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8.05 [GB]寂魂曲──II.如歌的行板6
6.

失蹤許久的風雅一行人,幾乎是被遺忘的拋棄在中層裡頭。
唯一清醒的花月看著四周,觸目的雕壁,精美的花園,似乎一點都不像是想像中的中層,這裡的氣氛溫和的不像殺戮的戰場。
「你醒了?」
清淡卻飽含威嚴的聲音從花月後方響起。
「你是……」花月定睛一瞧,莫名覺得眼前的人十分眼熟,一頭柔順的髮,同樣璀璨的藍眼,唯一不同的只有他眼底的十字刻痕。
那模樣,分明與美堂蠻頭髮垂下來的樣子一模一樣!
花月的震驚他看在眼底,淺淺的笑著,他優雅的走到花月面前將他那與蠻相仿的臉放大在他眼前。
「看你的樣子,應該是想到了什麼。」
「你是美堂蠻的親戚?」是哥哥嗎?!不,他從未聽說美堂有哥哥,那眼前的人是…
「直系親屬,風鳥院先生。」他話停了會,又淡淡響起:「現在你所看到的是空中花園,也就是傳說中的『懸苑』,你另兩個夥伴在別的地方作客,但暫時你們是不會見面的。」
「你是巴比倫之王!」擁有空中花園的自然是中層的王才有資格建造,只是,這個王居然與美堂有血緣關係。
「我想那是其他人給我的稱呼沒錯,但我真正的名字是戴爾‧凱薩。」
「那美堂…」
「他是我的兒子,過不久他就會回來了。」戴爾解釋道,似乎他會回來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花月吃驚,清醒過後似乎什麼也無法理解,「不可能的,他現在跟銀次在一起,不可能到這來的。」
「他需要我,自然就會回來了。」戴爾還是那樣平淡的口氣,花月聽了卻暗暗吃驚。「你到中層來是為了查詢這一切不對勁的原因,失敗了,是我的手下將你們帶到這裡。」
戴爾的聲音就像是催眠一樣,花月聽了馬上就將昏迷那段時間連接上來,沒有任何矛盾。
他看著花月相信的眼眸,在他看不見的時候浮起了一抹詭異的笑容。這樣,就連接上了。
「當他回來,你就可以回去了。」
「我是人質?」
「不…」戴爾揚起一個嘲諷的笑容,口氣還是不疾不徐道:「你的價值在我兒子身上不值一提,或許下層的帝王會,或許那兩個昏倒的人願意,但你別忘了,我兒子在你們口中是什麼樣的腳色?冷血的毒蛇不是嗎…」
花月聽著他的話顫抖了起來,為什麼眼前這個自稱是他父親的人可以用如此冰冷的口氣說出這番話?語氣沒有半分的情誼,更沒有一個為人父該有的慈愛。
這個人…就是巴比倫之王,是美堂蠻的父親!
「他會回來,是因為我跟他有相同的目標,他會回來,因為守護他的人都在這裡,他會回來,因為他不回來他什麼事情也做不到,而這一切到了那一天就會開始…」
「什麼…你在說什麼?」花月不可置信道,「什麼目標?那一天是哪一天?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要美堂回到……」
「你太吵了,風鳥院先生。」戴爾一揮手,花月的話再也說不出來,「知道太多對你並沒有好處,你的責任是回到下層將天野銀次帶上來,其餘的,你只需要等時間到來就行。」
「……」花月說不出話來,只能瞪大一雙眼表達驚訝。
「不過,你這麼聰明,我想我可以多告訴你一點。」戴爾隨意摘起花圃裡的花朵在手上把玩著,「打從有了倉庫這個東西,這裡的秩序全都亂了。」
「為了封印這個東西付出了許多代價,而女王,就是為了解開倉庫封印的鑰匙,這是上層那群自以為神的人想出來的辦法,上一任是海溫,這一任是工藤卑彌呼,而擁有女王,不對,擁有鑰匙的人就可以窺探倉庫,成為上層的一員──這是其中一種成為上層居民的一種辦法,不過人數很少。」
「而蠻原本也是,不過這你不需要知道。」
戴爾手中的花已經被撕成好幾瓣,他隨意又摘了另一朵起來,「你現在看到的都是真的,聽到的也都是真的,而被你遺忘的部份也是真的,所有東西都是曾經存在過,但都已經消失。也可以說,所有事情都是假的,能夠分辨這一切的只有真正了解『時間』的人,是真是假對於不知情的人根本毫無意義。」
「好了,話也都說完了,你就好好休息等他回來吧。」
「等──」恢復口語能力的花月來不及追問就昏了過去,閉上眼前最後看見的是戴爾將花朵拋在空中那幕,奇異的圈起了陣陣花海。


----------


──『…阿蠻…別離開我……』

渾身疲倦的銀次從床上起身,打了個哈欠發現自己上半身赤裸裸的,下半身褲子也沒有繫好而覺得一陣詫異。
「呃…昨天有發生什麼事情嗎……」
銀次搔搔頭,腦中沒有這部份的印象啊,還是他睡夢中又咬了蠻還是…
「蠻~~~你跑到哪去了?」銀次高呼,東看看西翻翻,就是沒有蠻的人影,隨意衝到廁所梳洗一番他就衝下樓去,他以為蠻會坐在吧檯前喝咖啡的。
結果沒有。
「波兒,阿蠻呢?」
「沒啊,他不是還在睡嗎?」波兒一邊弄早餐一邊回答。
「我醒來就沒看見阿蠻了,唔……會跑到哪去呢?」銀次又衝回房間探看,波兒則是在聽到後差點震落了手中的咖啡壺。
“他…回去了嗎?是誰帶他回去的?昨天晚上我沒有察覺到有什麼人來……”
波兒告誡自己鎮定下來,思忖蠻為什麼會離去。
“難道他已經發現了不對勁?不,沒人告訴他,況且他也不可能擅自離開銀次身邊……”
他腦中也陷入膠著,銀次慌亂的神情也出現在自己眼前,看來阿蠻是真的不見了。
「波兒…我到處都找不到阿蠻。」
「會不會是去買菸了?」波兒故作輕鬆的回應。
「不可能,阿蠻昨天才去買而已,而且我還發現阿蠻的眼鏡放在床頭!」銀次拿出阿蠻的眼鏡,雖然銀次不知道阿蠻去哪了,但波兒心底早已有個底,只是這個意外來的太措手不及了。
「阿蠻……阿蠻不可能無緣無故不見啊!」著急的銀次難得的沒有縮小成趴趴銀走來走去,不過手中的眼鏡已經被他握的滴出水來。

“為什麼…為什麼阿蠻沒有跟我說就離開呢?”
“更何況,為什麼我有阿蠻早就會離開我的預感……為什麼?是阿蠻隱瞞了什麼嗎?……不可能,一直到昨天,阿蠻還是很正常的啊!”

叮鈴鈴…電話聲突然響起,擔憂的銀次想要衝過去接聽是不是阿蠻打來了,波兒卻早先一步:
「喂…?」
『波兒先生,我是堂本翔,請問美堂蠻在那嗎?』
「…他出去了。」波兒避重就輕的回答。
『那天野銀次呢?』
聽到自己的名字,銀次一個箭步衝了上去搶過電話:「我在!」
『瑪麗亞小姐被帶走了!』
「什麼?!」
『她被一個長的很像阿蠻哥的男子帶走…我衝破封印後想要循著線索去找,但是瑪麗亞下的結界全都被他破壞了,什麼也追查不到。』
是戴爾!波兒大為吃驚,沒想到已經進行到這一步了!
「阿翔,你等會到Honky Tonk來,阿蠻也不見了。」
『啊!!』
電話那頭的翔尖叫起來,莫非瑪麗亞小姐之前擔心的事情已經發生了?
是那個人幹的?那個人究竟是……
「銀次,先找他過來吧。」波兒道,看來他有必要到戴爾那裡一趟了……
「阿翔,你就先過來好了。」
『嗯,我馬上過去。』
雙方匆匆把電話掛掉,即使是單純如銀次都知道事情非同小可,阿蠻與瑪麗亞同時消失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那關鍵點就在帶走瑪麗亞小姐的人…
「昨天我沒有感覺到有人把阿蠻帶走啊…」銀次懊惱道。
波兒看著一直握在銀次手上的眼鏡,他不可能忘記把眼鏡帶走,既然如此,那就代表是他自己離開的,只是他為什麼會知道……
「先別慌,事情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糟。」
「可是……」
「慌也找不到他,那還不如先冷靜下來想想有哪裡不對勁的。」
如果阿蠻已經回到巴比倫,那肯定有人來告訴銀次要到那去,因為要完成那一切,他們兩人還是不可分離的…

──『你也是我最信任的人。』
戴爾曾經說過的話此時在他腦中響起,那是在告訴他他不該告訴銀次這一切嗎……


「不管怎樣,阿蠻不會有事的。」




BACK NEXT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175-aa00844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