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6.08.22 [100題/OP/LZ]#95.逃亡的天空
100題文創之 #95.逃亡的天空
文案:同人∕OP∕全體∕LZ曖昧    





死灰色的天空,下著雨。

好似羅格鎮的場景,晴空萬里的美景過未多久開始下起雨來。這裡沒有死刑台,卻有無數的海軍。草帽小子一群人自四面八方跑來,也讓追逐的海軍有漸漸合攏的趨勢。

這等陣仗,可以說是草帽海賊團有史以來遇過最龐大的包圍網。

娜美領著所有人先行回到船上,可以得知的是這次海軍目標確確實實放在魯夫和索隆身上。而此時,這兩個人也沒有回到梅利上。

逐漸強的雨勢讓能見度也漸趨降低,騙人布站在高處也不能看到登陸前就能見到的高塔。

然而島上船來的槍擊聲卻慢慢強,雖然沒有往這裡靠近的趨勢但還是讓其他人感到心慌,畢竟兩大主力都沒有在船上,縱使他們有自保的能力,卻不見得能保梅利的安危。

何況他們還沒有足以抵擋砲彈的能力,勉強可以放心的是他們把注意力放在那兩個媲擬怪物的傢伙身上。

騙人實在不知道該慶幸還是擔心。

不僅是他,其他成員也是如此。


另一頭,已經碰面的魯夫和索隆方圓二十公尺滿滿都是海軍。

在出現網子的時候由索隆將繩索砍斷,不讓海樓石有靠近魯夫的時候;而這個空隙向著索隆的攻擊則全由魯夫攬下。

兩人並肩作戰的機會不多見,但默契卻十足。

但十足的默契卻不能抵銷掉海軍用人海戰術的攻擊,即使魯夫與索隆都有以一擋百的能力,卻遲早有力盡的一天。

不急著取下兩人人頭的海軍,以穩健、緩慢的腳步慢慢靠近兩人。

索隆在霧茫茫中隱隱看見梅利的身影,依舊飄揚的海賊旗令他忍不住咧嘴一笑,似乎是種示威的舉動,魯夫也看見了,與索隆一同笑開。

但很快的,在錯綜的腳步裡卻有逐漸遠去的聲響,忙著揮開海軍的魯夫沒有聽見,索隆握刀的手顫了一下,似乎想到什麼,倏地撇下魯夫往梅利衝去。

「喂、索隆!」

索隆沒有回頭,也沒有回應他的呼喚。海軍卻在索隆離開魯夫的那刻悄悄打開了包圍網,但隨即又闔上。

魯夫的上方並沒有任何可以捉取的東西可供逃脫,加上氣候的關係令魯夫不能發揮完全的實力,加上人海戰術的使用成功,魯夫已經沒有太多的力氣可以掃開這些海軍。

「哼,看來你的夥伴棄船長而去了阿。」

海軍的統領在索隆逃跑的當下忍不住譏笑道,海賊果然是群沒有忠臣心的傢伙,船長有難在前仍是選擇逃跑。

「索隆才不會。」即使不明白索隆會在那霎那間離開,但魯夫依舊自信的笑開。

「事實擺在眼前。」就是有這種傻瓜,海軍統領覺得可惜卻又嘲諷的口氣大笑出聲。羅羅亞‧索隆終於放棄這個海賊團了嗎?

海軍統領在下令攻擊草帽小子的同時也下了另道命令,他會讓他們一個也跑不了!

「逮捕草帽小子!兄弟們,上──」


×


在騙人布看見一顆大砲往梅利號襲來時忍不住抱頭大喊:「要死了要死了…騙人布船長就要喪生在這個極不光采的臭砲擊下──」

然而俐落的揮刀聲卻令騙人布與喬巴喝采起來,娜美在見到索隆的身影時忍不住鬆口氣,一旁的香吉士雖是啐了一口指責他搶了他出風頭的機會,但眉頭卻有舒緩的跡象。

雖然所有人不約而同都鬆口氣下來,但持刀的索隆卻一點招呼都沒有,直直的站在梅利號的左舷──即方才砲彈打來的方向。

「索隆,魯夫呢?」

「…」

「魯夫人還被海軍包圍?」

「放心,死不了。」

對於魯夫索隆一點都不擔心,在衝出包圍網的時候他更映證了那群海軍雖然主力是放在魯夫身上,但實際上首先要殲滅的卻是其他人。

想拿其他人來要脅魯夫嗎?這招雖然老套但對魯夫卻是再適用不過。

難怪會用人海戰術牽制他們,索隆忍不住冷哼。


「娜美,起航吧。」

「什麼?!」

「喂臭劍士,魯夫還在島上──」

「怎、怎麼突然…」

「魯夫怎麼辦?」

面對這些質問索隆並沒有解釋,或者說他認為他們會了解的。他僅是皺了皺眉頭,並未回頭仍舊站的挺直,堅定地重複道:

「先離開。」

在無數砲彈再度來襲時他們說什麼索隆已經都無法聽見,他只是筆直的站立著,當砲彈是一個個活靶子打下。

娜美看到這等陣仗也知道現下不先離開,梅利號絕對不只千瘡百孔。一咬牙,指使其他人準備出航的舉動。

「等等,魯夫、魯夫怎麼辦?!」

「現在霧這麼大,出航魯夫是絕對看不見啊──」

「我們不能丟下魯夫不管吧!」

娜美先是看了紀錄指針一眼,不管騙人布在嚷嚷什麼,逕自命令香吉士轉舵,要喬巴注意風向及砲彈可能來襲的方向。

「喂、娜美!索隆──」騙人布著急的大吼,只差沒有衝過去揪住兩人的領子。

「騙人布你聽好。」娜美言急辭,「梅利號和魯夫哪個能承受海軍的砲彈?」

「什…麼?」

「我們留下即使可以等到魯夫,梅利也會完蛋你知不知道──」

「難道就要丟下魯夫不管?」

「等到擺脫掉海軍我們會再回來。」娜美保證道,「相信魯夫吧,他哪這麼容易就被抓住。」

「比較需要擔心的是我們。」皆未在混亂中發言的羅賓突然道,「倘若沒有劍士先生替我們擋下砲擊,就換船長先生擔心我們了。」

騙人布也知道這些,只是這種像是丟下夥伴不管的舉動令人難受。不僅是他,其實娜美、喬巴、香吉士也有這種感覺,只是他們沒有像騙人布一樣用言語表達出來,外在的情勢令他們不得不先做選擇。

他們相信魯夫,卻無法不去擔心在大雨之中無法完全發揮能力的船長。尤其是騙人布仍記得魯夫差點死在羅格鎮時的情景,那時的雨勢與濃霧,與今天無異。


風雨已經令船身開始搖晃起來,站在最前線的索隆把信任放在心底,他無暇去顧及船會行駛到哪個方向,也不管魯夫在島上是多麼的艱苦,他只是擋下一次次的攻擊,那便是他所該完成的責任。

騙人布悄聲站在索隆身後,在一波攻擊暫緩後,向索隆道:

「…對不起,索隆。」

「你沒做出對不起我的事情,幹嘛向我道歉?」一點都不在意的索隆淡淡道,扯下濕淋淋的頭巾扭乾後擺在一旁。

抽氣,就是索隆什麼都不說的個性才讓人誤會,騙人布在埋怨索隆的當下也有泰半的自責。

「嗚嗚嗚嗚~索隆你真是大好人啊!」

「喂喂不要把你的鼻涕眼淚往我身上擦!!」


×


雨勢一連下了許多天,濃厚的雲層似乎沒有消散的趨向。

仍舊是死灰色的一片,沒有時間管衣服是否濕了乾了,在索隆清醒的這段時間內所面對的就是無止盡攻擊的海軍,偶爾窺見襲來的船隻,然後不斷冒出的影讓他疲於奔命。

回想上次好好睡上一覺的時間,彷彿是很久前、魯夫在身旁嚷嚷著把晚飯給他的午後。


少了那個沒神經的船長,整個梅利號似乎也頹靡下來。

加上如此不吉祥沉悶的天氣,實在有種想讓人打爆海軍或海王類的衝動,香吉士在第五十七次點燃香菸失敗之後下顎忍不住吱吱磨起牙來。

好幾次想登陸去把那個愛惹麻煩的傢伙拎回來,但都忍住了。留守梅利除了是顧好航海不可或缺的船隻以外,更多是守護那面旗幟──魯夫夢想的指標,象徵一艘海賊船精神的海賊旗。

只要魯夫沒死,那面旗就會永遠掛在梅利的頂端。


但看守的人似乎已經到了極限,靠著索隆和香吉士擋下攻擊,喬巴負責掌舵,騙人布負責用僅存的彈藥打破海軍的包圍,羅賓判斷海軍的陣仗,利用娜美高超的航海術在風雨中航行。

這次的圍剿遠遠出於他們預料,魯夫的安危也令他們煩惱。

已經太久了。


「喂、臭劍士。」

僅是瞥了他一眼的索隆蹲坐在甲板,連理都懶的理會。

「給我滾去好好洗個澡,你身上的汗臭味五尺遠都可以聞到你知不知道啊!」

「吵死了,現在哪有時間洗澡啊!」

原香吉士是好意讓索隆藉這機會好好休息一下,無奈索隆根本聽不進耳內。

當然這跟香吉士的表達方式也有關聯,只是要他和顏色要他去休息想到就一陣雞皮疙瘩。


「可惡,你是聽不懂人話是不是!」

「圈圈毛你是嫌太了想討打?」

「你們兩個還有心情打架啊!」

給予兩個飽拳的娜美忍不住嘆惜,都已經筋疲力盡還有時間吵架,那還不如拿來休息補眠。


「航海士小姐,有件事要跟你商量。」踏過某兩個被打趴的屍體,羅賓向娜美道。

「啊?」

「在第二天時海軍傳來船長先生被擒的消息,前天、昨天,到昨天早上為止都還能聽見海軍放話。」羅賓分析道,「但這個風聲卻在今天消失了,海軍的包圍也沒有前幾日嚴重。」

「哎哎,大概是放棄了吧。」娜美擺手,忍不住嘆道,「都這麼久都追不到我們,大概是放棄了吧。」

「我想,是船長先生逃走了吧。」

「耶?」

「魯夫沒事嗎!!?」騙人布和喬巴也來到羅賓身旁。

「海軍那邊有海樓石可以抵制擁有惡魔果實能力者,倘若船長先生被捉走應該可以聽聞被處刑、或是示威誘拐我們出面的舉動,但這些應該出現的現象卻沒有發生。」

「嗯…說的也是,連叫囂聲都沒聽見……」娜美支手思忖道。

「要不要回去一趟呢?」羅賓詢問道,「但,不排除這也可能是場陰謀。」

「再去一次不就知道了。」索隆哼笑道,娜美擊掌,吆喝道:

「夥伴們,啟航了!」

「喲~」


×


等待夥伴歸來的心情令這次航行迅速許多。

依舊是同樣的天氣,同樣的死灰,索隆咬牙撐過一輪又一輪的敵襲,他只知道他絕對不能倒下。

倒下意味著死亡,不僅是他、身後那群伙伴一樣會遭到牽連。

其他人也是一樣,彼此命繫在同一條線上,沒有人想要休息。

他們已經說好,魯夫一回來要開一整天的宴會,他們會舉杯狂妄地笑著海軍的失敗,及慶幸一次又一次的好運渡過這場災難。

沒有人試想這會不會是草帽海賊團的末日,他們都太過年輕,腦中只有熱血與不怕死的衝勁。

要是連那個夢想的指標都死去的話,那對他們才是真正的死亡。



然,再熟悉不過的大笑與莽撞的身影出現在視野內的時候,他們的笑聲似乎掩蓋了砲彈的轟隆。

是否還是死灰的陰沉,他們已經無心抬頭看看天空是不是已經放晴。


「喔喔喔!索隆!大家~~」

用著橡膠彈射回來的某船長不慎撞到喬巴,每個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即使攻擊仍舊持續著。

「魯夫!」

「白痴,還好你沒有被抓。」

「我就說魯夫這傢伙命大絕對沒事的啦~多虧我騙人布船長的英明的領導!」

「呵呵。」

「結果這幾日你是躲到哪去了?」

「噢!索隆跑掉之後我也逃走了,結果摔到大大大大大…酒桶裡面,你們看──我還順手摸了兩大瓶回來喔!」

魯夫拿出兩罐一看就知道價值不斐的紅酒出來時,每個人都忍不住痛毆他一頓。

「真是的,結果你這小子最輕鬆。」感覺擔心都是白費了,不過人沒事就好。「這幾天都是靠索隆才撐到現在,你這小子該去替補索隆的工作了!」

娜美指著尚在防禦梅利工作上的索隆,回頭要香吉士立即將船轉往另個方向逃逸。

「噢!索隆。」

「嗯?」收起刀喘氣不止的索隆應道,一身狼狽與分不清是汗水雨水的身子,魯夫早就發現索隆的腳步已經沒有過去的踏實。

手搭在索隆的肩上,魯夫用著一貫大剌剌、卻認真的笑容道:

「辛苦了,索隆。」

「…哼……」

像是收到休息的命令一樣,魯夫接下閉上眼開始呼嚕大睡的索隆,一模一樣放心的神色。


「好,兄弟們~一口氣衝出這裡!」

「好!」


×


先是被輪流揍了一拳的魯夫在打了飽嗝後這個宴會也到了尾聲。

索隆仍是呼呼大睡,像是要把這幾天沒睡到的部份一口氣睡回來,但也沒人想去叫醒他,體貼的將魯夫帶回來的酒留了一瓶給他。

其他人都去睡了,留下魯夫還有不知道為什麼會睡死在船尾的索隆。

在逃亡的過程中魯夫不只一次看向天空,以為這樣就能看見梅利的旗幟,就能看見夥伴們的身影。

但除了不斷落下的雨外,他只看見一片灰色,像海樓石作成的手銬一樣的死白。

相信索隆絕不會背叛,但在他離去的時候卻有股想要他留下、一起並肩作戰的心情。

然,他跟索隆都知道那不是耍任性的時候。在索隆離開的那瞬間他想起他的職責,他是船長,他必須以船及夥伴的安危為優先。

他雖然可以將夥伴都納在自己拳頭下保護,卻不能無時無刻完全照應到這些。

索隆代替他完成了這個任務。


『你是船長,我是戰鬥員。』索隆曾經向他如此說,『即使船長能力在強,也有無法分身保護所有人的時候吧。』

『我的職責就是替你守護你無瑕顧及到的地方。』


他確實做到這點,如果沒有索隆,現在他還能在這看到其他夥伴嗎?

忍不住環抱身旁睡死的夥伴,每次劫後餘生他都不住狂笑自己方出海就遇見索隆,遇見默默用劍守護著夢想與一切的劍士。

一個…用劍表達一切的人。

他再次慶幸他拉攏索隆加入,可以不用言語就了解彼此心思是多麼可貴?


「唔…」

「醒啦?」魯夫笑道。

「…你抱這麼緊是要怎麼睡?」聞到酒香瞬間清醒過來的索隆,毫不客氣拿走魯夫放在一旁的紅酒,拔開軟木塞,「逃脫了?」

「當然了~」

豪飲中的索隆大大鬆了口氣,想要扯開魯夫的手卻被圈的更緊,切…


「喂魯夫,我要睡覺。」指著把他當抱枕的橡膠手,索隆沒好氣道。

「那就一起睡吧。」

捉著人躺下,紅酒險些灑的到處都是。索隆了魯夫一眼,後者只是咧嘴笑開,欺身靠了過來毫不客氣吻上了劍士的雙唇,帶著獨占性的意味。

「唔。」某個瞪大雙眼的劍士在破口大罵前,連耳根子也紅透了。

「混、混帳你──」

微笑,一臉道歉意味都沒有的天經地義表情,「嘻嘻…索隆,幸好有你在。」

「啊?」


幸好有你在。

抱著劍士睡去的船長,替紅酒栓上軟木塞睡意襲來的劍士,相擁而眠。



2006.07.10 Fin

-後-

原本要寫更灰色的…算了,在寫到「辛苦了,索隆」,一把眼淚差點掉下來…(抹)

其實想寫的就那句「幸好有你在」,每次翻漫畫忍不住思考,魯夫出航第一個尋找的為什麼不是必要的航海士,或是能滿足他口慾的廚師而是只能算「戰鬥員」的索隆呢?

是因為信念吧。

魯夫向尋找一個可以支持自己理念的人,支持自己夢想的人。

他的路很高、很遠,沒有伙伴相互扶持是走不下去的。

希望哪天可以看見魯夫與索隆並肩站在海賊巔峰的景象啊…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271-62475013