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11.27 [GB]His End
為了救人,不惜將命交給封印在體內的


“放心吧,要死我也已經想好一起陪葬的人。”
笑了愈發張狂,面對那個人時卻不改其溫柔。

為什麼?





──。His End 。






打從剛剛到現在,他的身上再未出現過任何傷痕。


如舞一樣的曼妙,他摸透中層時空流通的方式不出幾分就做掉了遊利。
在銀次想動用力量蛻變成雷帝前也搶先一步將舞矢擋下。
這是眼中他的模樣,快、迅速,而且美麗。

彷彿是跳華爾茲一般。




他放任自己微微恍神,為了解決掉這一切,他原本想要消失。
是消失,而非死去。

沒有證據代表他活過。



“放心吧,銀次。你還是你。”
他的背影依然令人安心,強大的令人畏懼。



他的聲音從耳邊傳來,是他、是他將自己從泥沼中拉起。



再也沒有比他更矛盾的人,他流有禁忌之血、擁有不現之眼、擁有媲美上層的力量,他狂傲自大且永不服輸,他聰明絕頂且冷靜異常,他善於偽裝不信任任何人,除了天野銀次──就所有人眼中看來,應是如此。
他對過去嗤之以鼻,他深信他可以突破這一切,不可一世只追求他所想要的目標。
幾乎這樣的一個人,像個神。


束手無策的事情在他手中隨即迎刃而解,他不去理世俗無謂的禮教,也不需要。
像個神好好做自己,活的張狂。



就因為什麼都擁有了,所以才顯得一無所有。



因此,他寂寞。
就自己眼中看來,饒是再多人在他身邊,都一樣。
只適合待在他的身後瞻仰,只一人被允許站他身旁。

是天野銀次,他們所遵從的人。



他的過去絕對稱不上美好,甚至等於悲慘。
他也從不曾把那些傷痛當作令人同情的籌碼,他不屑。



“我們接下來要去凱薩的城堡。”
“沒關係吧?”


些許的沉默,他看著那人的側臉瞬間黯淡下來,卻馬上擺脫那分灰暗。


“…走吧”
“美堂/蠻?
“我會讓那個臭老爸大吃一驚。”



他笑,笑的輕狂笑的耀眼笑的無奈。

有沒有人想過跟自己父親對決的情況?或許他很早前就知道這個結果,他沒有抱怨沒有怨恨甚至沒有疑惑。


似乎要他這樣回答遊戲才有可能繼續下去。





倉庫的預言像是疾病一樣蔓延到整座無限城。






他剛剛說『臭老爸』,那意味著什麼?

一種稱謂,代表他認同了他父親的在心中地位,饒是諷刺也好,既然這是一個事實,為什麼沒有人對於這樣的結果感到悲哀?




他幾乎阻止了所有銀次想要發出的攻擊,俐落的幹掉敵人,前進。
毫不猶豫。





近乎悲涼的鬥爭。





死亡不斷造訪這裡,縱使有所不捨還是要繼續前進。
這是為了不辜負在自己身後的人,他看著他前進的步伐一樣穩健,身上傷口所流出的鮮血緩緩浸濕了他的雙手。



他曾說對於銀次有種莫名的情感,所以才願意跟他在一起當朋友。

是什麼樣的感覺讓如廝高傲的人放下身段與天野銀次在一起?





一次又一次釋放力量,冥冥中大家都有所感覺眼前的美堂蠻已經不再是過去的美堂蠻了。
他依然溫柔、依然強大,也一樣美麗。

但他的存在卻愈趨薄弱,像是隨時都會被自己右手的力量反噬。





“別再使用封印的力量了!我求你──”
在內心嘶吼,他感覺到他的生命逐漸消失,為什麼要這麼堅定揮霍僅存的所有?



為什麼天野銀次不阻止他…為什麼?!!!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26-44a6d12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