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8.04 [MAR]《炎炎夏日》
《炎炎夏日》


這是異常嚴熱的八月夏日。

炎熱到白雪不時需要召喚小雪人在身邊,熾熱到所有人不由自主想要飛奔過去雪人身上磨蹭,酷暑到所有人把全身扒光光跟雪人融成一體。
這種熱死人不償命的溫度比起在沙漠中戰鬥還要令人飆汗,噢不,已經沒有汗可以飆,幾乎是一沾地就蒸發殆盡。
他們有在懷疑,是否是西洋棋兵隊設下的全套刻意讓他們熱到沒有行動力。

「好熱…好熱……」陣亡者之一的,也可以說是整個人埋在雪堆當中的銀太痛苦的呻吟。
「小銀~很熱的話我可以召喚風唷!」說話的是風使者魔女桃樂絲,渾身漆的裝扮若沒有涼風的話大概會死在太陽底下。
「桃樂絲我也要──」
「你想得美。」根據回話顯示附和的是那那西。
「吹過來也是焚風啊…」躺在樹蔭下的傑克回話。
「風從冷的地方來就好了,叫桃樂絲跟白雪合作就好了。」感覺像是比較有用腦袋回答的似乎是亞倫。
──情敵合作──
一瞬間啪啦啪啦像是閃電的東西在一群人頭上吐著火舌。

「巴波你好熱──你離我遠一點!」
「金屬會導熱,這不是廢話嗎?」
「在炎熱之下也要保持有紳士的風度!」巴波很嚴肅的說,不過下秒是衝過去牽引著長的像劍玉往銀太的頭刺去,「但是你所說的話對紳士是一種侮辱!」
「你這顆球……」
「怎麼樣?」


利用白雪的力量製造出大量雪人來消暑的眾人打起了雪仗,從頭到尾只有一個人默默的站在站場外看著這一切,肩膀上的精靈吱吱喳喳開口:
「阿爾維斯,你不去跟他們玩嗎?」
「貝兒想去的話沒關係。」
一貫的微笑,阿爾維斯體貼的讓滿心期待但又捨不得離去的貝兒自由,貝兒看看他,又看看那群玩的很開心的人,鼓起雙頰賭氣道:
「阿爾維斯不去的話,我也不去。」
「貝兒,你不是很熱嗎?」
「阿爾穿長袖都不熱了,貝兒也不會!」
阿爾維斯晃晃頭,微笑的說:
「別鬧了,想去的話沒關係。」
「可是…可是……」貝兒猶豫不決,看了看阿爾維斯,又看了看他們,「阿爾一個人在這裡一定很寂寞,不要,貝兒要留在這裡陪阿爾!」
「貝兒…」他備感溫暖的笑著,有人關心他自然是需要感動的。
一顆巴掌大的雪球從雪人堆當中傳來,不過,要打中阿爾維斯可能還需要點技巧,沒三兩下雪球就被打散了,但阿爾維斯沒有全部弄碎,小心翼翼的留了一些起來放到貝兒眼前。

「啊,沒打中…」銀太略為失望的道。
「想打中阿爾你還久的很呢!」貝兒開心的回嘴,還在銀太面前做鬼臉。
「下次絕對會打中的!」銀太信誓旦旦道,「不過阿爾維斯,你不會熱嗎?」銀太看著全身都是長袖的阿爾維斯就莫名感到燥熱,居然還可以不發瘋站在太陽底下跟貝兒說話…
「是你太弱了。」
非常冷靜面無表情外帶一針見血的回答。
「什麼很弱啊啊啊啊啊啊────」顯然單細胞生物被這樣的直球直接命中核心。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總有天我會追上你的!」
「連熱都克服不了。」繼續,一針見血。

爆走狀態,外加炎熱的天氣等於火上加油。

「阿爾維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單細胞憤怒的大吼,用他最直接也最明白的方法表達情緒。
倏然,他看到蔓延在他手上的刺青,怒吼也突然停了下來。
所有人順著他的眼光看過去,嗯嗯,很正常,阿爾維斯本身就帶著一股帥氣沉穩,這小子是熱瘋了喔?
狐疑的眼光看過去,只有亞倫明白銀太眼中看見的是什麼。

「你是因為身上有刺青所以不穿短袖嗎?」銀太沒由來的問。
阿爾維斯有些吃驚,沒有回答,也不知道是不想回答還是默認亦或是答不出來。
氣氛突然沉悶下來但答案沒有人打破僵局。

最後還是阿爾維斯淺淺的微笑說:
「我要回去了。」

眾人無語。


***


阿爾維斯有些煩躁的走在太陽底下。
不是天氣熱,是自己心緒不定,推算時間原因大概是不久前銀太所說的那番話起了反應。
他把貝兒留在那裡,此時顯得安靜無聲,寂靜的只有自己聽到自己的心跳。
而這種狀況已經不多見了。

他撩起衣袖,已經蔓延到拉起袖口就看的見,大概離永遠不遠了吧…
永遠的活著,也是永遠的死去,是因為接近亡者的溫度讓他對於四周的溫度沒有反應嗎?
他不知道,他查過的書籍裡頭沒有這段記載。

「他這番話倒是提醒了我,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啊…」
如果可以幫死去的人找一條安息的路,他不會在乎自己死去的。

他握緊了雙拳,一次又一次的下定決心。

四周的熾熱,似乎再也與他無緣。


***


他再度返回看到的是亂七八糟的場面。
雖然說吃飯是民生必需,不過為什麼要弄得像是要打仗一樣啊…

他一臉線的看著忙東忙西沒人理他的眾人,仔細一看,他們手中有人拿著烤肉架有人拿著串燒有人整理營地──
「啊,阿爾維斯回來了!」
「快點!把衣服拿來!」
「喔好,接著。」
「阿爾你跟我來──」
動作一氣呵成,團隊合作也沒見過他們這麼合群過。
阿爾維斯就這樣莫名奇妙被捉過去,莫名奇妙被拉近他們的圈子裡頭。

唯一沒事又擔當主謀的亞倫笑著看阿爾維斯被強迫換衣的場面,途中他差點發動ARM還好其他人制止了。

「哈哈,終於成功了!」
「阿爾維斯,你穿這樣很好看啊!」
「大熱天就是要穿無袖!無袖!可惜現在沒有短褲…」
「可惜沒有相機…」
「什麼是相機啊?」

沒有參予發言的主人翁十分無言的看著刺青佈滿整隻手臂,為了搭配,桃樂絲還從自己的收藏當中多拿了幾樣飾品樣的ARM給他當裝飾。
十分不習慣刺青暴露在空氣下的感覺,一骨悚然的顫抖爬上了他的神經延伸到全身,他們不在乎嗎?不在乎即將成為疆屍的他……


「你們…」
「阿爾維斯你知道嗎,在我們那個世界裡像你這樣的刺青很受歡迎啊!好多人花大筆大筆的錢去弄耶。」銀太看不出阿爾維斯的表情連忙解釋。
等一下應該不會是十三連鎖鏈出現吧──有些害怕的人已經躲的遠遠的了。
畢竟觸怒一個騎士級的人下場是很悽慘的啊!
「……」完全是不能溝通的語言,阿爾維斯嘆氣。
「這麼熱,偶爾換一下衣服無所謂啦!反正又不會有人看見。」
指指四周被白雪用雪人包圍起來的一個小圈子,那那西擺了一個:安啦!的表情。
「……」
「唔──阿爾不會在生氣吧?!」
不知道是誰說了這句話,所有人退的老遠。

阿爾維斯有些哭笑不得,突然,一雙溫暖的大手撫著他的頭道:
「他們是為你好。」
「……我知道。」
「高興的話可以說出來,想生氣的時候可以表現出來。阿爾,你已經長大了,而且你也不是一個人。」
「我知道,可是──」
阿爾維斯抬頭看向亞倫,像是要訴說,最後還是吞到肚子裡頭。
「很在意刺青的事嗎?他們都不在意了,你又何必在意這些?」
很溫柔的摸著阿爾維斯的頭,亞倫拉著他到遠一些的地方去。

「你也知道分離的痛,所以不願意在一起,但你現在有力量了,為什麼還要讓自己在人群之外?」
「……」為了不讓自己重蹈覆轍…阿爾維斯沒說,但他的眼神已經透露一切。
「有了力量就能守護重要的人,當初主人不也是一樣?」
「嗯。」
亞倫爽朗的笑出聲,也感染了阿爾維斯。

淺淺的笑意浮在嘴角,不再是拒人於千里之外。


「謝謝你,亞倫。」
「你要謝的還有那群好伙伴,刺青我們一定會替你消除的,別什麼事都自己擔著。」
「嗯。」








***


幕後不負責任之惡搞。




話說被拖去換衣服阿爾維斯被換上無袖上衣,中間掙扎大家當做蚊子叮。吃完烤肉沒事打起雪仗外帶賭博兼喝酒。
渾渾噩噩醒來的眾人看見的是笑的比平常還要燦爛的阿爾維斯。
背景是藍色火燄。

「大家早啊。」
「……早…」

嚥了嚥口水,所有人有不好的預感。
轉頭一看,主謀畏罪潛逃了。

「為了報答昨天大家的『關愛』,我特地借來了試煉之戒,想必在裡面一定不會這麼嚴熱,又可以順便修練,請大家刷牙洗臉完後到這裡報到。」
「什麼───!!」又要進去那鬼地方!

「有人有意見嗎?」繼續微笑,連貝兒都嚇的退離阿爾好幾步。
「有!」某個人被派出來當替死鬼代表發言。
「你說。」
「我們之前不是才進去過,為什麼還要進去?」
「因為你(們)太弱了。」
笑盈盈的解釋,他們只覺得寒冷,嗚嗚嗚~~哪裡還有酷署,這比冬天還要冷…


結論是──當阿爾維斯笑臉盈盈背後卻是熊熊藍色火焰說出的話時,你會想念他平日一臉平淡表情說出事實的樣子。

萬萬招惹不起。









風的生日賀文^0^
受到乾海文感招轉換成砂糖滿滿的文啊!!
完全阿爾維斯中心,呵呵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171-b09a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