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09.17 [網王]《十五夜》乾海
「再等我一下,我馬上就好。」
「嘶…」

看不慣亂七八糟的場面,海堂彎下腰收拾那些零零散散的筆記以及拿來裝乾汁的空罐子。書包雖然是放在櫃子裡,但更多數的時間在塞不下這麼多東西的情況下一個紙袋或許更有實效。

於是,除了筆記與空瓶之外,他還看見了一副價值不凡的望遠鏡。


「嘶…」乾學長就是用這個東西觀察資料?

他突然覺得脊椎發寒。


「那個啊,站在很遠的地方也可以看見比賽。」
發現小蛇疑惑的某逆光男笑笑解釋:

「所以啊,小的比賽即使在最遠的球場我也可以看見喔!」

這句解釋就不用了,海堂臉紅心想。


「對了,明天就是星期六了,你要不要明晚陪我去買點東西?」
海堂想了想,反正也沒什麼重要的事,隨口就回道:
「好。」
「嗯,那我明天晚上去找你,就這樣了。」



──《十五夜》


『陰曆八月十五日的中秋節,本來是中國的節日,大概在八世紀初的奈良時代以後,才流傳到日本。』
『在這之前,日本固有的「賞月節」,是陰曆九月十三日的「十三夜(じゅうさんや)」,中國的中秋節則稱為「十五夜(じゅうごや)」。 』


他翻著課本,台上老師嘰哩瓜啦發表自己的高論,耳邊傳來小聲的私語,說老師是終於把到女朋友而今年賞月不用孤家寡人而興高采烈。

分明就是不關自己的事,聲音從耳邊傳過很快就忘記,想要看看是否還有重要的筆記要抄,卻驚覺老師一整節講解賞月的習俗及典故之外,什麼痕跡也沒有在板上留下。

「嘶…」

下課鐘響,腦中什麼也沒記進去,這對一向上課認真的他有些少見,但今日老師所說的的確沒有什麼多大的重點,至少考試不會出現。


收好書包,不習慣與眾人擠在走廊上的他選擇最後離開教室,順手關起了靠外頭的窗戶,回頭發現值日生也不知道跑到哪去了,他嘆了嘆,把所有窗戶關上。
等到他簡略把值日生該做的事情做完,校園感覺已經靜到沒有聲響。

習以為常的離開教室,猛然驚覺學長站在教室外頭等他。
快步跟上,一個微笑遞來示意他清楚不用道歉的溫柔,他偏過頭,耳根子微微泛紅。

然而今天一天就這樣草草結束,而部活今日下午也暫停一天。


***


「九世紀初,每逢十五夜宮廷貴族會舉辦『觀月宴』,或是『月之宴』,賞月喝酒、朗誦即興、以及和歌。」

他坐在床舖邊,舉著啞鈴偏側頭聽著乾沉穩的嗓音。

「賞月的時候我們不像中國那方吃月餅,而是吃糯米團子,我們稱為『江米糰子』或是『月見糰子』。」
「然而春天有『花見酒』,冬有『雪見酒』,秋自然就是『月見酒』了。」

「那夏天呢?」
海堂停下動作問道。

負責回答的人淺淺一笑,「在江戶時代,陰曆七月二十六日,大概是在接近八月下旬的時候,有個叫做『二十六夜待』,或許是氣候過於炎熱而祈禱秋天趕快來臨,那麼,不如來個『大觀月祭』吧。」
「流傳到現在,漸漸演變成『夏祭』。」

「嘶…」真多項目,海堂心想。
停下的動作又運作起來,一隻手突然取走了啞鈴,他往上望,然而那張略帶不滿的神情帶著一點寵溺的沒輒道:

「今天這樣就已經夠了,再做下去會肌肉拉傷。」
「可是今天沒有部活活動…」
「那就好好休息。前陣子的訓練過度,是我向龍教練建議今天下午休息一天的。」

雙眉皺的像是要交纏在一起一樣,乾坐在他身邊長手一圈將人拉攏到自己懷裡:
「何況在過兩天,就是十五夜了不是?」
「嘶…那有什麼關係?」海堂瞥了瞥乾一眼,也不是刻意怒視,只是那雙眼總是讓人誤會是在瞪人。
不過這可不包括他本人,親啄了他臉頰一下,看見如預期般紅透了肌膚,暗自竊笑了數聲。

「還笑?」手肘往外推了推,乾發現小情人已經彆扭的撇過頭去不看他才止住笑聲。
「好好好,我不笑就是了。誰叫總是那麼可───」
「你把接下來的話說完就給我滾回家去!」

立即阻止乾面不改色肉麻兮兮令人臉紅心跳百分百的愛意告白長句的海堂伸出手捂住那張總是吐出甜死人的砂糖,臉紅──先閉上他的嘴才是重點!

乾點點頭,舉起雙手求饒,他可不想發生“羞妻為躲避老公愛意而動手殘害親夫的悲劇”。

手剛放下,雙手自動往前伸出,圈住,收緊。
擄獲害羞小蛇一隻,他刻意忽視從肩膀上傳來要他退開的示警。


「你到底今天是來做什麼!?」
抵抗無效的海堂放棄掙扎,半放棄似的掛在他身上問道。

「來看看小是不是又過度訓練了啊!小你想到哪去了──」
惡意的尾音上揚,乾語氣曖昧的回答。


「嘶……」

臉紅──不對!

吸氣、吐氣、吸氣、吐氣。
絕對不要跟一個瘋子計較太多,傷身、勞心。


「明天,記得。明天我會來接你,要穿著和服漂漂亮亮等我來喔!」
鬆手,趁機偷了個吻的乾瞬間內退到房門邊,送了個飛吻就離開了房間。

「什麼漂漂亮亮等你來啊──」
枕頭打上房門的聲音清脆響亮,刷紅臉的某蛇君喃喃嘀咕,「不是說只是去買個東西…學長你到底在說什麼啊?!」


說了一大堆莫名奇妙的典故,莫名奇妙約他出去,又莫名奇妙的要他穿和服等他,乾學長的腦袋裝的東西是不是愈來愈不正常了?



「哥,你太激動了。」不知何時出現在他房間裡看電視的葉末關掉電視轉過頭來對著情緒反應過度的老哥道。
「,媽媽聽到你親愛的學長明天要約你出去玩,媽媽這就去替你準備好和服,哎,這個季節出門逛街怎麼可以沒有和服呢…」
另一個不知道怎麼進門的母親滿懷激動的丟下這句話後就匆匆離開去準備寶貝長子明晚約會的服飾了。

「嘶……」
他頭一次覺得,他真正與這個家庭、不、這個社會脫節了。
這個房間好像不是他住了十幾年的房間。


***


青色繡著墨的帶子勾勒著夜一角牽起寧靜。

褪去那一條色彩斑斕的頭巾,他綁在左手上,右手上有著另一個人的體溫,暖暖的,藏在衣襬底下,他看見那個人微微向他一笑,舉起他的手在唇邊落下一吻。

「嘶……」
第N+1次撇過頭去,但手沒有放開。

交纏的手似乎是在宣告:你是我的。
然而廣大的人潮也從未將他們倆拆散,茫茫人海當中只要一個垂首或許就會消失不見,然而抬頭就可以看見那道高大的人影。


「穿這樣很好看呢。」
乾對著如他預期穿著和服陪他出遊的海堂道,青為主色,用墨勾勒著繁複的花紋卻不會顯得花俏,貼合身材曲線的設計隱隱可以看見布所包圍底下的曼妙,然而,那是長期訓練下的展現,沒有人會注意到引藏在那張凶惡之後的溫柔與體貼,或許看到了他的堅持與努力,但也只有在球場上罷了。

真正的好乾藏的很小心,不讓其他人發現。
他的好,只要屬於他一個人就好。

然而偶爾也該帶出來給大家瞧瞧。


「媽媽說…如果年底有機會,也會幫學長準備一件。」
真是的,媽為什麼要他轉告啊…

「跟小是情侶裝嗎?」乾笑道,換來情人的怒瞪。
「學長!」

乾手抓的更緊,不讓他有掙脫的機會。

「我們先去吃點東西吧,一定只吃幾口飯就跑出來了。」
「嘶…」還不都是因為你要對家人說一些莫名奇妙的話才會這樣。


「還有,我真的很期待跟穿情侶裝喔。」
「嘶…笨蛋學長。」


***


團扇上書寫著他不太懂其意境的俳句,反面畫著青竹;另一手則拿著棉花糖,腰間還有玩射擊遊戲換來的洋娃娃,有其中一隻長的很像越前的卡爾賓。
乾學長幾乎是一看到就掏錢決定標下牠來。

「因為喜歡嘛。」乾笑道,「這點小事怎麼可以不替辦到呢!」


他將剛買好糖葫蘆送到乾的面前,棉花糖有些沾上了他的臉,或許是手上的東西太多了,但是乾卻沒有伸手接過。

「我要餵我吃。」
「嘶…」

整串硬塞到乾的手裡,他轉頭就想要跑。
強而有力的懷抱將他送回了他眼前,乾咬下其中一顆送往他的嘴裡。

甜甜蜜蜜,在唇瓣分開的同時乾也吻去他臉上沾到的糖。

「果然很甜呢。」百分之百的邪意微笑。
「…笨蛋學長……」百分之百的羞紅顏面。



「走到章魚燒的攤子有73%會遇見菊丸和大石,在賣炒麵、大阪燒的攤子前會遇到桃城和越前的機率有89%,而不二和河村大概會在碳烤肉串或是握壽司那幾家店前遇見。」
在海堂決定往前走下去的時候乾突然攔住他的腳步,他投以一個疑惑的表情,然而對方只給他一個莫測高深的笑容。

「陪我去另一個地方吧。」


***


用竹葉編成的小籃子裡頭裝著幾顆糯米丸子,他有些錯愕,然而維持的時間並不會太久,嘴裡才剛嚐著丸子的味道,又被拉到另一個地方。

「這裡聽說有個只有在這個季節才會賣的月見蕎麵,我想一定很喜歡。」


還來不及感動,驚喜就接踵而致。
嘴裡傳來甜滋滋的味道,清的湯頭幾乎可以見到他低下頭的顏面,暈開了一層又一層的喜,連微笑都甜蜜起來。


「謝謝…」
「嗯,為什麼要道謝呢?」

乾取過筷子自己夾了一口,溫柔的微笑今天似乎都沒有闔起來過。

「只要快樂就好了。」


──因為你快樂,所以我才會感覺到快樂。


其實他根本就說不出話來表達,然而,兩杯清酒放在他們眼前,飄來的清香淡淡的,柔似外頭的月光,他捧起酒杯輕吮了一口,有些刺麻的口感瞬間奪去了他的味覺,而從喉間傳來一股幽香。

專注的眼光直盯著他不放,不知是酒精的效力還是那人的目光,臉瞬間紅了起來,卻沒有平日羞赧地撇過頭去,他拿起另一杯酒到乾的面前,漾著一樣幸福的微笑:

「學長,這就是月見酒了吧。」
「嗯。」
「那我敬你。」

搶在乾之前把酒喝乾,醉醺醺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或許自己想說些什麼都被眼前的人瞧清了,他不在意,或者還有些喜歡這種不用口說就可以明白的默契。

昏昏沉沉,大概是不敵酒精的效力,他打了嗝,接過乾傳來的淡茶,雖然恢復了點神智,但眼前還是朦朦朧朧,他放心的把自己交給身邊的人,但身邊的人卻擔心的揉著他的眉梢,試圖消退酒精對他的威力。


「真是的,原來這麼不勝酒力。」
「咯、所以平常慶祝才不會喝。」
「有人帶酒到部活來?」是哪個不怕死的傢伙?
「…我不記得了……」

或許是感覺到傳來些微的殺氣,海堂在最後吞去了答案。

「我們再出去走走吧。」海堂提議道。
「還支撐得住嗎?」

抬眼,海堂自負的笑道:
「當然。」
向來不喜歡有人瞧輕的自己,自然戀人也不例外。

「那好吧,不過真的酒醉我可是會把你架回家,還有,等等跟緊一點。」
乾耳提面命的叮嚀。海堂則是解下手上的頭巾,一端放在乾的掌心。

「嘶…學長會放手嗎?」
「哪有可能。」推了推眼鏡,數據男發出極端逆光的自信笑,「跟我走散的機率不到0.1%。」

沒想到喝了酒了會變得這麼主動,乾在心底記下。今天果然是美好的一天。


***


喜歡你喜歡我,現在的我不能為你做什麼。

偶爾一點小貼心、偶爾一點小關心,就可以使你開心一整天。

幸福的笑容就足以抵過一切,你才是我的滿月。

有了你才顯得完美。


***


「在我書包裏面有發現望遠鏡對吧。」
穿過重重人群而來到空曠一點的空地賞月的乾如此道。

「嗯。」
「其實,也可以拿來觀星,其實晚上往天空看就可以預測明天是否會下雨。」
「學長都是這樣決定隔天的訓練?」

「不,是為了幫調整訓練表才有這個習慣的。」乾糾正了他話裡主詞的單複數,「偶爾才會運用到其他的地方。」
「嘶…」


被風吹地酒醒的海堂撇過頭去,乾走到身邊利用身高的優勢替他擋去強風。
動作很細微,但海堂還是發現了。
像身旁偎了偎身子,依然很細微,但總是不經意的會讓對方發現溫柔與體貼。


月娘散發她的婀娜她的美麗,灑下細碎的銀光拉長了他們腳底的影子,勾纏在一起,沒人打擾的曖昧,你的呼吸我聽的見,不需要太多言語,你的話在心裡,彼此貼近就會了解,箇中淡淡滋味。





────蛇足──


「知道為什麼我要今天帶你出來嗎?」
「嗯?」

的確,明天才是十五夜。
說來今晚乾學長也沒有真正要買些什麼。


「不二說十五夜的夜晚應該要來個大團圓,所以我們,包括其他整選隊員還有龍教練,明天要去九州找手塚一起慶祝。」
「嘶…」原來如此,不過…不要說他懷疑不二學長的用心,但是…
「有跟部長說嗎?」
「當然沒有。」推了推鏡框,而讓它發出一種詭異的鏗鏘逆光,「驚喜怎麼可以提前告知。」
「嘶…」果然沒錯。
「所以,明天會有『相處團圓祭開發特企健康飲料』────」
「…」靠在乾懷裡的身子稍微抖了抖,他覺得明天會有凶殺案發生…
「──而且是『糯米版』的,要不要試試?」
「不、不要!」美到冒泡的背景突然破裂,非常有危機意識的小蛇發出堅決的反對,「乾學長…」

一定要在這麼美好的節日下破壞嗎…


「如果主動吻我的話,可以得到明天的豁免權喔。」
擺明吃豆腐的乾好心建議,然而無論是哪個答案他永遠都是贏家。

「嘶───」
比平常還要強烈的氣音,不知道該生氣還是該忸怩選擇哪個答案的某蛇君頓時間腦海閃過更加好的選擇:

「如果明天一定要喝的話,乾學長──」
「嗯?」沒料到會是以上兩種選擇的逆光Data人間腦袋閃過三秒LAG。


「今晚就不要跟我回去了!」

扭頭就走,無視背後突然崩裂的石化雕像傳來淒烈的呼喚聲:



「~~不要拋下我───」



END

2005.09.17
全文:5065字


後記:
先來聲,中秋節快樂^0^
其實找資料的時候對《竹取物語》這個傳說,也就是輝夜姬,感到很興趣,但是臨時說要寫卻找不到題材可以加進來,只好捨棄了[汗]。

整篇文章的時間就是以中秋節前一天進行的。然而文中所說的資料也純屬事實,可能稍嫌不足,但文章內都是典故好像也不大好...

如果如動畫那樣讓手塚到國去好像太殘忍了...orz所以在本篇就讓他到九州就好哩!
至少還在日本國境內= =

整篇文砂糖已經多到滿溢,阿阿,真是不習慣,我果然還是喜歡寫點有些灰色的文章...orz乾海真是大大讓我破了戒一一|||||b

以上,祝各位中秋節快樂^^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13-ffa8e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