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8.31 《勾霞》5
〈第五章〉


荏苒時光,匆匆歲月。
跨過數十日的漫漫,驚險。每日都有些許躁動,埋伏暗殺層出不窮。
或許後主說對了,唐主眼中的刺是他們,而不是後主本人。
的確,之於一個幾乎不會武功的後主來說,兩個武藝高強的侍衛威脅力的確大上許多。
「五個,加上那群已經昏死的三人,祈大姊,你那裡還有幾個?」
隨意打昏了想要佔據後院的刺客,少焉對著待在涼亭裡待命的祈懷一問。
「四個。」一個在牆外頭三個在屋簷上。
祈懷默默拿起彎刀,身形一晃哀號聲接踵而致。
前後相差不到一盞茶時刻,就連後主杯裡的茶都還未冷,今天總算告一個段落。
「真是辛苦二位了。」笑咪咪一點都不介意紆尊降貴當倒茶小僮的後主替兩人斟了杯涼茶。
接過,一口飲下的少焉不滿道:「後主,難道你都不擔心自己的安全?」
祈懷也是同樣的不贊同,只是她更為直接接受這樣的結果而挺身保護後主。
「有你們兩人在。」
一副被打倒的挫敗臉出現在少焉臉上,他抓來茶壺咕嚕咕嚕就是猛灌。「雙拳難敵四掌啊,後主。」
「百密一疏。」祈懷也是不太贊同。
「在得知琨的下落前,我不會有事的。」後主信誓旦旦道。
「萬一他們把您捉去怎麼辦?」少焉頗不信任道,「只有我們兩個還是不大夠的啊。」
後主依然故我,或者說還是一樣氣定神閑,對於自己的生死似乎不太在乎,身旁兩人長嘆,深諳都是同樣固執的人,提醒了一聲也不多說了。
「唉…」
但,確定四周都沒有了埋伏後,少焉不發一語的拿劍就是往外跑。霎時被他舉動嚇到的祈懷原本想要追上去,但卻被後主制止。
「讓他去吧。」
「後主?」這種非常時刻…
「你沒發現,只要過於安靜的時候他就會往外跑的習慣嗎?」後主笑道,對於他的舉動彷彿在習慣不過,「別追了,他會回來的。」
相處一兩年下來,他暗底裡發現少焉總是不會在唐府裡待太久,有時候像是在逃避什麼一樣,有時候卻刻意留下他們兩人。
有什麼目的他不在乎,他也尊重少焉的想法。他清楚平日吊兒郎當的他隱瞞的許多事情,但那不打緊,在他的眼中他永遠都會是他。打從第一次他在後院裡看到少焉第一眼起,那時的淡漠與現今的態度差異多大,多少都可以推敲出真正的樣子。
「不管怎樣,他都還會是他的。」
他如此對祈懷道,但她卻只能回應不解的神情。


----------


聽著傳信的下僕得知一連串的偷襲皆無效的扶令,坐回臥褟上支著手沉思。
唐主的目的已經如此明顯,卻沒有痛下殺手…是在等後主自己報上地點,還是另有打算?
另外,後主那裡為何還是只靠兩個侍衛抵抗?縱使他們武功在高強也難保後主安危,還是他們愚昧到以為他們兩個就可以與整個唐府為敵?
不可能,就憑他見過後主那麼一次面,他確信那外表看似好人無脾氣的後主背後肯定有他害的地方,否則不可能在唐家裡立足如此之久…
難不成他們勾結外人……
他傳令下人,暗中觀察他們與外界的互動。
屬下冷冷回應的聲音提醒了他自己的身分,在唐家中他也並不全然是受到唐主信任,互相利用吧,他心想。上次與唐主一番對談下他了解他只是需要一個可以利用的棋子,可惜他也並非是什麼忠義之士,更別說對他效忠了。
一年多前來到唐家只是一時興起,聽到傳言唐家有一塊美玉而吸引了他前來,憑藉他的手段想要在唐家佔有一席之地也非難事,只是…
看著外頭那盆蘭花,他的弟弟拜託他照顧的蘭花也需要一個地方日曬,或許是這個原因迫使他留下。
反正他也與唐家無關…湊個熱鬧也好。


----------


日升日落,伴隨著日復一日的生活少焉也開始懷念起平日無所事事的日子。
踩著依然嫩的葉芽他走向桃花林,不像唐家後院的桃花春一過落花飛灑,四季如紅景色如織,每每靠近都可以聞到淡淡的桃花幽香沁入鼻內。
這座桃花林外頭有結界佈置,他笑了笑,不同往日懶散的笑容,緬懷與一點歲月的沉澱浮現在他的臉上,就連眼底的偽裝都粉碎殆盡。
於是他變的一點都不像平日的自己,跳脫飛揚的年少不羈頓時間沉穩下來,就連邁開的步伐也沉重起來,彷彿有多少塵物染了他滿身,那樣痴、那番不能解脫。
直到完全通過結界,再度睜開眼的瞬間變了一個人,也可以說是收起了武裝而流露出被歲月洗禮的痕跡。
「我回來了。」少焉笑道,風拂來一陣桃花落的回應,他接過一朵巴掌大的桃花,嬌豔紅潤,花瓣上還殘有清晨的露水。
赤裸裸的表達自己愛戀的心情,剎那間為這整片的桃花林改變了自己蛻變成更令人安心的身影,拋開不久前的生活,此刻他只為現在而活。
想念的隻言片語說也說不出,索性不說。他坐在林中最大的那棵桃花樹下,在他眼前似乎出現了一道婀娜的淡影,手執一株桃花淺淺的笑著。
「已經看見影子了,霞兒。」他對著那道淺影道,女子點點頭,將那株桃花放在他的身旁就消失不見。
他看著那株桃花想起了後主特別在後院種植的桃花,他說,那片桃花是他請個友人移植過來的,在他第一次看見花盛開的景色時他想起來在哪裡曾經見過。
那片桃花也如同這裡一樣不容易凋落,縱使過了春日一兩個月依然依稀可見到較慢開花的倩影。
他刻意忘卻那段血淋淋的往事,在那裡待了下來,或許是想要弄懂當年的悲劇而待在唐家,心底還是有那麼一點渴望那個人不是真心要下毒手奪走他們的幸福,但他始終查不到。
玉被藏了起來,並且下了封印需要另一塊玉來解開。
待在後主的身邊很好,他沒有唐主那股壓抑不住的戾氣以及野心,他會選擇待在他身邊也是看中的這個原因而替他賣命,或許他把他當作當年依然天真的『他』,最後為什麼會變成那樣?他始終不懂,平日他最討厭貪慾還是暴力什麼的。但是那天,決裂的那天,他確實在他臉上看見了對於玉的執著。
將臉埋在自己的雙掌裡,他知道身後的桃花在安慰他,也明白他心裡所想的。
他苦笑,「我又想到過去了…真是的,說好不再去想了。」
過去的都過去了,只是他還是奢望知道當年的真相,只是、只是…
人事已非啊。



BACK NEXT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196-885a96e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