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9.06 [GB]《暗祭》
《暗祭》


蒼茫的大地上,只留下一個人,他慢慢蹲下身子,蜷縮起身體。
晦澀的冷風拂過蒼涼的大地,似乎連他最後呼吸都一同奪走。
他慢慢調整焦距,視線向地上的屍體一個個移去。
腐敗的氣味似乎一再提醒自己,那些人,都已經死了。而活著的只剩下他一個。

那也不過是一瞬間的光景,在漫長的記憶之中。
鮮紅的記憶塗染在色的噩夢裡頭,陣陣哀號不斷打擾著自己的耳朵,最後回到死寂。
一道閃光將大地燒個精光,如陽光般熾熱,萬物都臣服在他的腳底之下;於是,鬥爭就這樣開始了。
不斷的獵殺,將所有障礙都與以剷除。最後留下孤獨的皇帝。在陰晦的森林裡頭找到了坐在孤藤上的魔女。
“臣服於我,我將饒你不死。”聲稱雷帝的人如此說著,沉著的聲音裡頭飽含著君臨一切的睥睨。
然而,魔女並未回答,那雙久未見著的湛藍卻回答的一切。

──你無權命令我,帶來破壞的帝王。

帝王與魔女間的對峙,到了臨界點。然而不馴的人並未僅有魔女一人。
遠處裹著死神袍的獵人出現,長長的風衣下擺挽出優雅的折皺。
宛若死神般帶來不祥的衣男子輕按著自己的帽緣,緩緩的低吟著令人聳動的聲響:

──你也是爭奪魔女的人嗎?”
──不,他將臣服於我。
──那麼,就看誰勝誰贏吧?
——一定要決勝吧!

色的死神輕舉手中的鐮刀,蒼白的大地裂開了棱角。
魔女並未作聲,只是坐在孤藤上看著帝王與死神間的牽扯。
神與人?誰輸誰贏?
或許贏的人是惡魔。

沙沙的窸窣響起,刀光掠影,慘白的苦冷在冰冷的顫抖中顯現在早已脆弱不堪的森林之中。
然而蟲與動物們開始嘶吼,一時間出現在打的難分難捨的二人面前。
對著魔女伏首稱臣。

──偉大的魔女之王…請讓我們臣服於你的腳下,臣服於你的風采之中。
──讓我即便是睡著,也能在您的風采中沉醉。

然而,蟲與動物們開始廝殺,但那也不過是為了爭奪魔女之王的那雙眼所逗留的時間。
那雙災禍之眼卻是比世上任何的生命更為瑞麗,那樣純淨的色彩卻是讓人們墮落的利器。
不久。
血流成河,在冷淡的魔女之王眼下,匯集成一條細長鮮豔的長河,將那雙罕見的漾藍色漸漸蒙上了紅色的火熱,紅色的妖冶。
就連天地間最後一抹水藍都消失的無影無蹤,真正的死亡開始降臨。

魔女之王揚起了一抹微笑,天地為之變色,那或許是上天給魔女最後的一個賞賜。
一種令人墮落的利器,將世界重歸於暗的命運。
萬物皆停下了動作,就連死亡的鐮刀再也不能前進半寸,光也不在耀眼,失色於魔女的微笑之下;也不再有聲響,動物與蟲子們紛紛禁聲,讓那抹笑的跫音可以永遠停留在暗的大地上。
倏然,從暗深處出現的人將一切通通帶往地獄,快的連光都追不著,快的連死亡的鐮刀依然卡在咽喉,便斷了氣。
而時間卻從未流動過,造成這一切的罪魁,也不過是那人的微笑,以及那道身影所帶來的不幸。

“抱歉,我來晚了。”

宛若騎士的人開口,在走至魔女眼前時又再度將地上憤恨的雙眼刺瞎。
連最後一絲憐憫都不屑給予,似乎是騎士一個人的獨有的專寵。
魔女依舊沒有回話,只是用手搖晃著孤藤的樹枝,在空中漾著圓滑的弧度,就像死亡的鐮刀劃下時的優美。
騎士輕掬起魔女之王的手,仿佛那白皙的顏色是仍神最熱衷的祭祀,在墜入地底的深淵後,仍是沒有絲毫被汙染。
四周的野獸不自覺的發出悶悶的低吼,就連蟲子也不能掩去拍打翅膀十所傳遞出的敵意。
草木,皆兵。
那是騎士所背負的罪孽,在勾撘上的魔女之後的代價。

魔女輕輕躍下了孤藤的座椅,騎士沒有跟上前去,反而留在原地接受魔女所下的審判。

──還是,太過殘忍了嗎?

或許魔女怎麼也難以習慣鮮血飄逸的血霧矇矓,在腥味漸漸轉為瘴氣的同時,野獸與蟲子們也有了動作。
一撲而上,死的會是誰?
魔女沒有回首探究。

魔女沒有走遠,耳畔間依稀可聽見刀起刀落的聲響,以及野獸臨終前的哀號,還有翅膀衰微的細弱拍打。
輕輕的嘆息從他冰涼毫無感情的唇淡淡逸了出口,悲憐?還是惋惜?
畢竟大地上僅剩他一人。

坐在枯黃的大地上,似乎仍然可以感受到帝王不可一世的威嚴;拂過的冷風彷彿死神的吹息;失去的聲響,在最後的咆哮聲消失之際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最後留下魔女一人。

蜷縮著如蒲柳的身子,魔女努力的讓自己在這片荒涼的大地上留下最後的見證。
究竟是誰造成了這一切?
再次一一看過躺在地上的屍體,他們最後的歸宿會是哪裡?

──天堂?還是地獄?
──亦或留戀在人間?

嘲諷的笑容悄悄浮現在魔女白皙姣好的面容上,勾起了一種落寞的美感,在天地間都被戰火吞噬殆盡的同時,這已經是最美好的一種救贖。
彷彿要將自己最誠敬的敬意向天地膜拜中,他完成了暗的使命。

──或許魔女的職責,就是將暗降臨於人間。

自灰色的天際綻放了一抹迷濛的柔光,籠罩在殘破不堪的陰暗之中,也將魔女照的全身模糊不清,似乎是情人的懷抱,魔女的唇角揚起了一抹溫柔的微笑,哪股魔魅最後化成了一種銷魂蝕骨的柔情蜜意。
像是對一切的解脫,亦是一種歸宿。
屬於暗的魔女投向的光明的懷抱,倏然飄起了幾片羽帶來的永遠的暗,在光芒之中飄然走出一道瘦長的身影將魔女抱個滿懷。
天使的羽翼漸漸墨,而魔女的微笑則留在暗之中。
天地間再也沒有任何色彩。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03-2cda9f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