊接著,是國王與公爵齊聲道:
「我會打下闇之都有史以來最大的版圖。」沒差,只是換個地方而已。
「我會讓闇之都永無可抗衡的國家。」無妨,反正公主的老公還是國王,這點身分問題還不算什麼。

精打細算的兩人爽快的就答應了。

「那你呢?」書記官問著還沒回應的無限國王子,「你不會煮飯燒菜,也不會打江山,更不會甜言蜜語,你入贅的話大概也沒人想要吧?」

書記官不愧是書記官…說話真夠毒的!

「我、我…」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的軟體動物無語中。
「快點,本大爺的時間有限。」不耐煩的公主腳點地催促道。
「我可以讓闇之都每天有免費冷氣可以吹!」思索很久的軟體動物大聲道。
「喔?」
「我有發電能力,不信你看──」
軟體動物連忙想要表現自己,但其餘三人已經拖著公主走人了。


「喂、喂──公主等等我────」

軟體動物急忙追上,留下來的書記官此時正盡責的紀錄赤原國最後一年記事…

「赤原國XX年X月X日,因為闇之都的公主一句話,赤原國正式亡國…」


--------


另一頭,女王的寢室。
一臉不可置信的女王看著書記官傳來的影像歇斯底里的尖叫中,任御史官怎麼勸也勸不聽。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我那寶貝兒子怎麼會想到這個方法的?那贏家不就是我兒子嗎?全大陸上沒人相信啊!」氣的跳腳的女王看著鏡子內的公主一口氣拐走了大陸上最有名的幾個人,嚇的差點昏了過去。
「事實擺在眼前阿。」御史官十分認命的接受這等噪音,還不忘要上前去安撫安撫他。
「是不是有人告訴他?不然那個感情零分的笨兒子怎麼會想到這個?」
「他的確是你的兒子,這不就代表他遺傳到你的聰明才智啊…」一邊拍馬屁降火的御史官不忘送上薄荷茶要他冷靜下來。
「不可能阿阿阿阿阿!!」即使事實擺在眼前,女王還是不能相信,「那龐大的錢就這樣飛了!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究竟是那個人贏走了那筆錢!是誰?!
女王連忙翻開帳本,不到幾秒,就看見了那個完全不起眼的名字在角落中。


王·波·兒,賭公主獲勝,金額:100,000,000元。


……………

…………

………

……




「波兒────!!!」
早已預料到到這一天的波兒不慌不忙的摀起耳朵,接受女王陛下的怒吼。
「你說,為什麼你的名字會在上面!!?」
「那天我有問你我可不可以參加…是你自己也答應了啊。」他還問了兩次咧。
好像有這麼一回事,直接跳過。
「那你哪來這麼多錢?」
「…私房錢。」
好傢伙,居然給私藏私房錢!
女王的雙眼中只有怒火,知道錯了的御史官連忙轉移話題,蹭了上去抱住渾身怒火的女王:
「你輸了該怎麼辦呢?這點錢闇之都的女王可是付不起的唷!」
「你──!!」
御史官得了便宜還賣乖,笑盈盈偷了個香道:
「不過…有個償還的方法……要不要聽?」
「快說!」失算,居然會忘記這個不比他好到哪去的人。
「嫁給我當女王如何?」求婚求了老半天,到現在還是被拒絕這叫他臉往哪放啊!
「什什、什麼?」
女王一張臉突然紅了起來,伶牙俐齒突然離他遠去。
「嫁給我吧,美麗的女王陛下。」御史官突然單膝跪下,拿出私藏很久鑽石道。
女王咬咬下唇,不滿的埋怨:
「你分明就是算計好的…」單身身價比較高,所以他才遲遲不嫁他的嘛!
「嘿嘿,女王~你的決定呢?」御史官…不對,很快就要晉身為國王的波兒問道。
「……先說好,貨一既出,既不退還的唷!」收下他的戒指,女王撲向他小聲道。
「就算你想抽身也是不可能的。」已經確定為國王的御史官笑答。



這一回,國王V.S女王。


國王大獲全勝。





BACK


完全昏死狀態ing...
破了有史以來最恐怖的紀錄,全文一萬五,噢阿阿阿阿~~直接斃了我吧!
好一陣子我不想再寫文了...犯噁。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140-fa589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