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6.02.11 Evanescence(9)
9.


向大石說今天要早退以後,換回制服的乾拿著新設計的訓練表離開部活。
從他們老師要求他們留下的態度看來,分明是追求冠軍的作法,也因如此海堂的訓練只剩下每天早晨的晨跑。
深諳戀人脾氣的乾近日擬了份訓練表,除了前者外,也是想藉此趁機去找海堂一解思念。



雖說是早退,但整棟教學校舍已經空無一人,除了圖書館唸書的考生,就只剩下零星的學生在教室準備校際比賽。
比正常國中生高出許多的乾在二年級校舍更是格外顯眼,乾確定今天海堂仍在教室練習之後便來到二年七班前,從窗口的一個細縫可以瞧見卸下頭巾後,氣息迴異於球場上的海堂。
乾像是放心的鬆了口氣,不急著進去。看著海堂極富耐心的矯正彼此的發音,嘴角不禁揚起細微的角度,他的吶…對待所有事情都是極富耐心、決不放棄啊。

然,當乾猶豫要不要進去時,御方的眼神有意無意的往這裡飄來,正巧對上乾的視線。
兩人都是一愣,卻詭異的充滿默契,將錯愕內斂的收起,絲毫未驚動海堂半分。
除了驚訝以外還有細不可查的敵意,乾看著御方有意無意的拉近了兩人間的距離,近的問話的氣息都撲到對方的臉上,近的可以看見海堂瀏海後溫順的容顏,乾看見了他這番像是示威的舉動,別過眼掉頭就走。

──其實,他大可可衝進去將兩人分開。


但這個舉動只是讓他更能體會到自己正用自己的方式在囚禁成長的他,他飛快的離去,不讓他看見他現在的窘態。
其實他想要的,遠遠不止這些…


聽見急促的腳步聲的海堂這時意外的抬起頭來,感覺到自己與御方的距離如此接近而往後推了一些。
御方看見了,也悄悄退了一些,苦笑蔓延在心底,但這樣的距離就已經讓他好滿足好滿足,至少他曾與他這麼親近過。
「怎麼了?」海堂問道。
「沒什麼。」御方微微帶著笑容回道,「對了,我們剛才討論到哪?」
「剛剛是有人站在外面嗎?」海堂略帶疑惑的往窗口的隙縫看去,似乎是要尋找什麼人影。
「有嗎?」御方裝傻回應。
「嘶…沒事,我們繼續吧。」但明明就感覺到有股很熟悉的視線…
游移帶著不確定的眼神令御方一驚,卻是害怕他感覺到他向那位學長示威的舉動。
其實只是他單方面的痴心罷了,又是一陣苦笑輕嘆。
「海堂,我看這段練習過後我們就回家吧,你好像很久沒去練習了。」御方道,「老師待會來問我會解釋的。」
「現在去部活也早就散了…」不知道學長還在不在部活練習?海堂想了想,還是答應了御方的建議,畢竟他也很希望能夠到外頭活動活動,「那就麻煩你了。」
有禮的回答,御方裝作蠻不在乎的回應,其實他比誰都希望這樣的練習時間無止盡的加長…如果比賽永遠都不會結束就好了。
這樣想的他,對於海堂坦白表示他也想回去的念頭,更加無奈到了極點。



***



到家門口前,海堂原本還在思索那道視線的來由,但到了打開家門走上房門前那一刻聽見葉末的大喊,聽覺已經暫時停擺,待打開門後更是被眼前的景況嚇的連動都不能動。

──乾、乾學長什麼時候來的…?
──而且還在陪葉末打電動?!

打的正起勁的葉末陷入打輸的漩渦之中,方才不可置信的大吼就是從他不甘的心情下所發出的;而比誰都先注意到且回過神來的乾則笑著把遙控器放到一旁,將震驚到石化的海堂拉進房間裡來。


「,你回來了。」將他的書包放好,制服外套掛在衣架上,但捉緊的手可是從來沒有放開過。
乾好整以暇的看著兩兄弟發楞的樣子,不愧是兄弟啊,連表情都差不多。
約莫過了好幾十秒,從打擊之中振作的海堂小弟首先看到乾的手緊緊包握住他哥哥的手,另一隻手只差沒放在他的腰上,兩個人過於曖昧的姿勢打醒了海堂小弟的大腦,身體比思考還早先一步,衝到兩人之間用身體將他們隔開。
「你你你你你──」葉末臉上也有些紅,大概是沒看過這種場面。「誰准你牽我哥的手?」而且還這麼自然,笨哥哥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啊!
顯然看電視劇太多了,海堂小弟似乎明瞭這些動作之後會出現哪些畫面。而在此他也確定,打敗他的這個學長絕對是色狼一隻。
未經過戀愛洗禮過的蛇敏銳度絕對是一等一的高,更何況那隻狼的獵物還是他的血緣親戚。

「你哥哥沒有反對啊。」感覺到兩兄弟間各性有所差別,不過臉紅這部份好像是遺傳改不掉的樣子。暗底裡仍是改不了惡習的乾默默在心底記下這些瑣事,臉上一貫和氣的回答。
「乾學長!」這時才回過神來的海堂不幸聽到他弟弟跟學長爭執的對話,臉也不爭氣的紅了,對於手被牽著的事,掙脫也不是,順從也不是。
感覺到戀人心情的乾反而收緊了五指,別說想掙開了,連動都動彈不得。
「你到底想吃我哥哥豆腐到什麼時候啊?」海堂葉末看著他們兩個深情款…不,是肉麻兮兮的對看,一雙同海堂一樣的蛇瞳死死的盯著乾,彷彿要用視線將他刺穿一樣。
但在乾眼中看來只覺得好可愛…縮小一號的海堂,想必他捍衛自己的東西也是這番執著吧。
不了解乾這等人心思的傢伙,面對這股視線只會感到脊背發寒,葉末也不離外。
「到他願意抵抗為止囉。」不改其惡趣味,乾一使力將海堂拉到離自己不到五公分的距離,葉末因為早一步感覺到危險而跳脫開來,無奈這個舉動只是使海堂離他學長的懷抱更進一步。
「嘶…」又羞又窘的海堂兄在海堂弟的注視下找回力氣一把推開乾色…更正,乾學長的懷抱。
不覺意外的乾只是推了推鏡框,在海堂兄弟要開口前從書包裡拿出薄薄一疊的訓練表。

「喏,這是你新的訓練表,專門針對現在的你設計的。」恢復正常數據狂人模樣的乾看上去穩重許多。
「嘶……」接過訓練表隨意翻看,海堂佩服又感謝的回應,完全忘記了剛才的騷擾。「謝謝…」
全都是靜態的動作,對於平常練習一點都沒有負擔。這樣的訓練表一定花了他很多時間吧…
「沒什麼,不過別因為訓練量少就擅自加重練習,這樣很容易受傷。」乾不厭其煩的再度叮嚀。
「嘶…」看了看乾,海堂低頭撇開視線,「知道了。」
「好了,那我先回去了。」達成任務後的乾難得乾脆的起身,準備離去。
「我送學長到…」海堂話一出口,乾立即打斷,「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五分鐘後你們開飯的機率有89%,我就不留下來打擾了。」
「嘶…學長不留下來吃飯嗎?」沒注意到弟弟一臉不贊同恨不得他趕快回去的樣子,海堂仍道。
「難得今天爸媽回來一趟,我得回去幫忙。」不著痕跡的再度推了推眼鏡,卻是刻意隱瞞眼底的不自然。
「那,學長走好。」禮貌的海堂兄拉著海堂弟向學長道再見,乾笑了笑越過兩人離開。

「再見。」



BACK NEXT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38-0d51a25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