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6.02.11 Evanescence(10)
10.


飯桌上是穗摘媽媽有意無意的眼神與一臉敵意的葉末弟之間的交流。
海堂默默的捧著飯碗,雖想早早吃完卻礙於多年來良好的教養迫使他只能細嚼慢嚥,抬眼看了看置身事外的老爸,嘶…
好討厭的安靜。


「媽媽。」正在喝味湯的葉末開口率先開口,「為什麼要讓『那個』乾前輩到我們家來啊?」
「葉末,不可以這麼沒禮貌。他是你哥哥的學長,為什麼不能讓他進來?」穗摘媽媽替海堂爸添了半碗飯回道,「況且難得有人來找小,又對小那麼好,葉末你要好好款待人家才對。再說,你還不是讓他進小的房間。」
沉默不語,默默把剩下的菜吃完的海堂其實很想溜人。

「那是因為當時我正在哥哥的房間──」葉末急道,「誰知道他會跑來哥哥的房間啊…」
「是我叫他到小的房間等的,客廳連整理都沒有整理,小的房間比較乾淨自然叫他到樓上等了。」穗摘媽媽氣定神閑的回道。
「那是哥哥的隱私權耶!」葉末不滿道,同時瞥了哥哥一眼。
「我相信那孩子不會亂動小的東西的,畢竟他是小的學長嘛。」穗摘媽媽這一番別有深意的話令海堂低下頭去不正面回應。
「學──長──」葉末刻意拉長音,眼珠咕溜溜轉了一圈,不滿的看著自家哥哥,「如果只是學長…」
「嘶…我吃飽了。」感謝上天,他終於吃完了。
飛快的把所有餐盤端到廚房去,原本打算洗碗盤的念頭在感覺到餐桌上似乎有什麼風雨將要誕生的直覺,海堂還是飛快的離開那裡。

待海堂兄走了以後,葉末氣憤的放下筷子,不滿的嘟了嘟嘴:
「媽,你明明都知道的!」
「知道什麼?」穗摘媽媽還是很和藹的解決自家兒子的問題。
「媽!那個乾學長──」葉末道,接到海堂父斥責他餐桌上的行為悻悻的收斂自己的動作,「啊,反正我不喜歡他啦!」
「是這樣嗎?」穗摘媽媽笑道,「那為什麼要找學長打電動呢?」
「那、那是因為無聊…哥都不陪我玩嘛!」葉末用氣餒的語氣抱怨道。
「葉末…你也知道哥哥比較忙,不能在像以前那樣每天陪你玩遊戲了,怎麼這時還在無理取鬧呢。」穗摘媽媽無奈道。
「才不是……」葉末掉開自己的視線,「感覺不一樣,現在的哥哥感覺好像被搶走了…」語聲漸細,葉末低下頭去不再辯白。
穗摘媽媽笑了笑,到葉末身邊摸了摸他的頭安慰道:「小一直都是我們的孩子,你的哥哥,哪會被搶走呢?」
「分明就有…」葉末嘟嚷道,「就是那個乾學長…」只要哥跟他在一起,他的哥就會不像原來的樣子。
還他原本的老哥啦!
穗摘這時明白癥結出在哪裡了,寵溺的笑了笑道:「原來葉末是在吃那個學長的醋啊。」果然是他們海堂家的孩子,連吃醋都要用這麼彆扭的方式表現。
「才沒有!」葉末極力否認。
「呵呵…」穗摘媽媽仍笑著。
「哼。」葉末低下頭來迅速的把剩菜給吃光,也不再多言。
「葉末,你哥哥不會被搶走的。你哥哥不會因為愛情而被剝奪親情的部份,對弟弟的疼愛還是像以前一樣啊。」穗摘說完臉色一變,溫和的表情突然隱隱露出殺氣:「如果小被搶走了話,媽媽第一個不饒他!」
海堂父拉回陷入暴走的穗摘媽媽,葉末雖然小小驚嚇了一下,但也很快就消化自家媽媽的反應──畢竟是母子嘛。
「只是相處的時間會隨著長大而漸漸減少,以後你也會明白的。」一直沒有發言的海堂父適時的插口,頗有感觸的道。
「……那就是被搶走了…」葉末仍是不滿的嘟嚷,不過態度似乎稍稍軟化許多。
鎮靜下來的穗摘不再多話,挨在老公身旁幸福的笑著。



***



一到家就癱坐在沙發上的乾疲倦的將書包和眼鏡隨手扔到電話旁,右手臥在額頭上側在沙發上閉眼小憩。
家中一個人也沒有,乾自嘲的笑著,什麼爸媽難得回來一趟,根據他的紀錄至少還要在兩個禮拜才有可能到家,即使再快也得在一個禮拜才行。

只是逃離充滿他身影的地方,乾感嘆地想著。

原計畫是利用整理前幾個晚上找到的資料,現在他連動都不想動,完完全全超乎他的預料之外,他不知道心理的疲倦程度已經嚴重到會影響他的日常作息。
反身將外套脫下,乾靠在沙發的一邊什麼事也沒有做,觸手可及的遙控器安靜的躺在自己手邊,記得沒錯的話,還有三支錄影帶還未分析。
現在他什麼也不想做。

正打算把電話話筒拿起杜絕來訪,不巧鈴聲就在此刻叮叮響起。
天不從人願是嗎,乾心裡感到好笑的心想。


「喂?這裡是乾家。」乾沒注意到電話螢幕顯示的對象就接起電話。
其實他偶爾也想做出意料之外的事。

『是我,手塚。』
電話那頭傳來數十年如一日的冷靜嗓音。

乾訝異的挑了雙眉,回道:
「難得你會在這個時候打電話來,機率一半都不到。」
也就是說,是有人叫手塚打來的?手塚不太像是心血來潮打電話問候的人…
「…有什麼事說吧。」

『問點部活的事情。』

「嗯…」乾過身子從書包裏面拿出筆記,隨意翻了翻:「你要問什麼?每個人的體能上限,校隊整體的能力分配,還是二年級跟新生的練習狀況………嗯……每個人不足的地方已經有慢慢跟上的跡象,整體體能都上升了2%左右,就拿越前來說……」


乾一條一條回報,連帶將之前混亂的筆記一併整理寫在空白的紙上,等到乾簡單報告完部活多數人的情況之後,筆記也整理的泰半,時針也轉了半圈有餘。

「……大概就這樣了,詳細你回來再說吧。」

『嗯,辛苦了。』


乾沉默了會,而後像是想到什麼好笑的事情暗暗悶笑出聲。
「手塚…你真的很不適合代人詢問情報。」

『…』電話那頭抱以沉默回應。

「如果只是問部活的事情大可可以用E-mail過來,傳給你的資料也比較準確詳細,你會打電話來肯定是受人所託。」

『…』依然沉默。

「我想98%是不二要求你,想問部活的事只是幌子吧。」乾懶洋洋的回應,從手塚沉默的反應就可以推知一二,會管他事又牽扯許多人近來攪和的人除了不二以外他想不到第二個。

『…』三度沉默。

「大概也猜的出來不二跟你說什麼……我沒事。部活的事我會替你看著,把你的傷養好回來當大家的賀禮吧,手塚『部長』。」

『…乾,不要太逞強。』沉默許久的手塚只說了這麼一句話。

對乾來說,已經很夠份量了。

「…多謝了手塚……」

『特允許你請假早退一次,如果你用的上的話。』
手塚難得破例,乾在話筒這方聽著除了感動外還多了啼笑皆非。
怕他突然失控把人帶走嗎?

…其實也不是不可能。


「謝了。」乾回道。

『嗯。』

「我先掛了,希望下次不要再接到這種電話了。」乾感趣的說。

『…再見。』
只要你不要繼續下去,自然就會少很多問題,手塚在那方心想。


掛斷電話,乾雖然還是癱在沙發上動也不動,但臉上表情明顯輕鬆許多。


「…還剩四天…」




BACK NEXT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39-421c33f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