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10.31 《Halloween Parade》乾海
Trick or Treat?

你面無表情關起大門,我失望心情臉還來不及消沉,就聽見碰的一聲,我訝異的想要扭開門把端看情形,卻聽見你的弟弟大叫:哥哥昏倒了!
我恍然大悟,之於你而言,今天應該是惡夢日才對。



────。Halloween Parade 。

翻著行事曆上記載的節日,由於是假日所以都把練習排開來,再怎麼勤於練習,該休息時還是要好好放鬆,而且,今天是星期天呢,他白天如此對海堂說,他也僅是點點頭表示知道了,便動身去慢跑了。


他似乎沒有憶起是什麼日子,也沒有想到昨天不二在部活時間說要舉辦化妝舞會、更沒有察覺到街道上到處掛起了南瓜燈,以及小孩抓著大人的衣袖討糖吃。

吶,小記得帶點糖果在身上喔!

臨走前他硬塞了幾顆糖在海堂的口袋裡頭,面對他投射過來的疑問,他只是挑抹笑回應:怕血糖過低罷了。
絲毫沒有懷疑就接受了他的回答,乾臉上漾著的微笑僵硬了會,雖然對他毫無戒心而感到欣喜,卻不免擔憂,這樣的性子在讓他知道真相後,代價可能是好幾日的彆扭。


提早收起毛巾水瓶,在整完其他社員後只留下幾個逃過一劫的正選在部活教室裡頭,牆壁上貼滿了色的壁紙以及橙黃的南瓜,一個巨大的袋子裡頭塞滿了今晚化妝舞會所需的衣物。

「阿乾,你有跟提醒今天晚上要開化妝舞會嗎?」手拿一套魔女裝的不二笑咪咪問道。
「暗示過了,不過好像沒有察覺的樣子。」看著遞來的科學怪人的服飾,雖然對方擺明不安好心眼的微笑,但乾仍是保持一貫逆光的殺人魔王樣來擺平其他正選投射過來看好戲的光芒。

──小不點,科學怪人實在是太適合阿乾了對不對!
──菊丸學長…貓妖也很適合你啊。
──喂喂,越前你拿什麼衣服啊?
──要你管!
──別這麼小氣嘛…不會是殭屍吧?!
──嗯哼,怎麼樣都比阿桃學長的南瓜怪好。
──好了好了,別再鬧了。

手上纏繞著一大堆繃帶說明了這人所要扮演的腳色,此時仍是盡忠職責的擔心其他人的安全,如果可以的話,保母會更適合他的個性。
不二笑臉盈盈的拿起狼人裝給河村,乾則趁機離開開始濃情密意的兩人。但方脫身,在一旁竊竊私語的人便纏了上來,燈光昏暗下逆光的威力雖然強大,但沒有乾汁在手正選隊員似乎還不把這樣的危險放在眼底。

「吶吶,不二有沒有把小的衣服給你啊?」一臉好奇寶寶的菊丸親暱的掛在乾的肩膀上,無視身後要他小心並且已經彎下腰來狀似胃疼模樣的木乃伊。
「蝮蛇穿什麼?不會是蛇妖吧哈哈哈~」帶著南瓜頭實際上很想拿下來大啖的某桃子君幸災樂禍的插話。
「如果是蛇妖,也應該是梅杜莎吧。」頭戴肩帽魔女不二此時正發揮魔女的精髓,不懷好意的微笑已經掛在臉上好一整天了,「傳說中只要看她的眼睛就會被石化,的眼睛很有魄力呢。」
「呿,站出去肯定嚇死一堆小鬼吧。」身為勁敵的某桃君涼涼道。
「這可不一定呢。」瞬間內張開眼睛又闔上的某魔女扔下一語後就回頭去整理狼人河村的儀容,深諳他影射的答案的逆光君,揚起平日手拿乾汁不懷好意的威嚇微笑,就連沒有看見她的表情的某貓妖背脊也起了寒顫,跳回木乃伊主人的懷中逃命去了。

「那海堂學長究竟是扮演什麼?」想知道是否有人比殭屍更慘的未來青學台柱在逃命前不死心的追問。
「…Gray Ghost。」

一條可以蓋住全身的白色床單,扮成鬼來嚇人的鬼…


乾略帶狐疑的看著這條白色的布,若是在不知情的狀況下,那雙眼的確是可以嚇退很多人,但若是知情了…
看向手錶上的時間,再過三十分鐘他就會回來了。
他該不該是先攔下他不讓他進來呢?

將散亂的東西堆在一起的乾心裡暗暗盤算要用什麼方法才可以讓海堂不要進部活教室,但略帶警告意味的眼神突然造訪了他的背脊,他推了推一向逆光的眼鏡,喔?不二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兩顆螺絲釘被黏死在太陽穴附近的某人用著比平常還要陰冷的笑聲回應某人的威脅,科學怪人周遭三公尺以內已沒有活人存在,不知打哪冒出的青色蔬菜汁在昏暗的部活教室內就像夜光貼紙一樣浮出詭異的青。


──Trick or Treat?


在某蛇君還沒回來之前,答案永遠只會是前者。


***


跳脫預料之外的狀況,海堂在跑到公園附近的時候遇到一群小鬼、更正,是裝扮成鬼怪的小孩,手提著南瓜、頭戴尖帽、提著大籃子到每個大人面前。
從背脊傳到全身的戰憟,他想起了今天學長放在他口袋的東西,看這陣仗,今天該不會是…

「啊、每天都會慢跑的大哥哥!」
其中一名眼尖的小孩指著海堂大叫,雖然平日有觀察到這附近居民的生活型態是件好事,但此時海堂只覺得大難臨頭,並非他討厭小孩子,而是、那身鬼怪的模樣縱使是在白天之下、縱使那群小孩的臉上掛著依然天真的笑顏──

但…
他頭冒冷汗,想要轉頭就跑但是小孩子已經將他團團圍住,這讓他想走也不是、留下來也不是。


「「Trick or Treat?不給糖就搗蛋!」」


小孩子圍著海堂高興的伸出手來,其中一個小孩還跳到海堂的背上,大剌剌的圈住他的脖子。
「哥,糖果要先給我喔!」
「葉、葉末?」聽到熟悉的聲音海堂突然愣了愣,「你怎麼會在這?」
看著自己弟弟變成狼人的模樣,雖然平日不喜歡這些東西的他莫明覺得這樣的弟弟也很可愛。

其實不會很可怕嘛…海堂心想,努力去克服自己怕鬼這件事……
「今天老師提早下課,帶我們出來討糖果。哥哥你有沒有帶啊?」一邊捍衛自己身為弟弟的權力,無視底下那群嚷嚷:葉末你好奸詐~我也要啊!趕快下來啦…之類抱怨的話。
「嗯。」
身體微彎,讓自家弟弟可以踩到地板的海堂哥哥從口袋拿出有些融化的糖果,不大好意思的回應:
「抱歉…下次再帶糖果給你們,這些可能不大夠…」
「哈,全部都是我的!」一把抓過糖果的葉末耀似的向其他同學張揚,把注意力轉移到海堂弟身上的小鬼們馬上又纏上海堂兄,口中嚷嚷著:我也要~
「才不給你!這是我哥哥給的!」
「不要這麼小氣啦!」
「對啊對啊──」
「有哥哥真好…」
「你叫爸爸媽媽再生一個不就好了!」
「笨,那不就變成我是哥哥了。」
「哎,葉末你把哥哥讓給我啦!」
「說的好~~海堂哥哥當我的哥哥吧~~好不好~~」
「什麼────」

一臉驚訝的海堂兄弟兩人臉露驚訝,看起來有點凶惡的表情這時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感覺到親切起來,或許是小孩們發現了這對兄長並不如外表那樣難以接近。
於是,放大的笑顏無限在孩子臉上擴張再擴張。

「原來大哥哥沒有很兇嘛!」
「嗯!大哥哥人好好~」
「下次我看到大哥哥我會跟你打招呼喔!」
「走開走開,我哥是我的,你們去跟別人要。」
「葉末你好小氣。」
「哥哥給我又不會怎樣…」
「我記得你也有哥哥啊,不會去找他要?」
「才不要咧,那個笨蛋每天只會吃…」
「哥你快趁現在跑走──」
「啊!葉末你好詐…」
「大哥哥跑走了啦!」

搞不清楚狀況的海堂兄被自家小弟推出戰場外,見葉末拼命跟他使眼色要他趕快走,他也不多想便跑了起來,好吧,其實這些小鬼還挺可愛的,就是吵了點…
跑回學校的路途上,雖然他心底還是頗為排斥『萬聖節』這個節日,但也沒有當初那麼厭惡了。
不過只有一點點而已,一點──點。


***


部活是一陣手忙腳亂。
從龍教練的辦公室回來的部長打開部活教室就是一陣大喊:


「正選隊員全數跑操場100圈!!!」


嗚呼哀哉,在操場上可以看見各式各樣詭異的人物在跑步。
據可靠消息指出,會使手塚部長發出如此淒壯的怒吼來自於魔女不二替他準備的服裝是吸血鬼,雖然聽者都覺得適合不過事情的真相是──



「我覺得繡滿蕾絲花邊的女伯爵勁裝很適合啊你們說是不是?」
始作俑者瞞不在乎場邊傳來莫大的殺氣一臉笑咪咪的說。



饒是大家都承認也沒膽說出來,他們還不想成為跑操場跑到死的怨靈。





海堂一踏入部活就是看到如此的場景。
一堆奇形怪狀的鬼怪在操場跑步,揉揉雙眼,雙眼1.0沒問題,不過那個對著他笑還會發出kirakira逆光波的科學怪人是誰?


「「「海堂(學長)────」」」


他要修正他方才說的話,他還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討厭萬聖節。


***


晚上是舞會,不能缺席喔。
這是不二學長說的,搭配上那套魔女的服飾以及科學怪人特製的乾汁做裝飾顯得詭譎萬分。
可以的話海堂真想躺在椅子上昏到隔天去,欲哭無淚的看著從科學怪人變成狼人的某學長,海堂決定從善如流將那條白色的被單蓋在身上當作不會動的鬼。


──…為什麼放假還要來部活受罪啊?


永遠沒辦法理解天才的想法,單純的某蛇君註定只能受魔女的擺佈。
而心情不好的時候最不想聽見的就是興高采烈的聲音,從裡到外都是一匹狼的乾學長拿著會發光的青醋在他眼前,一手是殺人武器一手是等著投送懷抱的姿勢,眼睛瞪到快凸出來的海堂死死的看著乾。



















後者,敗。


「…」
可憐兮兮的語調,搭上那副高大的身軀及狼人的妝扮顯得格外可笑。
「…」
「別這樣,偶而玩玩也很好啊…」
太過小看戀人的彆扭,早該在不二提議的時候拒絕的。
「…」
「你看連手塚都被捉來玩了,………」
拉著海堂拒絕的手,乾一邊說服一邊死黏在海堂身上毛手毛腳。
「走開!」
「別這樣啦也不想被不二整吧那就好好玩反正只有今天而已────」
是啊所以你就跟著不二學長起鬨讓他給我換上這可笑的魔女服是不是啊嘶~~~~~

從裡可愛到外的海堂一邊氣憤一邊臉紅一邊推開狼爪一邊思考該怎樣可以逃離早就被魔女不二統治的青學網球部。

「嘶──反正我絕對不穿這樣出去!」裙子好短、衣服好薄,脖子上那條像是鎖鍊的東西是什麼啊?
誰可以告訴他他什麼時候被帶到舞會會場的休息室的?!
「我也不想讓其他人看見這麼可愛的小啊,乾脆我們私奔吧。」其實獨占慾很重的乾在拉開被單後就決定即使被不二整到死也不可讓其他人看到老婆(?)性感的一面。
「嘶?」
那剛才他求的死去活來是在喊什麼?
頭殼壞掉的某狼人也不知道是早有預謀還是怎樣,神乎其技的拿出手機打了通電話之後…


***


「不二?」
看著臉上掛笑的面容漸漸蒙上一層影,河村有些擔心的問道。
「沒什麼。」笑靨如花的不二雙手搭上河村的雙肩,「十五分鐘過後我們去找阿乾吧。」
定下情侶套房果然派上用場了,不二輕笑,笑容不知為什麼有點森冷。


Trick or Treat?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22-546ef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