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8.04 [GB]寂魂曲──II.如歌的行板5
5.

騷動的不安,緊緊附著在堂本翔身體四處。
為了能夠幫助瑪麗亞,為了能夠幫助那個人,他自願接受了魔女的洗禮,直接將大天使沙利耶的力量灌輸於自己的體內。
而此時,就快接近完成的時候卻有了外力阻饒。
金色的光芒圍繞著瑪麗亞為他畫下的魔法陣四周,有一下沒一下的破壞防護的結界,在反噬途中卻又縮了回去,牽帶起的是魔力不正常的騷動,使得他的動作也慢了下來。
當時他隱約可以見到有個男子站在外頭,一身神父的裝扮,卻來到這個魔女的住所。
再更之前,有另外一個男子來到了這裡與瑪麗亞小姐對話了好一陣子,他有看見自己,但卻只是笑了笑沒有多做反應,但他可以確定的是那張優雅的笑顏之下隱藏的絕對是令人無法想像的深沉。
刻著逆十字的眼眸彷彿是詛咒般直盯入他的心梢,熟悉的外貌在那時讓他想起了一個人。
美堂蠻。
幾乎是沒有差別的容貌,多的只是他那分從容鎮靜以及文弱的溫雅,與他的狂傲不同;但絲毫沒有歲月駐紮的年輕卻讓他懷疑他的身分。

──『我期待你的蛻變。』

眼神模糊中似乎看見他這樣對自己耳語,瑪麗亞卻是慌亂的阻止那個男子緩緩抬起的右手。
於是瑪麗亞就這樣昏厥,被他所帶走。
他想要大吼想要掙脫,但他卻做不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個男子呼喚其他人把瑪麗亞扛走。
那名男子什麼都沒有帶走,只是翻了翻桌上的相簿露出了令人費解的神情,有不捨、有痛苦、有懷念,卻多了一絲絲他不能想像的憎恨與憐惜…
事過如此,已經過了許多天了,不只是他隱隱感到不安,就連牌也開始騷動不已。


----------


午夜過後。
接近凌晨前的陰冷,萬籟俱寂的死沉。蠻起身看著毫無動靜的夜晚,只是少了分街上的喧擾,以及小瓢蟲內熟悉的車頂。
“果然…都沒有人發現,除了上層那些人,還有布藍達…”
銀次還是一樣沉睡在夢鄉中,幽靜的夜晚將兩人隱藏的部份表露無遺,他是屬於光明的,即使在夜晚也不能掩蓋他那份光芒,而自己終究屬於暗。
他不自覺的露出落寞的神情,霎那間一隻手挾帶著霸氣攫住他的下巴往上抬。
蠻所看見的是截然不同的一雙金色眼眸,充滿了占有慾的雷帝。
「是你──」
「你的氣息突然消失了,要不是你現在還在這,我還以為你消失了。」雷帝沒有放下他的手,反而是用另一隻手往後圈住他的腰往他懷裡抱。
“他知道──”蠻在詫異的同時沒有注意到兩人的動作有多曖昧,一雙眼在沒有眼鏡的遮蔽下露出罕有的驚訝。
「怎麼不說話?」雷帝好整以暇的看著他的反應,期待當他發現他們倆個的距離有多麼近的時候。
「呿,要你管。」
蠻皺眉沒好氣的回應,仍然是沒有發現。
「剛才怎麼了?為什麼你會像突然消失一樣?」既然沒發現…雷帝很大方的抱著他的腰說話,話題轉回方才所疑問的事情上。
蠻思忖了會,不知道是否要告訴他。
如果告訴他…會等於告訴銀次嗎?蠻看著明明是同一張臉,氣息卻渾然不同的雷帝,猶豫,說了那又如何呢?
他知道關鍵在於他跟雷帝身上,但知道又如何?引發點的人是他自己,導致的結果在雷帝身上,那銀次呢?如果雷帝真的可以直接讀取倉庫的秘密,上層的人怎麼可能會讓銀次這個意識,存活在這個軀殼裡?
「怎麼又不說話了?」
「沒事。」
蠻悶悶的回答,這次換雷帝思索他這樣反常的原因是什麼。
他放下一直抵在他下巴的手,改放到臉頰上。這次終於有反應的蠻愣愣的看著他,還來不及揮掉雷帝那雙溫柔的眼睛震懾了他,平日見到的都是狂暴後的他,如今溫和挾帶著傲氣的神情莫名讓他看傻了眼。
「你還記得你所說的嗎?」
「這麼多事我哪記得。」撇過頭,忽起的暈紅浮在蠻的雙頰,就連耳根子也紅透了。
「但你跟我約定的事情卻不多。」雷帝把他的臉扶正,認真道:「看著我,蠻。」
被人用如此溫柔的聲音叫喚,蠻不自覺的把頭轉了回來。一時間把雷帝錯看成記憶中的那個人,他有些著迷的忘我。
「你說你需要我,需要我的力量,但你什麼都不說。」雷帝難得溫柔的聲音卻震醒了蠻的思緒,他的語氣很溫柔,卻殘忍的將他的面具撕下,蠻咬咬下唇狠心別過臉。
「我不是銀次,或許以前是,但未來就不知道了。過去以來我一直擔當的是銀次負面的一部分,我想他的天真或許會讓你敞開心房,但現在看來應該是沒有。」雷帝道,眼睛沒有錯過蠻任何表情。
「與其說銀次是你的搭檔,我看還是你保護他比較多吧,雖然你一直認為沒有。你別忘了,好歹他也有我泰半的力量,你這樣幫他他根本不會成長。」
雷帝語重心長的道,一直以來他都是獨立於兩個人之間的存在,用第三者的角度去看著他跟銀次堅的互動。說不嫉妒是騙人的,這麼多波折下來他懷疑他的消失是否是正確的?
「告訴我…我存在的理由是什麼?你需要我,那我就是為了你存在……」
「……雷帝…」聽著這項是告白的話,蠻想躲卻怎麼也躲不過他的控制。心不聽使喚的亂跳,被自己隱藏的那部份像是被攤在他的面前一樣讓他難堪,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
他真正需要的是雷帝,不是銀次。
銀次是他,但他未必是銀次……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想,腦中響起布藍達所說的話,他要決定,決定是否該割捨這一切為了活下去,為了預言、為了命運。
他需要他的力量…他需要他的力量擺脫他的迷惘,他需要他讓他逃脫眷戀的羅網。
「你可以信任我,就像銀次相信你一樣……」
雷帝抱緊蠻,像是怎麼也不願放手,蠻在他身上看見了銀次對一個人的依,不,還是不一樣。
雷帝更懂得用力量去保護,他不在乎是否被叫成暴君,他的存在似乎就是為了守護而存在;他的依,只是一種相知相惜的感覺。
逃避下去的自己,似乎顯得可惡啊……
蠻回應了雷帝,沒錯,是雷帝,不是那個處處需要他擔心的銀次。他咬牙,他知道他很狠心,他也清楚自己喜歡銀次沒由來的信任,他很貪心,他想要擁有,他希望他的選擇………

“…對不起…”

「沒錯,我需要你,我需要你的力量救出困在命運當中的我們。」
「蠻…?」
「我的決定可能會讓你恨我……」蠻小聲的說,「那就恨吧,反正我的仇家已經多如過江之鯽,再多你一個也沒差……」
「蠻,你在說什麼?」雷帝不解,他的話像是要訣別一樣,更沒有平日他高傲的聲調,他擔心的問。
「沒什麼。」蠻淡淡的笑了開來,不再多做掩飾,難得柔美的笑顏讓雷帝看傻了眼。
「今天的事就別跟銀次說了,我不想要讓他擔心。」
「嗯。」難得他和他之間有別人不知道的秘密,他怎麼可能隨意告訴其他人。
連銀次都不行,雷帝有些得意的道。
「睡覺吧,已經很晚了。」蠻不理他笑的怪異的表情,打了個哈欠推開雷帝胸膛倒頭就睡。
是很晚了啊……雷帝看看外頭的夜色,就是晚到接近凌晨體力特別好…
怪異的詭笑又浮上嘴角,很快就拋去方才蠻的不對勁,這或許是銀次跟雷帝的共通點也說不定。
只是,雷帝跟銀次層次上還是有些差別。
「睡覺…就睡覺。」
他抱緊了蠻的細腰,在那人朦朧之間迅速制止他想要施暴的行動,外帶香吻一個。
「唔……雷帝你啊───」
「叫我雷,不然我就吻到你窒息為止。」嗯嗯,睡覺嘛,累到睡著也是睡覺的一種吧!
只是可憐的銀次看不到也吃不到,他把體力耗光虛弱也是由他承擔,那就努力點好了!
「#$&﹀%…」
蠻吃力的想要躲避,放在嘴裡的髒話全部變成兒童不宜的嗯嗯啊啊,他瞇細眼看著被自己放在床頭的眼鏡,那就留給他吧…
「蠻,你不專心唷!」
融合了銀次特大號的天真笑臉此時臉上是無比的促狹。
「唔──雷你…嗯啊────」
僅存的理智讓他記住了雷帝笑開的臉,他無奈的閉上眼,在吃痛的時候從眼角泌出了眼淚尖叫了起來。

“算了,就算難得的放縱好了。”




BACK NEXT

持續砂糖,雷蠻啊啊啊~~~[心]
不過過了這章以後要再看到雷蠻曖昧大概是好久好久以後的事情了= =
唉...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172-31b76b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