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6.02.15 [06年情人節賀文/乾海主]What I Go to School for
-前-
kuso性質重,乾海主,包含塚龍塚(?)、河不二、大菊。
可憐的某桃君成了此篇最大的受害者(合掌)於此我想為他默哀會。(某蚊:還不都你寫的= =)
晴空同人77題愛情相關,47. What I Go to School for
情人節賀文,正確來說只能算是惡搞文(汗)










接近那日子的前夕,總有些想忽略、卻又霸道佔去視線的存在。

然而對於海堂而言,想忽略的事情往往都是他所討厭或害怕的東西。


「乾…乾學長,你在做什麼?」退離那張桌子幾步,總感覺這裏像是化學實驗室的海堂悄悄嚥了嚥口水。
「我?」光源永遠在腦後的逆光君揚起邪氣的淺笑,搖了搖在燈光下顯得有點青的液體道:「小看不出來嗎?」
刷紅的臉不忘小聲反駁,海堂回應道:「…看不出來。」老實說像青醋,但他不認為答案會這麼簡單。
「唉,還真令人傷心,小居然看不出來吶…」
聽來有些受傷的語調,令海堂又往後退了幾步。

「這可是要給『你』的情人節巧────」




──── 。What I Go to School for 。




渾身冷汗的驚醒。
沒有大叫,只是臉色有些蒼白,甩甩頭想要忘掉在夢中感覺到的噁心感,海堂拉開被單打了個哆嗦。
打開和室的輕掩的門,首入眼簾的是吃的滿嘴都是巧克力的弟弟,睜著一雙大眼向他打招呼:
「哥,早。」
「嗯。」抽出衛生紙,海堂擦去弟弟滿是巧克力的嘴,「吃完記得再去刷牙一次。」
「哥你今天晚起了。」葉末繼續咬著巧克力一邊享受老哥的體貼,「而且你臉色好白。」
海堂微微皺起眉頭,不願多說。「怎麼一大早就在吃甜食?」
「哥,我想吃冰箱裡白色那盒巧克力。」有點雞同鴨講的回道。
「不准。」有些臉紅,但海堂仍是一本正經的回道,對話似乎終於對上線。「不過第二層的那些可以。」
「喔~」要趕快去跟媽媽搶,不然肯定連殘渣都不剩。

抱定主意的葉末小弟起身,拖著一大袋東西走出房門。
海堂雖然頗疑惑那袋子裡裝了些什麼,但最後還是起身去梳洗,比平日訓練晚起的早晨總感覺與平日有些不同。



***



門口是一群蓄勢待發的女學生們。
與平日一樣時間到校的海堂看著已經淪為戰場的學校大門,突然能夠理解為什麼昨天部活時間過後乾學長要他們比平日早半個小時到校。

若不是這樣…連門口都無法靠近吧。

看著一群女學生像是在篩選什麼似的四處亂瞥,他莫名有種…像是糾察在抓違規的學生一樣,站在暗處思忖了會,應該不會有事吧?


舉步便想往前走,卻在後頭被一人捉住的手臂。
「誰──」回頭就是個狠瞪,強大的手勁令他罕有的踉蹌退了幾步。
「噓…別把他們引來了。」
海堂一驚,低呼:「乾學長!」
「87%你會按照平常的時間來到,92%你會想直接進校門。」乾分析道,拽著海堂的手往另一邊走,「太小看了自己的魅力啊…」
任由學長抓著自己的手來到人煙較少的圍牆,海堂沒有細想乾方才說了些什麼。

「直接翻牆進去吧,約好先在部活集合。昨天已經跟老師報備過,今天的課會晚點去上。」乾要海堂踩著不知何時被挖出一個凹陷的圍牆翻越而過,一邊向他解釋道。
「為什麼?」
絕不遲到絕不曠課的模範生海堂依然是在狀況外。
「情況特殊。」雖然知道自己的戀人在某方面總是少根筋,覺得可愛的同時也有些擔心,這樣的個性太容易被吃定了。

心念一動,將雙手抵在海堂的兩側,乾俯身向前以身高侷限海堂的行動:
「對了……」低沉好聽的聲音響起,卻是令無路可退的海堂羞紅了臉欲逃離乾的掌控。
「今天是情人節呢…────」
想起那個惡夢的海堂完全忘記了書包裡早準備好的禮物,提起書包往乾的臉上一揮,拔腿就想跑。

「我、我我我先去部活了。」身手矯健的翻牆而過,海堂幾乎可以說是落荒而逃的離去。
而還來不及挽留海堂的乾摀住被擊中的鼻子,因為高大的身影而被發現,連痛都省略趕緊翻牆逃逸後頭追上的愛慕者。


饒是青學活動殺人凶器,遇上瘋狂的女人也只有逃跑的份。



***



「呀────海堂君果然跟平常一樣準時到校呢。」「早來果然是對的!」「在哪在哪?」「還有乾君!!」
「他們果然跟傳言一樣一起上學────」


驚魂未定的拉著乾學長一起衝進部活教室,兩人皆氣喘呼呼的側在一旁喘息。
首次感謝平日魔鬼般的訓練,海堂沒有想到他平常慢跑的習慣如今成為他救命的浮木。
被激發潛能的女人果然是不能小覷的,海堂發誓以後能離女生多遠就多遠,至少在某些日子。


「看來連海堂都遭殃了呢…」
定眼一瞧,可以發現平日晚到或遲到的人全部都出現在這裡,腦袋終於與現實連上線的海堂不禁感嘆情人節實在是激發人體潛力的禍害。

「外面的人比剛才多上一倍啊…」乾從窗簾拉開的一個細縫觀察,這陣仗要消去看來不只是賠上一個早自習就可以解決的了的。

「有人落單嗎?」青學僅存的良心之一大石發問道。
「除了某個跑去福利社買早餐的笨蛋以外都到齊了。」連一向晚起的龍馬都知道在這個節日絕對輕忽不可,語末不忘記加上:「madamadadane。」
連思考都懶直接開始胃痛的青學之母無言的呻吟。

「乾,你預估我們要多久才可以回去上課?」部長發問道,面對這樣的人潮可以泰山崩於前而不亂,估計是前兩年也是類似的場面所導致的顏面殘障。
「98%我們沒機會上今天的課,就連練習都不可能。」
「吶吶,阿桃衝回來了。」菊丸好心提醒道,「要開門嗎?」
「讓他消去一些人潮也好。」睜眼的不二眼底閃爍著那是自己送上去的犧牲品就讓他如願吧的光芒。
「這樣不好吧…」身為僅存的良心之二的阿隆有些過意不去。
「來。」遞上良心泯滅器。
「Buring──情人節算什麼,桃城你就去吧!!!」

「嘶…那個笨蛋。」原本身為僅存的良心之三的海堂在碰上對象是死對頭爛桃子也決定讓他就此壯烈犧牲。
「這樣下來,桃城屍骨無存的機率是98.271%。」一向沒什麼良心可言的逆光君倒是直接準備他的後事了。
「他衝來了。」
「阿桃學長會把門撞壞吧。」這樣遭殃的是他們吧。
眾人嘆氣,部長依舊面不改色的發下命令:
「把門打開,三秒內沒有進來罰跑操場100圈,並站在門口守門。」


一…

二……

三………



「呼呼呼呼……得、得救了……」直接癱死在地上的某桃君懷裡抱著一堆麵包飲料外,還有不知道何時塞進去的巧克力,口袋、外套四處可以放的地方都被塞的滿滿的…
這跟性騷擾沒什麼兩樣吧,眾人無言。


「這下可好了,該不會要待在這一整天吧?」菊丸嚷嚷道,「早知道就不來了…到處都是女孩子。」喜歡吃甜食是一回事,但被包圍又是另一件事了。
「連高中部的學姊都出現了…」拿出望眼鏡乾蹲在窗邊報告道,「大概有一半是衝著手塚。」
「哼。」發出不滿的是身為青學的台柱。
「另一半之中不少是來找越前的…」
拉下帽簷,不理會嗤笑的不二學長跟菊丸學長。

「對了,有誰要去清理一下櫃子?」不二問道,不理乾在一旁做人氣分析的觀察。
「我看櫃子已經被攻陷了吧…」
「耶,大石不是有鎖門嗎?」
「今早我來的時候就發現鎖被弄壞了。」

「那……」
可預想打開櫃子會有什麼慘狀,所有人默默的離開櫃子幾步,深怕一不小心就成了巧克力下的亡魂。



「就讓阿桃去吧~」
「啊?為什麼是我?」
「因為你擾亂部活秩序,這是學長的命令喔!」
「什麼啊~」
「阿桃學長,你還差的遠呢。」
「嘶…活該。」
「臭毒蛇!你說什麼──」
「……」

「不去的話,要不要嘗試新版的乾汁啊?」


宛若被推上斷頭台的桃城君,壯士扼腕的去了。




「簡直像巧克力山啊…」
隨著眾人的櫃子一個個被打開,那些掉落在地的盒子已經疊成一個小山了。
「這是怎麼塞進櫃子的?」
忽略某個可能淹死在裡面的桃子,他們比較訝異小小的櫃子是怎麼塞進這些的。
「…這些怎麼處理?」

每個都是愛慕者的心意,若說打包拿去丟掉似乎有點對不起他們,也不可能一個個退還,但帶回去也不可能吃光,而且這樣就換對不起自己的情人了。
彼此互看數眼,無言的嘆息。













「對了,我有東西要給大家。」
做好筆記的乾從書包裏面拿出一個大盒子,不知怎麼的部活內突然有股陰風吹過。





「情人節特企豪華版義理巧克力!」





相較於其他人吃驚的表情,海堂則是直接刷白了臉,直有夢境成真的預感。

「要不要來一個啊?味道挺不錯的喔~」乾好心的推薦道,但這次就連百毒不侵的不二都被河村給抓住直叮嚀不要做傻事啊。
「阿乾我有家世了所以我跟英二就不奉陪了…」抓著小貓往外逃的大石成了衝鋒陷陣的第一名,或許在女性的爪牙之下生存率比人間兇器來的高。
「真可惜,我很想嚐一個試試看呢。」唯一可以在乾汁加工品下生存的不二這次也因為丈夫河村堅決的反對下決定當個順從老公的好妻子而拒絕,其實他真的很想嚐嚐。
遞上燃料的不二尾隨著開出一條路的河村離去。
「手塚呢?」把歪腦筋動到部長身上的乾依然不怕死的推薦道。
「……」打死都不吃那樣東西的部長抓起躲的老遠的青學台柱離開,之所以可以如此鎮靜的原因可能是過去兩年都可以安然度過的求生能力引發部長的腦內小宇宙爆發,不過,據說手塚領域是會把所有東西吸引過來的洞,也可能會造成反效果就是。
「那就剩桃城了,別客氣了全部收下吧。」推銷失敗的乾看上去似乎有點怨怒直拿起兇器往某桃子的嘴裡塞,是說情人節是萬惡身為去死去死團的成員本來就不該來參加部活情侶聚會的說。
「這是回報你平常『照顧』小的報酬。」一臉大恩不必言謝的神情,乾看起來有些神清氣爽活脫脫像報了仇的冤家。
身為真正的冤家海堂則是有點同情死對頭的下場,不過他更擔心的是那盒巧克力有沒有可能落到他的胃裡。

「小,我們走吧。」牽起戀人的手,跨越躺在地上的那具屍體乾無比溫柔的說。
「乾學長…」羞紅臉,走過去因為本能不忘記要小小報仇一下而踹了一腳,但那真的是不小心,妨礙到戀愛中的人除了被豬踢之外還會受到蛇類無意識的攻擊。


不過那個巧克力像是早有預謀一樣,海堂決定還是問個清楚。
「學長…那盒巧克力是專門給爛桃子的?」
逆光閃閃,反正四下無人(屍體是桃子不是人),乾老實的回答:
「其一原因是。另一個原因是三年級導師交代我一定要把他們帶回去上課。」否則他們會特別關照即將成為三年級的親親愛人,為了情人只好犧牲他們了。
「現在他們幫我們解決許多人,我們快回去上課吧。」其實算盤算的很精的逆光君早已訂下這場生死遊戲的逃脫守則了。







至於被遺忘的某生物,那、就繼續被遺忘吧。



***



攻防戰。
一言概括就是單方面的鬼抓人,差別在於鬼是一群人卻只有一個。
青學網球部的人氣之高在此時表露無遺,不單單是下課時間,就連只是出去上個廁所也可以看見莫大的人潮,回到座位上那一層層疊高的禮物已經多到得借放在同學的位置上。
饒是手塚的冷漠、不二的腹、乾的逆光兼乾汁還有海堂的狠瞪對於這場戰爭幾乎沒有發揮作用的餘地。

任由禮物將他們淹沒,明明不是畢業典禮制服釦子也是被剝的精光,檯面上是遭受女性們的親睞暗地裡卻是受到去死去死團無言的控訴。
所以說,當個受歡迎的人也是很辛苦的。


至於放學後的部活練習,手塚也只能順從民意取消了。
鐵絲網後的人潮已經繞了一圈又一圈,各式各樣的應援團及後援會紛紛出籠,旁觀者看的心驚,當事人則是表以無奈。

四散後的隊員自顧不暇,各顧各的。
待海堂有意識離開了校園,也已經是接近夜晚的黃昏。


首次,他覺得離開學校是件極度美妙的事。
其次,是為自己能存活下來感到慶幸,當然這也要歸功於乾早就想好逃跑的路線。
但乾高大的身影常常會成為一個敗筆就是了。


「終於可以回家了…」海堂感嘆道,一天下來就連體力好的他也覺得吃不消。
「是啊,終於可以好好品嚐給的巧克力!」空蕩蕩的手中只拿著白色盒子裝的巧克力,乾一點都不疲倦的開心道。
「嘶…」
撇過頭去,百分之兩百是因為害羞臉紅。


在部活附近,兩人常常討論訓練表的那個空曠處,熬不過乾的甜言蜜語和死纏爛打把準備好的巧克力交予他,從那時開始那種可稱為變態花癡的笑容就一直掛在他的臉上,任他怎麼抗議申訴就是無法改變他的好心情。
有個例外,是在乾為了報答時準備好好『犒賞』愛人時後方追上來的大批人馬壞了他的好事一臉憤恨的模樣。

「雖然很辛苦,不過來學校還是挺值得的。」
乾停下拆包裝的動作,轉而牽著海堂的手。
「啊?」
「因為不這樣,就沒辦法收到給的巧克力啊~」膩在海堂的頸窩邊,乾磨蹭了好一陣子,直到海堂終於忍不住想推開他才停手。

「肯定會乖乖來上課,況且,我不說的話肯定會默默的把好吃的巧克力再帶回家。」
被說中了臉轉而埋向乾的胸膛,海堂默默不語。

「明知道每年都會發生這種事…但大家還是會出現,為的就是想收到一盒心上人送的巧克力。我是為了,而手塚、河村、大石一向都不會為了這種事情請假不來,身為他們的戀人也是為了他們才會來學校。」
乾沉聲解釋道,環抱住戀人的腰又是好一陣滿足的嘆息。



「親愛的,你剛剛少說一句話喔……」
「……情人節快樂…」
















***


(以下為片段,某人私心嚴重,海堂家萬歲ˇˇˇ)


***


片段一,(海堂家)


「包裝太醜、看起來好噁心、噁──味道好怪…」
正從一大袋裏面篩選出能吃的巧克力的海堂小弟葉末拜中午放學所賜,比老哥多上一個下午的時間在家裡混。
「葉末,信箱裡的那些別忘記處理掉,還有掛號郵包裹。」在客廳看電視的穗摘媽媽一邊按著遙控器一邊對二兒子下達命令。
「啊,我早上已經丟了一大大大大袋了耶。」原來海堂白天起床所看見弟弟手中的那個袋子其實是要拿去回收的禮物。
「難道你想讓哥哥煩惱嗎?」這句話真正的意思是你想讓你老哥吃那些來路不明的東西嗎?
「嗯哼…」全部都丟光好了,反正再跟老哥要就有了,「耶,這不是那個貴的要死的那個牌子嗎?留下來好了。」
難以抗拒的甜食,海堂小弟從一堆手工巧克力當中挑出外面買的巧克力起來保存。

「手工的不知道會加什麼東西…哥那傢伙最容易吸引變態了!」雖然一切純手工製是海堂家的優良傳統,但外來的手工食品還是小心點好。


「對了媽媽你說哥哥會不會收下那個逆光蔬菜怪人做的東西啊────」



海堂弟,你擔心是對的,不過那盒毒藥已經葬在另一個人的肚裡。



***


片段二,(依然是海堂家)


「葉末,別忘記你的那堆也要整理整理。」
「喔,那我想好要怎麼處理了。」
打包收好,海堂弟扛著大包小包活像是要去倒垃圾一樣。



***


片段三,(乾家)


「孩子的媽,你看兒子收到巧克力了啊。」乾父一臉欣慰的看著坐在客廳盯著白色盒裝發花痴,一邊向老婆報告。
「貞治也到了這個年紀啊…不知道那是哪家好女孩呢?」根據乾母的觀察每年他兒子收到的巧克力都會成為實驗的一部分,不過這次似乎來真的。
「讓爸爸嚐嚐看吧。」從後面繞過兒子的手接過巧克力的乾父無視兒子臉上的囧樣自動自發的拆開簡單卻精緻的包裝。


「嗯嗯,真不錯。」乾父讚賞道,再度忽略已經趴在地上申訴的兒子把巧克力交予乾母,「手藝這麼好,未來肯定是個好媳婦。」
「的確不錯,不過孩子的爸,你也要看人家願不願意嫁啊。」夫妻同心,把未來『媳婦』(?)的好意吃個精光,徹底的忽略退化成阿米巴克蟲的兒子。

「況且我們貞治若強行押人上禮堂,可是會犯下誘拐未成年少女啊。」
雖然有法律常識是很好,不過你們的兒子也才15歲啊。
還有對象是未成年沒錯,但這樣說兒子的戀人可是會被那位自稱為日本堂堂男子漢的某蛇氣到判你們兒子出局的。

不過,乾家媳婦地位似乎確立?


「嗚嗚嗚嗚~~我的巧克力啊……」
乾 貞治(15)再次落下心酸的男兒淚。



***


片段四,(桃城家)


雖然『現在』是身為去死去死團、青學分部隊隊長的桃城武在這個神聖的節日仍是收到許多巧克力,但他似乎還是非常不滿。

「分明單身漢比較值錢為什麼我的巧克力會比那些死會的人來的少啊────」
尤其是輸給那個臭毒蛇才會讓你如此憤怒吧,桃城君。
「都是那個人間凶器…那是什麼鬼巧克力啊……」吃完後渾身都是乾汁的味道,桃城是不用擔心有人會圍上來,但也因此少了許多愛慕者。




喀啦喀啦……
似乎傳來咬東西洩恨的聲音,桃城轉頭一看。


是自家小弟雙眼血絲一手拿著粉紅色的卡片一手拿著巧克力碎片大咬的模樣。

「笨老弟,你在看什麼啊?」湊過去看,只見上頭寫了三個字。

「…好人卡……噗,笨老弟你告白被拒絕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很沒有兄弟愛的桃城兄忘記自己也沒好到哪去,毫不客氣的嘲笑自己的兄弟。
「哼。」來不及收起卡片的桃城弟氣紅了臉,把巧克力碎片就是往老哥臉上一丟,「你也沒好到哪去,笨老哥。」
「臭小子…你沒看到老哥我人氣好成什麼樣子!」桃城耀似的拿起義理巧克力試圖偽裝成愛慕者送的禮物。
「你有我就沒有喔?你自己看──」
指指後面的那堆袋子,其實不輸哥哥的人氣。

「臭小子那分明就是義理巧克力──」
「笨老哥你那堆還不是一樣──」


站在門外看著兩個笨蛋吵架的桃城妹將某個人送來不要的巧克力放在門邊懶懶的下了評語:


「兩個沒人要的笨蛋。」



***


片段四,(場景再度回到海堂家)


「哥,下次我想吃餅乾。」葉末爬到老哥的背上撒嬌道。
「自己做。」
永遠都不知道那堆巧克力最後下落如何的海堂仍在疑惑為什麼乾學長本來手上提了四五袋來著最後怎麼只剩下一盒(他送的)。

「哥哥做的比較好吃啦~~哥~~」不死心的繼續求,有毅力是海堂家的遺傳。
「吃太多甜食會蛀牙。」
「我每天都有刷牙。」證明中,海堂葉末牙膏的使用量跟某個姓菊丸的人似乎不相上下。
「會發胖。」在媽媽的豪華便當下若不是運動量大其實還是會胖的。
雖然沒有很在意這件事不過海堂早就養成不吃甜食的習慣。
「我可以每天陪老哥去慢跑。」
「冰箱沒有材料。」
「等一下我們可以去超市買。」
「要吃飯了。」

回想失敗,其實沒很認真應付弟弟的海堂一轉頭便看見嘟著嘴生悶氣的海堂葉末,沒好氣的嘆口氣:

「不要甜食。」
「那巧克力優格好了。」還不是一樣,海堂兄無奈。
「不管啦不管啦那個姓乾的就有巧克力為什麼弟弟沒有啦難不成哥你不要葉末了嗎?」
不知怎麼,海堂突然覺得眼前的小弟跟某個人死纏爛打的樣子有些相像。

「嘶…我有多做巧克力。」頭痛,他弟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
「都被媽媽吃掉了。」
早上去開冰箱的時候只剩下留給爸爸的份量,他們果然不愛他了啦──


「嘶……」無奈嘆,「吃完飯後再去買吧。」
「YA~~哥人最好了~~~」





END?

2006.02.15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43-3eb19f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