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6.06.21 【愛の十三題速寫】04.挑食
老實說,這真是讓他們跌破眼鏡。
塗漆多層的豪華飯盒內的菜色亦是豐富的令人食指大動,穗摘媽媽深知自己兒子的喜好,顏色鮮豔味道鮮美,搭配上一切純手工製的優良傳統,海堂的餐盒往往是同班同學羨慕的對象。    
但也僅是遠處旁觀,那深色制服影響讓海堂顯得格外陰鬱的氣息總讓人卻步,加上網球部打響了『毒蛇』的稱呼,中午要看見有人與海堂共餐的景象就像看見學生會長手塚突然笑了一下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這個傳言在三年級的乾學長來到2年7班前找海堂出去吃飯時徹底被催毀,更吃驚的是海堂點點頭便把便當帶出教室。
那個下午,2年7班議論紛紛。

×××

當時的那個下午,海堂在陪著乾走到熟悉的樹下時忍不住疑惑問道。
「乾學長…」
「嗯?」
「嘶,為什麼要在外面吃飯?」而且還把他抓來?
雖然知道學長的舉動一向不是常理可以判斷但是這麼久以來在外面『一起』用餐還是頭一遭。
「頂樓給大石和菊丸佔走了,社辦也被人佔走的機率是92%。」乾笑的回道,暗地裡捉著海堂的手不放,「所以我們只好到這來了。」
「嘶……」他要問的根本不是這個!
無言的海堂才想伸手捂臉低嘆,這才發現自己的手被乾牢牢握在掌中,唰一下臉通紅。
「學長…」示意要乾放手,但乾哪那麼容易放過到手的豆腐…
接過海堂另一手的便當,在兩人距離稍稍貼近的那個瞬間輕吻了一下海堂的臉頰,退開。
好整以暇的看著小戀人羞赧的神情。
「吃便當吧。」
「嘶…」

即使在外頭吃飯,在用餐前仍是維持著雙手合十禱告的動作。陽光細細碎碎照在海堂的側臉有些刺眼,有種虔誠的意味在裡頭,乾想伸手將人攬在懷裡的瞬間,海堂一臉疑惑的看向他。
「怎麼了?」
「不,」沒什麼事的笑了笑,「只是覺得海堂你的便當很豐盛啊。」
轉移了話題,乾在打開海堂的便當盒時道。在真正看見時還是忍不住驚呼伯母的好手藝與那分準備的心意啊。
「會嗎?」班上的人似乎也是這麼說的。已經習慣媽媽將便當做的讓自己險些吃不下的分量,海堂只覺得多,豐盛倒是在其次。
若不是運動量大要吃完這些若沒有那顆爛桃子的胃袋大概也裝不下吧。
「學長要吃嗎?」海堂問道。
「小要餵我嗎?」乾捉著海堂握筷的手邪氣問道,引來海堂不安分的掙扎。
「嘶────」這麼大的人還要人餵!海堂再次為乾學長突如來的小孩子心性感到沒輒。
「哈哈…」自動自發拿起自己的筷子從海堂的便當夾了一格蛋捲,「那換我餵小好了,啊~」
一臉線,不得不輒服在像大狗狗哀求一樣的舉動下海堂心不甘情不願的張口,他深知如果這時不屈就的話等會就是更難拒絕的要求──這自然是多次悲慘的下場所學到的教訓。
例如,躺在前學長便當旁的那個水壺,噁…
於是乎,在你一口我一口(其實是乾單方面餵食)的情人甜蜜蜜相處時刻下,時間流動的迅速。
那正是第一次乾與海堂與他人共餐且共食的中午。

×××

自那次之後班上也沒多大的驚訝,比較疑惑的是三年級的乾每到中午還要特地跑到班上把海堂抓出去,遇到事情忙的時候還會早一節課提醒…怎看怎怪異的模式,但卻無人敢問。
撇除海堂不談,乾的乾汁威力也是青學有名的特產,沒有人想拿小命去挑戰疑問的答案。
然,也是從那次之後乾到海堂家拜訪的機率也高許多。
或許是乾學長喜歡媽媽做的便當吧,海堂心想。跟媽媽商量了會每天多帶一個便當便也成了海堂的習慣。

像現在乾學長出現在自家餐桌上的景象已經是稀鬆平常的一件事了,海堂在添飯的時候不由得心想。
「吃飯了。」
你看我我看你,坐定餐桌的乾貞治(15)與海堂葉末(11)筷子未動,也沒有像過去唇槍舌戰或搶食等行動,拿著飯匙也一同呆立著的海堂(14)不由得把這個奇異的場景歸咎於今天練習過度導致幻覺出現等等。
「嗯,怎麼不吃呢?」穗摘媽媽笑著從廚房走出,卸下圍裙問道。
「開、開動了。」乾乾笑,率先拿起筷子夾菜。
「哥,這個給你吃。」將菜夾到海堂碗裡的葉末小弟笑的萬事太平。
「,吃這個對身體很好。」乾也不匡多讓的夾了一道菜到海堂碗裡。
雖然夾菜的行為很常見但…

「葉末,把青椒吃掉。」很早以前就知道小弟討厭青椒的海堂不動聲色地夾了好幾塊青椒到海堂葉末碗裡。
皺個一張苦瓜臉,葉末哀號道:「哥~」好噁心,為什麼媽刻意要煮這道菜啊!
可以想到明天便當盒裡會出現什麼的海堂葉末心想至少要安然度過今晚才行。
「嘶。」面對挑食絕對不可以心軟,對於寶貝弟弟撒嬌的舉動絲毫不動搖。
「哥~至少我不討厭胡蘿蔔,可不可以不要吃青椒啊?」十個小孩中有七個不愛吃青椒,兩個是味覺麻痺,一個是神經病,他是正常的小孩討厭青椒是應該的!
「不行。」
穗摘媽媽笑著看大兒子解決小兒子挑食的毛病,不由得自豪小真是乖巧可愛的孩子從來不挑食。

「乾,這毛豆很好吃你吃吃看。」緩掃餐桌一圈,似乎發現新大陸的穗摘媽媽向著難得沒出口吐嘈的乾道。
「謝、謝謝伯母…」眉角抽蓄的乾細不可察的滑落一滴冷汗,接過穗摘媽媽的好意。
「嚐嚐味道如何。」眼看雙眉有愈來愈靠攏的趨勢的乾握著筷子虛弱的乾笑應道:「嗯好…」
「該不會乾‧哥‧哥不敢吃毛豆吧。」被迫吞了許多青椒的葉末驚呼,毫不客氣的落井下石,「喔喔!乾哥哥你挑食───」
你也半斤八兩吧,小鬼。換成嘴角抽蓄的乾內心吶喊道。
「嘶。」帶著譴責的眼神瞪向乾,最討厭有人辜負媽媽愛心即使是戀人也是一樣,「毛豆很營養,乾學長…」大有翻出乾那疊營養指標學概論的氣魄,海堂這時才發現學長居然會討厭這麼大眾化的食物。
有著詭異口味的乾學長居然會不喜歡毛豆?果然口味令人不敢恭維啊…
「……」面不改色吞下豆子的乾其實很想大喊我有蠶豆症吃了我會過敏請放過我吧───這種求情說出來一定會被小鄙視到太平洋餵鯊魚或一人孤枕到天亮啊───
看乾出糗就是自己最大的快樂的海堂小弟暗自竊笑的當下,穗摘媽媽一臉溫柔的替小兒子添了半碗的青椒,第二個苦瓜臉同時誕生。
「葉末,不可以偏食喔。」
海堂坐在兩人眼前盯著他們一臉苦瓜樣把青椒跟毛豆吞下肚內,為什麼乾學長會討厭毛豆?這個疑惑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後他才得到答案。
其實乾許多舉動本身就是個謎。

×××

翌日。
照慣例帶著兩個便當的海堂正午把便當交予乾手中的同時,學長臉上突然頓了頓的猶豫讓海堂忍不住開口道:
「媽媽說毛豆對身體很好,所以要你多吃一點。」用著只有兩個人可以聽到的聲音道。
但乾一臉挫敗的接下便當的表情卻是大家所能見到的,雖然有些同情,但海堂莫名心情很好。
如果以後乾學長在拿乾汁當飯後甜點的話就叫媽媽準備毛豆糕好了,跟情人在一起久了也學到戀人捉弄人的脾氣的海堂暗自忖道。

那日乾大敗的再度令所有人跌破眼鏡,也成了眾人茶餘飯後的八卦之一。
但海堂很好心的隱瞞乾學長討厭毛豆的事情。

「小…」含淚吞下第N個毛豆的乾忍不住向老婆大人哀求。
「今天不二學長跑來問…」話尚未說完,乾任命的再度舉起筷子跟豆子奮鬥。
「我吃就是了…」絕對不可以給不二那傢伙知道,乾再度落敗。



-蛇足-


「嘶,學長為什麼你…」什麼不怕就怕吃毛豆?
海堂小在一個午後忍不住問道。

「吻我一下我就告訴你。」

「嘶!」扭頭,絲毫不肯妥協。

「~」

「嘶……」大不了明天再吃一餐毛豆,學會威脅的海堂不理會那個想吃豆腐的某人。

挫敗,乾總不能說以前為了長高吃了好幾斤的豆子導致現在看了就反胃的原因吧!




2006.06.18 Fin

-後-
嗯嗯很詭異的一篇,老實說討厭是毛豆的人是我,哈哈哈
聚會的時候拿毛豆摻奇怪醬料當處罰遊戲的慘劇(雖然我只吃一個),嘎嘎
其實很喜歡吃豆製品但很討厭吃豆子…OTZ,我才是挑食的傢伙

這篇一點都不好笑= =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60-ee29e9c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