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6.02.11 Evanescence(7)
7.


用著百米衝刺的速度,海堂追上了剛要從橋上離去的乾,手中提著一袋方去超商買的東西。
乾到海堂面前體貼的輕拍著他的背順氣,眼鏡後方是帶著訝異的眼神,有些錯愕跑的如此狼狽的海堂。
「,有什麼事嗎?」不是要做值日生,怎麼會這個快就結束了?依他的估計,應該還要在十分鐘才會結束,到這最少也要十五分鐘。
海堂不但提早結束,從他手中的東西看來應該還去了便利商店一趟。


「學、學長…」氣喘吁吁的抬頭,乾取走海堂書包及背袋,再從自己背袋裡拿起一條毛巾替他擦汗。
「喘過氣後再說,穿制服跑步一定很不舒服吧。」
「呃──我自己來就好…」取走乾手上的毛巾,海堂有些慌亂的隨意擦了擦,乾也只是挑了挑眉隨他去。

「那個…」海堂從袋子裡拿出一灌果汁,有些退冰的飲料浸濕了他的手,「給你。」
乾接過以後,再度疑惑了會:「特地為我買的嗎?」
「才沒有──」海堂驚呼,面對有些質疑的眼神撇過頭去,「只是剛剛買的時候多送一罐而已。」
「喔?」尾音上揚,乾看著彆扭不肯承認的海堂心頭一陣暖洋洋。
原來,他還是很在意約會的事情,不然也不會這麼快就結束打掃的時間。
悄悄改變了嘴角的弧度,但海堂並沒有看見。

「嘶…不喝還我,我帶回去給葉末喝。」
「喝,這可是小給的,怎麼可以給其他人。」乾笑笑的拉開拉環,一手牽著仍不肯正眼瞧他的海堂,難得的他一點反抗都沒有。
「葉末又不是其他人…」海堂小聲嘀咕著,雖然說的很小聲但乾仍是聽見了。
突然握緊了他的手,海堂倏然發現他的手被他捉的牢牢的,想要掙脫卻怎麼也無法扯開。
「學長!」
乾卻置若罔聞一樣,一點也沒有察覺已經握疼了他,輕喃:「是啊…是的弟弟……」
如果他也可以像親人一樣一直待在他身邊就好了,這樣就不用分開,在到家面前說再見了。

──畢竟,還是需要一點距離嗎?


正在乾失神的時候海堂也打開了果汁,輕輕的在乾飲料的罐身碰了一下,像是在說乾杯一樣一口仰進,這時乾才回過神來。
「嘶…學長喝的比我慢的話,自己把今天剩下的乾汁喝完。」刻意不提自己的手已經有些發紅的事,海堂揚著一張羞紅的臉輕道。
乾笑了笑,執起相握的手才發現海堂的手上有著自己的留下的紅印,帶著點愧疚及憐惜輕輕落下一吻。
海堂臉上的紅潮因此更紅了些。

「,我們這樣很像在約會呢。」
一吻又一吻,綿綿的細吻讓海堂感到有些醺然,一種像是被呵護的感覺油然而生,乾手一伸將人抱入自己懷裡。
交扣的手遲遲沒有鬆開,眷戀的味道。



***



「再見。」
乾送海堂到家門口,執起從未放開的手落下一吻。
如騎士一樣,沒預警的接觸令好不容易才退去紅潮的海堂再度臉紅起來。
「學、學長!」怎麼在這裡…
乾低笑數聲,也不再逗弄海堂下去。他清楚照這樣的情勢發展下去到晚上他都進不了家門,他可不想因此讓海堂的弟弟捉到哥哥發糗的模樣,還有,未來岳母的調侃。

爽快的放手,他看著海堂背過身打開家門消失在自己眼前。
在門闔上的瞬間他有瞥見海堂回頭又看了看他一眼,夠了,他告訴自己如果在這樣貪戀他的背影,就算蹲到天他也走不了。
面對感情,也是需要理性的。
他得承認他在這方面最近有愈來愈欠缺的趨勢。

海堂真正關上門以後三十秒內,依然感覺得到彼此的存在。他長長吐口氣後隨即走上樓去,沒有到窗前去看學長離開的身影,以往他常常這樣做,然後看見學長同時抬起頭來向他微笑,這才真的分別。
真的…太誇張了。
他想起葉末看見的時候一臉下巴快掉下來的樣子,及當天餐桌上飄來媽媽曖昧的眼神。
真是夠了!

他窘的差點把臉埋在餐盤裡。


「哥,剛剛有人打電話給你喔!」葉末聽見房門打開的聲音咻一下衝了進來。
「嗯?」連忙整理心緒,海堂一臉沒事發生的模樣。
「是上次的大哥哥喔!他說明天老師有事找你,好像是關於英文會話比賽的樣子。」
英文會話比賽?他記得他沒有參加啊。「我知道了。」
雖然英文不算差,但也不至於被推去參加這種比賽吧?更何況會話比賽都要兩個人參賽,班上會有誰想要找他當搭檔?

自己人緣本來就不算好…加上練習時間又長,變成正選以後就愈來愈少參與班上活動,更是讓話少的他幾乎沒跟同學說過什麼話。
英文會話比賽?嘶…明天再去問老師好了。


「哥,你剛剛是給乾哥哥送回來對不對?」語不驚人死不休,其實遺傳到穗摘媽媽的海堂葉末有著與哥哥截然不同的個性。
相較於哥哥的正直跟單純,身為小弟又被家人寵溺的孩子其實腦袋裡裝著不輸媽媽的無厘頭。
因此,海堂震驚的眼神附加燒紅的耳根都在海堂葉末的意料之中。
「葉、葉末!」
「從哥哥回來的時候臉還是紅紅的就知道了。」天底下也只有那個人可以讓哥哥露出這種表情。
啊──好嫉妒啊!為什麼身為弟弟的他都沒看過這樣的哥哥呢?為什麼都是那個姓乾的,嗯哼哼哼哼哼哼…

海堂小弟陷入自己哥哥再度被搶走的漩渦當中,所以哥哥的呼喊完全聽不進去。


「不管怎樣,他佔走哥哥太多時間,害哥哥每次回來太累都不肯陪我玩!」很明顯的小孩子脾氣,海堂葉末在心底發出無聲的吶喊。
「今天媽準備了蝦子,哥你要幫我剝殼喔!」善用身為弟弟的權利,海堂葉末確定可憐兮兮的表情哥哥絕對不會拒絕。
是的,他猜中了。
海堂無奈的摸了摸葉末的頭,沒好氣的回道:「都這麼大了,蝦殼怎麼還要我剝?」
「我剝完你們都已經吃完了,哥~好啦~~」撒嬌攻勢,有著不輸哥哥一樣的大眼在海堂面前眨呀眨的。
哥哥,二度敗。
「嘶…」無奈的接受。
「吃完晚飯還要陪我玩!反正今天哥哥沒作業嘛~」得寸進尺大概就是海堂小弟現在的表情,不過他也是有100%自信才會這麼說。
「你怎麼知道?」
「秘‧密。」神秘兮兮的掩嘴笑,目的達成後的海堂弟開心的下樓去整理餐桌了。
他怎麼可能告訴哥哥剛剛御方哥哥打電話來的時候他就已經問過了呢,嘻嘻。

身為海堂家的長子,怎麼也無法想像他的週遭如何波濤洶湧,連自己的弟弟也有暗的一面。




BACK NEXT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36-6c1ea3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