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6.06.21 [原創短文]那片忽略的過去
與父母鬧了一會而不得不步行至農會的少女,以飛快的速度辦完事慢慢踱步回來。
拖鞋在地上劃出一條條沙痕,距離家的不遠處正在施工,約莫今年年底那棟佔地廣大的新公寓將會落成。

廣告打了兩年有餘,少女依稀回想起高中時看見那巨大的廣告招牌時所引發的厭惡。





【像是有什麼東西,被剝奪走了。】





從那裡飄來的風沙覆蓋在柏油路上,車子經過時的塵土飛揚,陽光的熾熱照射的整座城像是燃燒著什麼,一股黏膩附著在身子上的難受。
少女愈想愈發煩躁,踢著無辜的小石,一一將他們踢下水溝。離小學前、不,更過去一點,早餐店旁那排榕樹下的下水道,有個過去偶然掉落的直笛,至今不知下落何處。
當時是小學四年級上音樂課時新買的直笛,在與朋友嬉鬧間不小心滑落。


【嘩啦啦……不見了。】


少女撥開榕樹的氣根,從一片陰涼的樹蔭下離開。
對面有家老弟常常去剃頭的理髮店,每次老弟從那裡出來總是會被自己取笑,但那間店是怎生模樣她卻記不得了。
左手邊的巷道原本是小學旁邊的軍公教,有條小路可以通往學校,但經常是被封死的狀態。
但現在軍公教已經不見,禁止的通路被打通成了一條車子可以通過、停留的小街。

小學的後操場也不是少女記憶的那樣。

以前紅石鋪成的操場週遭只有拔不完的雜草,正對著學校的軍營總是有阿兵哥將菸蒂丟入校園內,累的他們撿個不停;每到夏天操場中央總會有大片大片的蜻蜓,少女當時並不討厭昆蟲,相反的還常常將蚱蜢鎖在透明的寶特瓶裡。
國中晚自習也常常這麼做,少女想起一群人晚自習被蟲擾個不停所興起的玩笑,真是可憐了那群尋光而來的不知名蟲子。
落入人的手中還被用各種方法弄死,這比飛蛾撲火更可憐,少女僅有一聲嘆息。


現在的小學後操場,有著孩子玩的設施、有著布置精緻的看台及小花園。
當時還說要蓋游泳池咧,少女打趣的說,但因為經費不夠所以取消了。
當時的女孩並沒有想到現在的少女是如何討厭游泳,那些都是過去了,當年的女孩沒有料到、此刻的少女也不曾想過。



【是什麼原因?我不知道。】



更往前一點有個小巷,現在已經被堵死了。
原小巷的裡頭有著許多胡同,也有許多連接形成錯綜複雜的小弄,每一條路都可以到達許多榮民家的門口前,或者是柑仔店。
那裏原本是個里,有個許多老人及一間幼稚園,還有很大的三個籃球場,平常有人躺在石椅上小憩,有人拿著長竿掛起香腸臘肉,有人放學過後來這裡霸占一整個球場,球場旁邊有一片蔭,許多老人總愛在那裡下棋。
今天要去哪家好呢?女孩問著身旁的同學,我想吃豆糕。
我媽媽說不要過去比較好耶,她說不安全,同學回道。
哎,沒關係啦!我們買完東西從農地回家好不好~另個同學提議道。
一定又會被那個凶巴巴的老伯罵,你們信不信!
哈哈,跑快點就好啦!那我們今天來比誰回到家好了?
啊──你偷跑不算、不算啦!


少女從一間半傾的窗子望去,僅剩一間尚稱的上完好的紅瓦屋注意在芒草中央,就連幼稚園也不見蹤影,錯亂的小弄及某個同學的家已經不知去向,原本可直接眺望後山的景色如今視野所見,僅有快蓋好的大樓與灰色的天空。

真可惜…現在柑仔店已經不多見了呢。
走過原本蓋在外頭的柑仔店,少女依稀記得常常看見那間烏的小店裡似乎有什麼靈異的東西,但現在空盪如也,蜘蛛絲與蚊子蔓延,其實什麼也沒有。
少女走過一個像是牌坊的大門前,那原本是通往那間幼稚園最大條的路,坡度很陡。

越過原本的菜市場,已經沒有那條巷子,平行於馬路的小路一一被堵起。
少女幾乎快不認得那些通往田野的小路,過去還曾經弄壞人家的田地而被警告,曾經弄髒鞋子回去跟媽媽哭訴,曾經拿著一支冰棒走過熾熱的夏暑,曾經在到家之前發現那裡被鐵絲網圍起不讓人通過而繞路再走一次。




【那些曾經,到了未來會到哪去?】




新蓋的公寓離自己家的公寓很近,近年來已經蓋了一兩棟。
包括新建的圖書館,當時少女的興奮是難以言喻的,但現在圖書館旁邊又要蓋新的公寓,而且佔地極廣,大到覆蓋那片曾經是榮民的住所。
少女只要一想到未來考試當前就會將閱覽室擠爆心情就好不起來。

過去常常擦拭被棉絮覆蓋的桌子,那裡曾是紡織工廠,三不五時就會飄來細細的棉絮,挾帶著灰塵一同飄入屋內。
煩死了,趕快把廢掉的工廠拆除吧!媽媽如是說。
過沒多久工廠內的東西全數一空,僅留下空屋養蚊子,當時那片地常常用來辦理喪事,一想到那,少女、不,當時仍稱為女孩的腳步又更快了點。
少女一轉頭只看見新設的紅燈要她停下,對面轉來一台龐大的砂石車。

這個景象她已經看了兩年多了,少女抱怨道,為此她不想騎腳踏車與騎車的原因在此。
過去太多次與砂石車擦肩而過了。
漫步而過,那片新建的公寓已經在她背後,少女拿起手機一瞧,回程的時間是去的兩倍,路上耽擱太久了啊…她心想。
從小學一路走來,也只有小學正對面有家7-11,距離家最近的雜貨店是一棟新公寓落成時所開的,過去常常沒開,現在換了老板總算情況有好轉,少女進了店裡隨意挑了件零食付帳時心想。


已經想不起這棟公寓動工前的模樣了…少女嘆道。
有些東西潛移默化中掩蓋住舊的回憶,她看著換過無數次管理人的警衛室,那裡原本沒有行人走道,原本沒有阻礙車的柵欄,原本裡面沒有那道鐵絲網阻絕往田野的路,她可以從那道由公寓組成的孔隙中探望一角的天空,如今漸漸被蠶食,她看見新的公寓美麗的擺設,可以看見遠處的霓虹燈,卻連月亮西斜時的影子都未能窺見。

連蟬聲蛙聲都不知到哪去了,在真正踏入公寓範圍前少女看著旁邊公寓屋頂上一排的燕子鳥巢心想,什麼出門前的悶氣已經消弭,日趨窄細風口刮來悶燥的暖風,女孩依舊是拖著一條條的沙痕與蹣跚的腳步回去。



【時間的演進非人力所能阻擋,惟有記憶愈沉愈會散發出沉澱的陳年香。】





2006.04.06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56-e87e99a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