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6.06.21 [GB/銀蠻曖昧]塞壬之音1-2
1.



敲響起Honky Tonk大門風鈴的是一名噙笑的髮男子。

「我有事情要找Get Backers,請問他們在這嗎?」

淡淡溫雅的嗓音,細微,卻足以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身後還有一名神色踞傲的高大男子,棕紅髮,耳朵上滿是金色飾品。
站在髮男子後方,卻沒有抵滅掉任何屬於髮男子的存在。


「請到這坐下吧。」率先回過神的蠻從吧檯離開,隨手指了一旁位置。
隨後跟上的銀次放下咖啡,也坐到阿蠻身旁。

於是四個人面對面坐著,髮男子撩撩眼前劉海時,阿蠻與銀次同時也打量著他們。
「我先自我介紹,我叫赫米特,他是凡拜爾。」赫米特將頭髮撥至耳後笑道,「閣下就是Get Backers中的美堂君?」
「嗯。」蠻從口袋裡拿出煙盒,一旁的銀次按住他的手搖搖頭,「阿蠻…」
「天野君果然如傳言一樣溫柔呢。」赫米特接過咖啡,喝了一口。
一旁的凡拜爾用手肘推了推,神色頗不耐煩。

「我想,客套話就省了。」察覺到凡拜爾的小動作,蠻直接把話說白,也將菸盒收回口袋,「你們既然了解我們是做什麼的,直接說出你們的委託吧。」

「也好。」
赫米特從口袋裡拿出準備好的照片放置桌面。
「這便是希望你們奪回的委託物。」


照片上是一名可愛的女孩子,隱隱透露不凡的氣勢。
銀次忍不住拿起照片,讚嘆:
「好漂亮的女孩!」

帶著一點冷漠的氣質,嘴角卻隱隱浮現笑容,似乎要唱出歌來詠嘆,長至腳底的卷髮遮不去少女曼妙的身子,一雙妖色的雙眼直視焦點,彷彿要將人吸進。

「她叫塞壬,恕我無法奉告委託這件事的緣由。」赫米特歉然笑道,「真正的委託是要奪回她的聲音,酬勞是四百萬。」
饒是蠻心中有許多疑問,在赫米特淺淺的微笑下也難以發問,似乎是吃定他們一定會接下這樁委託一樣。


眼底閃過一抹異色,渲染在姣好的臉孔。


「如何?」
蠻推了推鼻樑上的墨鏡,冷哼:
「只給我們女孩的臉,委託物更是不知道從哪找起…」語音漸低,蠻直視進赫米特的雙眼,「四百萬未免…」
赫米特識趣的接口:「一人四百萬如何?」
「成交。」
不顧銀次挫敗的模樣,蠻已經收下了赫米特預先支付的五十萬。

「喂,時間快到了。」遲遲沒有開口的凡拜爾攫住赫米特的肩膀冷淡道,眼珠一轉瞥向赫米特一直警盯的雙眼──
有些錯愕的愣了會,蠻亦是。

雙手交叉置於胸前,凡拜爾狂傲絲毫不輸蠻。


「呵呵,我長話短說。你們現在所要找的這個人在D‧World街上,通往那條道路的大門我們會帶領你們過去,在這前往前的十分鐘內你們可以決定是否要反悔。至於五十萬就當作見面禮。」

赫米特再從口袋裡拿出一樣東西,薄如羊皮紙,紙上不知道寫了什麼符號。

「確定後請在這裡簽上名字。」赫米特指了指一個空白處,示意凡拜爾拿筆出來,後者不滿的呿了聲從襯衫口袋扔了支鋼筆。「當你們完成委託的時候也在上面簽上自己的名字,自然會有人帶領你們回來,而委託金也會在那個時候匯進你們的帳戶。」


「請問…」銀次發問道,「你說的D‧World是什麼地方?」
饒是他翻遍腦中所有地名,也不曾聽過這個地方。
回首看了看博學多聞的蠻,難得的沒有對他的疑問感到不。


「這個嘛…可以說是很美的地方吧。」赫米特揚著一朵清冷的微笑,一旁的凡拜爾則是冷哼了一聲,翹起二郎腿撇開視線。
銀次更是不明究理。
蠻推了推鏡框,從嘴裡隱隱發出什麼聲響,不過銀次沒有聽清。


靜默中,時間過的飛快。
赫米特慢慢喝下最後一口咖啡,起身。


「我想兩人都決定好了,那麼…」
「帶路吧。」

蠻一把抓起仍在疑惑中的銀次,沒有向Honky Tonk裡任何人道再見。
正確來說,在赫米特再度敲響風鈴時,四個人的身影就已完全消失,彷彿不曾存在一樣。



「赫米特跟凡拜爾啊…」至始至終都是局外人的波兒放下報紙,眼神游移到吧檯內高腳椅上的NO(筆記型電腦)。


「真是高深莫測的兩人。」







2.




「跨越門檻過後,就不是我們可以進入的地方。」
依然用著清淺的笑容解釋道,赫米特將一扇雕著許多天使的大門打開後就站到一旁。

被打開的大門隱隱只能看見朦朧的街道,似乎與正常世界並無不同。
雖然在看到這兩人時就已經察覺這一次的委託並非以往簡單的奪還任務,說來也感覺不出什麼特別危險的地方。
唯一令人不適的地方,大概就是對於『未知』的恐慌。

沒有關於任務地點的說明,蠻沒有問,他自然也不會多想。



「好了銀次,我們走吧。」蠻率先躍過門檻,頭也沒回的道。
「喔、好!」


「無論到了什麼地方…只要到D‧World St.上,就可以找到最初的位置。」
臨銀次最後一腳踏入前赫米特突然提醒道。
尚未回頭表示疑惑,一扇大門就此闔上。

只見一條長長的馬路掛滿19世紀古老樣式的街燈。



「那傢伙剛剛說了什麼?」蠻問道。
點起一根涼菸,看似漫不經心的態度其實暗地已打量週遭一遍不止。
「他說,無論到什麼地方,只要回到D‧World St.就可以找到最初的位置。」銀次原封不動的稟告,「阿蠻,為什麼要接下這件委託啊?」

是啊,說來也沒欠多少債,任務內容撲朔迷離。
其實根本不用接下這樁委託,蠻自己也明白。


「呿。」蠻冷哼,將頭偏了一個銀次看不見表情的角度,「一人四百萬啊,不接白不接。」
「喔…」輕易就接受阿蠻的理由,金錢的誘惑力還是相當高啊。

「我們現在的所在地就是那傢伙口中說的D‧World St.,先隨意到處晃晃,看看有沒有旅館。」蠻道,撚熄口中的菸隨意扔到一旁,「這個任務一天大概不可能會完成。」
「為什麼?」
「你沒注意到赫米特身邊那傢伙的表情?」微微揚起不屑的冷笑,「啐,跟你講也是白搭,反正那傢伙的表情肯定有問題,不然憑那兩人的本領,為什麼不會自己來?」

還有那短短一瞬他看見那個叫凡拜爾來著,眼底好像有什麼熟悉的感覺,跟赫米特不一樣的深沉,相較之下清的令人畏懼。
彷彿什麼都無法在他眼下隱瞞,真是令人討厭的感覺。

「還有,那兩個人用的肯定不是本名來著,你有聽過這麼奇怪的名字嗎?」
銀次想了想,搖搖頭。蠻又續道,「從他們一進門整個氣氛就大不相同,會來到這個地方也稱不上驚訝。」

那種感覺就跟在瑪麗亞她家一樣,充斥這種魔力的震盪…莫非這兩人是驅魔者?不、不像,赫米特他感覺不出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就凡拜爾這人而言,一點都感覺不出任何使用術的氣息。

還有,剛才他說這裡不是他們能進入的地方,莫非要來到這裡必須要滿足什麼條件?



「這裡有一種很乾淨的氣息…很舒服。」銀次笑道,伸了個懶腰還打了個哈欠,「不過有點死氣沉沉,好像又有點僵硬……」
「呿,你那是什麼形容?」
「阿蠻!」
接到銀次氣憤的聲音,阿蠻仍是自顧的大笑。


「先晃晃吧,順便問問那個叫塞壬的消息。」
蠻道,避開撲上來的銀次。
連忙跟上的銀次與阿蠻並肩走在街道上,安靜的只有兩人的聲響及腳步聲。

沒有行人,只有一盞盞昏黃的燈光,分辨不出是日暝亦或日出。



***



過於安靜。

走過五個岔路六條街過後,意識到銀次離開前嚷嚷的聲音背後是過於空洞的背景音效。
間或呼嘯而過的老爺車,四周是完全19th英式的洋房,平均高度在三樓上下,據店家說這個城中央有個巨大的鐘,艾恩,每到下午三點與午夜會各敲七次;艾恩鐘的旁邊有條河,不過叫什麼他已經忘了。

其實很像英國…但僅止於像。
這裡雖然有喝下午茶的習慣,也有看見女性穿著洋裝男性戴帽子及手握拐杖,也保留王室的存在。
但這裡絕對不是,至少理智跟情感上告訴他這個城市並不是。


佩勒戴斯,他們這裡這麼稱呼。



這裡給他的感覺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齒輪鑲嵌在一個安排好的秩序之中。
他與銀次不知不覺中也被箝入這裡,成了齒輪之一。


似乎只有這樣才有辦法融入這裡、看清這裡。


「呿,果然是件很奇怪的委託。」
這裡處處透露奇怪,卻不難融入。

「不知道銀次跑到哪…不會迷路了吧?」
打銷還要繼續探聽的內容,蠻摸到口袋裡的五十萬支票,應該可以付吧?
若不行就拿那張羊皮紙給旅館的人看看好了,或許派的上用場。


走著,可以確定的是已經天。
約好在當初到這的那個地方面見,蠻邊繞回頭邊思索要到哪住上一晚,越過兩個街區後看到有個人急急往自己這邊衝來。

約莫到了可視距離後,一個已經完全趴化奔跑的某生物用著比跑百米還快的速度飛奔而來,連帶阿蠻也跟著一起逃竄。


「笨、笨蛋,你是怎麼惹到後面那群人的?」掛上夥伴二字而無端被拖下水的阿蠻邊跑邊問道。
「呼…呼…我、我剛剛看到很像那、那個女孩子的人以後,還沒…打招呼……後面那群人就跑過來了……」上氣不接下氣的解釋道,大概是跑上很長一段時間。

「白痴,那女孩咧?」蠻分神往回看了看,從服裝上看來應該是警衛之類的人物,怎麼會跟他們扯上關係?

「…呼呼……我看到那女孩跑了以後,我我…我也跟著跑了…」

連白痴都懶的說了,阿蠻拔腿狂奔,到了下一個路口抓著銀次竄入巷口,踩著闔上的垃圾桶一躍,抓著一戶窗櫺翻身而上,躲到人家的二樓屋頂。

「呼…好險這裡房子都不太高…」
蠻心有餘悸道,靠在護欄上大口大口喘氣。

「嗯…嗯……」連話都說不出口的銀次直接呈大字型躺在地上喘息。


「知道那女孩的身分嗎?」沉默片刻,蠻問道。
銀次搖搖頭,「不知道,但她好像常常被追的樣子。」方才跑的時候反應比他還快,一溜煙就不見人影,「不過從服裝上來看,可能是從事表演方面的人。」
「喔?」蠻挑眉走到銀次身邊坐下又問,「你在哪遇到她?當時她在做什麼?」
「沒注意,只記得是在公園廣場附近。」
「嗯…」


這樣看來,要去警視廳找人也不可能找到她,常常被追只代表她惹到她惹不起的人,如果如銀次所說是從事表演的行業…會是惹到什麼高官?

雖然看不出這裡有什麼階級制度,但還保有王室的話……可能嗎?


蠻腦裡想著無數可能的方案,不過在資訊不足的情況下也很難有什麼結論。


「對了阿蠻。」
「嗯?」
「今天晚上要吃什麼啊?」

完全無力,蠻鼻樑上的眼鏡差點滑落下來。

「你腦中就只有吃的嗎?快給我想想那個叫塞壬的女孩身上有什麼線索!」
銀次乾笑,坐起身子歉道:「哈哈…這種事情交給阿蠻就好了嘛。」
要他想出什麼有用的東西來,不如把腦中記得的都告訴阿蠻統整比較快。
可惜的是,接觸的太突然,分開的太匆促,他什麼也記不得。

「切…」
對於他的說詞阿蠻不知道該報以感動的態度還是狠狠的揍他一拳。
確定那群人都已經走遠了以後,蠻拍拍屁股起身,隨手拉了銀次一把。

「走吧,先去找地方住再說。」





>>NEXT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53-be98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