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6.08.22 [100題/OP/LZ]#10.迷藏
100題文創之 #10.迷藏
文案:同人∕OP∕LZ曖昧∕克伊娜&Zoro    





「索隆,我們來玩捉迷藏。」

當時船長就像往常一樣大剌剌的笑著說著無理的要求,翻個身,他擺擺手回絕:
「不要,我要睡覺。」

「啊~我們來玩嘛!」不死心的纏住索隆的手臂,見怪不怪的索隆連甩開都嫌懶,極其勉強的睜開一隻眼瞪向那個不知死活的船長。

「梅利號就這麼點大,你要怎麼玩?」

「哈哈──」

當時魯夫背光的身影索隆沒有看清,充斥在腦海的瞌睡蟲一個個排好隊等他入眠。
只知道他在笑,笑的很自信,笑的很陽光,笑的很…欠揍。

「不然我當鬼好了──…」

「混帳…」

之後的嘀咕連自己都聽不見了,右手抵在額上阻去熾熱的陽光,喉間傳來的乾渴難受的令他想砍死身旁的噪音。
勉強地翻過身,把背交給那毒辣的陽光,他想睡,純粹是生理上的需求。

至於精神上是否支持倒是在其次了。


×


第二次清醒時梅利號又剩下他一個人。

睡眼惺忪,揉眼看了看四周絲毫沒有聲響,索隆直覺是抱頭,繼續睡。

然而刺毒的日頭毫不客氣的霸佔梅利的上空,毫無保留的讓每個人都能體驗到日光的溫暖,索隆瞇細眼,傳入眼瞳的光線化作白茫茫一片,就像和道斬開一切的刺眼。

嘆口氣,坐起身子思索是否要拿練習消磨這整個下午的同時,規律而清脆的腳步聲從梅利的不遠處傳來。

他並未提高警覺,應該說只要是草帽海賊團的成員他都不願費心在警戒上頭,夥伴的感覺,早已太熟悉。

「日安,劍士先生。」會用這種稱呼方式的人也只有羅賓一位,提著一袋書籍回來的羅賓微笑道,而索隆也只是點點頭,而後隨口問道:

「喬巴呢?」

「跟船長先生在玩捉迷藏,劍士也想參加嗎?」羅賓依然是溫柔的笑答,稍稍又補充:「這座島的面積並不大,雖然有村落但走上一個小時就能繞完這座島。」

顯然是知曉索隆迷路的本領才會多加補充。

索隆撇撇嘴一口拒絕:

「才不要。」

「呵呵…」


×


他想起在道場那段日子,在訓練之後,距離天的那段空。

遵照師傅說的,適當的休息除了是讓身體有放鬆的時間,他坐在其中一顆訓練臂力的石頭上,什麼也沒有想。

好幾次道場其他同年紀的人邀約他去玩,他覺得無趣加上訓練遠比玩樂來的重要所以都回絕掉。打敗克伊娜是他努力的目標之一,連她都打不敗哪能當上世界第一劍豪!

腦子只有訓練的索隆一如往常坐在石頭上靜靜等待夕陽落下回去吃飯。


「索隆,你不玩嗎?」

被點名的孩子因為太過熟悉的聲響而驚嚇,索隆一臉訝異的看著站在他後面微笑的人。

先是訝異她方才說了什麼,而後是自己連她什麼時候來的都未發覺。他扭頭,像是生悶氣一樣的回道:

「才不要。」

「你該不會是怕又輸給我所以才不玩吧?」

心思單純的跟條直線沒什麼兩樣的索隆明明知道這是挑釁,卻還是忍不住往陷阱裡跳。

被提及慘痛紀錄的索隆一咬牙,自鼻子狠狠哼氣叫囂道:

「誰怕誰!玩就玩啊~」接下挑戰,不信連遊戲都玩輸人的索隆而後才想到,「玩什麼?」

「捉迷藏。」

「好啊,看誰先被鬼抓到就輸了!」

「範圍是以道場為中心外圍500公尺,這點距離你不會迷路了吧?」

氣急敗壞的否認,索隆大罵:「才不會!」

「輸的人明天要擦道場的地板!」

「一言為定!」



在鬼開始讀秒時眾人皆如鳥獸散去,索隆刻意與她挑了相反方向跑開。

在思索要躲在哪時索隆才發現這是他第一次和道場其他人一起玩樂,也是第一次看見克伊娜在道場以外的身影。

平時看見她不外乎是挑戰或是吃飯的時候,在道場以外的時間他的記憶只有三個大大陪自己訓練的石頭,就是兩柄竹劍。


在找到他覺得絕對不會被發現的場所時,四週已經是壓壓一片,除了房舍亮起的窗口外,只有點點流螢。

數著眼前飛過的螢火蟲,日趨高升的月亮將螢火的光芒蒙上一層淺淺的銀色,他正想找東西帶回去看看時,一群像是在找人的人潮向自己走來。

「啊!索隆──」

被找到了!在其中沒看見克伊娜身影的他直覺就是自己輸了。

「已經結束了啦~就只有你跟克伊娜沒被抓到。」薩卡沒好氣的說,「你們真會躲。」

「耶耶?」

「那肯定是索隆頭髮的保護色做的太好了啦──」另個道場的孩子不住嘀咕道。

「喂…」


相互嘲笑好陣子過後,索隆才驚覺他們已經玩很久很久了。

久到許多人的父母都出來吆喝孩子回家,剩下的人則是去找克伊娜。索隆只是默默跟在他們後頭,緩緩往道場的方向前進。

身旁的人一個個放棄找尋回去,雖然擔心她是否發生了什麼事,但索隆並不認為克伊娜會躲在會發生危險的地方,畢竟克伊娜是道場的楷模,如果做出什麼超出常規的事情一定會被罵的很悽慘。

他只是偶然一次聽見克伊娜被教訓而體會到看似隨便的師傅也有嚴的一面。


在與薩卡分別後沒多久索隆就走回道場,突然想到什麼的他沒有立馬衝進道場,而是繞道後院取來竹梯爬上屋頂。

果不其然,索隆在上頭發現躺著舒服的克伊娜,笑盈盈的跟他招手。

「索隆你輸了?」

「才沒有!」吼完之後,索隆問道:「你一直躲在這裡?」

「嗯…算是吧。」坐直身子,克伊娜忍不住伸個懶腰舒展筋骨,「索隆你躲到池子那邊去了對不對?」

「你怎麼知道?」

「從這裡可以看到很遠很遠的地方…站的愈高就可以看愈遠。」

「但是很容易被發現啊!」

「發現的只有你。」克伊娜笑道,索隆坐離她好一段距離的地方,抬頭看著佈滿星星的天空。

「不過你怎麼猜到我在這?」

「啊?」偏頭,不解。

「原本我打算你衝進道場後就要下去,沒想到你會先發現。」

「…不知道。」

「嗯?」

「感覺你會出現在這,所以我就上來了。」索隆老實道,他一點都不覺得找她有什麼難的。

克伊娜愣了愣,一副想說什麼又不想開口的模樣,抬頭看星星的索隆並未瞧見。

如果他在那瞬間轉頭的話,或許會看見一劍將他打趴的目標放柔表情的一面。


「那這場比賽怎麼算?」

「當然是你輸了。」

「啊──為什麼?」

「他們連發現都沒發現我,雖然你是在結束才被發現,但還是被發現了啊。」

「什麼?!!」

拍肩,「明天道場的地板就拜託你了!」

「克伊娜你耍詐──」



那次之後過了很久,索隆都沒有在參予他們玩捉迷藏的活動,偶爾薩卡會跑來抱怨一下,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想參加。

在克伊娜也被叫去玩的那幾次,索隆都會被強迫拉去當鬼,目的是為了捉迷藏的常勝軍:克伊娜。

偶然聽見他唯一真正參予的那次是夏季鎮上常常會舉辦的遊戲,師父在得知他可以輕易找到克伊娜時似乎說了什麼,但是當時埋首於吃飯的他並沒有聽清。


直到魯夫又提起捉迷藏的事情,索隆忍不住去回想師父究竟當時說了些什麼。

感覺有些重要,卻又不是特別要緊的事。

然而在索隆半睡半醒之間,其他人已經陸陸續續的回來。


×


根據娜美回來的時間可以推算今日的行程應該告個段落。

索隆三度醒來已是傍晚。

船上搬動物品的聲音已經大到可稱為噪音的地步,他摀耳起身,往那個噪音來源大罵:

「臭廚子,你搬東西就不能小聲點啊!」

「呿,藻頭你醒了!既然醒了就給我來搬烤肉用具!!」刻意製造噪音的罪魁禍首一點愧疚的表情也無,反倒命令起一整天無所事事的索隆。

「切…」索隆啐了一聲,輕鬆就提起食材及烤肉架。「除了你和那兩個女人之外,其他人咧?」

「在玩捉迷藏。」

「還在玩?」看看早已西垂的夕陽,索隆不得不用力嘆口氣,「我看是迷路了吧。」

最會迷路的是你,香吉士用眼神表達無言的控訴。

「我去找他們…」做完自己該做的事後,索隆伸個懶腰抱起三把刀就準備尋人。

「喂──」

阻止不及,立馬被娜美的吆喝吸引過去的香吉士馬上打消勸阻藻迷路的行為。

隨後姍姍來遲的是控訴一點都不好玩的騙人布與喬巴。

船上的失蹤人口,僅僅減少一人。

×

要找到魯夫最快的方法,就是往騷動的來源過去就對了。

這是草帽海賊團成員的共識,因為魯夫本身就與麻煩、災禍畫上等號。

倘若沒有騷動沒有麻煩沒有海軍沒有海王類沒有怪物,要上哪去找他?捉迷藏玩了一個下午未果的騙人布和喬巴斥責某個當鬼的船長,一點做鬼的認知都沒有,躲了一個下午餵飽多少蚊子而發出埋怨的騙人布苦哈哈的向喬巴索討藥膏塗抹。

這些抱怨索隆都沒有聽見,他任憑自己的直覺走去,就像當時尋找克伊娜一樣。

對他而言找到那個麻煩愛惹事的傢伙簡直就是天經地義的事,就像他看到海王類就知道今天晚餐會是什麼。

某著趴在不知名的鳥巢睡死的船長嘴裡喊著肉和冒險,無言抽出和道,刷一聲往魯夫身上砍去。


下秒,按住草帽跳起的某人一臉驚慌的左右探看,在看見索隆時極其自然的撲了上去。


「噢噢索隆!我找到你了~」

「白痴。」是誰找到誰啊?索隆忍不住掄起拳頭狠狠地打了下去。「回去吧,順便去找騙人布和喬巴。」

霎那,起床前腦中盤旋的東西似乎有點破的跡象,索隆下意識晃晃頭,卻什麼也想不起來。

「喔。」頭上腫了個大包的魯夫應道,「不過索隆,船在哪裡?」

「…」

找到人以後?索隆從來沒思考過這個問題。



「哈哈哈哈啊────」魯夫忍不住狂笑,倏然,一臉興奮抓著索隆的手臂直直就往前衝。

「喂魯夫,你要跑去哪啊?」

「我聞到烤肉的味道哩~耶耶烤肉~~」

索隆無言,這人對吃的執著已經到了非人所能抵達的境界了。


「不過索隆。」邊跑魯夫仍有餘力向索隆問話,「你為什麼不跟我們一起玩啊?」

一手被拽著而顯得姿勢狼狽的索隆一臉陰沉的回道:

「這麼容易就被找到,還有什────」

師父當時到底說了些什麼?介在快要想起摸不著邊際的索隆斷去話頭,為什麼他可以輕易找到其他人都無法找到的克伊娜?


魯夫愣了愣,隨即笑了開來。一手撈過索隆直接往肩上扛,嘻嘻笑個不停。

「笨、笨蛋──放我下來────」思考中斷,什麼師父說的話哪有比現在的難堪更為重要?

抵抗無效的索隆大罵,橡膠的能力被發揮的淋漓盡致,魯夫伸長手制住索隆,不讓他有抽刀的機會。

「哈哈哈哈──」

「混帳!等我拔刀我一定砍死你──」


×


『沒想到容易迷路的索隆可以輕易找到克伊娜…』聽聞也感到驚訝的師父溫柔笑道。

『那只是湊巧。』克伊娜反駁道。

『既然這樣,索隆只需要一個引領他前進的人就足夠了。』

『啊?』臉上沾著飯粒的索隆聽到自己名字而抬頭。

『把你臉上的飯弄乾淨──』

在克伊娜教訓索隆的餐桌禮儀時,師父的話已經斷去。


『即使迷路會使索隆多走許多路,但那個人肯定可以帶領索隆往正確的方向前進。』





2006.07.08 Fin
2006.07.09補充


-後-

補完又變長了…
預定zoro是跟克伊娜、師父住在一起,薩卡則是同窗好友。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69-cbfa0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