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6.02.11 Evanescence (13)
13.


比賽當前,兀自發呆的御方失神的看著自己的手。
耳邊聽不見緊湊的呼吸聲、聽不見廣播的傳喚聲,將視線從掌心轉移到身旁的搭檔身上,緊張,深呼吸過後是沉穩的端坐在椅子上等待。
自己腦中盤旋的是為什麼那天會衝動捉住他的手,明明連偷看都不敢的自己…


「怎麼了?」海堂的聲音從耳邊傳來,驚慌的收回自己的手回道:
「沒、沒什麼。」瞥了他一眼,見他表情沒有異色暗暗鬆口氣,「只是有點緊張。」
「再一組就輪到我們了…」海堂道,迴異於球場上的壓迫感讓他有點不自在,眼神游移間看見了一個人,接下來要說的話全數吞回肚內。
廣播傳來乙熙兩個字,他想應該是那個女孩的名字。

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她…


擦肩而過許多次,兩人都沒有正式見面,也沒有視線交會過。
但心底仍是把那人當作自己的假想敵,明明知道這樣的醋意很沒來由…


「海堂…」
「嘶?」熟悉的嘶聲出現,海堂回過神來應聲道。
「你也會緊張嗎?」

早已發現令海堂失神的女孩也有參賽,但御方仍是不希望海堂把太多心力放在她身上。
畢竟自己,能跟他長相處的時間僅剩這麼一些…

或許這就是獨占慾也說不定。御方心想,為自己的自作多情苦笑,也為對方的心只放在一人身上心傷。


海堂想了想,有些煩躁的搔搔頭,「有點。」
「不知道我們會不會得名…」
「盡力就好。」

做任何事情只要盡力,即使輸了也不會遺憾。
在結束前任何機會都不能放棄,因為放棄了,才是真正的輸了。
這是海堂一直奉行的準則,也是一直以來努力的原因。


「走吧,輪到我們了。」



***



糾結的緣分在比賽完後散去。畢竟是心思細膩的女孩,早在那天有個人拉走海堂時,女孩就已經注意到她所喜歡的人已經注意到她,只是他似乎誤會了自己的心意。
就連方才的注視,眼底仍透露若有似無的敵意,無奈間也不禁偷偷暗笑,什麼心情都寫在臉上,讓人一看就明瞭的率直個性吶…

「小熙,你還在看什麼啊?」身為這次比賽的搭檔,她認為自己有必要關心一下夥伴的心情。
「啊,沒什麼。」乙熙抱以一個溫和的微笑回答。
「才怪。」低聲反駁,眼珠咕溜溜的轉到方才乙熙所凝視的方向,「你在看七班的海堂對吧!別否認喔~我可是看見你好幾次跑到網球部去找人。」
「喔,那又如何?」
「你該不會喜歡那個傢伙吧?」看見夥伴絲毫不否認的模樣不禁錯愕,「不、不會吧……等等,我記得有次你跑到頂樓去,你去找他告白了?結果咧?結果如何?」
安撫夥伴趨漸興奮的心情,乙熙比了個噤聲的手勢,「噓~大家都在看了。」
「嗯嗯。」摀住自己的嘴巴,她點點頭表示明白。
「那結果…」
「這是秘密。」
「啊!?告訴我啦~」

乙熙悄悄做了鬼臉,挽著姐妹淘的手腕離去:
「陪我去吃栗子燒吧,今天我請客。」
「那傢伙不會拒絕你吧?耶耶,不會吧~~你可是我們五班的才女,會拒絕你肯定是他眼睛有問題……」
「草戚,你很八卦耶。」
「那你就老實告訴我,小熙你別跑啊!!」

簡單來說,她失戀了。
從一開始就清楚少年很喜歡很喜歡他的學長,從一開始她就知道少年不會注意到自己的視線是停留在他的身上,她也明白她只是想給自己一個機會才會去找他的學長。
從一開始就不會開花的暗戀,只要少年給她一個看他的機會,那樣就夠了。


「不過,海堂君真的是很遲鈍的一個人啊。」
她看著他的時候早就注意到他身邊的那個同學也喜歡他,可以料想到那位同學的愛戀最後也是同樣的下場,她暗自嘆息少年的遲鈍,也為那位同學默哀。

但就因為那樣專一的感情才會令她傾心,能被他喜歡上的人肯定很幸福。


「草戚,雖然我失戀了,但我還是很開心喔。」





BACK NEXT

喵~
看完了的说~~~~
喜欢乾海的文文~~~~
大人~某兔可以做下LINK吗????^_^~~~~
2006.07.29 19:12 | URL | 喵喵叫的兔子上~~~~~ | 編輯
...[我好像回的太晚了...||||b]
連結?嗯,可以啊^^
2006.10.01 12:53 | URL | 蘇沛 | 編輯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42-c485c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