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6.08.22 [100題/OP/MZ]#05.Cold Burn
100題文創之 #05.Cold Burn
文案:同人∕OP∕MZ曖昧(感覺有些像ShM…)    





偉大的航路縱使是許多海賊的夢想,但對於什麼都得到的鷹眼而言也只是趟無聊的旅程。

一柄漆的刀伴隨著龐大的力量席捲阻撓的船隻,曾經屈躬卑膝的人們在見識到鷹眼──七武海之一僅僅一刀揮出的實力差距後,鷹眼身邊除了安穩放在背後的刀、一艘外人覺得與他華麗服飾不和的小船外,只有不怕死的傢伙膽敢在鷹眼面前撒野。

他的名字,是給人們景仰與畏懼的稱號,就好似刀伴隨著『鷹眼』這個稱呼一樣。


冒險並不是他所追求的道路,或者在成為世界第一劍豪前他曾幻想這是多麼壯闊了一趟旅行,但這都是之前的事了。

背後的十字,無聊的旅途默默伴隨他的刀,他肩負,是誰曾問他為何要背負那十字?

問話的人死了沒他不清楚,他所說的話在很久以後的現在才被他想起。他自問為什麼?其實在得到刀時『世界第一』的稱呼就牢牢壓在他的肩上,或許∕可能∕應該,這就是他所要肩負的。

不曾想要放下,這是如何理所當然的存在與強悍?


×


眼前的桌子四平八穩的躺著兩張通緝單。

不久前他去海軍總部兜了一圈回來,果然是幾千年幾百年都是一樣腐敗的政府機構,一靠近就可以感覺的濃濃的陰謀與火藥味,難得他對這次會議所關注的人感到興趣卻半分有用的情報也無。

遛躂到這座島上也可以遇見熟人?…更正,他不認識。鷹眼默默抽出刀開始保養,對於桌上兩張通緝令絲毫不放在眼底。


「鷹鷹鷹───鷹眼~」

頓了一拍的動作,鷹眼並未對呼喚有所回應,逕自擦著刀。

「親愛的世界第一大劍豪密佛格──」

鑒於某幾個字的多餘,額肩冒出青筋的正主兒仍然選擇無視。

「你一定要我呼喚那個稱呼才願意理我嗎?小鷹眼~?」

理智線斷裂,由此可證明縱使是顏面神經嚴重癱瘓的世界第一大劍豪也會有氣到拔刀的一面。

「由於這段孽緣,我特赦你有三秒可以留下遺言。」

香克斯,世界上少有能耐可直接叫喚他本名的大海賊,此時用著一臉討好的表情悄悄移開架在脖子上的刀。

「嘿嘿…不用這──」

「時間到。」

一點情面也不給的鷹眼直直往香克斯的脖子砍下去,哇哇大叫避開的某海賊嘴裡不斷嚷嚷著,不過沒有人會去同情。

「老大這是活該。」一旁打牌的船員見怪不怪道。


在動真格前香克斯好求歹求,連船長的面子都敗的一乾二淨還拖上全團的名聲,後面打賭這次老大會被砍幾刀的對話聲告個段落,才稍稍平復下來。

雖說是平復,但也只是把刀收回背後,炯炯盯視著香克斯的鷹眼則是一副「你在說錯話就砍死你」的表情。

「哈……差點又要向閻王報到了啊…鷹眼你一點都沒有退步啊!」一臉感嘆的香克斯拍拍胸口,隨意坐在一塊石塊上。

「有話快說。」

「哎哎,難得我們會在島上碰面,就不要砍砍殺殺嘛──」

「砍了你我有好一個長假可以放。」雖然有無放假已經沒有多大的差別。

「這樣勢力平衡可是會被打破,七武海也不好過吧。」香克斯笑笑道,在鷹眼拿起刀前他一點都不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危,「我可是特地弄來這兩張懸賞單,哈哈哈哈~沒想到當年哭著要我帶他出海的小鬼已經足以引起海軍的注意了啊!」

「你是來跟我說這些廢話的嗎?」早在第一張懸賞單出現的時候就聽他廢話老半天,現在加到一億打算說上三倍的量嗎?

眼看刀又要出現,香克斯連忙打哈哈轉移目標道,「你特地去海軍本部一趟是為了那個小鬼?」

「──…」

「羅羅亞‧索隆…?」

「…是又如何?」

消息靈通一點的人都知道世界第一劍豪允諾要坐穩第一的位置等待某人追上,香克斯也不例外。

身為過去同窗兼競爭對手的他知曉,這個諾言鷹眼一定會徹底實踐。

但這時的這群小鬼們,雖然夠強,但卻不夠強到足以抵擋海軍勢力。

畢竟他們還都只是小鬼,有著熱血不顧一切的衝勁,卻不見得有冷靜審視世界觀的孩子。

放任他們未來勢必會有新出的勢力打破現下的平衡,但折斷雛鳥的羽翼未免也太過可惜,海賊們可不是奉守常規的死腦筋,要過一成不變的生活何必當海賊?


「他們已經引起海軍的注意,你不怕在你等到他以前就已經被其他人殲滅?」香克斯改變稱謂,只用單數代稱。他太了解鷹眼的個性,除了他承認的人物以外都只是大海中毫不起眼的一粒沙。

何況他允諾的對象只那一人,饒是魯夫成長的多迅速,他也只當是配角。


微微挑動眉毛,鮮少將表情表露在臉上的鷹眼似乎狂傲笑了一笑,只一瞬的猖狂。

「那他就不配作為我的敵人。」

「嘖嘖,你還真是狠心吶~」香克斯嘖嘖嘆道,「這麼有自信?六千萬在常人看來是大數目,在我眼中還只是弱小的幼鳥。」

「饒是斷臂的我也可以擊敗他。」香克斯又補充道,引來鷹眼一個眼。

「無所謂,等到他站在我面前就知道這段時間他長了多少。」

「哈哈…真是讓人羨慕啊。」他笑道,站起身用僅剩的一支手搭在鷹眼肩上,「我已經多久沒看到你期待的樣子了?在拿到刀之前?還是你出海的時候?」

「你廢話真是太多了,香克斯。」金色的雙眸瞬地緊縮的一會,原想推開香克斯最後還是忍住,只是用手肘往他的腹部撞的一計。

即使只是如此,還是疼的香克斯哀哀叫。


「來喝酒吧!喝酒喝酒──慶祝小鷹眼找到新目標────」

「香克斯,你連你的右手都不要了是吧…」

在抽出刀招呼時應眼忍不住思索,倘若香克斯沒斷臂,倘若還是兩人平分秋色的當時,日子是否還會想此刻一樣無聊?

但很快的,他就把這個如果拋在腦後。對於既有的現實做無謂的假設一點意義也無,他與香克斯的目標從來不同,他是七武海,他是第一劍豪;他是紅髮,令所有海軍頭痛、麻煩不已的大海賊。

即使過去曾經因為劍術而感到興奮,那也只是過去。現下他所等待的,是還未能飛翔的雛鳥,他會等,在漫長無趣的旅途難得遇上一點波瀾,他會等到那股風波足以讓一切滅頂的那天。

『只有我可以打敗他。』鷹眼如此宣示,對於自己的自豪以及絕對的自信,『只有我可以。』


香克斯隱隱可以從鷹眼的金眸裡發現罕見的熾熱,有別於不久前讓人生畏的深沉,冷然的視線悄悄的染上興奮的火燄,形成一種狂野又冷冽的矛盾,那是雀躍的心情與自身不可動搖的本性交雜而成的極端。

過去他曾見到幾次,但那也是很久很久以前了,至於多久?從他們都已經是威震八方的海賊與七武海,及新一代的海賊們都踏上偉大的航路便可得知。

他以為鷹眼早已冷卻下的雙眸已經承載不下其他,依舊犀利的眼神彷彿伶俐的刀直直剖開一個個靠近他的傢伙,鷹眼沒變,他向來都是孤傲據守一方,他不吝於展開雙翼向人誇耀他的強大,倘若有人命夠硬瞧見而未被打趴。

太容易得到的東西也容易感到索然無味,七武海的身邊沒有夥伴,香克斯曾問他是否要加入他們?但他的志向從來不在海上。

何況鷹眼向來不向任何人低頭,無法想像他待在海賊團的景況,也無法想像如此孤傲的人身後有著無數的手下。

他是鷹,鷹之目,該當翱翔於天空的霸者。

目空一切的鷹眼有了期待的人,香克斯不住想像當那個叫做羅羅亞‧索隆爬上海賊巔峰時的情景,他與密佛格注定還有一大段難以跨越的痕溝,那時會如何?想必所有人都期待那天到來。

足以站在鷹眼密佛格眼前的人,香克斯決定等魯夫那傢伙帶著他的夥伴到自己眼前那天,好好問他羅羅亞‧索隆是怎生的一個人,讓世界第一劍豪願意等他壯。


×


喬巴在索隆鍛鍊的時候都忍不住為胸前那條疤痕驚呼,身為醫者的他從傷口就可以得知當時那刀砍的多深。

如果索隆沒有足夠的意志力,那刀絕對可以將他砍成兩半。

但也因為是索隆,那條疤伴隨著他的誓言及決心成了死裡逃生的証明。

吃著索隆給他的點心,難得的沒有落入船長的胃袋,喬巴坐在索隆的對面注視著。在索隆做完五千個伏立挺身後便是看到小船醫傻傻看著他的表情。

「怎麼了?」他沒受傷也沒生病,應該不用被禁止訓練吧。

「嗯嗯。」喬巴搖頭,「索隆好害~」

「啊?」

「平常騙人布做不到十個就不行了。」

那是當然了,騙人布沒那個力氣單手做伏力挺身吧!

「還好吧…」搔搔後腦杓,索隆隨手拿起毛巾罩在頭上擦汗,「騙人布專長又不在這。」

如果比射擊比發明的話,船上沒有人可以比過騙人布吧?!每個人的專長都不一樣,索隆並未想過要拿來相互比較。

「索隆這麼認真的原因是因為要成為最強的劍豪嗎?」

「啊…是啊。」索隆答道,提起決心時喬巴都能瞧見索隆的眼裡除了『一定要做到』的決心以外,還有很濃很濃的『期待』。

「不過現在還不夠…我還要更強,強到足以反擊他的境界──」索隆認真道,現在的他就算鷹眼站在原地跟他對決他也沒有把握能撼動他半分。

他很慶幸他在一出海沒多久就遇見畢生最強的對手:鷹眼密佛格。在當時他就了解到他與世界第一的差距是多麼巨大,他輸了,將自信完完全全粉碎掉以後他依然會在爬起。

既然知道天有多高,那就要努力爬到同樣的高度!


「那個人一定很害吧…索隆已經很害了!」船醫的世界隨著一次次航行而顯得遼闊,但他沒看見索隆輸的那面,在他面前索隆就是最強悍的存在。

喬巴眼睛雖然看見那刀的恐怖,卻不能想像砍下那刀的主人強到何種境界。

「那個人更害。」索隆笑道,順帶告知喬巴:「那個人叫喬拉可爾‧密佛格,擁有鷹之目之稱的世界第一劍豪。」

就像現在,喬巴發現了索隆提到那個『世界第一』的人時,雙眼迸發很強烈的企圖心與好勝心,以及跟提到決心時一樣的期待,索隆很想再見到他嗎?

「下次見到他絕對不能再輸,等到再見面時我一定要站在世界頂峰──」

「嗯!索隆一定沒問題的──」

喬巴一臉雀躍的表達自己的支持與信任,索隆哈哈笑了開來,雖然差距很大那又如何?

總有一天他會讓鷹眼用平等的眼神看著他的『對手』,他不想讓他等太久,也不想讓自己一直仰望他的背影。

『我要變強,強到他承認我足已與他匹擬,足以打敗他的能耐!』



2006.07.09 Fin

-後-
有些想在中間變成ShM…好險還是拉回來了= =我對這對真是一點抵抗力都沒有啊><
結果不知不覺又變長的一篇,原以為我寫不到兩千…看來真是我的奢望,抹汗。
一直到寫完還在揣摩Cold Burn的意思,沒拴意的很好啊,嘆。

紅髮台灣是翻譯成傑克,但是原文是怎樣也不會唸成傑克的所以叫香克斯比較貼切一點。

至於魯夫沒有衝出來搶食的原因,乃是因為當時他還在吃…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70-5e47a5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