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8.07 [網王]《綿延》乾海
當滿溢的愛找到了出口,化為最悠遠的情誼只需要你的陪伴,那份熱潮就不會消退。


── 綿延 ──


海堂,我們一起打雙打吧!
乾、乾學長…

昏澄的夕陽將整條河染上金箔色的溫柔,他看不清學長的表情,但他確信那是他很熟悉的微笑,不同於拿乾汁時的笑容。

那以後海堂就交給我吧,我會做出最適合你的計劃表。
……謝謝學長。

陽光會使人的視線感到模糊,他不知道是夕陽太過溫柔還是學長的笑太容易使人鬆懈,雙打就這樣定案。
雖說自己喜歡獨來獨往更勝於配合他人,但這樣的氣氛這樣的邀約這樣的口氣,或許是太多環境下的因素造成了他對於這個提議沒有太多的不。

從此兩個人就在一起,記憶已經不清楚了,只依稀可以記得那天他所說的話,但那已經不重要了。
現在站在他右手邊的是配同他一起慢跑的學長。


,你不專心呢,在想什麼呢?
啊、沒有,學長。
失神的小會因為想學校的事情的機率有5%,被路上小貓吸引過去的機率有15%、因為我的原因有80%。
學、學長!
臉紅的小會因為我的原因是100%,你在想什麼呢?
嘶…


他低下頭默默的跑步,耳根子早已不爭氣的臉紅了起來。
也記不得什麼時候學長改口叫他的名字,他只知道在學長用很溫柔的口氣喚他的名字時會忍不住臉紅起來。
他的情人,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變成這種關係,親密的互動或許就在那次的約定下慢慢變質。此時他正偏過頭去,不讓容易害羞的他聽見他總是忍俊不住的微笑,很甜很甜,就像是戀愛的滋味一樣。


小真的很容易害羞呢。
乾學長!
就是這樣的小顯得特別可愛!


他又不說話了,一昧的臉紅與夕陽的美麗映照在他的眼底毫無保留。
就是這樣的專注吸引了他,默默認真的學弟不知不覺已經成為校隊的一員,他的堅毅他早就看在眼底,收集資料的同時也不自覺的將他的身影點滴紀錄在腦海裡,不用紙筆就可以從醞釀許久的心關於他的一切。
這樣的不知不覺,在過了許多年後,那已經藏在心底許久的記憶,關於雙打的那一切就這樣悄悄浮上心頭,憑著他與他的默契,或許,可能,一定,成為他心中最重要的部份。
他很慶幸那次的邀約讓他佔據了他泰半的時間,他喜歡與他相處的感覺,淡淡的,卻又綿綿不絕。


小,我好喜歡你。
乾學長!
又臉紅了…小真的好可愛。
不要再鬧了啦!
從小失神後到現在已經喊了我四聲學長了,為什麼不叫我的名字呢?

不說的話,那我就要親小了唷!
……貞…治……
嗯?


惡劣的學長還不滿足的尾音上揚,害羞的小蛇一氣,腳下加緊腳步向前。
追在後頭的人淡淡的笑了開來,快步追上,忸怩的情人不知道該把情緒往哪擺,只好撇過頭去。

別生氣了,嗯?
嘶…
哎,跑那麼快呼吸會亂掉的。
誰叫學長總是愛說那些奇奇怪怪的話。


一個向前跑,一個在後頭追。
垂暮的夕陽將兩個人的影子拉的長長的,最後交集在一起再也分不出你我。
這不是你追我我追你的循環戲碼,事實上他們早就在一起,青澀的記憶參雜濃情密意,也不需要開始,更不希望結束。
因為他們現在在一起,那便是永遠。



──End──



短不不行的一篇文Orz,或許可以說是破自己最短文的紀錄之一吧!
甜到死人的砂糖文就連自己也難以相信,或許,希望他們在那青澀的年紀在一起能夠沒有暗,是自己最大的希望吧!
劇情很老套,文字很平凡,想來想去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把那份感覺表達出來,或許比下的小蛇太過............................
不管怎樣,希望他們永遠都能夠這樣>0<

這是個青澀的年紀,有過,就很難忘記。

你...昏了....居然...太溫馨了吧...完全通篇是“心頭小鹿亂撞”...吃錯藥了你= =

西的圖...有啥還要要修的??傳信給我吧^6^
[多畫了一張西蒙..優雅飲酒圖...坐在椅上的]

嘻遊記阿..要100喔到時在給我[我快拿到了^6^]xu/4m, 另約時間給你^^
2005.08.07 23:20 | URL | 法流 | 編輯
哇哈哈哈哈哈~~~你已經不是第一個這樣對我說的人!
我也覺得溫馨到甜死了>0<資料魔人跟彆扭小蛇萬歲~~~[灑小花]
堅定,這兩個人一定要在一起= =+

西的圖...眼睛的地方那裏就好了,其他還可以,或或~~[記得把白版的草圖印給我喔]

嗯嗯,100是吧,你給我的時候我再給你好了
聽說金角銀角是西蒙摩辦的...淚汪汪,我可愛美麗的西蒙形象就這樣被毀了Orz[西蒙還拿棒棒糖...昏倒]
2005.08.08 12:34 | URL | 蘇沛 | 編輯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176-f54d165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