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5.12.11 Evanescence(4)
4.


坐立難安。
他重新計算數據發現這幾個月來女性前來拜訪他的機率上升3%,可能是因為到了國三的緣故,他在記事本今天的那欄多添上一筆紀錄。


講台上的老師絲毫不會注意到高材生在眼皮下自顧做自己的事,他只在乎成績單上的數字是否令人滿意,其餘的他可以睜隻眼閉隻眼。
就算是社團、就算是戀愛,只要不影響課業老師大可隨他們自己處理。
說來還算是挺明理的老師,乾自己認為。
他的縱容讓他上課得以做些其他事情,包括處理社團大小事還有自己和海堂間的關係。


但令他坐立難安的原因不是方才超出預料的事,而是那女孩子的來意。


──我喜歡海堂同學,學長你也是嗎?


一時間他大腦停止運作,他沒有想過海堂的愛慕者到他眼前示威。
頓時對這位女孩的敵意直遽上升,他推了推眼鏡,打量她幾眼。

長髮飄逸,大大的雙眼搭配上溫和的脾氣,看似水一樣柔軟的性子卻有著堅定的心。
這是個好女孩,他妄下斷語。

如果他沒有跟海堂交往,他會告訴他要好好珍惜這樣的女孩。
但他沒有這等風度,沒有,絕對不可能。


──嗯。
──謝謝,我不會介入你們之間的。


女孩就如同乾判斷的一樣溫煦的回應,眼神充滿愛戀一個人的勇氣。



──但,只要海堂同學與學長分手,我會捍衛我愛人的權利。

於是女孩就這樣走了。
乾看著女孩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已經蒼白的指尖微微顫抖,鐘聲響起他才回過神,走回教室。
帶著莫名的憤怒。



***



啪。
第五次把筆心寫斷,乾煩躁的搔搔頭蓋上筆記,他推測自己焦躁的原因來自於方才女孩的話。
他很難不去在意,他試著當作是一段插曲,或是根本不存在。
但他該死的提醒了乾害怕的事:有人知道了他的好,進而想要搶走他。

這可以說是一種極度缺乏自信心才會有的想法,他嗤笑。如今發生在自己身上才發現自己多麼無力,他甚至想要緊緊擁抱海堂在女孩面前宣示自己的所有權,好讓她徹底死了這條心,也杜絕其他的人覬覦。
下課鐘響,他也懶的去理會。方走到門口就看見不二來訪,下意識推了推眼鏡,他鎮定道:

「有什麼事嗎?」
「嗯…我想是沒有。」不二笑盈盈道,敏銳的感覺到乾的心情不太好。「但看上去是你有。」
「六班到十一班的距離雖然不算長,卻不適合用來下課聊天。」面對不二打量些什麼的眼神,乾依然抱以逆光回應。
「說吧,你特地來這是要做什麼?」
「呵呵…那我老實說了。」
「請。」
不二微微睜開眼,露出與溫和外表不符的銳利。「剛才有事到二年級校舍一趟,看見你跟學妹在屋頂上…」
乾微皺起眉頭,沒有料到不二會這麼剛好撞見那一幕。
「你也有發現,最近這類告白的事情變多了。」不二微笑道,瞇起好看的雙眼,「如果海堂見到的話,你想過該如何應對嗎?」
「這類事情不只是我,你、菊丸、大石等人都碰過不少類似的事,就連河村也不例外。」乾一如往常冷靜回應,「而且我覺得這並沒什麼好解釋的,我不可能做出背叛的事。」
「既然你這樣想我也無話好說,只是想告訴最近你們兩個感情有下滑的趨向。」不二聳聳肩,提醒帶到了也沒有留下的理由。
「的心思很細,就算他再相信你多少還是給點表示吧。」
「我會記住的。」乾推推沒有下滑的眼鏡,補充道:「還有,那個女孩告白的對象不是我,是。」
不二訝異驚呼,隨即竊笑出聲。
「是來放狠話的嗎?乾你可要多多注意啊。」
萬萬沒有想到會有人親自到乾的面前表示對他的敵意,想到當時乾可能會有的表情,不二噗一聲笑了出來。
「這沒什麼好笑的…不二。」警告的語氣從逆光源發出。
「哈…對不起啊乾,但我真想好好褒獎那位女孩,居然敢跟青學第一活動殺人凶器製造機下戰帖實在是太有勇氣了。」
顯然不二笑的太開心,而忽略了第一殺人魔王的寶座不見得是乾所拿下。

憋笑憋的差點氣叉,他轉過頭去隨意揮了揮手告別:
「我先回去了,噗…乾你要管好自己愛人啊,不要讓有心人士拐跑了。」
「謝謝你的忠告。」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向不二道再見,

一口鳥氣,這時更悶了。




BACK NEXT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30-254ba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