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12.11 Evanescence(1)
想著不去佔有,就是對待愛最無私的想法嗎?

他推了推眼鏡,默不作聲。看著那人如往常的勤奮成了平靜他的心的一種習慣,撫平自己不去妄想斷絕除了他以外的聯繫。
不去想太多,他們都只是十幾歲的小鬼,課業、家人、同學、社團,這就是他們生活的全部。
感情,都只是模糊中去摸索出的一種對待人的聯繫,有別於上述四種之外。戀情,新的名詞新的感受,沒有人教懂他們這到底是什麼。
也從來沒有標準答案,他反覆推算。


──。Evanescence 。




1.


「吶,乾你都沒有跟海堂吵過架嗎?」菊丸蹦蹦跳跳來到乾的身旁,今天躲過一劫不用喝下乾汁而顯得心情很好,「感情好好呢。」
「用不吵架表示感情好的說法只佔了其中37%。」不知如何比平日更為平板的聲因為這番回答做了心情不好的注解,乾下意識推了推眼鏡道,「菊丸跟大石因為偶爾小吵架而導致感情更好的機率有29%。」
「因此上列假設並不成立。」眼角一瞥,菊丸因為他的這番話而跑回大石身邊,勾了勾唇角,他不以為意。
「況且愈吵感情愈好的例子也大有人在。」不二也來到乾的身邊,笑咪咪的補充,「例如阿桃跟,嗯?」
乾沒有回應,把視線放到球場上廝殺的兩人。
絕對不會缺席的吵鬧聲,少不了拳腳相向,在某種程度上他們兩人有著他無法取代的部分,乾自嘲似的笑了笑,阿桃跟啊…
說來,還包含有部分的妒嫉在裡頭。雖然他看的見其他人都看不見小溫柔的模樣,看似凶惡的表情事實上也帶著他對某些事情的堅持,這些都只有他看的見;但可以讓他露出氣急敗壞、決不認輸的表情,卻是他萬萬不能。
說來,每個人都有他獨特的存在,在每個人心中。
他知曉,卻難以做到。他想成為他心底最重要的那部份,一旦達到了就會想要更多。
即使想要去避免,卻難以斷絕。

「阿桃也是個心很細的人喲。」不二微笑道,「雖然不像你一樣,但每天吵每天鬧,對於自己勁敵的了解可是不會比你的數據少。」
他暗自揣摩不二想要說些什麼,但一貫溫煦的表情就如同他戴上眼鏡而形成的一種偽裝,眼中球場裡的兩人不知怎麼,看來有些刺眼。
他低下頭唰唰寫了些什麼,只是制式的紀錄著。
「雖然乾可以得到,卻不能剝奪他的一切。」
不二轉過頭來直視進乾的眼底,明亮的藍色雙眼似乎可以看透偽裝的假象,乾撇過頭去。
「我知道。」這不用你提醒,乾心底冷笑道。
「做得到嗎?」
「…我盡量。」
得到乾的回答,不二才把視線轉移到球場上的兩人。

「為什麼突然說這些?」乾問道,「你因為無聊的機率雖然高達68%,但我不覺得這是最重要的原因。」
「我請由美子姊姊占卜的。」不二老實回答,「只是覺得你跟…感情似乎到了瓶頸。」
「謝謝你的好意,但你多心了。」
乾有些急促的回應,不二也沒有多做回應,聳聳肩跟著河村回到社辦拿球拍。
「希望如此。」



***



「笨蛋毒蛇,你搞什麼啊!」狼狽的打回蛇球,桃城像是逃竄一樣躲過海堂的趁勝追擊。「這樣打球會死人的。」
「嘶…」雖然放輕了力道,但球仍是飛速的往桃城後方底線殺去,絲毫沒有反擊的餘地。
比數,6:5,海堂獲勝。
裁判喊完後海堂便下了場,也沒有想過去一樣數落桃城,不知道哪裡惹他的桃城摸摸鼻子回到場外第一眼就看見一杯特調的乾汁在他眼前,愣楞地移開杯子,不二學長微笑實際上威脅意味十足的笑容毫不保留出現在眼前。
「今天我就代替乾送上乾汁來,學弟要好好珍惜喔!」
「不、不二學長…」討饒的眼神,可惜這對青學第一女王面前毫無用武之地,何況身為他的伴侶的騎士現在正在場上奮鬥。
「我知道了。」認命的接受死刑,再見了,桃城。
場外非正選的社員再度為自己活過一天而慶幸著。

像以往一樣,回到場邊拿水壺的海堂抬望眼就可以看見高大的身影拿著毛巾在他身邊佇立,他伸手想要拿取卻被乾一手扯掉頭巾。
「學…」
「最近風有點大,擦完汗在跑步吧。」自動自發替他擦起汗來,海堂只能微微低下頭不去看乾此刻的神情。
耳根子微微泛紅,乾看著他溫馴的樣子揚起滿足的笑容。
沒有斥責今天他過度使用臂力不斷使出蛇球所造成的負擔,海堂心底有些疑惑,知道自己情緒是有點反應過度,方才練習賽才會如此不留情,只是…
「下次少用手臂的力量,會造成肌肉拉傷。」乾輕聲叮嚀,同時替他綁上頭巾。
海堂點點頭,不去計較心底那小小的失落源自何處,深呼吸過後,開始了整日的自我訓練。




NEXT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27-3bd3378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