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9.06 [GB]《櫻の淚痕》
《櫻の淚痕》


飛舞的櫻花飄蕩在幽暗的林間,夕陽餘暉撒在草地反射金黃色的釉光,透過枝葉撒下溫和而不刺眼的光芒,在皮膚白皙的人兒身上,映照出柔順溫文的神情,面蓉佼好的五官有著淡淡的憂愁,噙著笑的嘴角看似狂傲卻隱約透露出孤寂的滋味,夢幻般的迷濛色藍眼讓人想要一窺就盡卻總是迷失在那蠱惑的深淵中,像是洞般將天地吸了進去,也將纏繞在身上的孤獨給帶去,留下一個人承受著孤單的影子。
濛濛細雨將景物畫的模糊起來,泥沼般的思念奔騰,身陷其中不得呼吸,渴望氧氣的潤喉也在他失去他的時候一並帶走;夕陽將一個人的孤寂拉長,伸出的手勾不到他的衣角,失落的心情佔據心底最脆弱的一隅哭泣;落在髮梢上的櫻花吸收了橙黃的溫暖與粉紅的柔情,反襯他一身的白衣的落寞,褲的苦冷;臉頰上的痕跡分不清楚是雨是淚,雨痕?淚痕?相同寂寞的哀傷;豆大的水滴沿著消瘦的頸子四散到承受莫大壓力的肩膀以及溫暖他人的胸膛,浸濕的不只是他的身,也有他的心。
一幅畫,用夕陽當鎂光燈照射出用雨塗抹的景象,櫻花隨著雨絲飄落,橘黃色的夢漸漸被蔚藍色的冰冷掩蓋,窸窣的雨聲打在櫻花上的節奏隨著人兒低沉的嗓音唸出懷念的名字:
「邪馬人………」
寂寥的空洞需要填補,一個人的身影太寂寞,輾轉難眠的思念壓迫著自己心底的盒子,即使是罪惡不可以碰觸的秘密,自己也如同潘朵拉一般忍不住誘惑打開最沉痛的過去,以為自己會忘卻的記憶在挖開傷痕累累的傷口時,就像是撒了一把鹽加深自己的痛苦,卻依然義無反顧;苦盡甘來,美好記憶在悲傷劃下句點前的甜蜜,一嚐再嚐,回味其中不想面對現實。
「…我來看你了……」涼唇吐出最平淡的字句蘊含著最深刻的情感,收起隔閡的墨鏡,明亮冷冽的眼眸盯著眼前的櫻花樹,柔柔的微笑有著不為人知的苦澀,這是他一向不給他人窺探的深層幽暗。
手上端著日本清酒,舉著像是敬酒的姿勢,然後緩緩喝了下去,冰涼的滑順在入肚時化為火熱的燃燒,沉澱自己澎湃的思念。
又再次倒了酒,這次不是由自己喝下,而是將它倒於櫻花樹下的,淡淡的清香撲鼻,一如入口的迷醉刺激自己的神經。風帶走酒味,帶不去酒意,但是這陣風卻讓杯酒像是消失的無影無蹤,除了地上那水灘可以證明有人曾經倒過東西,其他,不復存在。
對於他,他的存在是絕無僅有的;對於他,這棵櫻花樹是獨一獨二的。
因為,這是他埋葬邪馬人的地方。
「我已經滿十八了…你可別再叫我小鬼呀…」他微笑,一如他以前反抗他不是小鬼般的天真模樣,一想起以前總是為了年紀爭執,不由得他輕笑出聲,「嘻嘻……」
「我成年了,你也沒資格說我不可以喝酒了…你這個喜歡看著櫻花樹喝酒的男人……」想起他賞花總是會帶著一瓶清酒,自以為很有氣質的坐下來獨飲,在他想要偷嚐時斥責的模樣,嘻鬧完想要刁跟煙卻總是被他反駁會引起森林大火的吃鱉樣,總是搶著他想要吃的壽司,總是用對待親人的關懷看著他的模樣,總是在對望時發現曖昧情愫的尷尬………
抹去臉頰上的水滴,拂過嘴唇的雨,帶著酒的辛辣,似淚的鹹味,雨水的冰冷,他沒辦法把視線從櫻花樹上離開,遊走的風兒也依然回蕩在他的身邊,遲遲不肯離去。
「這次,我又帶酒來給你了…」沾了酒後的臉蛋微微醺紅,勾起的笑容帶著挑逗的妖冶,拂過的和風像是碰觸他的臉蛋般輕柔,撥去眼前的瀏海,一如他過去在他額上留下晚安吻的烙印,他的人,喚化成風陪伴著他嗎?!
「邪馬人……」像是看見他的幻影一般,他伸手狀似要碰觸他的衣角,但卻在想到什麼頹然又放下手來。

在你放手之前,你曾看回頭看我一眼嗎?
在你離開的時候,你願意多看我一眼嗎?


「我說過我會用鮮血祭拜你…你可要知道我的血很珍貴的呀…」就是因為珍貴,所以只能給自己最重視的人,他的思念融在血中不能自己,痛楚隨著血液循環到各處,一種麻痺、深入骨髓的刺痛,以為自己什麼再也感受不到卻每每被佔據思緒的身影擊醒。
如果可以,他希望可以忘卻,他希望他可以不再尋找一個不會再回頭的背影,他的溫柔笑容是最嚴的懲罰,因為他不能在擁有,美夢醒來發現自己一身冷汗,以為已經得到手的幸福卻在夢醒的時候化為最殘忍的報復。
他的血,是詛咒的淵源;他的血,有著分不清的濃情。
殷紅的血液隨著皓腕流出最沉痛的背負,擁有著不可抗拒魔力的血統,在夕陽照射下更顯得神聖,也顯得罪惡。
扼殺了幸福的右手帶著詛咒將不幸帶給他人,最留給自己最苦慘的自責,沙沙的樹鳴聲像似哭泣般將安詳的境域引起共鳴。

──逢魔が刻

昏橙的天空染上的妖媚的詭譎,背對風的髮絲忽然飛舞,一瞬間內,櫻花如舞朝顏面飛奔過來,渴望光芒的溫柔藍眼不得不將瞳孔縮起,瞇著細眼瞧著,熟悉的身影帶著記憶中的微笑朝他走來。
想要飛撲過去的身影,雙腳卻像是深陷泥沼之中動彈不得,被奪去吟誦美麗字句的雙唇開開闔闔,咿咿呀呀只能發出簡單的單音,但是那個名字卻不知道在心裡呼喚過多少次,一輩子只能在記憶中迴響的名字。

“邪‧馬‧人……”

好不容易觸摸到他的衣角,來不及跟他說出心底最沉重的字句,擁抱到的身軀隨即變成了櫻花,漫漫在空中飛舞不去…
被時間追趕的夕陽帶著光芒逃逸,星月駕著藍色夜景佔據天空,所有景物一瞬間黯淡下來,包括期待的雙眼被落寞取代……

日,落了…



20040215Fin


還在文字華麗的時期所寫...
現在要我想我也想不出來了orz

04年的情人節賀文。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06-d6458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