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6.04.06 【愛の十三題速寫】13.吃醋(下)
原本就很高大醒目的身體縱使躲在電線桿後方還是一樣很顯眼,且比起走在馬路上更容易引人注目。
但當事人往往都不會想到這點,自顧自的專注在偷窺跟蹤的對象上。

偷窺者看見被偷窺者──在此以目標代稱之,與另外一名高大的男性相對而立,那名男子臉上掛著寵溺的笑容撫摸著目標的頭,而目標則是一點也沒反抗的任由那名男子動手動腳,對於偷窺者的紀錄而言,這簡直是破天荒頭一遭──饒是他自己作出相同的動作也會引來莫大的反彈。
於是,便有人用著咬著手巾含淚哭訴:「嗚嗚~難道他不愛我了嗎?」的怨婦表情的躲在一旁劃圈圈種香。


這場景就有點像在熱門時段撥的芭樂劇一樣,劇情很狗血,但真實發生時對當事人會造成莫大的傷害與打擊。

此時也不例外。

待偷窺者反應過來時目標已經走進家門,方才的高大男子也開車離去。
此時偷窺者後腳也跟上,刻意裝作漠不在乎的按下門鈴,可悲的是依然是目標的弟弟前來開門。
下場請自行想像。



「…」比先前還要陰沉100%的臉從海堂的背後像鬼魅一樣冒出,駭的怕鬼的海堂整個寒毛直豎跳了老遠。
就連懷裡的小Mo也弓起背狀似要攻擊的模樣。
「學、學長!?」這個時間不是還在練習嗎?學長怎麼會在這?而且身上還穿著運動服,難道是有什麼事情發生所以必須要趕來?

腦內閃過無數個疑惑但海堂永遠不會明白對學長的問題永遠不會是正常的答案來著。

「看來要去買東西啊…」乾看著已經換上便服的海堂,乾開始計畫是否要跟著出去逛,美其名是買東西卻行約會之實。
他已經很久沒有跟單獨相處了…乾很哀怨的想道。

「啊,幫媽媽買點東西回來,順便帶小Mo散散步。」海堂據實稟告,換來乾一張苦瓜臉。
下句話更是將乾打入冷宮去,「嘶…學長先在家等我一下吧。」
「為、為什麼?」只差沒飆淚撲過去捉住戀人的褲管控訴,乾看著已經走遠的海堂彷彿可以瞧見小Mo揚起得逞的微笑耀似的搖晃自己的尾巴膩在自己戀人懷裡。



『真是太沒天理了!!』────某棄夫愴然淚下。



看不過去的葉末受母親之令要好好招待哥哥的學長,但那一灘有點像化屍水溶過的詭異生物是什麼啊?
「不會真的融化了吧?」葉末戳戳唯一沒有被溶解掉的眼鏡道。



---



「森山夕吾,21歲,走設計類,其真實身分是老媽的姐妹淘的兒子,我跟老哥的乾哥,曾多次假日在我們家小住。」
葉末不知從哪來找來跟乾一樣的方框眼鏡,用著跟平常乾唸數據一樣的口氣報告方才乾偷窺時所看見的高大男子的身家背景。
「根據以往經驗,由於老哥喜歡寵物所以森山哥常常帶自己養的寵物來我們家,過去曾養過小狗兩隻、小貓三隻、及一條無毒青蛇。」
「等等,那條蛇叫什麼名字?」振筆疾書的乾突然抬起頭來一問。
「我想想…」頓了頓,葉末隨即答道:「小草。」
很好,不是地雷。

乾示意葉末繼續,自己則在判斷這個人是否對自己有威脅力。
哪天應該要將身邊所有乾哥乾姊乾弟乾妹表哥表姊表弟表妹堂哥堂姊堂弟堂妹叔叔伯伯親戚遠親鄰居路人甲乙丙丁………全部都研究過一遍,省的那天又冒出什麼乾哥出來嚇的自己窮操心。
但這不可不防,尤其是看見居然放縱他人觸摸自己這點就不可饒恕!

葉末看著眼前熊熊燃燒的某學長直覺是想拿起茶杯往他臉上潑去看看可不可以消消火。


「喂,你答應我的事不可以反悔喔!」葉末提醒道。
方才乾以小Mo離開後三天不來打擾他跟哥哥甜蜜生活做條件,當然其中省略了二十七分鐘的討價還價。
只是不知道某魔王會用什麼方法去縮短那三天痛苦的分離就是。

「嗯。」乾允諾道,「知道牠還要待幾天嗎?」
「聽說他們的家還在裝潢,可能還要兩三天吧。」葉末道,心底似乎在思考要不要給這隻小貓來個難忘的餞別禮──最好是嚇的不敢再來。
同樣的,乾也在思考相同的問題。

「根據乾汁Vol.32版所需的材料兩天可能有點趕…」是什麼材料需要兩天準備啊?
「那樣哥會生氣的。」葉末警告道,「萬一哥搶去喝出了什麼事…」話未完卻已表達很明顯的威脅。
憑的個性很有可能這麼做…乾內心嘆道。


「呵呵,很快就會回來了,請再等一會吧。」穗摘媽媽不知何時捧著糕點出現在兩人眼前,笑臉盈盈的向二人道。
「謝謝伯母。」乾禮貌回道。
「啊,媽你知道森山哥說什麼時候房子會弄好嗎?弄好我想去看看~」葉末一臉乖寶寶疑惑的模樣向穗摘媽媽問道。
「兩天後不是嗎?」穗摘摸了摸兒子的頭笑道,「剛才夕吾已經來通知過了,這次設計挺不錯的喔!」
「喔~」
「等到弄好我在帶你們過去看看,到時候可別臨時反悔啊。」
不知怎麼,乾總覺得這句話別有深意,好像是刻意提醒一樣。

「過去你跟夕吾常常窩在的房間不走呢…」穗摘媽媽突然接上那麼一句,神情溫煦的看著房內的和室,「就是因為那樣,所以的房間才會這麼大,和室的雙人被也是這麼來的。」

轟一聲炸掉乾的理智,整個人呈現呆滯狀態的生化活動武器目前呈報廢狀態,連穗摘媽媽何時離去的也未察覺。


「嘶,我回來了。」抱著小Mo正準備進門的海堂入眼第一個看見的即是石化掉學長以及心情很好正在做功課的葉末。
「…」毫無平日溫柔穩重形象的某學長。
「嘶,我去慢跑一下再回來好了。」



---



青學‧網球場。

甫從場上下來的菊丸急忙躲到某雙眼鏡掃射不到的地方向大石抱怨道:
「吶吶~乾是不是受了什麼刺激?為什麼背後有一圈像洞的漩渦啊?」

十分受不了的菊丸抱怨道,難得今日沒有收到假條的大石也是一臉疑惑無奈。
「可是今天海堂並沒有請假啊。」原本還以為沒事了,莫非昨日兩人吵架了?
大石也不敢往乾那個方向看去,深怕一個不小心掃到颱風尾;轉而望向海堂,神色正常、舉止正常、打鬧正常──挑釁成功的桃城換來海堂憤怒的一拳,一切都很正常啊。

「呵呵,難道乾也開始學『手塚領域』了嗎?」不知何時冒出的不二突然道。
這一點都不好笑…眾人心想。

劃開突然冷場的場面,河村問道:
「不二你知道原因?」
這個時候能夠理解乾那樣人種的思考的人也非不二莫屬了,眾人不約而同想道。

「呵呵…這個嘛……」故意賣了一下關子,確定所有人的胃口都被提起才言:「會不會是海堂無意識說出來的話傷到乾了?」
號稱絕對無敵的乾也會因為一些話被傷到?又不是脆弱少女心…眾人頗懷疑的心想。

看穿眾人心思的不二直言:
「戀愛中的人總是脆弱不堪嘛──尤其對象又是海堂。」由此可證明魔王的心也是肉做的,被戀人刺到死穴還是會疼的。

「如果不二說的是真的,那海堂是做了什麼事…?」
眼看桃城跟海堂之間的鬥爭也告了一個段落,已經有人打算直接把人叫來問了。
「會不會是取消兩個人的練習呢?呵呵~」聲量故意說的某方的某人都聽的到的大小,不二笑盈盈的又接續:「不然就是『小Mo』的飼主居然是個『男』的,而且對『小』好到讓某人起了警戒心,偏偏『小』又待對方極好吧~~」

那個某方的某人已經成灰飛散消逸了,估計不二這番話的準確度未達99%也離事實不遠去了。


「不、不二…你改行當算命師了嗎?」記得是不二的姊姊才有占卜能力怎麼他也開始鐵齒神算起來?
「呵呵,我猜的。」不二之所以可怕就是你絕對無法猜測熊的思考模式。
睜開美麗的藍眸,不二看著某個灰化掉的人驚道:
「耶,我只是隨便說說而已,不會真的說中了吧?」此乃明知故問之言。


這樣更恐怖啊……眾人無語。



---



場景轉換到另一頭。
已經結束第3987場決鬥的海堂約莫是方才的打架贏了顯得心情很好,即使被學長勒令回到乾身邊依然不改其好心情,拿起網球拍準備下場打球時被乾一把捉住手臂拐回自己身邊。

「嘶?」伴隨著疑問的臉紅,乾挪動身子擋去其餘人士的目光。
「等等部活練習完陪我去買東西吧。」陪貓蹓躂可以,前提是他人也在場。
打著如意算盤的的乾決定無論等等的回答是什麼他都要跟去。

「嘶…但我要帶小Mo去散步。」昨天說要自己一個人去運動用品店,怎麼今天反悔了?
覺得臨時改變計畫一點都不像乾的海堂疑惑想道。

「無所謂,散完步再去買東西吧。到時候再給你一份新的訓練表,晚餐在麵店吃可以嗎?」
「…我們家今天晚上要跟媽媽的朋友吃飯,之前約好了。」海堂歉道。
葉末你居然沒跟我說────乾微慍心想,臉上仍是不動聲色。

「那明天好了。」不氣餒的繼續邀請。
「嘶,森山哥要我們明天去他們家參觀。」
「後天呢?」
「我要帶小Mo回去給森山哥。」
「為什麼不在明天還呢?」
「怕小Mo不習慣,所以後天我要陪小Mo到森山哥家住一…」
「我不准─────────」



這位先生,請節哀吧。





>>



2006.4.05Fin

-後-
很詭異的結束了(汗)…再拖下去就只是延續乾老大的哀怨,還有考驗作者我胡扯的功力(淚)
原本計劃中還有小Mo走了之後葉末霸占老哥不放、那位叫森山夕吾來訪、老媽真正的可怕之處…老實說森山夕吾的名字原本是叫森山治,後來發現跟網舞中飾演桃城的森山榮治太像了所以駁回= =
森山夕吾(Moriyama Yougo),其實夕吾是女生的名字,但改的時候沒注意到…(汗);在更原始的設定中森山是個女的,至於穗摘媽媽的朋友的兒子則是喜歡上這位叫森山的女孩所以將小貓取名叫小Mo,但這設定實在是太囉哩八嗦了後來全部精簡。

一篇好好的文章給某寫成這樣…汗,以後寫文前絕對不可以看惡搞圖,否則諸位腳色就準備到「形象破滅」團報名了(踹)。

有沒有番外未知,小小八卦一個:其實森山兄是很寵海堂兄弟沒錯,但森山兄比較喜歡(逗弄)的是葉末……但這都是後話了。


以上。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49-82f4e23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