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6.06.21 [OP/L&Z]彈性疲乏
[OP/L&Z]彈性疲乏摸索人物形象的一篇,寫的很潦草。
私心是LZ,無奈功力未到頂多是L&Z良識文。    





懶散的氣息迴繞,缺乏生氣的梅利號難得的沒有過去的紛鬧,隨著日頭炎炎亦曬地人懶洋洋。
停靠在一個和平的小鎮,物資豐饒、民風純樸,從哪個方便上看來都是適合遊憩休息的小島。
然而船長大人卻絲毫沒有振作的心情。

「啊…怎麼去這麼久……」
魯夫渾身無勁像曬衣服一樣掛在欄上頭,像失去彈性的橡膠一般垂掛。

「沒辦法,誰叫娜美臨時接了那個委託。」騙人布也是一臉無奈,由於金錢也都在娜美身上即使他們想下船去玩也沒錢可以買東西。

「已經四天了耶…哈…好熱……」
連廚師都不在的梅利號下午茶自然也被忽略了,實際上香吉士預先準備好放在冰箱的飲料早在第一天就被魯夫喝的精光──對食物的節制是從來不會出現在這個大胃王身上。


事情的緣由是這樣的。

在蒐集物資及必需品時娜美無意中聽見程中有人在號招保鏢,希望有人可以護送他們到隔壁小島的村莊,這附近海域看似平靜,但仍有零星的海賊或路霸騷擾。
看在一萬貝里的份上娜美二話不說接下任務,抓著在路上遇見的香吉士和在城中迷路的索隆一道去。
當他們知道這個消息時已經是第一天晚上羅賓到鎮上打聽的結果,幸好羅賓身上還有剩餘下來的錢供應他們三餐,不然肯定又要出海去捕海王類充飢了。


「我決定了!我要去找他們───」坐起身子,一本正經的魯夫前腳才要踏出梅利號馬上就被羅賓攔了下來。

「幹嘛阻止我啊羅賓?」

「呵呵,航海士小姐吩咐過,如果在他們回來的時候船上少了任一個人晚餐要減半呢。」眼看聽見晚餐減半而掉了下巴的船長先生,羅賓不由得呵呵笑道,「放心吧,憑他們的腳程今天晚上應該就可以回來了。」

「耶,你怎麼知道?」騙人布驚呼。

「呵呵…」羅賓莫測高深地微笑不答。

若騙人布眼尖點,應該不難發現羅賓的沙灘座椅旁的小桌上有隻迷你的電話蟲,但這些小事應該是不必向眾人說明的,羅賓心想。


「啊…還要等到晚上啊…」又是像死屍搬攤在欄上,「為什麼索隆會突然下船…啊啊好無聊……」
窩在鎮上兩天,船上兩天,小鎮也不是非常大早給他玩遍了,想釣魚因為這裡水深不夠也沒魚釣,也沒沙灘可以挖螃蟹,村子的慶典老早就過去,整一個無聊到極端的狀態。

想要殺死魯夫最好的方法,不外乎就是無聊死了吧!

「這跟索隆有沒有下船有關係嗎?」一邊搗藥一邊問的喬巴純然是疑惑,因為平常索隆不是在睡覺就是在鍛鍊,鮮少看見他在玩。

「嘎?」頭上冒出問號,顯然是沒想到為什麼。

「大概是習慣吧。」羅賓笑道,平常這個時間劍士先生總是在船後頭訓練或是睡覺。

「…趕快回來吧……肚子好餓…香吉士~~娜美~~」繼續喊。

「喂喂魯夫把你的頭縮回去!」莫名被長頸的魯夫嚇到的騙人布大吼。


今天的梅利號依然是風平浪靜。


×××


傍晚。

海上吹來的涼風稍稍褪去了一日的熾熱,但梅利號上懶散的氣息仍是未見好轉。

難得沒有玩樂的喬巴和騙人布討論如何將藥劑發展在彈藥上而聊了一整個下午,而羅賓則是習以為常的看書渡日,完完全全沒有娛樂的魯夫睡了一個下午,其範圍是自船頭滾到船尾。

直到騙人布拿起望遠鏡往村莊環視高喊:「看見娜美他們了!」,那攤像海洋生物的軟趴趴物體像是充氣一樣活了過來。

「哪裡哪裡?」喬巴奔到騙人布身邊探看,「騙人布望眼鏡借我~~」伸手欲撈。

「呵呵。」早有預料的羅賓將書闔上,順手將殘餘的空杯收到裡頭。

「等等啦喬巴,喂、魯夫────!!」從望眼鏡前咻一聲就不見人影的某人,騙人布連方向都還沒告知,右手打在臉上直搖頭說:「真是沒耐心傢伙。」

「魯夫的動作好快…啊,撞到索隆了!」從望眼鏡看見全程的喬巴一臉驚呼,雙眼閉了一會不去看索隆氣呼呼把人打在地上的拳頭。

那肯定很痛,喬巴心想。

但他沒有想到,如果魯夫是撞到娜美的話那下慘肯定是更為…壯烈;如果是撞到香吉士而打翻食材的話,今晚餐桌上肯定見不到任何肉類…那對魯夫絕對是更嚴的處罰。


不過船長是否有想這麼多?

其實根本沒人知道。



另一頭。

被撞的七葷八素的索隆把趴在身上的人拎下,沒好氣的揉揉腫了個大包的後腦杓抱怨道:

「白痴,跟你說不要用飛的…」好痛,啊…好險辛苦扛回來的酒沒事。

無緣無故做了四天白工的索隆收穫最大的就是從另個小島搬回來的美酒了。
要是撞翻的話他一定砍了這個罪魁禍首!

「哈哈…抱歉啦索隆。」一點誠意都沒有的道歉。

「呿。」就知道這傢伙根本不放在心上。

「喲,魯夫你是來幫忙搬東西了嗎?」踢了踢尚在戴帽子的船長,香吉士叼著煙哼道。

「香吉士、娜美~」露出大大的微笑打招呼。

「你該不會現在才發現我們吧?」香吉士錯愕道。

失敗地把手撫在額間,娜美沒好氣應道:「看來是這樣沒錯…就知道他沒這麼好心來搬東西。」真是被忽略的徹底啊。

「啊?」完全無心的應道。

「切,既然你來了就給我扛東西!」香吉士毫不客氣的把拖在後頭一大包的行李交給魯夫,「打翻了今晚你就不用吃肉!」

「是~」

「唉…」根本沒在聽。

「香吉士!我肚子餓了!今天要開宴會、宴會~~」恢復正常的船長照往常一樣下了毫無理由的命令。

「切,想開宴會就給我乖乖的搬!」瞪著那個顧著跟索隆互擊的船長,香吉士忍不住吶喊。

「算了吧。」娜美放棄道。

「是~娜美小姐說的就算~」幸福的轉圈圈,娜美無言,又是個沒救的傢伙。


無意義爭鬥的船長與劍士,在未動真格之前往往就無疾而終。

「喂喂、魯夫!」

「啊?」

「不要把你的手纏在我手上!」像章魚一樣怪噁心的!

「怕你迷路啊。」笑的一臉燦爛,魯夫回答的很正經無奈口氣讓人覺得在開玩笑。

「……」#%^&*…




2006.06.18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58-5b06ccd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