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9.06 [GB]《笨拙的敏感》
上篇>> 《曖昧的矛盾》



《笨拙的敏感》

 
坐在吧檯前頭,銀次吮吸著快要冷掉的咖啡,靜默,就像是波兒第一次看見他一樣的難以靠近。
「怎麼了?瞧你安靜的跟什麼似的。」
手指莫名了輕顫了一下,但仍不動聲色。
「我…遇見夏彥了。」就在方才他進門之前。
「那又怎麼樣?」翻了翻報紙,發現自己已經看過以後便拿起手邊的香煙起來,吞雲吐霧。
他自然不會告訴他,方才他還帶著他的搭檔回來。
「那是我插不進去的世界…」
點菸的手愣了會,沒輒的聳了聳肩道:
「那又如何?難道你跟他現在還是活在過去嗎?」
「但是他的存在讓我感覺到我跟阿蠻還是有隔閡的呀!」敲桌,握緊的雙拳顫抖。
因為,他從來不曾參予過他的過去。
「難不成他就不會有嗎。」
「什麼?」
銀次抬起頭來,波兒的神情是他鮮少見過的。
一種歷經滄桑的落寞,他也在阿蠻臉上見過。
「當花月、士度來到這裡的時候,他又何嘗不是跟你有這相同的感受?」煙灰灑在一旁的煙灰缸,波兒冷淡的道。
銀次無言,他沒有想過阿蠻的感受。
「對於他而言,那只是朋友罷了。」波兒頓了頓,續道,「但也是敵人。」
對於那個人而言,或許沒有任何人可以稱的上是朋友,那個人的心思太過複雜,對人的關係也同樣複雜。
「我…」
「你無時無刻都跟過去會有牽扯,即使那已經轉換成現在,或許你不在意,或許你沒察覺,但是在一旁看的人會有什麼感受?你明白他這人是最討厭跟過去有所牽連的。」
犀利的話語,刺痛了銀次,但也罵清了他心底的疙瘩。
「對不起…」
「你用不著跟我道歉,我只是把我看到的告訴你罷了。」
銀次看著用著湯匙攪拌著咖啡,漩渦狀的混濁一並將他的心思進去。
「阿蠻…很討厭他的過去?」
「稱不上喜歡,或許你該問問其他人。」
「問夏彥嗎…?」銀次苦笑,對於夏彥他只覺得他們之間的衝突一定是個誤會,但他又怕誤會解開時阿蠻跟他之間築起了無形的圍牆。
「如果你願意的話,或許你可以聽見很精采的身世。」
「那我可以去問瑪麗亞小姐…」銀次低聲咕噥,波兒輕笑了數聲不接續。
「喂…波兒,你會不會覺得我很自私?」
「喔…?」波兒挑眉,有些訝異他會這麼覺得,「要看你怎麼論定。」
「每次看見阿月跟士度的時候我都很開心,提到無限城我只覺得懷念,可是我都忽略了阿蠻會有什麼感覺…」
「自私是人的本性…或許你也可以說他不讓你分享他的過去是他的一種自私。」
又再度沉靜下來,銀次趴在桌子上看著一旁的時鐘滴答滴答的走著。

「你可以上去看他。」波兒突然道,「他發燒了。」
「耶?!!!」聽見他出事了,銀次趕緊跳下椅子衝上去,「你怎麼不早說。」
面對銀次的責罵,波兒也不怎麼在意,「因為,他需要一點獨處的時間。」
從剛剛那個人的表情看來,剛才兩個人肯定說了些什麼吧…
不然,也不會一臉拋棄了什麼的神情離開這裡。
「要你上去,只是要你把他帶離過去罷了。」
波兒說的很小聲,飛奔上去的銀次自然不會聽見。


銀次一推開房門,便是看見阿蠻低頭屈膝抱著雙腳的模樣。
「阿蠻…」
「銀次?」阿蠻勉強打起精神起來看了看銀次,有些詫異。
看見阿蠻帶著倦容還不休息的孱弱,銀次衝了過去要阿蠻躺下:
「都發燒了還不好好休息。」
「已經休息過了啦。」被強迫躺下的阿蠻有些吃痛道。
「阿蠻,你吃過退燒藥了嗎?」
「吃了。」
「那…你早上出門做什麼啊?」
阿蠻微一挑眉,嚇的銀次以為他問錯了,但是阿蠻卻開口了:
「還書。」
聽見這個答案,銀次不太滿意…
「為什麼會發燒回來?」
如果,他去找的是夏彥的話…那,不就是夏彥帶他回來的?
「……淋雨…」
阿蠻說的很小聲,但是聽在銀次耳中卻是轟隆作響。
「什麼────阿蠻你跑出去淋雨?!!!」
「還書的時候下雨,天知道那個時候會下雨…」阿蠻說的有點委屈,嘟嘴皺眉的樣子讓銀次根本生氣不起來,火都被滅了。
看見銀次像是消了氣一樣的皮球攤在地上,阿蠻嗅到了一絲不對勁。
「銀次,你怎麼了?」
「沒有。」
鼓著腮子賭氣不理他的樣子會是沒什麼嗎?
看了看時鐘,算了一下他可能會遇見的人。
「你遇見了夏彥?還是波兒又跟你說了什麼?」
被料中的銀次嚇的下巴都掉到地上去了,天啊!阿蠻是神嗎?連這個都可以料的那麼準。
那麼,帶阿蠻回來的人真的是夏彥了?!
「銀次…你別想太多。」看他的吃驚的樣子,看來他料中了。
銀次背過身子去,不讓阿蠻看見他現在的樣子。
阿蠻坐起身子,搔了搔自己的髮絲,忖量自己的字句低聲道:
「銀次…我想,我可能有話要跟你說…」
聽見阿蠻要說話,銀次想要轉過身來卻被阿蠻阻止,「不了,就維持這樣子就好了。」
聞言,銀次也只好待在原地。
「你跟夏彥見面過了…你還記得你說我不想跟他們交手事情嗎?」
「…記得。」
阿蠻輕嘆了一口氣,很小聲,但是銀次卻感覺到了,那是一種無奈的低嘆。
「既然如此,你應該察覺到我跟他之間的矛盾……」撫上自己的唇,阿蠻的臉有些羞紅起來,但是背過身去的銀次沒有看見,「今天是他的生日。」
銀次吃驚回過頭來,但是阿蠻卻低下頭去續道:
「他曾經是我最重要的朋友阿~但是現在見面卻要動刀弄武,銀次…你能明白這其中的矛盾嗎?」
「誤會解釋解開不就好了嗎?」
阿蠻搖搖頭,「只有這樣,是不足以抵銷我的罪過的…」
「我跟他們彌勒一族的恩怨,單單只有誤會冰釋是不可能咳…咳咳──」
「阿蠻。」顧不得阿蠻的警告,銀次趕緊轉身替阿蠻拍背順氣。
「不…咳……不要緊。」又咳了幾聲,阿蠻拿起一旁的水杯喝了幾口水順氣。
看見阿蠻眼底傳出的不安,以及希望他能諒解的樣子,他再怎麼樣的遲鈍也明白阿蠻遇見他的時候那種矛盾。
「阿蠻…你好好休息吧。」
「銀次?」
阿蠻抬頭看著銀次,但是銀次卻輕吻了他的額頭要他躺下休息。
「病人要好好休息唷!」
或許,他才是最自私的…他能夠開開心心的跟阿月他們在一起,希望阿蠻可以跟他一起分享,但是卻不知道阿蠻是否願意接受。
這樣的他,才是最自私的吧!
看著銀次清的眼底,阿蠻伸出手來抵在自己的額頭上無聲的低笑。
「怎麼都是一群固執的傢伙…」
「阿蠻,我相信誤會一定可以解開的,就像我跟馬克貝斯還有士度一樣。」銀次信誓旦旦的笑著,對於方才他嫉妒他們之間的關係都轉換成同情,因為他們是怎麼樣都無法在一起的朋友啊!
「…天真…」阿蠻在心底道,但是卻喜歡上銀次這一股單純。
因為,他跟夏彥之間,早已經失去了單純的機會了。
「嘻嘻…」銀次坐在窗褟一角,看著阿蠻又沉沉睡去。
如果真的要比的話,他比夏彥幸運多了,不是嗎?
至少,他跟阿蠻擁有的是現在啊!




20040630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08-8e7ec0e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