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12.11 Evanescence(3)
3.


是否感到有些不滿足,他看著自己的掌心握緊了又鬆開,他剛走,冰冷的握把讓他一時間難以適應。
於是掌心的溫度漸漸下降,最後回歸常溫。




如慣例喊聲:我回來了,廚房飄來味湯的味道,知道晚餐是他喜歡的菜色後顯得心情很好。想要回房拿衣服換洗的海堂看著自己的弟弟待在他的房間玩電視遊樂器,旁邊多了一個神色尷尬的人。
「抱歉,未經你的允許就到你的房裡。」
「御方同學?」讓海堂變臉的原因不是因為有人擅自進他的房間,而是有同班同學前來拜訪。

說來,其實他的人緣稱不上好,勉強跟差勾上邊。
但是真的了解海堂的人都知道其實他的人很好,只是要學會如何跟他相處罷了。
像是桃城,雖說是海堂的勁敵,但更深入了解會發現其實他們是屬於愈吵感情愈好的那類人,只是死要面子且自尊心不服人罷了。

而眼前這位御方同學可以算是在海堂身邊稱的算是「同學」的人,多數人都只看見他凶狠不服輸的模樣,而忽略了其實他有個很纖細的心。
他看見了,但在海堂心中只是個比較好相處的同學。
如此而已。

所以對於他的來訪才會感到訝異。

「我只是來拿作業給你而已。」御方從袋子裡拿出印好的講義放在玻璃桌上。「原本我打算交給你的親人就離開,但是…」
「很難得有人來找哥哥啊!」葉末按下暫停鍵回頭道,「所以我才叫他留下來…」
「葉末,不可以這麼不禮貌。」身為哥哥的開口斥責弟弟的任性,回頭向御方道歉,「對不起,造成你的麻煩了。」
「不會。」御方笑道,「海堂同學的房間好乾淨啊,呃,我的意思是男生的房間這麼乾淨很少見呢。」
「謝謝。」
「哥,他很會玩遊戲啊,下次再找他來可不可以?」葉末嘟嚷道,被自家哥哥瞪了一眼後不滿的撇過頭去,小小聲的報怨:
「誰叫哥哥都只會跟那個『乾學長』做訓練不陪我玩…」不知道是在抱怨還是在揶揄,弟弟講的好像哥哥被人搶走一樣。
「葉末!」
「呵呵。」御方輕笑出聲,「如果海堂同學不介意…」
「不會不會啦!哥哥沒有把人嚇跑就好了,不會介意啦!」被自己哥哥拎到一邊去,海堂葉末硬生生轉過頭去向御方大聲道。
「葉末,功課沒寫完前不准進房玩遊戲。」
「啊?哥哥我錯了,不要啊──」
葉末急忙反抗,但哥哥似乎不怎麼領情。
「不要啊──」

解決完自家小弟,海堂轉過頭來向御方歉聲道:
「抱歉,讓你看笑話了。」
「不會啦,你們感情很好呢。」御方起身,微整理了儀容,「我也要回去了,明天見了。」
「辛苦你走這一趟了。」
「大概你今天晚上要辛苦一點了,一堆作業明天要交。」
「嗯。」
「再見。」
御方示意海堂不用送他到門口,逕自離去。



***



翌日。
依然沒有改變的生活,規律,有時卻乏味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像是普通的吵架,內容大同小異,對象更是枯燥的要命,演變到最後都會變成跑操場或是喝乾汁,但日子就是要這麼過,也只能這麼過。

海堂將熬了一個晚上所寫的作業交到辦公室去,揉了揉痠澀的眼睛,什麼事也不用做。
只要唸書、打球就好。
其實說來毫無內容,他還記得那顆死桃子問他為什麼可以每天慢跑而沒有被無聊殺死。

呿。
他記得當初他這麼回答,然後就打起來了。
往往事情都這樣無疾而終,很無趣但也這樣就結束了。

所以偶爾應該來點意外。


從二年級的校舍可以看見三年級教室的頂樓,平常那裡通常是午餐時間最多人造訪。
雖然也有偶爾翹課的人到那去,但多數時間那裡都鮮少有人煙。

除了,告白的雙主角。



就像肥劇一樣在眼前撥放。他看著一位長髮飄逸的女孩站在學長眼前,細語。
若不是學長的個子太過顯眼,若不是自己昨晚熬夜導致今天錯過交作業的時間,若不是無意中覺得脖子痠痛而抬頭,或許這一切都會像是沒有發生過一樣。
雲淡風清。

他承認,那樣的地點那樣的氣氛那樣的距離,饒是他不胡思亂想也會在腦中勾勒出少女拿出什麼向高大的少年示意。
心疼了會。


左胸傳來不規律的心跳,他雖然相信學長對他的感情,但卻很難卻割捨自己對學長的佔有,絲毫不想分給其他人。
不想、一點都不想。
雖然為少女的心意感到憐憫,亦對自己內心赤裸裸的獨占感到罪惡。
但這就是本性,他不能施捨任何感情給任何人。

他撇頭離去,他知道學長會處理的很好。

其實這也不是第一次了,過去一兩個月內他也不只看了一兩次,加上這一次也不過是次數加一並沒有什麼影響。
只是證明了學長的人緣、魅力罷了。
只是。


幾乎是踉蹌地回到教室,他深深呼口氣。
沒什麼,他如此回答一旁御方關心的問話。




BACK NEXT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29-b04dd3c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