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6.02.11 Evanescence(6)
6.


大口大口喘氣,乾發現要自己離開海堂身邊比要他捨棄自己的球風還要困難上百倍,他看著被自己吻的雙眼氤氳的海堂,他很難克制自己不再對那表情產生遐想。
他只能透過眼鏡,強忍住自己的渴望看著海堂清的雙眼。
於是兩人旁若無人地對看了許久,首先回過神來的依然是海堂,害羞的撇過頭去,卻沒有拒絕乾的擁抱。
而乾的視線依然停留在海堂臉上,難以移開。


球場上已經出現了球擊的聲音,在兩人身邊像是中空一樣無法傳進──情侶,似乎共同擁有這種本能。
本能似的遺忘週遭視線,或者說是完全漠視也說不定。
無形之中海堂已經感染了乾那番不想與人分享的心情,以及他一直沒有發現的獨占慾。


早在很久以前,無意中撞見學姊向學長告白時就已經埋下嫉妒的種子,他原本以為他可以漠視這些;直到今天,縱使他相信卻仍然有些妒嫉。
他一直以為愛是包容,可以無私的奉獻。
但至今他開始懷疑。


他張口想要說些什麼,什麼都好,只要能讓膠著在這樣曖昧情緒下的兩人有脫離的機會;咿咿啊啊發出的狀聲詞至今仍無法發出完整的單字。



在清醒過後,綁頭巾的少年依然疑惑為什麼眼前的學長方才會用那種近乎哀求的聲音喚他,感覺到身體某個部份正緊緊抽痛,一時間他差點哭了出來。他再度回過頭看著學長的側顏,被陰影掩去的部份是他從來沒見過的落寞。
為什麼會露出這種表情?

他發現他對於學長的疑問愈來愈多,而他仍然相信,並把自己交給眼前的人。
只是那股他所不知的部份似乎漸漸擴大,幾乎快要湮沒了學長自己,他心疼的看著學長,不自覺的取下那副偽裝的眼鏡。


高大的學長因此回過神來向少年擺出了訝異的神情,或許是是差異時間難以調適,也有可能是突然直射進自己眼底的光芒太過刺眼,高大的學長微微瞇起了雙眼,試圖想要看清海堂臉上是否有自己疑惑的答案。
但他遲遲沒有要回眼鏡,就這樣讓少年恍神地盯著他瞧。
在某方面來說,這幾乎是少年平常不可能做的事。

為什麼要戴上這種眼鏡?少年第一時間內想起了部活中許多人抱持的相同疑問。
而後,就陷在那雙溫柔的眼底,沉淪。


再度做出高大學長意料之外的舉動,少年主動的拉近了兩人間的距離,感覺到彼此的呼吸,卻因為一絲空隙而讓高漲的愛意緩緩流洩出去。



於是兩人都清醒了。


再度臉紅的少年將眼鏡換給學長,後者並未在第一時間內戴上眼鏡,而是選擇從這片模糊的世界去揣摩少年的表情。
輕輕勾起的微笑自己在不覺中也放鬆了心情,他不想開口,不知道少年是否跟他一樣享受這樣的片刻而不語。



***



──,我們去約會吧。

摀著已經通紅的臉頰,少年丟下:今天要做值日生,就跑開了。
後頭的學長哈哈笑出聲,覺得少年的反應還是這麼可愛,他笑的彷彿煩惱都隨著沁出眼角的淚一起流出,蒸發。
留下鹹鹹的淚痕,一層淡淡的陰影。


放學他走在平常兩人一起去河邊的街上,昏黃的街燈拉起了寂寞的影子一起跳舞,夕陽的餘暉從他的左手邊覆蓋了他的視線,不知道是呼嘯而過的車燈奪去了他的視線,或是餘日所反射的光芒蓋過一切。
今天的忙碌與煩惱都忘記了,他選擇不去計算明天又會發生什麼重複的事情,停下的大腦空白處全部被一個人的身影所佔滿。

於是他揚起幸福的微笑。
縱使今天少年沒有答應他的邀約,無妨。
那樣靦腆的笑容就足夠了,他開心笑道。


來到平常所待的河畔邊,反常地站在橋樑上,似乎可以看見兩人所做的一切,手巾劃開河流的嘩啦聲,他看見跳起的水珠將那人認真的模樣映照成一個個的縮影。
每一個動作每一個聲音都是屬於他所愛的人,他喜歡看著他認真的模樣。
同樣的少年也習慣旁邊待了一個安靜的人,靜靜的紀錄他所做的次數以及動作並加以矯正。


他闖入了少年的生活,他沒有推開他反而讓他融入他規律的呼吸之中。
不可或缺的存在,像是呼吸一樣的存在,他珍惜的紀錄每一分每一秒,每一句他所說的話與做的事。


──永遠在一起是再幸福不過的事了。




「學長!」



***



關上最後一扇窗,御方看著空無一人的教室,格外冷清。
今天與他一同做值日生的海堂迅速打掃完教室,清完板拜託他關窗澆花就飛也似的離去。
臉上掩不住想要趕快去見某個人的神情,靦腆卻幸福至極。

喀一聲鎖上窗,他背靠著窗頹然坐下,將臉埋在雙掌裡頭,苦笑出聲。
他不會發現,自己隱藏的太好,一直都只是普通的同學,他連貪看他的背影都不敢。

「御方,海堂回去了嗎。」闔上的門突然被打了開來,御方一驚,連忙站起身來回答。
「他回去了,老師有什麼事情嗎?」導師手上那份…應該是他的作業吧?難道出了什麼問題嗎?
「如果你有看見他幫我轉告一聲,下星期英語會話比賽我替他報名了,要他抽空到辦公室來找我。」導師揚揚手上的作業續道,「班上就你們兩人作業一次OK,我也替你報名了。」
「為、為什麼是我跟海堂同學?」御方奇道,「雖然我們兩個英文不差,但也不至於…」
「班上其他人進度落後,都跑來跟我說不想參加。」導師無奈嘆道,「你跟海堂的英文底子還不錯,交情似乎也不算差──」
「老師對不起,但是我的英文程度跟海堂同學根本不能比啊!」
「不要緊,我會跟海堂說的,你回家好好準備就好了。」導師說服道,丟下已經改好的作業至御方面前。
「作業就還給你們了,可別給其他學生抄啊。」自以為風趣的笑了笑,導師也不問他們的意願就擅自做決定。
御方看著那疊作業,無奈地苦笑出聲。




BACK NEXT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35-32f4d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