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6.04.06 【愛の十三題速寫】13.吃醋(上)
「嘶,我先走了。」
「路上小心。」
向大石學長告假早退的海堂寫完假單後便穿著制服回家了,其動作之迅速令人不得不佩服訓練影響力之重大。

「啊…小又早退了。」看著這個星期第三次早退的海堂菊丸仍是再一次的詫異道,「會是去做特別訓練嗎?」
瞥向在做筆記的乾,卻絲毫沒有動靜。
「切~一點都不像毒蛇的作風。」將球拍抵在腦後的桃城撇嘴抱怨道。
「是阿桃學長太在意了吧。」喝著芬達的未來青學台柱漫不經心的扔下炸彈後便默然離去,而後者則是氣急敗壞的否認。

「海堂不是會隨便翹頭的那種人,既然請假應該是真有要事。」目前負責與龍崎教練交涉的大石在遞了三次假單後也不免感到疑惑。
「問乾不就知道了?」河村直覺反應道,其他人也是把持相同的看法。
「對啊~聽說乾去海堂家小住呢,呵呵。」不慌不忙扔下炸彈後即好整以暇看著眾人吃驚模樣的依然是偽‧青學部長不二。

蒙召點名的乾對於眾人一臉要掉下巴的模樣依舊是神態鎮定,似乎是早料到這個八卦遲早會被發現。
「喔,這件事啊…」乾開口,「由於最近有許多資料要整裡,所以沒有過去。」
承認了,那個八卦的可靠性。
回應的是一群竊竊私語海堂(學長)怎麼會答應青學特產活動型蔬菜殺人兇器進駐到自己家的討論。

「而沒有去他們家剛好滿三天?」唯一在震驚外的仍是不二,「呵呵~這好奇這三天發生了什麼事呢。」純粹是來添亂的,不二看著乾的鏡框似乎開始龜裂。
「那小沒來的原因就交給你了。」
「嗯。」那當然。



──────。吃醋




叮咚。

「來了~」從裡頭傳來碰碰的踏腳聲,似乎有點急促。
來人在打開門後看見了訪客的容貌,三秒,錯愕、做鬼臉、關門,一氣呵成。
站在外頭的人則是習以為常的推了推鏡框,並沒有慍怒。

「葉末,是誰啊?」像是見鬼似的碰一下關上大門,引來了哥哥的關注。
「只是推銷員而已,哥你回房間吧。」開玩笑,讓他進門哥哥肯定又被牽著走。
決定杜絕禍患在外的小弟一臉堅決的向哥哥撒謊道。

然,站在門外的訪客依稀可以聽見裡頭的對話,見他熟稔的拿起手機按下快速鍵。


幾句。
掛斷後,三秒內就看見一臉歉意的海堂打開門,旁邊站著一臉不的海堂小弟,大有想將他大卸八塊的氣魄。
「對不起,乾學長…」按著葉末的頭一同道歉,後者沒什麼誠意被迫點個頭,嘟著嘴就想走。
「沒關係。」一臉示威的看向葉末,明明大人許多歲的乾此時顯得幼稚許多,臉上滿是得意的神色。

前腳方踏進客廳,乾開口問道:
「對了,這幾天為什……」語未閉,一團像是白色毛球的小東西從二樓飛撲而下,直擊海堂的懷裡。
見葉末見怪不怪的往旁一躲,則是伸出雙手接住,整個過程像是排演過許多遍一樣順暢。止住的話仍停在喉間,但乾已經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這隻貓…是從哪來的?」撿的?不大像,雖然喜歡小動物,但似乎是因為家裡的關係所以無法帶回來養,再看看一旁的葉末就可以確定了,過敏。
「嘶?」抓下不斷向乾伸出爪子的小貓,海堂不暇回應。
乾看著現在正在忙著安撫小貓的海堂,雖然神情有些慌張,卻不自覺的柔和了平日的剛毅,貪看這一幕的乾並沒有追問下去。

反倒是一旁的葉末解答,難得的好心,臉上滿是不:
「小Mo,三天前老媽的友人因為搬家拜託我們照顧。」真討厭,明知道老哥喜歡貓還故意帶回家,媽一定是故意的!
揉了揉鼻子退離貓幾步的葉末抱怨的看著蹭在自己老哥懷中的小貓,這樣就不能接近哥了啊…討厭!他心想。
「明白。」搬個家可以搬三天?乾頗懷疑想道。
「抱歉學長…」似乎是懷中的貓終於安靜下來,海堂向乾歉道,「葉末,幫我倒杯茶給學長。」
「啊?」為什麼他要替那個人倒茶啊?
「快去。」雙眉一歛,不想哥哥生氣的葉末心不甘情不願的走向廚房。

原想推辭的乾在聽見是一向看他不順眼的葉末替他服務,笑的一臉惡意道:「那就麻煩你了。」
「哼哼…」加辣椒辣死你好了,頭上冒出兩個惡魔角的葉末心想。



***



「嘶…」搔著貓的肚皮,從嘴裡發出咕嚕的舒服聲的小貓仰躺在海堂的腿上,海堂看著默不作聲的學長,遲疑要不要開口。
玻璃製的小茶几上是一杯換過的溫開水,三四本筆記,包括學長今天帶來的,還有前幾天整理成小冊的訓練表,自己上課的筆記本,除此之外就是散亂的原子筆以及方才端上的餅乾。
整個畫面看起來再稀鬆平常不過,但…

學長背後那股色的漩渦是怎麼回事?嘶~~

打從心裡發寒起來的海堂抖了抖,腿上的小貓偏過身抬起頭來看了看現在的小主人。
「喵~」
「嘶……」
超越種族間的詭異對話,當事人(貓)的小Mo又往小主人的懷裡蹭了蹭,喵個幾聲蜷縮在海堂的懷裡。


「。」
無奈的放下筆,乾老早就發現小情人一臉欲言又止的模樣,若他不主動開口,84%或許仍是僵在那裡偷覷。
雖然他挺享受這樣的注視的…乾不否認自己的惡趣味。

「啊?」心頭一驚,懷裡的小貓也隨之一陣。
「過來…」乾招手,要海堂坐的自己身邊。
雖然人湊了過去,但海堂仍是距離乾一小段距離。乾推了推眼鏡,直覺反應就是把人拖來,駭的海堂一個沒抱穩,小貓險些摔了下來。
幸虧小貓的反應一向驚人,伸出爪子攫住海堂衣服的下襬得以獲救。

「嘶──」有些惱怒的看著眼前的學長,而兇手僅是挑挑雙眉,不置可否。
「坐這麼遠,小要說什麼都聽不見了。」乾故作一本正經的答道,瞥了又在海堂懷裡躺的舒服的小貓。

「小想對我說什麼啊?」乾問道,刻意忽略那隻突然抬起頭來的小貓,左手從後頭將整個人帶往自己懷裡,如預期的看見小情人的耳朵都紅了起來。
「唔唔。」學長怎麼會知道他有話想說?感覺到腰上有隻手圈著,海堂直覺反應就是想退開,「學長…放開……」
「不要。」乾霸道的回應,「這麼久沒抱小,小這就瘦了…看來訓練表要重新規劃。」何況,難得那個總是來打岔的小弟沒來打擾,怎麼可以錯過這個16%都不到的機會。
乾心想道,伸出另隻手將海堂圈住,直往他頸窩邊磨蹭,也不忘上下其手。

嘶,是怎麼量出來的?還有,才不過三天沒像現在膩在一起,瘦了哪看的出來?
一臉羞紅努力想掙脫的海堂推了老半天就是無法移開黏在身上的人,失敗的垂下雙肩任由他去了。
「嘶…」
「小不是有話要說?說吧,我在聽。」約莫是豆腐吃夠了,乾大方出讓說話權與海堂。
「唔。」你這樣摸是要怎麼開口!!

姑息只會讓大野狼變的更囂張而已,海堂此時用自己的身體為這句話做下最好的注解。


使勁攫住那雙探進自己裡衣的狼爪,海堂氣喘呼呼瞪著雙眼控訴。

這番舉動換來乾一個火辣辣的熱吻,在被吻的七葷八素過後海堂耳邊聽到的是乾偷襲後不變的一句:
「啊…都是太可愛才會忍不住──」


嘶──夠了!
一把推開幾乎壓在他身上的學長,什麼問題啊全都拋諸腦後,海堂羞著一張臉起身,氣呼呼的離開。
在恩愛的過程中無奈被擠出溫暖懷抱的小貓則是縱身一跳,充滿敵意的抓了乾一把,最後像是人類哼了一聲高傲的尾隨小主人離去。

「笨蛋。」
門口外,一張跟海堂兄一模一樣的臉蛋的海堂小弟就用像老哥在罵他的死對頭一樣的口氣對臉上出現三條爪痕的乾涼涼道。



***



翌日。

臉上明顯三條紅爪的乾一早便引來人潮的側目,自然部活時間也不例外。

菊丸一臉不懷好意的指著乾的右頰笑道:
「吶吶,乾你臉上那道爪痕是哪來的?」
「很可疑喔~」桃城接續道。
在一旁不說,但也很好奇的河村與大石則是點頭附和。

能夠挑戰青學活動殺人凶器實在是太了不起了,或許該頒發獎章表揚一下。

在有八卦時正選永遠都會齊聚一堂的現象再度浮現,在部長還沒回來前估計這種風氣還會持續好一陣子。
越前喝著芬達拉下帽緣站在一旁,也是豎起雙耳;而不二,只是懶洋洋的靠在河村身邊等著乾的下文。

「這個啊…」乾摸了摸爪痕,不帶表情的回道:「被貓抓的。」
「喔────?」不相信的懷疑聲。
越前轉了轉烏溜的眼珠,視線落在現在唯一不在場的正選處在地:

「昨天乾學長是去找海堂學長沒錯吧?」
「乾,我記得你家跟海堂家沒有養貓啊…」
視線全數轉移到部活教室,裡面應該是海堂(學長)沒錯。


「原來小這麼兇啊…」菊丸囁嚅道。
「呿,臭毒蛇本來脾氣就不好!」身為對手的桃城秉持著不同的意見道。
「那應該是乾學長做了什麼讓海堂學長生氣的事吧。」不知何時也加入八卦的越前再度拉下帽簷道。
「…沒想到乾會用貓來形容海堂……」令大石訝異的是這點。
「不二,你認為呢?」不發表意見的河村則是把發言權交給笑的很開心的不二。
「呵呵,可以讓對乾一直容忍的小在乾臉上留下爪痕,那一定是做了很要不得的事情啊──」

罪名已定,眾人對於乾臉上那道傷痕抱以活該的眼神。


「你們這個表情,明顯誤會我的機率高達93%。」乾不用偷聽也知道他這群隊友在想些什麼。
習慣性推推鏡框,乾正要解釋的同時不二惡意的搶去話口:

「乾,晚上太努力可是會吃不消的。」猜想乾的背後應該也很多爪痕的不二語出提醒,但更多的是揶揄的意思。「這就是四天要早退的原因?」
之前三天沒去人家家找親親愛人怎麼可能會出現那種事,乾頗心酸想道。

「喔~~果然是乾做的壞事喔!」
「乾學長,臭毒蛇那傢伙還算是個戰力,不可以讓他連比賽都不行啊!」
「學長還Madamadane…」
「不對啦越前,怎麼可以叫乾再努力!」
「這樣對身體不太好啊乾。」
「呵呵…」


所謂有理說不清,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如果真的是那樣臉上被抓了幾十痕也無所謂的乾嘴角有些抽蓄想道。

「喂…」乾虛弱的開口。
「嗯?」好心給人平反的不二代表眾人開口。
「那真的是貓抓的。」而且還是隻很黏很纏人且對象都是自己親親愛人的一隻貓,「可以的話,如果是那種情況下被抓我可是一點都不介意。」可惜偏偏不是。
「喔?我記得海堂家也沒有養貓啊,據說他們家有人對寵物的毛過敏不是?」資料出處:乾‧愛的筆記之親親戀人生活寫真紀錄Vol.2,就不知道不二從哪看見的?
「那就是早退的原因。」
已經換好制服準備離去的海堂正準備向眾人道再見時,最後對上的正是一臉哀怨的乾。


「嘶…」不好的預感,還是趕快回家好了。
秉持著不好的預感永遠都會成真的精神,海堂的行走速度比平日快上1.5倍不止。



>>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47-ddd99a2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