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8.28 《勾霞》3
〈第三章〉


市鎮上小販的叫賣聲不斷,一連走過來屈指已數不清有多少店家拉攏客人,左勾一下他的衣袖,右拉一下他的衣襬,饒是他多年在城中打滾的經驗也覺得煩不勝煩。
在推辭掉不知道多少黏上的人群,微微施展上輕功,他脫離迎面而來大量的人潮,逆向而行,人們在他的眼前聚集、散開,最終他脫離了市中央而到了郊外的一間客棧。
抬望眼喘息的瞬間他愣了半晌,拍了拍大腿啐了聲:
「原來就在這,莫怪我找了一整天都找不到。」
偌大的十戶客棧四個字刻在木板上而高掛於客棧門旁,風吹雨打的痕跡讓自看起來有些剝落模糊,卻無損上頭筆跡的蒼勁,他讚嘆了會,探頭望進客棧卻發現裡頭寥寥數人。
「客倌,要來點什麼嗎?」一旁年逾不惑的婦人問道,少焉隨意點了壺酒以及小菜,踏進去時環顧周遭,也不過四五個人。
多數都為老人,少焉再度打量了這間客棧,沒有幾個小二,掌櫃似乎是那位婦人,見她招待完他後馬上就跑到櫃檯那結帳,這裡又距城中有些遠,也難怪生意沒有那麼好了。
但相較之下,這裡卻多了市鎮裡沒有的清幽,如果以後有空的話,多帶後主來這裡光顧好了。
對了,後主的命令!
這次環視周遭的眼神中多帶了審視的成分,雖說一個一個問也不怎麼費事,只是會顯得有些愚蠢罷了,更何況他可不想要大聲呼喚把人給嚇跑了。
眼神一轉,這些人之中也只有那麼一位年輕人,他笑了笑,不假思索就過去與他並桌:
「兄弟,你一個人喝茶未免也太過寂寞,在下來陪你如何。」
口中問的有禮,但已經坐定好不容他多說的氣魄卻讓對方微微皺起眉頭,分明是不給人拒絕的餘地嘛。
「既然你都已經坐下…」
「多謝兄弟啊。」少焉截口回答,正巧方才所點的酒與小菜也已經送來,少焉老大不客氣勁自吃了起來。
少年瞥了他一眼,雖有所疑惑但也不甚慌張,自己替自己倒了杯茶後便不再搭理。反倒是不請自來的少焉眉頭輕皺,對於他漠不關心的態度感到好奇起來。
「兄弟,你一個人不會嫌悶嗎?」感覺跟後主有得比了,一壺茶、一些糕點就可以打發一整個下午,莫非…
「不會。」少年淡道,似乎少焉所問的問題在愚蠢不過,「倒是閣下來到這有何目的?」
「嗯?」這少年的觀察力不凡啊,少焉心想,「怎麼會這麼問?」
「就算這間客棧有些破舊,但你一進門打量完四周後,眼神又朝著裡頭的人看了一遍。」少年回道,少焉的臉微微有些錯愕。「尋位置,也不是看人吧。」
「害。」少焉讚道,眼下對於這個少年更加好奇了,「如果我只是單純有這個習慣呢?」
「那就表示你過於謹慎,或者先前你與某些人結上樑子讓你不得不多提防。」
「你果然不是普通的少年。」少焉回道。
「唐府的少右衛自然也不是什麼平凡人物。」少年不知從哪拿出一塊小小的令牌放至少焉面前,少焉一驚,摸向自己的囊袋發現,雖然金銀都沒有不見,但令牌卻消失了。
「你…」是個偷兒?
少焉從一進門就一直保持警覺,他什麼時候出手的?
「說吧,找我有什麼事呢?」少年還是維持一貫的不疾不徐,少焉收回令牌時還有些驚魂未定。
「你就是夏伶?」如廝年輕又秀氣的少年身手之高居然連他都無法察覺,後主什麼時候與這個人結交的?
「在下的確是。」少年放下茶杯,這時才肯正眼瞧他,「是貴莊主人又要找在下前去品茗?」
「那我就不多說了,請你遺駕到府上一趟吧。」
夏伶簡單收了收東西,將錢放置桌上起身,「那就動身吧。」


----------


一路上少焉還是吵雜的講個不停,但多是一個人自言自語較多。夏伶也只有在逼不得已要回答的時候點了點頭,或隨意應個聲算數。
來到唐府前的一小段路上遇見了早上才碰面的老狐狸扶令,少焉當下差點想捉著夏伶改道而行,偏偏扶令像是打定主意要堵在他們前方,迫不得以少焉只好硬著頭皮與他面對面接觸。
「真是有緣啊…少右衛。」擺明不安好心眼的扶令開口笑道,依然是令人捉摸不定的狡詐笑容。
「喔。」是孽緣吧,少焉嘆道。
心裡暗嘆,原本決心這樣招呼完後馬上走人,卻發現一樣怪異的東西出現在這個奇特的人身上。
由於這個原因讓少焉提起了好奇心,按捺住想走人的心一問:「你捧著盆栽是想要上哪去?」
這個老狐狸有養花?看起來還是相當昂貴的蘭花?
「花市。怎麼?你那張臉是在懷疑手上的花有毒?」
你怎麼知道?少焉的表情就是一副認為有鬼的表情,扶令挑了挑雙眉,難得不多刁難就離去,彷彿剛才堵路只是因為一時興起。
「怪裡怪氣…」少焉評語,不發一語的夏伶只是盯著他捧著的蘭花若有所思。
待扶令走後不久,少焉與夏伶兩人也早已到了涼亭外。
接近傍晚,難得這麼早回來的少焉莫名感嘆在夕陽下依然悠的後主。染的金黃的小湖翩翩落花綴成一點紅,楊柳不解紅,翠漾成微微鵝黃,清風拂過柳葉紛飛。涼亭內的兩人啊…
少焉笑了開來,他們不知這番景色下兩人多麼像一對戀人?
平日不多打擾他們,或許是想為他們多製造一點機會,可惜這兩個還是木頭一根,白費了他的好意。
少與女子接觸的後主早已習慣不與異性來往,又怎麼可能因為祈懷是護衛就待她特別的好?三不五時總要她陪他散心,這番明顯的意圖對於這個待在這裡有些年的他怎麼看不出來?
可惜啊…唉,要開花結果究竟還要多少日子?
「夏老弟,你不進去嗎?」少焉輕聲問道。
「不急,若是明日再來也無妨。」夏伶見狀,似乎也有些察覺到了涼亭內那股淡淡曖昧的氣氛。
兩人原先要體貼悄聲離去,卻被眼尖的祈懷給看見了。
「後主!」祈懷連忙起身,在後主身旁筆直站定。
「怎麼不進來呢?」後主招呼道,或許是背光的關係沒有看到夏伶跟少焉互相苦笑的臉。
「後主,在下就先去弄壺熱水來,你們慢聊。」


BACK NEXT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191-d931c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