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12.11 Evanescence(2)
2.


夕陽餘暉下,同個時間同個地點同樣的人在熟悉的街道上慢跑,這是乾私底下最常見到他勤奮的模樣。
與不動峰比賽那次他以幫忙作訓練為藉口來到河邊教導他練習迴旋蛇球,訓練臂力。
隔日見到他,雖然不滿他擅自加重練習,卻對他的執著有更深的體會。
而後才是訝異他將訓練的布條加長成兩倍,他下意識推了推眼鏡,掩飾去鏡片下對他的認真及堅持感到極度欣賞及佩服。




於是視線放在他身上的時間日趨加,他自己了解這是某種東西陷下去前的徵兆,他從未想過這一環,而奇異的是,突如其來的感情他連思索都沒有就逕自跳了下去,同時也計畫將另一個主角也一同拖進來。
沒有後悔,他看著自己的轉變一切像是理所當然一樣,平順的令他感到詫異。
也因此,他從未想過接下來他們倆會遭遇到什麼結果,太過沉醉於兩人建立起的溫馨與甜蜜,他忘了。

但最近他漸漸不滿足,不知道是哪個環節出了錯誤;對於他的一切一切,他甚至出現了想要完全掌控的慾望,看見他與桃城旁若無人的爭吵竟讓他產生妒嫉的想法,他覺得,的眼中應該只能有他自己才對。
無論何時。
那段不屬於他的空窗期,的眼中只會有他的勁敵,其餘不存在。
有時就連他在一旁勸架都難撼動他半分,漸漸感到不滿。
他不能遏止自己在桃成的處罰茶中加了更多的調味料,即使他知道聽見了肯定會不高興。
他太過正直,不喜歡耍小手段,所以他不讓他看見他暗地裡對他的寵溺及私心。

隨手抓過濕毛巾往臉蓋上,他不敢去看戀人明亮的雙眼,習慣將心底的話隱藏在眼鏡之後,這是一種習慣,但他卻無法對他隱瞞。
重新戴上眼鏡時,他已經是眾人所熟悉的乾 貞治。眼看手錶已經快走到練習結束的位置,他習慣性走到街道旁,等海堂回來。


遠方的身影漸漸放大,就這樣遠遠望著都可以讓他的表情溫柔起來;在他面前停下的瞬間他順手將他的頭巾卸下,送上毛巾,一切就如同往常一樣。
像是呼吸一樣必然的存在,卻難以察覺。

「今天就練習到這裡,回去不要在擅自加重練習了。」
「是。」
「舉啞鈴也不行。」知道他會邊看電視邊做啞鈴,乾看著他像是被看穿一樣別過頭去。
「嘶…」撇過頭去,這人怎麼連他的小習慣都記住了。
原本還打算練一下的。
「今天你打球力道比平常多了1.8倍,再練下去明天手臂會舉不起來。」
深諳他的不滿,乾微笑解釋。
「嘶。」

摸了摸他的頭髮,他替他換上一條乾淨的頭巾,道:
「回去吧。」



***



平平淡淡的生活,乾不顧海堂已經羞紅的臉逕自握住他的手,回家,有時不禁想著這段路如果再長點就好了。
這樣兩個人就可以共享這種寧靜更久一點,就可以待在彼此身邊再長一點,其實他們要的都很簡單。
只是,偶爾會覺得不滿足。
牽著的一方突然使力,他看著少年錯愕的臉輕輕低笑:四周都沒有人,吶,可不可以呢?
他看著他將視線撇到一旁,既沒有回應也沒有拒絕,就只是臉紅。
這樣的很可愛呢。他在他耳邊呢喃,沒意外看見他突突然伸出手摀住雙耳,像駝鳥逃避似的;他輕捧起他的臉龐,聲音依舊輕輕的:
這種表情會讓人更想欺負你啊,。

他笑著親吻少年,形式上的反抗,少年伸出已失去力氣的手推開緊緊貼住他的胸膛,最後只能軟軟靠在他的胸前,喘氣。
扭頭不看他不知道是在羞赧方才的舉動,抑或是對他的突如其來的親吻感到生氣──在這隨時都有人經過的路上。
他笑著哄他,少年愈走愈快,最後像是逃命似的離開他的懷抱。
他沒有追上,眼神膠著在少年的身影。

半晌,少年似乎知道他沒有追上來的念頭,微微皺起雙眉,回頭。
有些抱怨、卻又放在心中死也不說。
他看見了,笑的很開心。連忙快步追上,少年又跑。
這次他緊緊捉住他的手,一拉。


對不起啦…下次不會放手了。
嘶…
更正,是絕對不會放手,你想走也走不了喔!

我親愛的。



被禁梏在懷抱之中的少年臉上紅潮依在,卻沒有對這樣的霸佔感到為難,似乎、還有點樂在其中。


一切一切,都是我的。
他對著他笑道,夕陽將表情照的溫柔起來,溫柔的讓人願意被俘虜,溫柔的將少年囚禁自己的懷中。


BACK NEXT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28-115baf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