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9.06 [GB]《久夜》
++-----久夜-----++


永夜,渴望看清一切的殘忍…

直到遇見了你,永遠的暗才有了光芒…



一如往常托著眼鏡看著眼前的景象,享受海風打來刺刺麻麻的觸感,被打到岸邊的貝殼有一動沒一動的隨之移動,隨著海風、海浪,以及銀次的腳步滾動著,瞇著細長的雙眼探望海平線那一頭夕陽,悄悄的讚嘆不輕易滑落出口,反倒銀次的聲音已經傳入耳朵…

「今天的夕陽好漂亮呀……」
「對不對呀?阿蠻…」銀次突然轉頭過來,收起突然溢出的情感,他又用他那五分輕狂三分驕傲兩分無謂的聲音道:
「白痴,每天都有夕陽,有什麼好看的?」成了習慣的囂張語氣,即使面對是他最重要的人面前,他依然不會輕易表露情感,或許哪一天他可以真心坦然面對他吧…他只知道,現在的他依然放不開心底最沉重的枷鎖…
「可是在海邊看就是不一樣呀!」
「是嗎……」是因為有你在吧…
就是你在身邊,所以一切看起來普通的景緻都有了生命…
就是有你在身邊,所以應該孤寂的夕陽看起來不在寂寞…
就是因為你的存在,夜才不變的那麼孤獨…
悄悄的嘆息不經意的露出,什麼時候他也變的如此多愁善感了…?
「阿蠻?你說什麼…?」過大的強風,讓銀次的聲音變的模模糊糊的,眼前的頭髮也讓他看不清楚銀次的表情…
不過,他知道…銀次的視線膠著在他的眼底…
那種熾熱的眼光…令他不自在的眼神……
下意識微低著頭,讓眼前的瀏海遮住了自己的邪眼…
「不…沒什麼。」

「阿蠻,我們以後常常來這裡看夕陽好嗎?」
「好呀…」只要他在身邊就可以了吧…什麼地方都無所謂…重點不是在哪裡,而是在他身邊…
看著背對著夕陽的銀次…陰影掩去了稚氣的氣息,有別於平日的莊嚴,悄悄之中,他已經是足以站在他身邊的人了呀…現在的他,擁有雷帝的氣度,也擁有銀次才有的溫柔…
屬於陽光的少年…平日的銀次,就像剛升起的日出,或許不甚耀眼,但是卻讓所有人褪去了夜帶來的寒冷;雷帝時的他,就像正午的艷陽般熾熱,所有人敬畏他卻又不敢靠近…
現在的他,卻擁有夕陽的溫暖以及溫柔…
在他身邊,是心情最輕鬆的時刻…
「我就知道阿蠻最好了!」突然被銀次抱入懷中,不管幾次都不能習慣與人有直接接觸的他,總是會不由自主的輕顫了一下…
天性的距離…不習慣體溫的傳遞,銀次過高的體溫對於他還是很難適應呀…即使他是他最重要的人也是一樣…
「好了拉,不要再抱了…」推開身上那高出的體溫,卻在下一秒發覺離開之後自己多麼的冰冷…
「嗚…不要拉……阿蠻再給我抱一下拉~~~」突然腰支被銀次抱了起來,失去的溫度突然又被補回,是因為自己也想要擁有溫暖嗎…?!所以他沒有拒絕銀次第二次的要求…
算了,就這樣維持下去也不錯…雖然銀次平日看起來雖然呆楞呆楞的,但是他心底還是很相信他的…只不過,有誰會發現呢…?不過別人的想法不在他的思考範圍之內,他們要怎麼想就隨他去吧,他美堂蠻一向都是不管別人的想法的…
難得乖巧的靠在銀次胸懷裡,看著眼前的夕陽沒入海洋之中…

「阿蠻,我覺得你的眼睛好像大海唷……」靠在銀次身上發楞的他,還沒有會意銀次所說的話,鼻樑上的眼鏡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白痴,眼鏡拿來呀。」直射的陽光刺進平日幽暗的眼眸,瞳孔突然縮小,惡狠狠的瞪著眼前的罪魁禍首,而他,則一臉笑咪咪的直盯著他沒有防備的眼底瞧。
「不要,太陽都快要下山了,阿蠻你戴著眼鏡就看不清楚夕陽了呀,所以還是摘掉眼鏡比較好…」
他到底在說什麼呀?!他戴眼睛關太陽什麼事呀…
「拿來!」沒心思在夕陽美景上了,銀次這傢伙到底在想什麼?!
「才不要!」
「除非…」突然放大的臉孔,下意識想要退後保持距離卻發現自己的行動都被銀次所嵌制著,快奪去自己呼吸的唇瓣一開一闔的,令他難得的臉紅了。
可惡…他沒事靠的那麼近做什麼!!?
「除非什麼?」連話都不敢說的太大聲,就怕眼前的那個人會突然發難,做了不該做的事情…
「除非阿蠻也能說說看見夕陽的感覺…我已經說了這麼久了,我也想知道阿蠻的看法呢。」
看法?!他?!
銀次開始想要掌握自己的心思了嗎…?
為什麼?!他不是一向不會猜測他人的心思嗎?!為什麼會突然想要知道他怎麼想的呢?
是不安全感的關係嗎?或許吧,他一直沒有跟銀次說過隻言片語,所有的事情他都盡量不跟銀次說,不只是他,其他人也是一樣,是因為這個原因,讓銀次產生的不安全的感覺嗎?
也許該試著敞開心胸告訴銀次…不只是他,就連他自己也同樣擁有不安,他害怕現況下的情形會在改變,他不奢求太多,只希望可以像這樣保持下去…

「你想知道?」
「嗯!」

「…你說我的眼睛像海一樣,你知道當海失去了光之後,會變成怎麼樣嗎?」
怪他彆扭也好,怪他不夠老實也好,他就是無法坦然將自己的心話說出來,他聽的懂嗎?!聽的懂他的言下之意?!
「不知道…」看見你搖搖頭,其實早在我說這話時,早就已經知道你的答案了。
「陽光照射之下的海洋,就像暗的世界看見了光亮,依戀的赤裸在他的懷抱之下…」卻忘記深沉之下的海底,是永遠見不到陽光…
心底深處的孤獨……
「一但光走了之後,原本風平浪靜的海面開始波濤洶湧……」
「這樣,你明白了嗎?」
他想說的很簡單,就是希望他不要離開他,他不知道再次遇到暗的他會變成什麼樣子…
習慣了暗的雙眼突然看見陽光會讓自己睜不開眼睛,卻又在習慣光亮之後被暗奪去雙眼,開始貪心的他希望陽光永遠都不會下山,即使只是夕陽低垂的微弱光芒,那也足夠了。
「阿蠻,我絕對不會離開你的!」聽見你信誓旦旦的聲音,即使我還有什麼不安,也被你的聲音撫平了…
「…銀次……」


就是遇見了你,開始貪心夕陽最後的那一絲光芒…


「我們回家吧…夕陽已經落下了,沒有什麼好看的了…」日落日出,每一天都在循環…沒什麼好悲傷的……
只要他在身邊就足夠了呀…
「嗯,我們回家吧。」聽見你的聲音,就像是回到家中一樣…他想,那個家裡,一定有他的陪伴吧。


遇到你之前的日子
就像盲人看著暗的永夜
直到你出現了
永遠的夜才有了光芒…



誓約之吻悄悄落下,被陽光親吻的海面顯得溫柔許多,狂暴的心情在陽光的包容之下褪去了暗,永不分離的字句在彼此心中烙印著,在這裡,太陽永遠不會下山…因為他已經擁有了屬於他的曙光了……


>>《久日》

20040102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05-e681ede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